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58:皇明月的试探

正文 258:皇明月的试探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房间内,突然陷入了安静之中。om

    半晌之后,金翅大鹏干巴巴地道:“那个也只是猜测而已,也不一定是孔宣”话落,又干巴巴地道:“而且也不一定会是佛子,你们想想啊,若当真是他们两个中的其中一人,我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察觉。”这话似乎给了它一些信心,继续道:“我可是灵山神禽,又一直被祖佛养在身边,他们两个对我来说都是极为的熟悉,只要他们出现在这片大陆之上,我不可能察觉不到的。我没有感觉到属于他们二人谁的气息,那就说明来到这里的那个家伙并不是他们俩。”

    “万一是用了特殊手段呢?”大圣斜眼睨着它。

    金翅大鹏一噎,若是使用了什么特殊手段,然后距离又隔得太多,它感觉不到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

    “反正没有亲眼看到,我是不会相信的。”看向轩辕天心,金翅大鹏道:“小五,你先别想太多,只要咱们找到那个空阙后,我就能看出来到底是不是他们二人其中的一个。”

    轩辕天心闻言点点头,见金翅大鹏的语气有些急切,便心知它跟那个什么孔雀大明王的关系定然很好,否则也不会这样一边怀疑,又一边不想去相信。

    “好了好了,这个话题就先停在这里。”轩辕天心冲金翅大鹏似安抚般地一笑,道:“我们的这些猜测终究只是猜测,眼下先将比赛比完了再说吧。”

    轩辕天心的善解人意让得金翅大鹏松了一口气,然而善解人意的是轩辕天心,却不代表大圣会如同她一般的善解人意,所以在金翅大鹏心中的那口气刚刚松下来,大圣就十分犀利地问道:“金翅,倘若以后有了证据证明背后那人真的是孔宣,你会怎么做?”

    金翅大鹏眸光一变,房间里的气氛再次变得僵硬了起来。

    大圣目光紧紧盯着金翅大鹏,再次问道:“若真的是孔宣,你要怎么做?”

    只见金翅大鹏的眼中闪过一抹挣扎,在沉默半晌之后,咬牙沉声道:“若真的是他,不用你们提醒,我第一个就会动手。”

    “记住你说的话。”大圣瞥了它一眼,似提醒般地道:“也记住你是金翅大鹏鸟,乃梵境之主的守护神禽,倘若以后发现那人真的是孔宣,本大圣希望你的心中不会再念什么旧情。你的职责是守护梵境之主,如今小五虽然是天命梵主,可终究没有成长起来,你的一个失误,便会导致满盘皆输,到时候天地被毁,你可就是帮凶。”

    金翅大鹏闻言神色猛地一震,看着大圣眼中的厉光,咬牙点头:“不用你提醒,我自然知晓事情的轻重。”

    “那便好。”大圣眼中的厉光渐渐收敛,声音淡淡地道。

    相比起轩辕天心这边僵硬的气氛,城中角斗场内却传出一阵阵的呐喊和叫好声。

    皇明月在一片叫好声中走入了角斗场,虽然如今场中的比赛已经开始了有一会儿了,按照规定是不允许中途有人再进来的,即便是手中持有门票都是不允许。

    可妖王殿下的那一张脸,无相殿的人只怕没人会不认识,所以明明晓得中途放人进去是违反了规定,但守在角斗场入口前的那些无相殿弟子们却没人敢上前去拦住他。

    所以,妖王殿下就凭着他的那一张脸,堂而皇之的刷脸卡走了进去。

    穿过长长的过道,妖王殿下目不斜视地直接登上了最高台,他的突然到来,倒是让高台上坐着观看比赛的四人惊了惊。

    “妖王殿下?”

    元烬瞧得缓步走来的人,脸上带着明显的诧异,目光往高台之下快速地一扫,见守在下方的那些弟子们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不过元烬好歹是无相殿的殿主,虽然他这个殿主身份有些值得推敲,但至少明面上的的确确是这样,所以在最初的诧异之后,淡淡一笑,道:“先前比赛开始的时候,本殿还在疑惑怎么没有在休息区内瞧见殿下,怎么这会儿殿下又突然出现了呢?”

    皇明月斜眼瞥了元烬一眼,哼道:“爷在陪爷的小王妃午睡,自然不会跑来看比赛。不过如今爷的小王妃睡醒了,爷自然要来看看比赛了。”

    元烬倒是不在意皇明月的态度,依旧笑得和煦地问道:“那怎么不见妖王妃呢?”

    “下午的日头正是最烈的时候,爷的小王妃自然不会出来。”皇明月拂了拂衣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嫌弃道:“你们无相殿是太穷了还是舍不得?这么大的一个角斗场里居然也不搭一个棚子挡挡太阳。”

    元烬瞅了一眼下方比赛台上四周的结界,又看了一眼四面观众席上的棚子,道:“倒是我无相殿思虑不周了。”

    不是无相殿思虑不周,而是妖王殿下没事儿找茬啊,就算是天上的日头太大,可是有着结界的比赛台上压根就不需要什么棚子,更何况四周观众席上可是有棚子遮阳挡雨的。

    找茬的妖王殿下压根就没听出来元烬话中的意思般,也跟没有看明白他眼中那一瞥的含义似的,在元烬话落后,还十分脸厚地点头,道:“第一次举办这种大赛,思虑不周还是能够原谅的,希望下一次若你们再争取到大赛的举办后,能思虑周详一些。”

    话落,不看元烬那突然僵硬的神色,妖王殿下抬步径直走了过来。

    这高台上就只有四张桌椅,分别都坐满了人,妖王殿下突然来了高台上,自然没有他能坐的地方,元烬本想张口命人再搬一张桌椅上来的,结果他话还没出口,就瞧见妖王殿下直接走到太上长老的跟前,然后在太上长老一脸见鬼的目光中,动手将他往一旁推了推,跟着就是一屁股挤了下去。

    太上长老:“”

    天老:“”

    兰因看了他一眼,垂眸喝茶。

    元烬呵呵笑道:“看来殿下跟太上长老的感情倒是不错,跟天老比起来都要好上不少。”

    这话就有些挑拨的意味在里面了啊,然而这里坐着的人都不是什么寻常人,只见天老收敛了脸上的神色,笑了笑,而太上长老虽然被挤得有些不舒服,但依然笑得德高望重地看着元烬,道:“怎么说这小子也是老夫唯一的弟子,跟老夫亲近一些也是应该的。”话落,看向一旁的天老,笑问道:“你应该不会吃这个醋吧?”

    天老眼皮子猛地一抽,连连摆手道:“自然不会吃这个醋。”然而看着妖王殿下的目光,也是跟见了鬼

    似的。

    臭小子,你要想闹什么幺蛾子?!

    天知道这臭东西最讨厌的就是他们这些老家伙,而他们这些老家伙当中,他最最讨厌的就是太上长老啊!若说是因为这里没有空的座,他即便要跟人挤一张椅子,最有可能的就跟自己挤了,结果这臭东西居然跑去挤在了太上长老身边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别说天老在心中嘀咕,其实太上长老本人也是有些心惊胆战,最后寻了一个元烬看不到的角度,冲着妖王殿下瞪眼:臭小子,你又想干什么?警告你可别胡来啊。

    妖王殿下嫌弃地瞥了太上长老一眼,依然在椅子里坐得四平八稳,一双目光落在下方的比赛台上,倒是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此时场中正在进行的是团体赛,且对战的两个队伍的实力也是不相上下,所以赛况出现了僵持状态,拼的就是哪一方先耗尽战气。

    皇明月看了半晌,突然笑道:“这两个队伍打的可真艰难。”

    身边四人神色莫名地看向他,估摸都在猜测他这话中是个什么意思,而妖王殿下在一句话说完后,看向四人一笑,又道:“当年我们帝都学院第一次打进决赛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艰难?”

    元烬微微一愣,天老和兰因二人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而太上长老却神色不变,淡笑道:“帝都学院的前身乃云海学院,当年的云海学院可能算是一个三流小学院。虽然也参加过两界大赛,但都是在淘汰赛上的第一轮里就被对手给踢出了局。”

    “这么惨?”妖王殿下挑眉。

    太上长老闻言瞥了他一眼,点头道:“就是这么惨!不过好在,在第三次参加大赛时,不仅成功从淘汰赛上杀了出来,还一路挺进了决赛,并最后夺得了冠军。”

    “你说的这一届,便是由二代神女带领的那一次吧?”妖王殿下笑问。

    太上长老眸光一闪,笑道:“正是那一届,也因为那一届,此次之后,我们学院的参赛队便跟被神助般,每一届的冠军都成了我们的。”

    “轩辕神女乃昊天大陆唯一的神,既然是她带着学院取得第一次的冠军,那么自然算是有神相助了。”皇明月笑了笑,侧头看向元烬,突然道:“不知道元烬殿主可熟悉那一次的比赛?”

    元烬扯了扯嘴角,笑道:“自然知晓,龙昊西大陆上只有关于神女的事迹,又有谁不知晓的呢。”

    “那元烬殿主可还记得空阙此人?”皇明月紧跟着又问道。

    元烬闻言一愣,太上长老等人眼中立刻露出了诧异之色。

    皇明月紧紧盯着元烬,再问道:“元烬殿主是不记得?还是不知道?”

    “他是谁?”元烬在一愣之后,看着皇明月疑惑问道:“什么空阙?”

    “你不知道?”皇明月挑眉,元烬神色奇怪地摇头:“本殿不知道很奇怪吗?”

    “不奇怪。”皇明月笑了,笑得有些莫名,目光幽幽盯着元烬,语气也是幽幽地道:“本王还以为元烬殿主当真对二代神女的事迹知晓得透彻呢,原来也不过如此,连二代神女当初的义兄空阙都不晓得,看来元烬殿主不仅是不知晓二代神女的事迹,更是一点儿都不关心也不上心呢,否则怎么会连几岁小童都晓得的大人物,殿主却不晓得呢。”

    元烬的瞳孔猛地一缩。

    有的时候即便装的再好,但反应太过就是不正常。

    空阙当年是二代神女的义兄,关于二代神女的事情,可是会被编入龙昊史记的,不仅是二代神女身上所发生的所有事迹,就连她身边的那些人,都会被记录在册,又更何况是神女的义兄。

    虽然史记上对于神女身边的人不会记载的太详细,但是名字什么的却是龙昊西大陆上的人口口相传的,连几岁的小童都将当年神女身边的那些人的名字给倒背如流,又更何况是无相殿的殿主。

    然而元烬说的是什么?

    他说的不知道,不知道空阙是谁,这是不是也太奇怪了些?

    瞧得皇明月脸上的似笑非笑,元烬扯着嘴角笑了笑,道:“原来殿下说的是二代神女的那位义兄啊,本殿一向不大能记住别人的名字,但殿下一说他是二代神女的义兄,本殿便有些印象了。”

    “那倒是本王的错了。”皇明月也不在意元烬的改口,还十分诚恳地道:“下次本王若要再问,定然会不提名字。”

    元烬:“”

    太上长老瞥了一眼脸色微微有些难堪的元烬,看着一脸诚恳模样的妖王殿下,笑问道:“你怎么会突然想起他来?”

    妖王殿下耸耸肩,道:“一时好奇而已,今日爷本来想要了解一下当年那场比赛的,又记起学院的史记当中似乎有关于那场比赛的记载,原想着等比赛结束回去后,找来那本史记看看,也顺便多了解一下咱们学院的发展史,不过爷的小心儿却说学院的史记就在她的手中,便拿出来给爷看了看。”

    太上长老挑眉,他怎么不知道这臭东西会这么关心学院的发展史了?

    别说太上长老不相信,就连一旁的天老也不相信。

    妖王殿下却不管他们信不信,继续道:“不过当爷翻到当年参加比赛的那些队员们的个人资料时,却发现空阙的个人资料居然被人给撕毁了,所以便想着问问你们有谁还知道咯。”

    说着,偏头看向太上长老,妖王殿下嗤道:“学院的史记被人撕毁,这可是你们这些长老还有院长的失职。”

    院长兰因抬眸看了妖王殿下一眼,太上长老却是没好气地哼道:“当年那本史记到了老夫的手中时,老夫就发现已经被人给撕毁了。”

    “嗯?”妖王殿下讶异地看着太上长老,道;“那本史记最先是你发生被撕毁的?”

    “自然。”太上长老点头,有些莫名地看着他,道:“因为发现被撕毁,当初老夫还悄悄暗中查过呢,可惜没查出什么来,但学院的史记何等重要,所以便没有再放入藏书阁当中,转而交给了院长保管。”

    兰因闻言颔首:“那史记被撕毁的时间有些年头,想要查出是谁撕毁的,的确有些困难。”

    妖王殿下侧头看着兰因,眸底之色微微闪烁。

    不是他吗?

    他一直以为那被史记是落在兰因手中后才被撕毁的,没想到最先是落在了太上长老的手中,且那个

    时候就已经被撕毁了。

    皇明月垂眸遮住了眼底的光芒,心中暗道:线索似乎又断了啊。

    估摸是见他搭着眼皮不吭声了,天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问道:“明月小子,你在想什么?”

    皇明月闻言抬眸,神色淡淡,道:“没什么,看比赛吧。”

    天老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正襟危坐,将目光再次落在了比赛台上。

    太上长老先是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元烬,然后向妖王殿下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只可惜,妖王殿下此刻并没有心情搭理他,所以太上长老见他理都不理自己,也只能压下心中的疑问,想着等比赛结束后,再回去好好问问这小子。

    ------题外话------

    本来今天是想要请假的,倒不是要去过节,而是因为这两天贪凉,空调吹多了后给吹成了热伤风/(tot)/

    现在我一边码字一边眼泪鼻涕不断,还一直打喷嚏,鼻子又被塞住了,太难受了!

    今天或许没有二更了,等我把热伤风给治好了再说吧。

    另:祝各位看文的妹砸、还有汉砸们,七夕快乐!

    有情人的过情人节,没情人的要屏蔽各种朋友圈,防止被虐啊,若是不小心已经被虐到了,亦或是正在被虐中的单身汪们,请及时拨打动物保护协会的热线请求保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