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59:又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一章

正文 259:又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一章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高台上的五人心思各异,对于下方的比赛似乎都没有用心关注,直到听见裁判宣布谁胜谁负后,方才发现比赛已经结束。

    趁着新的一轮比赛还未开始,元烬还是命人搬了一套座椅上来,让妖王殿下和太上长老二人挤在一张椅子里,怎么看都会觉得是他们无相殿有些欠妥。

    结果桌椅被搬了上来,妖王殿下却是坐着不动,元烬有些为难地看着跟长在了椅子里的皇明月,却发现他已经歪着脑袋昏昏欲睡。

    估摸是瞧出了元烬的为难,太上长老笑了笑:“就这样吧,这椅子也不算小。”瞥了一眼就快将脑袋搭在自己肩头上的妖王殿下,道:“估摸着昨儿晚上出去疯了太久,如今倒是跑到这里来打瞌睡了。”

    太上长老都这样说了,元烬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反正座椅都备好了,妖王殿下自己不去座,到时候也不会传出他们无相殿怎么不好的话来。

    元烬这样一想,便含笑点点头,将目光再次看向了下方比赛台。

    妖王殿下闭着眼睛打瞌睡,一直到比赛结束了,方才幽幽地睁开了眼睛。

    太上长老将他推起来,自己也揉了揉半边发麻的身子,道:“你倒是睡舒服了。”

    妖王殿下闻言翻了翻眼皮子,舒服个屁,一把老骨头膈得他生疼。

    似知道他在心里嘀咕什么般,太上长老暗暗瞪了他一眼,转向元烬笑道:“既然今日的比赛已经结束,那老夫几人就先告辞了,明日上午有无相殿的比赛,元烬殿主就不必再费心招呼我们了。”

    元烬今日被皇明月的那一番试探的话给弄得也没有了什么心思,见太上长老如此说,他也没有挽留,互相说了几句客套话后,便各自散去。

    皇明月一直跟在太上长老的身后,反常得没有先离去,仿佛他今日的耐心特别的好。

    他的反常被天老看着眼中,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在出了角斗场后,天老因为住的是皇家驿馆,便跟太上长老告辞离去,剩下的三人一路无话的返回了驿馆。

    似知道皇明月找太上长老有事儿般,在回了驿馆后,便想径直离去,然而他才刚刚转身,就被皇明月给叫住了。

    “本来就是学院的事儿,你是学院的院长,不听听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兰因闻言转身看来,妖王殿下挑眉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去会议室吧。”

    驿馆顶楼,帝都学院专用会议室中。

    在皇明月刚刚将门给关上,太上长老就忍不住问道:“说吧,你今日如此反常,到底有什么事儿?还是你发现了什么?”

    皇明月不紧不慢地走了回来,拉了凳子坐下后,方才看着二人悠悠地道:“对于学院史记被撕毁,你们有什么想法么?”

    太上长老闻言老眼一眯,兰因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不语。

    妖王殿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继续道:“下午时你们刚一走,爷跟小心儿也出门了一趟。”

    太上长老一瞧见他那表情就直觉不好,立刻问道:“你们去哪儿了?”

    “去无相殿总部逛了一圈。”皇明月盯着二人笑道。

    太上长老脸色一变,兰因也是皱了皱眉,“就你跟小五?”

    瞥了兰因一眼,妖王殿下没吭声,但心里对于他对轩辕天心的称呼有些不满。

    “胡闹!”太上长老黑着一张脸,瞪着皇明月就怒道:“你当无相殿总部是想去就能去的?你们简直是太胡闹了!”

    “这不是没事儿么。”妖王殿下却是一脸的不在意,道:“不仅没事儿,还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儿呢。”

    太上长老闻言脸上的怒意一顿,眯眼瞧着他,问道:“发现了什么?”

    “发现无相殿的殿主另有其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妖王殿下似笑非笑地道:“不仅如此,爷还发现,无相殿那位真正的殿主或许就在帝都学院当中。”

    话音一落,太上长老猛地起身,“你说什么?”

    “别这么激动。”妖王殿下耸耸肩,还是那么一副懒洋洋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

    比起太上长老的激动,兰因倒是显得淡定许多,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皇明月,道:“你的意思,莫非无相殿真正的殿主是那个空阙?否则你今日在角斗场时也不会突然去试探元烬。不过你说那人在学院里,又是为何?”

    “爷猜的呗。”皇明月哼了哼,道:“学院史记被撕毁,偏偏被撕毁的就是跟空阙有关的东西,而学院的史记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到的东西,你们当初发现被撕毁,难道就没有怀疑过什么?”

    太上长老和兰因二人闻言齐齐一滞,怀疑?

    当初在发现史记被撕毁,他们的确怀疑过,但却从来没有往无相殿的身上怀疑。

    一瞧见他们的反应,皇明月就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往那方便想,顿时又哼了一声,道:“帝都学院在你们手中居然没有倒,真的是个奇迹。”

    被妖王殿下给喷了一把,太上长老的老脸又黑了不少,瞪着他怒问:“为何你会认为是空阙?空阙其人在当年二代神女陨落之后便消失了踪迹,更还何况如今两千多年过去了,哪怕他的修为在帝境巅峰,也不可能活这么久。”

    “这也是爷觉得奇怪的地方。”妖王殿下眯了眯眼,道:“至于为何会觉得是他,那就要成殿主寝殿中那口安置二代神女的遗体的冰棺说起了。”

    太上长老:“……”

    “你们找到二代神女的遗体了?”兰因惊讶地看着皇明月,作为帝都学院的院长,对于当初二代神女遗体被盗的事情也是十分清楚的,这么多年过去,皇室和学院都在暗中寻找神女的遗体,可是都无功而返,没想到今日居然被找到了。

    “在哪里?”太上长老神色有些激动地问道:“你们将神女遗体带回来了?”

    “只找到了冰棺,神女遗体应该在昨日晚上就又被他们偷偷移走了。”妖王殿下有些不爽地道:“当年那个空阙对二代神女的心思,只怕你们也是晓得的,神女陨落的突然,身边的人几乎都死绝了,只有空阙突然消失不见,当年皇室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甚至还派出大量人手悄悄寻找,可惜派出再多的人都是石沉大海,就跟空阙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紧跟着无相殿崛起,然后无相殿以安置供奉神女

    的名义想要将神女遗体带回无相城,但被皇室拒绝后,再然后就是神女遗体莫名失踪。虽然我们都晓得神女遗体失踪跟无相殿脱不了关系,可一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无相殿要神女遗体作何,我们不知道,但他们得了神女遗体,也不应该放置在殿主寝殿之中吧?”皇明月嗤的一笑,道:“可事实呢?神女遗体被盗之后,却一直用玄冰棺放置于殿主寝殿里,若不是无相殿的每代殿主都有特别的嗜好,那就只能说明无相殿这么多年来,真正的殿主其实就只有那么一个,否则爷实在想不通他们为何要这么做。”话落,皇明月挑眉看向若有所思的二人,继续道:“而这么多年过去,能将一个早已死去的女人一直用冰棺装着放置在自己的寝殿中,且日日还会为冰棺中洒满鲜花,日日相伴,除了对那女人情根深种,爷也着实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了。”

    “二代神女的情史可并不多,除了她的那位夫君外,就只有一个当初呼吁最高的空阙,至于无相殿…”皇明月笑吟吟地看着二人,问道:“你们可有听说过二代神女跟无相殿中的谁有来往或者有关系的?更甚至二代神女活着的时候,无相殿连个头都没有冒出来。”

    话落,皇明月悠闲地坐在凳子上,看着二人淡笑不语。

    太上长老和兰因二人对视一眼,虽然今日皇明月的这一番有些不可思议,但经他这么一说之后,哪怕再觉得不可思议,二人心中也信了几分。

    会议室中沉默了半晌,太上长老揉了揉眉心,看着皇明月,道:“既然你已经有猜想,那么你准备要干什么?”

    “爷什么也不想干。”妖王殿下嗤了一声,斜睨着太上长老,道:“只是提醒你们,学院中的人应该要彻查一番了。”缓缓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继续道:“史记这个东西,虽然被撕毁了多年,但若是细查起来还是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的,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触到它。不用查外院,因为外院的人不可能能真正接触到,所以排除外院之后就只剩下内院。而内院当中……”皇明月突然一笑,意味深长地道:“长老阁、两位院长都有嫌疑,还有几位学院守护者,只有你们这些人方才能轻易接触到,所以…你们看着办吧。”

    看着办?

    这话说得轻松,不管是长老阁、还是两位院长,亦或是学院中的几位守护者,在学院都是举足轻重的人,若当真其中有一人是无相殿的人,且还是那个空阙,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更何况……

    太上长老嘴角抽搐地看着妖王殿下,连他自己都在怀疑的对象当中,这臭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什么都敢说的妖王殿下在将要说的话都说完后,也不管太上长老的难看脸色,直接拍了拍屁股闪了人,留下太上长老和兰因二人在会议室中大眼瞪小眼,最后二人皆是有些头疼起来。

    “太上长老,这件事……”

    “查!”太上长老咬牙:“那臭小子说的对,这件事情必须要彻查,否则日后学院当真毁在了那藏在暗中的家伙的手中,老夫死了都没脸去见历代的院长。”

    兰因闻言点头,问道:“如何查?”

    至于要如何查,又要从哪里开始查起,太上长老再次揉了揉眉心,道:“院长先回去休息吧,容我再想想。”

    “也好。”兰因起身,看着坐在那里眉心紧蹙的太上长老,道:“这件事兹事体大,若是要查,最好是暗中进行。”

    太上长老闻言点点头,没吭声,不过在兰因转身离去之后,他却突然起身出了会议室,但太上长老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脚步一转,朝着轩辕天心房间的方向走去。

    当房间门被敲响,然后门就被人给打开,门后站着一脸似笑非笑的妖王殿下,似乎知道太上长老会来般,一副‘爷早就在等你’的模样瞅着太上长老。

    有些眼疼地瞥了一眼开门的妖王殿下,太上长老直接将房门给推开了一些,走了进去。

    轩辕天心抱着金翅大鹏坐在客厅里,见太上长老来了也是一笑,道:“刚刚他还在说您会过来,这话才刚刚说完呢,没想到您还真的过来了。”

    太上长老闻言没好气地瞥了一眼后面跟来的妖王殿下,道:“先前这臭小子没讲话说完,所以我这老人家就只能再跑一趟了。”

    轩辕天心闻言看了看一脸无辜的妖王殿下,后者立刻道:“妞,你不能怪爷,先前会议室中还有那个谁在呢。”

    “你这么放着老师干什么!”轩辕天心瞪了他一眼,而妖王殿下却十分理直气壮地道:“如今学院当中出了奸细,能防一个是一个,谁知道那奸细会谁。”

    轩辕天心一噎,虽然这话有理,但是见皇明月如此防着兰因,她的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

    太上长老看了二人一眼,怕这两个小家伙又掐起来,只能无奈道:“虽然这臭小子的话不怎么好听,但总归还是谨慎一些好。”话落,找了一把椅子落了座,看着二人,道:“说吧,将你们今日偷偷潜入无相殿的经过,一字不漏的都说出来,包括你们的所有发现,还有你们的所以猜测。”

    ------题外话------

    今天一直在昏昏沉沉的睡觉,我都以为今天可能要请假的,最好还是逼着自己写了出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