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54: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二更)

正文 254: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未时三刻,下午场的淘汰赛准时开始,当比赛开始的钟声响起了三下后,轩辕天心三人便出了驿馆。樂文小說|

    无相殿的总部位于城西,距离驿馆隔了六条街,而距离城市中心的角斗场则隔了四条街。

    三人从出了驿馆后,并没有直奔无相殿总部,而是一路上跟逛街一样,走走停停,有时候遇到了街边卖胭脂水粉的商铺后,三人还会进去看看。

    所以当轩辕天心三人来到无相殿总部附近时,皇明月和随云二人的手中早已拎满了各种大包小包,看模样倒像是两个争风吃醋的男子,为了讨姑娘的欢心,一个劲儿的买买买。

    无相殿总部建筑的宛如罗马教廷般,西化的圆柱圆顶建筑物,占地面积是整个无相殿的一大半,而在大殿的正门口,有着一个能容乃数十万人的广场,在广场中央,一座用白玉石雕刻而成的优昙华悬浮于半空中,在巨大的优昙华石雕下,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喷泉,而喷泉池水中还铺满了厚厚一层百姓们许愿时扔下的金币和银币,在阳光的照射下,不时的发出金银之光。

    轩辕天心三人趁着无人注意的档口,按照地形图上的标记,极快地闪入了无相殿总部边缘的其中一条小巷子里,隔着高高的围墙,皇明月随云将手中拎着的大包小包一股脑儿的塞入了空间戒指中,然后警惕地看着前后。

    三人一路快跑,穿过长长的小巷子,绕道了最后方,隔着高高的围墙,轩辕天心低声问道:“是这里吗?水牢的位置。”

    皇明月快速地看了一眼方位,并在脑中快速地比对了一下之前记下来的地形图,点头道:“就这里。”

    “咱们直接进入?”随云皱眉,看着眼前的高耸围墙,道;“这上面有防御结界。”

    “破结界而已,难不倒爷。”皇明月幽幽一笑,右手伸出虚虚一抓,只见红光闪烁了一瞬,那把血色妖刀再次出现,“爷的武器可以将结界划出一个窟窿,且还不会惊动里面的人。”

    轩辕天心瞥了他手中的血色妖刀一眼,在心里慢慢嚼着他的话,最后似想起了什么般,眼中极快地闪过一抹诧异。

    皇明月的妖刀可以将结界划出一个窟窿还不会惊动别人,那以前她用结界防他,这几日还用结界将他挡在卧房之外,又是什么?

    他可以打破自己的结界,却依然装作被结界给挡在了外面……

    一想到这里,轩辕天心看着他的目光便带了笑意,一个男人为了哄自己,可以装傻到这种程度,作为女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装傻的妖王殿下也不知道是不是装得太久了,所以变得真傻了,压根就不知道他将自己的老底给揭开了,在瞧见轩辕天心目光带笑的看着自己后,还十分嘚瑟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爷很厉害?”

    “嗯。”轩辕天心也十分给面子地点了点头,道:“是很厉害。”

    一瞧见轩辕天心居然如此给面子,妖王殿下就更嘚瑟了,妖刀在手,意气风发地道:“妞你等着啊,爷去把上面的结界给划开。”说完,就掠上了半空,对着围墙之上的结界就开始动手。

    轩辕天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特别是在瞧见他手中的妖刀极快地将结界划开后,猛地垂眸遮住了眼中的越来越大的笑意。

    那把刀,果然能划开结界!

    结界一被划开,妖王殿下就立刻掠了下来。

    轩辕天心自古金镯内拿出了三道符,一一贴在了自己三人的身上,道:“这是隐身符,不过维持隐身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我们进去后,要立刻赶去那条偏僻的小道。”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隐身!”

    隐去身形之后,三人也不再迟疑,快速掠上了半空并穿过了结界,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无相殿总部。

    虽然因为大赛的关系,无相殿中有不少人都被派了出去,但总部里面的警戒却并没有放松,三人靠着身上的隐身符,大摇大摆的绕过水牢,又绕过了一处无相殿的中枢堂,期间还遇到了来回巡逻的护卫,但三人都安然的走了过去。

    直到终于来到那条偏僻的小道时,三人身上的隐身符也跟着失效了。

    这条小路因为十五年前的改动后,平常就很少有人过来,只有每天早中晚特定的时间里才会来此巡逻一遍,巡逻的护卫每次巡逻了一遍之后,就不会再过来。再加上因为今日大赛开始的原因,无相殿的人手大半部分都被派了出去,负责巡逻的护卫就更不会来这里了。

    小路两边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若不是知道这里是无相殿,皇明月几乎会以为这里是皇宫里的冷宫呢。

    按照地形图上的路线,三人没有任何停留,直奔元烬的寝殿。

    元烬作为无相殿的殿主,他的寝殿本该是无相殿等人保护的重点,不过因为十五年前,元烬不仅改动了巡逻时间,连带着他的寝殿四周都撤掉了不少守卫,如此一来,倒是方便了轩辕天心三人偷偷溜进来。

    偷偷摸摸地穿过小花园,三个人如同做贼般,来到了寝殿的门口,随云正想推门而入的时候,却被轩辕天心给快速阻止。

    “等等。”轩辕天心轻轻将手按在了殿门上,眯眼道:“这上面有禁制,若是直接推开,只怕会立刻触动到禁制,而把外面的人全部给引进来。”

    随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胸口,道:“幸好你提醒的及时。”否则他不敢想象刚刚若自己触动了禁制,等着他们三人会是什么。

    皇明月学着轩辕天心的样子也将手轻轻按在了殿门上,仔细感应了一下,果然发现了门上似乎有着一丝特别的波动。忍不住呸了一声元烬太奸诈,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妞,有没有破掉上面的禁制吗?”

    如今他们就大刺刺的站在寝殿门口,若是待会儿外面随便一个人走了进来,就会立刻看见他们,所以他们三人绝对不能在这里呆太久。

    轩辕天心仔细感应着殿门上的波动,半晌道:“不能,这禁制就像是一把锁,除非是元烬本人有办法解开以外,就只能从里面打开。”

    这可怎么办?

    三人一时有些急眼,他们布置来布置去的,却没有料到这殿门上会设有禁制。

    而就在三人愁眉不展的时候,大圣却是从轩辕天心的意识海中掠了出来,双手负在身后,微微倾身打量着殿门,或者说是在感应殿门

    门上的波动。

    “先前本大圣说将我带上,你还不乐意了。”大圣打量完,突然转头看向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道:“若是你当真没有带上本大圣,你们如今就要打道回府了。”

    轩辕天心闻言眼睛一亮,“大圣,您有办法?”虽然这是个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大圣既然跑了出来,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那就说明大圣肯定是有办法了。

    大圣闻言扬了扬下巴,得意道:“这禁制的确除了下禁制的本人外,就只能从里面打开,本大圣虽然没有办法打开禁制,却能无视这道禁制进入到里面去,然后给你们开门。”似赶苍蝇般地挥挥手,道:“让开点儿,看本大圣怎么进去。”

    闻言,别说轩辕天心听话的退开了少许,就连一向爱跟大圣斗嘴的妖王殿下都是听话的让开了。

    大圣站在殿门口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身形如同变得虚幻,然后化作了点点星芒,居然就这样直接从门外穿了进去,且还无视了殿门上的禁制,连一丝动静都没有发出来。

    轩辕天心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而殿门也随之缓缓地打开了一道缝。

    大圣站在门内,冲三人得意地一笑,道:“现在你们可以进来了。”

    “大圣,您好厉害!”轩辕天心一点儿都不吝啬对大圣的夸奖,让得大圣十分的受用。

    三人快速进入寝殿,并将殿门再次关紧后,方才有心思打量四周。

    “这元烬作为无相殿的殿主,他的寝殿居然这么的朴素?”一番打量之后,皇明月有些不屑地哼了哼,眼中的嫌弃之色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不过轩辕天心倒是并不认同皇明月这句话,虽然元烬的寝殿比不上妖王府那般极尽奢华,但也绝对不是朴素。

    有句话叫做低调的炫富,说的这就是元烬的寝殿。

    别看他寝殿的摆设看似很普通,但对于轩辕天心这种爱财又识货的人来说,一眼就可以看这寝殿中不管是摆设,亦或是摆件都很是有些来历。

    就在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在打量四周的时候,随云突然打了一个哆嗦,看向二人皱眉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冷?”

    “冷?”轩辕天心皱眉,她并没有感觉到冷啊,而皇明月也是摇头,“没感觉。”话落,又奇怪地看着随云,道:“你怎么会觉得冷呢?服用过那熔岩的精血,应该不会感觉到冷才对。”

    随云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道:“正因为服用过熔岩的精血后我还能感觉到冷,所以才更加奇怪不是吗?”

    被随云这么一提醒,轩辕天心和皇明月立刻变的若有所思起来。

    不过他们二人,轩辕天心是因为魅姬的关系,根本就察觉不到冷感,而皇明月似乎也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对冷感也没有什么感觉,至于大圣就更不会了,只是一道神念,虽然这道神念有些特殊,能吃能喝能睡,但是对于冷热却没有什么感觉。

    所以一行人当中,就只有随云能够感受到那股彻骨的寒意。

    “寒气是从内殿传出来的。”随云眯了眯眼,目光看向巨大屏风后的内殿,虽然隔着屏风并不能看见里面,但是若紧紧盯着屏风的上方,隐约能看见白色的寒气自屏风后飘出来。

    当看见那白色的寒气后,轩辕天心的脸色猛地一变,甚至连气息都变的阴寒了不少,根本不与随云和皇明月说什么,直接大步朝着内殿而去。

    如此的寒气,说明里面存在着寒冰,且还是大量的寒冰,而在寝殿中放置寒冰,是为了什么?肯定不是为了去暑,况且这个月份,无相城内的天气根本就不热。

    轩辕天心面色阴寒,心中却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当她绕过屏风进入内殿后,一眼就瞧见了殿内放置着一副冰棺,且这冰棺还不是一般的冰,而是万年玄冰制成,也难怪随云就算是吸收了熔岩的精血都能感觉到冷意了。

    随云和皇明月二人也一前一后的跟了进来,当瞧见那副冰棺后,二人的脸色也是一变,随云更是快步走到冰棺之前,探头朝里面看去。

    “里面是空的!”随云看向轩辕天心沉声道。

    空的?

    轩辕天心快步走去一看,果然是空的。

    大圣背着手围着冰棺转了一圈,道:“有冰棺在,那就说明你们找对了地儿,不过里面的人哪里去了?”

    皇明月伸手摸了摸冰棺里面铺着的兽皮毡,道:“还有躺过的痕迹,说明里面的人应该就是这两日被挪走的。”

    大圣用手摸着下巴,目光在冰棺四周转了一圈,突然笑得有些玩味地道:“倒是有些意思,居然有冰棺却没有棺盖,说明是想要日日看着冰棺中的人啊,而且冰棺里面还给垫了兽皮毡不说,周围还扑了鲜花。”伸手捞过棺中的一朵花,继续道:“花儿被摘了下来,保鲜的时间可并不长,最多过一天的时间就会出现衰败之相,但你们看看…”将手中的花儿往三人眼前递了递,道:“这花儿是不是很新鲜,而且你们看着花儿上面是什么?冰珠,说明这花儿在被放入棺中时还带了露水,且放入冰棺的时间并不长,最多就是昨日放进去的。”

    “里面的人都被挪走了,还不忘记往里面放鲜花,这是养成了习惯呢?还是昨儿晚上人还在棺中?”沉凝

    轩辕天心脸色沉凝,皇明月和随云却是若有所思。

    大圣将手中的花又丢入棺中,背着手在内殿之中溜达了一圈,继续道:“几个疑问,一是这棺中的人到底是不是你们家的那位先祖。”朝三人伸出两根手指,“二;若是的话,无相殿偷了遗体却将遗体放在这里是为了什么?那些鲜花和棺中的布置,怎么看也不像是偷了遗体为了泄恨,反而像是在纪念,纪念自己失去的爱人。”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大圣又伸出了一根手指,道:“三;这里是元烬的寝殿,他跟你们先祖有什么爱恨情仇?”

    “四,如今遗体又在哪里。”

    大圣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却异口同声地道:“跟元烬没有关系。”

    随云皱眉看着二人,大圣挑了挑眉,笑道:“这里可是元烬的寝殿。”

    皇明月眯了眯眼,意味深长地道:“这里是殿主寝殿。”

    不是元烬的寝殿,而是殿主的寝殿…。这话中的信息量就有些大了啊。

    随云若有所思地看着皇明月,道:“元烬

    他…不是殿主?”

    皇明月耸了耸肩,“不知道,但爷可以确定这里并不是元烬的寝殿。”

    “可这里是殿主寝殿。”随云不解,“你打探的消息不也说元烬住这里吗?”

    “那是对外。”皇明月突然看向四周,似在寻找什么般,“这里除了元烬以外,没人可以进来,但爷敢肯定元烬平日里并没有住在这里。”

    随云:“……”更加不解了。

    “你们看。”皇明月似发现了什么般,突然走向角落里的挂衣架子旁,伸手在架子上一摸,道;“落了灰,若是元烬住在这里,挂衣架子每日都会用到,又怎么会落灰。”

    瞧着皇明月伸出的两个手指,果然手指上沾了一层薄灰。

    拿出手帕擦了擦手,皇明月走了回来,继续道:“不管元烬也的确每日都待在这里的,那就说明这里应该还有其他的暗室,或者暗道。他不过是住进来给别人看,进来后就通过别的地方去了他真正的住处。”

    轩辕天心死死握着冰棺的边缘,道;“找!找出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干的,而先祖的遗体又被挪去了什么地方。”

    皇明月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是谁干的,你心里难道就没数吗?”

    轩辕天心神色一滞,然后咬了咬牙,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如今又在哪里?”

    轩辕天心的口中‘他’,其实这里的人都晓得是谁,但因为时间的问题,又有些觉得不可思议,就算是到了帝境巅峰,也不可能能活到两千多岁啊,除非是已经突破飞升,但突破了帝境后,就会直接去往上位面,那人究竟是怎么留下来的?

    “爷倒是越来越对无相殿感兴趣了。”皇明月幽幽一笑,道:“若是今日不来确定一番,爷还不知道原来无相殿暗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人真的存在。”

    不过现在轩辕天心可有些笑不出来,咬牙切齿地道:“老而不死是为贼!”

    话落,大圣突然抬眼凉飕飕地看了她一眼,原本想要说什么的,但看着轩辕天心那愤愤的模样,终究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他大圣爷爷可不承认自己老!

    随云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小五先别生气了,在这里找找看吧,若是真的有密道或者密室,那么这件事方才能真正确定。”

    轩辕天心闻言点头,三人也不再啰嗦什么,开始在殿中搜寻起来。

    放置冰棺的旁边的就是一张大床,轩辕天心首先搜的就是这里,不过她却发现这床上的东西都是新的。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新的床单和新的被子,昨天有人在这里睡过。

    但若说是元烬睡在这里,轩辕天心的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若不是元烬……

    轩辕天心搜索的速度加快,突然…她摸到了枕头下面似乎放着什么,拿出来一看,发现居然是一本本草经。

    这里怎么会有一本本草经?

    轩辕天心坐了下来,快速地翻动,发现本草经中居然还被人给仔细地用朱砂给勾出了不少内容,很像那种学生上课时划重点的样子。

    因为时间紧迫,而这本本草经也着实太厚,轩辕天心在粗粗翻了一遍之后,就将它扔进了古金镯内,想着等回去了抽空仔细看看,或许能从这上面找出一丝什么。

    就在轩辕天心准备继续在床上搜查的时候,随云的声音突然响起,“找到了,这里有机关,下面有条暗道。”

    此话一落,轩辕天心、皇明月、还有大圣齐齐掠了过去,只见随云站在一个大型花瓶前,那花瓶因为随云的挪动而出现了倾斜,但却没有重心不稳倒下去,而是卡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花瓶的地下,地面出现了一道两指宽的裂缝,随着随云将花瓶完全放倒后,那裂缝渐渐打开,露出了一个暗道。

    皇明月打量着暗道的台阶,道:“很干净,说明这里经常有人进出,暗道尽头应该就是元烬真正的寝殿了。”话落,侧头看向轩辕天心,问道:“还要过去看看吗?”

    轩辕天心死死盯着暗道口,咬牙道:“不用了,就算那边真的是元烬的寝殿,先祖的遗体也不可能在那里。我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是找回先祖遗体的,也没有兴趣去看元烬的寝殿。何况……”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找到了这条暗道就够了,至少让我确定了当初他们为什么要盗走先祖的遗体,也让我证实了一些猜想。今日找不到没关系,等日后,我亲自向他们讨回来!”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