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36:爷说到做到

正文 236:爷说到做到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帝都学院前来参赛时所住的地方被安排在了驿馆的顶楼,虽说是每人一间房,但无相殿也确实是财大气粗,因为顶楼的房间都不能说是一间房了,应该算是套房,还是总统级别的套房。。しw0。

    套房里被分为客厅、卧房、浴室外,还有专门单独留出来的修炼室,且单单一个客厅就被分为了几个区域,吃饭的饭厅被分在了一个角落,对着饭厅的还有一个超大的观景台,且观景台的旁边还单独弄出了一个休闲区,说是休闲区,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吧台,吧台里面还放了各种各样的酒水。

    大陆院校争霸赛从第一届开始到现在已经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可以说这一次无相殿作为东道主,是两千多年中,举办得最豪最财大气粗的一次。

    然而此时尽管房间里很豪环境也很好,但客厅里的人却都没有心思去欣赏。

    只见客厅里,大圣一脸似笑非笑地半躺在舒适的沙发中,一双眼睛不断去瞅最里面的那间卧房,而在大圣身前的茶几上,金翅大鹏和寒雪参皇也是一副竖着耳朵做偷听模样,唯有另一张单人沙发上的幽冥王冷着一张小脸,一脸状况外的表情。

    “猴子,真的不去管管么?”金翅大鹏偷偷听了半天,却什么也听不到后,只能看着大圣担忧地问道:“咱们就这么看着那东西欺负小五丫头啊?”

    要知道刚刚一进房间后,皇明月就将藏在轩辕天心身上的所有家伙都给丢了出来,连意识海中的大圣都被威胁了出来,然后便拉着轩辕天心,黑着一张脸直接进了卧房。

    本来金翅大鹏瞧着皇明月那个模样有些担心,还想进去瞅瞅的,结果皇明月在拉着轩辕天心进了卧房后,就直接弄了一个防御罩将卧房给罩得严严实实的,别说进去了,就算是将耳朵给贴在门上都不能听到里面的一丝动静。

    大圣闻言悠悠地瞥了金翅大鹏一眼,道:“管什么?人家小两口的事儿,咱们做长辈的跑去管,像话么?”话落,见金翅大鹏还想说什么,又悠悠地道:“再说了,这小两口闹矛盾,不都是床头打架床位和的嘛,让他们自己关在房里打一架,天大的事儿都能解决。”

    金翅大鹏嘴角一抽,抬头看着一脸笑眯眯的大圣,道:“关键是他们关在房间里也不是打架啊。”

    “这个不重要。”大圣笑眯眯地起身,朝后面的小吧台走去,一边走,一边笑吟吟地道:“妖精打架也是打架。”

    金翅大鹏:“……”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看着已经站在吧台后拿了酒自斟自饮的大圣,哆嗦着道:“死猴子,你真的是和尚?!”

    “以前是。”大圣挑眉,又笑吟吟地道:“不过现在不是了。”

    金翅大鹏哆嗦了,瞪着他道:“那也没有你这样的佛!”

    大圣嗤了一声,一口饮尽了杯中酒,然后打了一个酒颤,道:“老子可从来没说过老子是佛。”见金翅大鹏瞪眼,似知道它要说什么般,悠悠地补充道:“老子是齐天大圣!”

    金翅大鹏闻言一愣,只见大圣又倒了一杯酒,转头看向观景台的外面,此时外面的阳光正好,却似乎有些刺眼,大圣眯了眯眼,神色深沉且意味深长地道:“老子从来都只是齐天大圣,什么斗战胜佛,那都是狗屁,是困着老子的枷锁。当年若不是有他在,灵山得正果时,老子的愿意便是回花果山,继续做我的王,做那个无拘无束敢于天齐的齐天大圣。”

    “你……”金翅大鹏的眼睛睁圆了不少,这还是它第一次看见猴子这种神色,也是第一次听猴子说出这种话。看着他又一口饮尽的杯中酒,金翅大鹏眸光闪烁,道:“你喝多了。”

    大圣侧头瞥了它一眼,笑得放肆又恣意,“啊,可能是吧。”然而在话落后,大圣却直接丢了杯子,抱着酒瓶就直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大圣懒洋洋地靠在吧台里灌酒,金翅大鹏也是一声不吭地趴在了桌子上闭上了眼睛,唯独寒雪参皇和幽冥王对视一眼,眼中尽是疑惑跟茫然。

    而他们外面陷入了古怪的沉默安静中,但卧房里面的动静却十分的剧烈。

    大床上,轩辕天心小脸熏红,一双狭长的双眸跟含了一汪水似的,小嘴红肿,含水的眸子似控诉又似恼恨地瞪着身上的人。

    皇明月的面沉如水,若是平日里看着轩辕天心这幅模样,定然会笑吟吟地说爷的小心儿真可爱这种话了,然而此时他却目光凶狠的盯着她,手上却一点儿都不含糊地在她的衣服。

    从被皇明月给拉进卧房后,轩辕天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给丢在了床上,接着就是一顿铺天盖地的猛啃,如今好不容易等他啃完了,轩辕天心的嘴都发麻了。

    估摸是见皇明月还在气头上,轩辕天心一边挣扎着想要起来,一边动手按住他那扒衣服的大手,道:“皇明月,咱有话好好说,不兴你这样的。”

    可惜,皇明月冷笑了一声,依然阴测测地盯着她,冷声道:“你这个女人若是说得听的话,爷还能这样?爷算是发现了,你这个女人只能做,不能说,只有把你做老实了,你才不会惹爷不高兴。”

    做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羞射!

    轩辕天心憋得耳朵都发烫了,瞪着他,道:“你这是不相信我!”

    “相信你?”皇明月嗤了一声,再次动手扒衣,一边扒衣一边道:“爷相信你的结果就是你当着爷的面去拽别的男人的衣袖。”

    话落,只听刺啦一声,轩辕天心身上的衣裙报废了。

    身上陡然一凉,轩辕天心立刻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连忙用手护在胸前,瞪着皇明月道:“什么别的男人,都说了我跟老师没什么,而且老师对我也没什么,当初在冰封谷,师兄不是也解释过了吗?你怎么还不依不饶。”

    哪知皇明月根本就不理她,在瞧见她用双手挡在胸前后也不管,目光冷幽幽地盯着她,然后动手开始扯自己的衣裳。

    轩辕天心一瞧见他这扯衣裳的动作,立刻又是一个哆嗦,倒不是被吓的,而是妖王殿下这个扯衣裳的动作简直太性感太撩人了,特别是他不仅扯衣裳,还一边又冷幽幽的眼神盯着人不放,简直是一种极致的诱惑,哪怕轩辕天心这种心大的姑娘,在瞧见这个模样的妖王殿下后,也是忍不住偷偷的咽了口口水。

    而她偷偷咽口水的这个动作虽然小,却被妖王殿下给看了个实在,只见刚刚还冷

    着一张脸的妖王殿下,立刻勾起了一抹唇角,然而他这勾唇角的动作,让得轩辕天心不仅又咽了好几口的口水,连眼睛都直了。

    撩!

    太撩了!

    红袍翻飞,妖王殿下果着精壮的上半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目光发直的轩辕天心,然后缓缓压了下去,似笑非笑地问道:“好看吗?”

    轩辕天心呆滞地吞了口口水,刚想点头,结果就听到妖王殿下在她的耳边继续轻声道:“好看,爷让你看个够,可好?”话落,还十分撩人地对着轩辕天心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顿时让得她打了一个哆嗦。

    故意使美男计的妖王殿下简直就是一个妖精!

    这边轩辕天心刚哆嗦完,脖颈处就传来了湿热的啃咬,一下轻一下重,让得轩辕天心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不过虽然呼吸急促了,但脑子还是较为清醒的。

    艰难地动手推了推身上的人,轩辕天心咬着牙道:“皇明月,别闹。”

    然而妖王殿下却跟没听到似的,一路从脖颈游移地锁骨处,一边轻轻地啃咬着,一边问道:“晚上还要过去吗?”

    轩辕天心都快哭了,这种酥麻的感觉真的很要人命啊,那心里就跟猫爪子在抓似的,但听得他的询问,她还是带着哭腔地道:“都跟老师说好了啊,而且我真的是去找老师修炼的,马上就要比赛了,怎么也得……嘶……”可惜话还没说完,妖王殿下张口就咬在了她的锁骨上,让得轩辕天心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修炼?”只见刚刚还带着笑意的妖王殿下瞬间被妖魔附体般,青面獠牙地抬头看着她,磨着牙道:“跟爷双修也是练,爷倒要看看,今儿晚上你能不能下得了这个床!”

    轩辕天心:“……”

    唰地一声,锦被将二人给罩住,然后便听得轩辕天心一声惊呼,又是刺啦一声,破碎的布片从锦被中扔了出来。

    “皇明月……”然后才喊出一个名字,轩辕天心顿时唔了一声被封了口。

    大床摇晃,被翻红浪,除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外,还伴随着某人急促沉闷的喘气声,跟沙哑的逼问:“说,为什么要拉住那东西,还说要跟他修炼?”

    轩辕天心小脸涨红,除了是被皇明月给撩拨的,还有一些是因为被子里空气不足被憋的。

    然而身上的某人却跟发了狂似的,缠着她不罢休不说,还故意使坏,在她要开口的时候,故意猛地一撞,让得轩辕天心立刻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化作了呻/吟。

    明明是他在使坏,让得她开不了口,而她越说不出话来,他却越要问。如此这般循环后,等皇明月不再问了,轩辕天心已经想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大床的摇晃声持续了很久,直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这剧烈的摇晃声方才渐渐停歇。

    轩辕天心大汗淋漓地趴在锦被中,小脸更是红彤彤的,而某位吃饱喝足的殿下却不要脸地趴在她的身上,一边用手轻轻给她疏松筋骨,一边餍足地道:“还有过去吗?”

    轩辕天心一听见他问这句话就条件反射地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欲哭无泪地摇头,声音沙哑地道:“不去了。”

    妖王殿下细长的凤眸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却故意问道:“真不去了?爷想了想,若是你当真要去也不是不行,爷就在一旁看着。”

    可惜,轩辕天心现在别说去了,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去了!”愤恨地咬牙,轩辕天心生无可恋地趴在锦被中,妈个蛋的,她现在抬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还怎么去修炼?

    果然这东西说到做到,她今天晚上是真的下不了床了。

    见轩辕天心一副悲愤欲绝的模样,妖王殿下却高兴了,重重地在她脸蛋上亲了好几口,道:“爷的小心儿真乖,饿了吗?走,爷抱你去洗澡去去乏,然后带你去好吃的。”

    轩辕天心黑着小脸瞪着笑吟吟的某位殿下,最后在殿下含笑的目光中,抓过一旁的枕头直接拍在了殿下的脸上,低吼道:“滚蛋!姐不出去。”她现在动都动不了,还怎么去吃好吃的,况且一想到外面还有着大圣他们,她如今是根本没脸出去见人了。

    然而,她不出去似乎正好合了妖王殿下的意,所以只见她的话音落后,妖王殿下一把抱住枕头,笑吟吟地瞧着她,道:“好,那不出去,爷给你把吃的端进来。”

    一瞧见妖王殿下这笑吟吟的模样,轩辕天心就知道他早就预谋已久,立刻被气得哆嗦起来,瞪着他道:“你根本就是故意的,你其实就没有想过让我出这个房间的门。”

    “怎么可能。”妖王殿下不要脸地否认,瞧着她黑黝黝的脸色,又立刻一本正经地道:“只不过爷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说了你今晚下不了这个床,那自然就不能让你下。”

    “皇明月!”轩辕天心气得心肝肺都开始疼了,这东西居然还敢说出来。

    妖王殿下却一点儿都不怕她这模样,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笑眯眯地问道:“小心儿,不如你先歇会儿,等你缓过来了,爷带你去逛夜市。无相城的夜市可是通宵,比帝都都热闹。再加上如今城中来了不少人,你不想去看看其他的参赛队吗?”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瞅着他,冷笑:“你不是要说到做到让我今晚上都不能下床吗?还带我出去逛?”

    “那不一样。”妖王殿下不要脸地一摆手,道:“过了子时便不算今日了,子时过后爷再带你出去,也就不算也食言了。”

    轩辕天心:“……”瞪着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还能这样算的,她真的是长见识了。瞧得妖王殿下那笑眯眯的模样,轩辕天心生无可恋地将脑袋给埋进了枕头里,道:“皇明月,你还要点儿脸么?”

    妖王殿下闻言摸了摸自己俊美如妖的脸蛋,然后嫌弃地道:“脸?那是什么东西?爷从来就没有过,还要什么脸!”

    轩辕天心:“……”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