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35:到达无相城

正文 235:到达无相城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两日后,无相城外。=

    看着眼前雄伟的城墙,还有城墙内那隐隐冒出半个头的建筑物,即使是轩辕天心都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无相城的繁华程度。

    龙昊西大陆是一个中西风格掺杂的国家,每个城池都有着不同的风格,比如帝都中就属于正统的东方风情,而一些周围的主城的风格文化就稍稍偏向西化,但即便是如此,也依然在城中有着一些东方元素在里面。

    可眼前的这座无相城却不同,哪怕轩辕天心此时还没有进城,便感受了到了一股浓浓的中世界欧洲风格。

    城门口,身穿白色教袍的无相城弟子们早已等候在那里,为的就是在这段时日迎接前来无相城参加比赛的队伍,所以当帝都学院的一行人到来后,立刻便有着几名无相殿弟子满脸含笑地迎了上来。

    在一番行礼问好之后,由一名主事弟子带着帝都学院一行人进了城。

    轩辕天心看着城中的建筑和百姓,眼中第一次明显露出了对无相殿的忌惮。

    皇明月似察觉到了轩辕天心的变化,侧头看向她低声询问:“怎么了?”

    闻言,轩辕天心收回了打量四周的目光,垂眸轻声道:“难怪你们皇室一直以来就极为忌惮无相城,你们的忌惮也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怎么突然想起说这话了?”皇明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要知道这女人以前就算知道无相殿是个硬角色,也从来都没有说出过这种话来啊。

    似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般,轩辕天心淡淡道:“光看一个城,便能看出无相殿的手段。能将一个城中的百姓给忽悠得奉为神明,无相殿的影响力确实不容小觑,至少我以前是小看了他们。”

    皇明月闻言眸光一闪,随即细长妖娆地凤眸往四周轻轻一扫,然后薄唇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幅度,道:“只是被洗脑太久了而已。”

    轩辕天心扯了扯嘴角,真的只是洗脑吗?若是连看见无相殿的人都可以露出发自内心的崇敬和狂热的目光,不得不说无相殿的洗脑真的有些可怕了。

    目光瞥过街道两旁的百姓,轩辕天心甚至都能看到不少人带着一脸虔诚的模样跪地膜拜。

    “你说,若是你们的皇帝来到这里,这里的百姓可会像这样发自内心的膜拜?”

    皇明月闻言眸光一寒,并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那些跪在地上膜拜的百姓,眼底有着森然杀气在攀升。

    轩辕天心似感觉不到皇明月那目光中的杀气般,继续低声道:“若是有一天,皇室跟无相殿开战,你说这里的百姓是不是第一个拿起武器对抗皇室的人?”

    “一群被迷惑了的愚民而已,龙昊西大陆只能有一个主宰,便是龙昊皇室。”皇明月冷笑一声,“而只知无相殿却不知天子的东西,全部都该杀。”

    轩辕天心闻言挑了挑眉,但却并没有对皇明月这番杀机浓浓的话有什么反驳,只是问道:“这样的情况是仅限于无相城,还是连同无相城周边的城池都这样?”

    然而她的话音一落,便立刻察觉到皇明月身上的冷意又冷厉的不少,轩辕天心眼中幽光一闪,即便皇明月不回答,她也知道了答案。

    但就算是知道了答案,轩辕天心在沉默了一瞬之后,还是问道:“整个西域吗?”

    无相城就在西域,可以说整个西域都是无相殿的势力分布最密集的地方,若真的整个西域的百姓对无相殿都是这种狂热又尊崇的态度,以后一旦跟无相殿发生了一点儿什么,只怕还会真的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皇明月的气息沉了不少,在轩辕天心的话音落了半晌之后,微微点头,沉声道:“无相殿对西域的控制即便是爷都无法干涉太多,就更不要说皇倾澜那个蠢东西了。”

    “看来,若日后跟无相殿撕破脸后,我们要面对的不仅是整个无相殿,还有整个西域的百姓和势力了。”轩辕天心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道:“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若是我记得没错的话,西域是龙昊西大陆地域最大的一块,也是人口最多的一块。”

    皇明月冷着脸不吭声了,轩辕天心看了他一眼,也闭口不再说话。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无相殿为前来参加比赛的队伍而准备的驿馆,然而看着眼前这座如白色城堡般的驿馆,轩辕天心觉得还不如叫酒店来得更贴切一些,且还是七星级以上的酒店。

    驿馆的大门口站着十多名同样穿着白色教袍的无相殿弟子,在瞧见帝都学院一行人到来后,立刻有人上前来迎接,并引着轩辕天心一行人进了驿馆的大堂。

    大堂被分了两个区,一个是右边的柜台,一个是柜台对面的休息区。

    兰因和太上长老已经在无相殿弟子的带领下为他们所有人办入住手续,而轩辕天心他们这些学员们便留在了休息区等候。

    在等候中,轩辕天心便发现,已经有不少前来参赛的队伍已经在这个驿馆中住下了,此时大堂中除了身穿统一制服的侍者和侍女们,还有着不少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在进出驿馆。

    一刻钟后,兰因和太上长老回来了。

    看着太上长老递过来的钥匙,轩辕天心挑了挑眉。

    太上长老笑道:“这是你们自己房间的钥匙,钥匙上都有房间号,这两天赶路辛苦了,拿了钥匙后就回去休息吧。”

    轩辕天心接过钥匙在手中把玩,而皇明月的手中也捏着一把钥匙,却神色玩味地看着太上长老,道:“一人一间房?”

    太上长老看向他,皇明月目光一扫不远处,只见二长老和四长老也正在为前来观看比赛的学员们分发钥匙,但他们确实两人共用一间房,甚至还有三人或者四人共用一间房的。

    所以在有了这个发现后,妖王殿下抛了抛手中的钥匙,似笑非笑地道:“为何我们却是一人一间房?”

    太上长老眉心跳了跳,道:“因为你们是参赛队员,更因为你们来自帝都学院。帝都学院作为每一届大赛的冠军,参赛队员们不管是住的地方,亦或是吃的东西,都是会被特殊照顾。”

    然而这个答案似乎并没有让妖王殿下满意,只见他目光一转,落在了另一边的预备队伍中,此时兰因已经将他们的钥匙发了下去,但毫无疑问的是,预备队员们都是两人一间房。

    是以,妖王殿下收回目光,挑眉问道:“他们也是参赛队伍,为何却是

    是两人一间房?”

    太上长老的老脸有些黑了黑,瞪着妖王殿下,道:“预备队员都是两人一间房,这还是看在帝都学院的面子上,其他来参赛的队伍,那些预备队员都是四人一间房。”话落,咬牙:“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爷不要!”妖王殿下将手中的钥匙又重新丢回给了太上长老,让得太上长老额前的青筋都不自觉地跳了跳,“臭小子,你难不成还想睡大街?”

    可是,妖王殿下闻言后却给了太上长老一个大白眼,一把搂过轩辕天心,扬着下巴理直气壮地道:“开什么玩意!爷要跟爷的媳妇儿住一间。”

    喝——!

    此话一落,不仅是太上长老的脸黑了,就连轩辕天心的小脸都黑了不少,更不要说随云的脸都黑得跟锅底似的了。

    “臭小子!我警告你不要胡闹。”太上长老气得将钥匙又给砸了回去,怒道:“一人一间房,这是规矩,谁也没有特例。”

    话落,妖王殿下脸上的挑衅之意唰地一下收敛,俊美如妖的脸庞上露出了危险的神色,双眸微眯且不悦地盯着太上长老,看模样很有可能就是又想来个大逆不道欺师灭祖了。

    轩辕天心看着皇明月眼中的危险光芒越来越强烈,立刻一把按住了妖王殿下想要动手的手,道:“皇明月,规矩便是规矩,这里可不是你的妖王府,别胡闹。”嘴上说的严厉,然而却在话音落下后,悄悄传音道:“你在这里胡闹像什么样子,跟太上长老打起来让别人看笑话么?上有规矩,下有对策,规矩是一人一间房,你不去睡便是了,干嘛非要跟太上长老在这里呛。”

    话音一落,只见刚刚还一副要宰人的妖王殿下立刻消停了,垂眸看着轩辕天心,但也没有吭声。

    轩辕天心冲他眨眨眼,再次传音道:“乖!不许胡闹,等晚上睡觉了,你再过来不就好了。”

    瞧得轩辕天心冲自己眨眼的模样,妖王殿下冷着的脸顿时笑了,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笑眯眯地捏了捏轩辕天心的脸蛋,撒狗粮地道:“爷听你的。”

    太上长老:“……”

    其他人:“……”

    什么叫爷听你的?就算是秀恩爱撒狗粮也没有这么善变的啊!

    然而别人都以为妖王殿下是听了轩辕天心的劝,同意了一人一间房,然而只有太上长老还有子亦这些深知某位殿下脾气的人才明白,定然是轩辕天心又悄悄给他说了什么,否则这一位爷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罢休。

    看着笑得愉悦的某位殿下,太上长老有些心累地抬手揉了揉眉心,道:“都回房间去休息吧,七日后大赛便开始了,这几日你们就好好放松一下。”

    “太上长老,那咱们可以去城中逛逛吗?”乐正羽没有眼色地问道。

    太上长老瞥了他一眼,不过在瞧见其他人眼中都有着雀跃和期待之色后,无奈摇头笑道:“可以,但是不许生事儿,否则哪怕不比赛,老夫也会取消你们的参赛资格。”

    乐正羽等人闻言立刻欢呼了一声,兴高采烈地保证道:“绝对不会生事儿,太上长老您就发现吧,我们可都是本本分分的人。”

    太上长老好笑地瞥了他们一眼,“你们若是本本分分的人,那这个世上就没有本分人了!”话落,再次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去。

    这边见太上长老一走,二长老和四长老自然也不会再留下来,也是嘱咐了身后的学员们几句,然后跟着立刻了。

    “子亦。”正准备要离开的兰因却是突然停下,转身看向子亦,“晚上记得过来。”

    子亦闻言立刻点头,这段时日他一直都跟在兰因身边修炼,即便是在来无相城的路上,在晚上休息时,他也会去兰因身边继续修炼,所以哪怕如今已经到了无相城,修炼的事情也是不能耽误的。

    兰因见子亦点头后,看了看轩辕天心,然而却什么也没说,转身便要走。

    “老师……”不过这一次轩辕天心却没有去管妖王殿下不高兴的脸,而是蹭蹭蹭地追了过去,笑吟吟地看着兰因,道:“老师,这几日您一直带着师兄修炼,您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我也是您的学生,您单独给师兄开小灶可不行,我会生气的。”

    兰因闻言沉默地看着她,轩辕天心继续笑道:“晚上我也要去找老师修炼。”

    然而兰因却依然沉默地看着她,轩辕天心皱了皱眉,不高兴地看着他,道:“怎么了老师?您可别说您只给师兄开小灶,我也是您的学生!”

    虽然轩辕天心是故意露出不高兴的神色,然而兰因却在沉默了半晌之后,看着她,淡淡道:“我以为你忘记了还是我的学生呢。”

    轩辕天心神色一滞,看着兰因清冷的神色,目光有些闪烁起来。

    这一段时日因为皇明月的原因,她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单独去找老师了,如今被老师这么给说出来,反而让轩辕天心有了一丝愧疚之色。

    所以哪怕明明察觉到背后那道能戳死的目光,但轩辕天心还是选择伸手拽住了兰因的衣袖,然后再次笑吟吟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又怎么可能忘记呢!老师,我可不是那种大逆不道的学生。”

    瞧着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兰因的眸光动了动,但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道:“好,晚上便跟你师兄一起过来吧。”

    闻言,轩辕天心眼中一喜,立刻冲兰因笑得极为乖巧地道:“我就知道老师还是疼我的。”

    兰因看着她,清冷的眸底闪过一抹极淡的笑意,随即垂眸看向她紧紧拽住的衣袖,道:“如今小五可是能放开老师了?”

    “啊?”轩辕天心一愣,然后似反应了过来,神色讪讪地松手,哈哈笑道:“能,当然能,老师您去休息吧,好好休息。”

    瞧得她脸上的讪讪之色,兰因似勾了勾唇,然后转身离去。

    直到兰因的身影已经上了楼,轩辕天心才轻咳了一声后,转身看向了某位目光能戳死的妖王殿下。

    果然,轩辕天心一转身便瞧见了某位殿下的脸色已经黑得都不能看了。

    估摸是妖王殿下此时的气息真的太过骇人,就算是子亦还有随云都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站得远远的,对于轩辕天心投来的求助目光,他们除了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后,便悄悄地退到了烈重渊等人的身边。

    轩辕天

    心瞧着子亦等人的反应,想死的心都有了。

    有了一个爱吃醋且性情古怪又莫测的男人,这日子到底要怎么过啊?

    就在轩辕天心在心中无奈叹气的时候,爱吃醋且性情古怪又莫测的妖王殿下便大步走来,然后在一众同情且爱莫能助的目光中,一把拉了轩辕天心就朝楼上走去。

    “哎…哎…皇明月,你慢点儿……”

    可惜,妖王殿下不仅没慢,走得更快了,转过眼就拉着轩辕天心上了楼,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大堂的休息区中,子亦抬手摸了摸鼻尖,看着身边的众人,道:“那个…不如都回房间去吧。”

    “队长这次肯定完了。”乐正羽一边摇头一边幸灾乐祸地道:“刚刚妖王殿下的脸色可真吓人,不过殿下这吃醋也忒厉害了,连院长的醋都吃。”

    随云垂眸,子亦扯了扯嘴角。

    不远处,看得心惊胆战的随云和红莲跑了过来,一脸担忧地看着二人消失的楼道口,问道:“小五不会出什么事儿吧?刚刚殿下的模样可不怎么好啊。”

    只有烈重渊大大咧咧地一拍随风的肩膀,笑道:“能出什么事儿,你们别看殿下那脸黑的跟什么似的,但是若要他对那丫头怎么样,他肯定舍不得。”话落,又是嘿嘿一笑,有些猥琐且暧昧地道:“最多就是把那丫头给带回去,然后扑倒吃掉而已,放心,不会出啥大问题的。”

    结果,他这话音一落,随云和随风二人的脸色就变了,不仅没有被安慰到,反而都担心了!

    扑倒给吃掉还不是大问题?!

    开什么玩笑!

    ------题外话------

    昨天在单位排练节日,所以只能请假一天,今天排练完就赶回来了,幸好今天回来得还不算太晚。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