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52:探查无相殿内部

正文 252:探查无相殿内部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大陆院校争霸赛进行的如火如荼,一个上午就分了三十场对决,不过因为淘汰赛大多都是靠运气抽签,双方对战的队伍实力都是参差不等,因此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值得观看的队伍,所以轩辕天心在上午的三十场对决还没结束,就提前带着人离开了角斗场。{lw}{0}

    四方楼第五层最大的一个厢房内,轩辕天心说到做到,在走出角斗场后,就带着乐正羽他们来了这里,她不仅把正选队中的全部带来了,连同预备队的那些队员们也一起带来了。

    当初学院选出正选队和预备队两支队伍,正选队是轩辕天心为队长,而预备队便是以林家的少主林炎为队长,不过自来到无相城后,不管是正选队还是预备队,都以轩辕天心为总队长。

    大概是第一次跟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在一起吃饭,所以预备队以林炎为首的队员们都是有些拘谨,但好在徐真跟他们都挺熟悉,特别是跟林炎,有徐真在中间搭话,厢房内的气氛倒是慢慢变得融洽起来。

    乐正羽今日为学院取得了一个开门红,虽然手受了伤,还缠着绷带,但心情却十分的不错,端着酒杯朝轩辕天心举了举,嘿嘿笑道:“队长,这杯敬你的,多谢你让我第一个上场,最后跟龙十七的那一场,打得实在是过瘾。”

    轩辕天心端过手边的酒杯,低头轻轻抿了一口,道:“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些后悔。”

    “后悔什么?”乐正羽一呆,其他人也看了过来。

    将酒杯放下,轩辕天心叹了一口气,道:“失策了。”见他们似乎没明白意思,继续道:“不该让你第一个上去的,你的实力被曝光得太早了。”

    “额!”乐正羽嘴角一抽,道:“曝光也没什么,就曝光了我一个人而已,不是还有你们吗?”话落,又是嘿嘿一笑,道:“队长,反正我都曝光了,要不下次的比赛就还是让我上得了。”

    其实乐正羽的这个办法也不是不行,只不过…轩辕天心看了看预备队的人,道:“下次还让你上去,那怎么锻炼他们?”

    闻言,预备队的那些队员们都是笑了笑,林炎也是笑道:“其实我觉得咱们预备队的人,就算都是过来看比赛的,淘汰赛一结束,后面的循环赛上基本就没有我们发挥的余地了。”

    “话也不是这么说。”子亦笑着道:“你们都是内院的学生,可不会比谁差。”侧头看向轩辕天心,道:“小五,你想锻炼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循环赛上将队形改动一下,只要不遇上那些特别的队伍,想要出线也不是不可能。”

    “嗯,我知道。”轩辕天心点头,一旁的妖王殿下却是牙痒般的哼了哼,在轩辕天心挑眉看来时,从袖中掏出了一封密函,道:“看看吧,这是昨儿晚上秋秋他们送来的。”

    “秋棠?”轩辕天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接过密函一边打开一边嘀咕道:“什么时候送过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听她这话,妖王殿下的脸色就臭了下来,也不管这里是不是还有着其他人,瞪着轩辕天心就磨牙道:“你?你能知道什么!昨儿晚上爷让你将卧房门打开,你就跟没听见似的,爷说了拿东西给你看,你却以为爷是在骗人,想要骗你进卧房睡觉!”

    说到这里,妖王殿下的俊脸就黑了一半,一想到自己睡了好几日的客厅,就忍不住气道:“你这个女人至于么?不仅将卧房门给锁了,还在门上布结界,你把爷当什么了?流氓啊?!”

    轩辕天心:“……”她不过就嘀咕了一句,这东西就跟吃了炸药似的嚷了个半天,偷偷瞥了一眼四周,见房间里的其他人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轩辕天心立刻耳根一热。

    丢脸丢大发了。

    砰地一声将手中打开一半的密函给拍在了桌子上,轩辕天心恼了:“你嚷什么?!让你睡客厅怎么了?不乐意睡客厅,就滚去你自己的房间睡啊。”

    轩辕天心怒得有些突兀,倒是把气呼呼的妖王殿下给吓得一个哆嗦,斜眼去瞥轩辕天心的小脸,见她脸上已经明显带了怒意,妖王殿下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装孙子不吭声了。

    人见人怕,鬼见鬼都愁的妖王殿下怂成了狗熊,这变化简直让人目瞪口呆啊。

    随风坐在随云身边,一脸幸灾乐祸地瞅着他,连随云的眼中都是带了一丝同样的幸灾乐祸,并冲着轩辕天心比了个大拇指,表示就该这样让某人睡客厅,小五干得漂亮。

    子亦含笑瞥了一眼怂成孙子的妖王殿下,打圆场般地提醒轩辕天心,“小五,先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轩辕天心点点头,再次瞪了某位殿下一眼,然后抓过密函打开,一双眼睛快速地扫过密函中的内容,只见她小脸上的怒意尽数散去,反而带了一丝讶异。

    她的这个变化,让得子亦等人都好奇了起来,见轩辕天心终于将密函给看完,性子较急的烈重渊连忙问道:“上面写的什么?”

    轩辕天心将密函递给他们,道:“你们自己看吧。”

    子亦接过密函,其他人也立刻起身围了过去,十几个脑袋挤在一堆,一边看一边发出惊讶的声音。

    半晌后,当所有人都看完,烈重渊砸吧嘴道:“殿下的人收集情报好厉害,居然将前来参赛的每个队伍都调查得如此清楚。”

    乐正羽摸着下巴点头,附和道:“是厉害,连那些参赛队队员的背后势力还有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给查了出来。”话落,笑得有些猥琐地道:“殿下,你的人该不会天天都跑去听别人家的墙角去了吧?”

    妖王殿下闻言斜睨了他一眼,然后高贵冷艳地哼了哼。

    殿下的这种反应……

    该不会真的有专门派人去各家各户听墙角吧?!

    乐正羽眼角直抽搐,徐真试探般地问道:“真的有?”

    高贵冷艳的妖王殿下闻言又回过头来,冲着二人笑得有些古怪,道:“爷若说连你爹睡了哪个小妾都晓得,又是哪日睡的,睡了多久,且睡了几次,用的什么姿势,全部都晓得,你们信不信?”

    乐正羽:“……”

    徐真:“……”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觉得一股凉意直冲头顶,不管别人信没信,反正他们是信了!

    随风悄悄拉了拉随云,目光惊恐地看着笑得古怪的妖王殿下,小声儿地道:“哥,我觉得这个东西好可怕,该不会…咱们就的事儿

    儿,他也晓得吧?”

    随云闻言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任谁被人在暗中偷窥**,只怕都高兴不起来。

    不过妖王殿下虽然没什么节操,但也晓得当着轩辕天心的面上,绝对不能得罪两个便宜舅子,所以在察觉到随云的脸色有些难看后,立刻道:“你们家可没爷的人。”

    一句话,虽然解释了他没有派人去偷窥轩辕家,但是却侧面证实了他有派人去偷窥其他人的家啊。

    乐正羽嗷地一声,指着妖王殿下就哆嗦道;“殿下,你这样会不会太缺德了些?”

    太缺德的妖王殿下望天,但就是不说要将人撤走。

    乐正羽又哆嗦着道:“殿下,你这样做会失去我的。”

    妖王殿下闻言嫌弃地瞥了他一眼,道:“爷就没想过要你。”话落,又想了想,道:“你家老头子的打龙鞭倒是想了一段日子的,不过那老家伙藏得紧,爷没能成功的偷出来。”

    “……”乐正羽一脸斯巴达地看着妖王殿下,感情您还想过要偷我家老爷子的打龙鞭啊!

    妖王殿下当然想偷乐正老太师的打龙鞭,要知道那打龙鞭不仅能打皇帝,连他也可以打的,再加上乐正老太师那火爆的脾气,妖王殿下觉得,打龙鞭这种东西就不应该落在那老东西的手里,真不晓得当年的先太皇是怎么想的,脑子被狗啃了才会把打龙鞭赐给那个老东西。

    估摸是妖王殿下放出的这个消息太过骇人了些,让得身为八大世家的少主的徐真还有林炎觉得整个都开始不好了,看着一脸得意的妖王殿下,二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二人,妖王殿下哼道:“你们怕什么?只有你们家没有祸心,爷又不会干什么。没听说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吗?没听说过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吗?”

    徐真:“……”

    林炎:“……”

    轩辕天心:“……”眼疼地瞥了一眼妖王殿下,抬手便是一巴掌拍了过去,“乱说什么呢。”有他这样说话的吗?不仅大刺刺地告诉别人他有派人监视,还直言什么没有祸心,就他这样的做法,就算别人没有祸心都要被气得有祸心了啊。

    挨了一巴掌的妖王殿下抱着脑袋又老实了下来,轩辕天心冲二人笑了笑,道:“他在吓唬你们,龙昊这么多世家、势力,他哪里来的那么多人去听墙角。”指了指那封密函,又道:“就连这些情报都是这几日秋棠他们四人抓紧时间收集回来的,否则也不会昨日才送来了。”

    轩辕天心的意思原本是想要安抚一下徐真和林炎被吓到了的心情,顺便也解释一下妖王府并没有派人去监视谁,然而这话说出去,有几分可信度就不得而知了。

    林炎苦笑,徐真也揉了揉眉心,但不管如何,妖王殿下有一句话是说对了的,就是只要他们没有祸心又忠于皇室,就不怕被监视。

    瞧着二人的反应,轩辕天心估摸也是知道自己的这番说辞不怎么有说服力,只能在心中又骂了某位作死的殿下几句,转移话题道:“先吃饭吧,吃完了就回去好好休息,你们下午若是想要去看比赛的,可以结伴而去。”拿过手边的碗筷,接着道:“下午同样是三十场比赛,然而明日还是淘汰赛,所以明日也没有我们什么事儿,若是不去看比赛,想要在城中逛逛的,提前跟我知会一声。”

    闻言,其他人都是点了点头,随风好奇地问道:“小五,下午和明日的比赛,你都不去看了吗?”

    “既然有了他们的资料,我就不去看比赛了。”轩辕天心笑了笑,道:“况且我知道你们会去,所以看过之后可以回来跟我说说,特别是先前资料上出现过的那几支队伍,你们可以好好看看。”

    随风点头,笑道:“小五放心,我跟红莲会一场不落的都看完,然后回来全部告诉你。”

    红莲也是点头,“小五,我们会认真看,然后将他们的实力还有战术都记下来的。”

    其实战术什么都经常都会变,红莲他们就算记住了也是没有用的,但是轩辕天心却不会拒绝红莲的好意,只是点头笑道:“好,那就辛苦你们了。”

    “不对啊。”

    就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烈重渊却是皱眉看向轩辕天心,道:“你是队长,你不去看比赛,那你准备干什么?今日下午你不去看也许说得过去,但是明日的比赛,连无相殿的队伍都要上场了,你都不在意吗?”

    轩辕天心闻言垂眸,眼中极快地闪过一抹暗光,然后扬了扬手中的密函,抬眼看着他,笑道:“我研究这上面的队伍啊,研究一下怎么应对他们的战术,若是以后咱们跟他们其中一支队伍在比赛上遇见了,或许还能用得上呢。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况且有你们去看了比赛也是一样的。”

    “这样啊。”烈重渊摸了摸脑门,咧嘴笑道:“那好,你慢慢研究,后面的观赛就交给我们了。”

    一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酒足饭饱后的众人返回了驿馆,因为如今角斗场里依然在比赛,所以大街上还有驿馆中都显得比较冷清。

    轩辕天心和皇明月一起回了房间,但没过多久,房间门却被人敲响。

    轩辕天心看了一眼趴在榻上的皇明月,然后起身去开门,当瞧见门外站着的人是随云后,她先是一愣,然后笑着将人让了进来,关上门后,看着随云笑问道:“随云哥哥,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儿吗?”

    随云笑了笑,抬步到了厅中,自己找了椅子落了座,待得轩辕天心走近,随云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瞥了一眼正斜睨着自己的妖王殿下,抬眸看着轩辕天心,沉声道:“小五,你是不是准备瞒着我要做什么?”

    轩辕天心一愣,但很快笑道:“随云哥哥你说什么呢,我……”

    话没说完,被随云沉声打断,“先前在四方楼吃饭的时候,烈重渊问你不去看比赛要做什么,你说你要研究那些战队,但是我却不相信。即便殿下给你的资料很是齐全,但比赛上的事情向来千变万化,仅凭一些资料,你能研究出个什么来?”

    轩辕天心闻言沉默。

    随云看着她,继续道:“有什么资料比得过亲眼看他们战斗的过程?小五,你老实跟我说,你不去看比赛,究竟是准备要干什么?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儿可以让你放弃去观摩对手的机会。”

    轩

    辕天心正要开口,随云却再道:“除非……”

    轩辕天心心下一跳,随云紧紧盯着她,沉声道:“除非是你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而这里是无相城,是无相殿的老巢,有什么事儿是你非做不可的?我想来想去,只想到了一个可能。”

    轩辕天心:“……”瞧着随云深沉的目光,她觉得有个精明的哥哥,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儿,随云哥哥若是能像随风哥哥那样就好了。

    随云缓缓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轩辕天心,道:“你想要进入无相殿,查探先祖遗体的下落。”

    轩辕天心:“……”被随云一口就道破了自己的想法,轩辕天心连否认的借口都想不出了。

    而随云见轩辕天心沉默,明显是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的默认,顿时有些恼怒地看向一旁趴在软塌上的妖王殿下,怒道:“她爱胡闹,殿下也跟着胡闹吗?无相殿总部那是什么地方?小五不知道,难道殿下会不知道?”

    妖王殿下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看着一脸怒火的随云,道:“爷当然知道,但是你难道不晓得爷在她的面前就是个孙子么?她怎么说,爷就怎么做,你瞪爷也没用。”话落,翻身坐起,似笑非笑地瞅了一眼不吭声的轩辕天心,然后冲着随云挑眉道:“既然她要去,那爷就陪她去,不过就是无相殿的总部而已,就算是刀山火海,亦或者是黄泉碧落,有她的地方,就有爷。”

    随云:“……”他明明是来质问的,结果被这个不要脸的殿下趁机表了个白,这感觉,太特么的扎心了,虐狗什么的也不是这样虐的啊,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趁机表了个白的妖王殿下冲着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随云再次邪肆一笑,道:“有爷在,就算遇到了危险,也伤不到她半分。”往轩辕天心的身边一站,抬手搂住人,“当然,你若是觉得你有那个能力可以让这个女人改变主意,那爷自然也是十分赞成的。”

    让轩辕天心那牛性子改变主意?随云就呵呵了,虽然这个妹妹平时还是很听话的,可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随云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无奈的妥协,“小五,你若要去就去吧,不过在行动的时候,我也会跟你们一起去。”

    话落,只见沉默半晌的轩辕天心却是不怎么赞同地开口了:“随云哥哥,你还是留在驿馆,或者跟随风哥哥他们去看比赛吧。这种事情人越少越好,而且你去了,我不放心。”

    随云瞥了她一眼,直接拒绝:“我若不跟着去,也会不放心你。即便有殿下跟着,我依然不会放心,所以要么不去,要么就带上我,小五你选一个吧。”

    轩辕天心:“……”怎么选?这种选择题根本就没法选,只能无奈地妥协:“好吧,我带上你。”

    闻言,随云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几分,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可是已经有了安排?”

    “有。”轩辕天心点头,道:“如今正是比赛期间,无相殿的人几乎大半都在城中维持秩序,还有不少人被派去了角斗场,再加上无相殿的高层也在观看比赛,白天正是无相殿中最松懈的时候。”

    “你准备白天去?”随云闻言眉心一皱。

    轩辕天心再次点头,道:“就是白天去,若是晚上,无相殿的警戒会更高,再加上没人会想到有人会在青天白日里就偷偷潜入进去,所以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随云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又道:“但无相殿总部地形极其复杂,你可是有了什么已经锁定的位置?”

    轩辕天心看了皇明月一眼,道:“有,当初还没来无相城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这次进去后,直接去殿主的寝殿。”

    “殿主的寝殿?”随云神色诧异,估摸是没想到轩辕天心锁定的地位居然是寝殿,且还是殿主的寝殿。

    “正是殿主的寝殿。”轩辕天心沉声道:“妖王府有探子在无相殿内,其他地方都已经查探过,唯独殿主寝殿除了殿主外,没人可以进去。虽然我也觉得有些不可能,但有时候越不可能的地方,就越有可能。”

    “殿主寝殿的位置,你们可知道?”随云问道。

    皇明月闻言挑了挑眉,从袖中又掏出了一封密函,道:“这上面是地形图,照着地上标记的位置走,可以避开殿中巡查的人,并以最快的时间到达寝殿的位置。”

    随云接过密函打开,快速地来回一扫,并将整个地形图牢记于心中后,方才道;“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安排,也有了锁定的地点,那么准备什么时候去?”

    闻言,轩辕天心和皇明月对视一眼,齐声道;“下午比赛开始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