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32:真的只是个误会吗

正文 232:真的只是个误会吗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行人出了大泽山脉,仅仅只在大泽城中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告别了羽凡和玉倾颜,由金翅大鹏载着他们外加一个随风,返回了帝都。om

    帝都学院,内院。

    似乎是因为大陆院校争霸赛开始的日子越来越近,整个内院中的气氛都变得比往常要活跃了不少,每个长老座下的弟子,跟每个年级中的学员们也都为了能跟着长老们去无相城观看比赛的那几个名额而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当轩辕天心他们一行人回到内院时,前往无相城去观看比赛的名额正好敲定了下来,此时喷泉广场上站满了内院的弟子。

    高台上,以太上长老和兰因为首的几位长老都在,当瞧见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轩辕天心等人,一旁的副院长便是一笑,道:“这几个小家伙还真用了三日时间就赶回来了啊。”

    大长老闻言含笑点头:“回来得正好。”说着,目光看向渐渐走来的几人,笑着道:“随风归队吧,正选队八名队员上前来。”

    随风恭敬地退到了副院长一脉的弟子队伍中,而轩辕天心则是带着其他人一起走到了所有队伍的前方。

    大长老目光带笑地一一看了他们一眼,方才侧头对着身边的太上长老和兰因问道:“接下来的事情,是太上长老来宣布,还是院长来?”

    “还是院长来吧。”太上长老笑着摇头,目光温和地看向兰因,道:“这次带队前去无相城的长老,就按昨日晚上我们商量的那样安排吧。”

    兰因清冷的目光极快地扫过下方的轩辕天心,漠然点头。

    “还有十日便是大陆院校争霸赛开始的日子,明日一早,将由太上长老和我带着正选队伍和预备队伍前往无相城去参加比赛。”兰因清清冷冷的声音并不大,但话一出口,却让得下方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而每个长老座下都为有三名学员跟着队伍前去无相城观看比赛,至于是哪三名学员,等这里解散后,将会由你们各自的长老宣布。前去无相城观看比赛期间,负责你们的是二长老和四长老,至于副院长和剩下的长老们将会留在学院镇守,同时在比赛开始时,副院长等人将会联手打开比赛场的光幕,这样也方便留在学院当中的你们可以观看到比赛过程。”

    话音一落,下方人群中顿时响起欢呼声,要知道这大陆院校争霸赛可是难得的一次盛事,他们这些学员们又哪里想要错过,虽然无法到现场去观看,但能经过比赛光幕传送回来观看到比赛,这也是一件极为不错的事情了。

    听着下方学员们的欢呼声,就连高台上的众位长老们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南宫寻笑呵呵地看向身边的素问,大着嗓门道:“你瞧瞧这些小东西,刚刚因为输了名额还蔫耷耷的,如今一听说可以通过比赛光幕看到比赛了,又精神起来了。”

    闻言,素问也是含笑道:“年轻人的活力就是好啊。”

    五长老苏辰子在笑了笑后,眉心微微一皱,神情似有些担忧地道:“但这次前去无相城,就只有太上长老他们四人,万一若是出了什么事儿,那可怎么办?”

    “若当真出了事儿,连院长和太上长老都解决不了,咱们人去的再多也没有什么作用。”大长老闻言摇头,道:“不过咱们也不要尽是往坏处想,这一次去无相城是比其他地方危险,但无相殿的人还不至于真敢做些什么,否则在大陆院校争霸赛上动手脚,这可是容易引起众怒的。”

    似乎是觉得大长老这话也说得在理,苏辰子那微蹙的眉心也是渐渐松开了些,但依然有些不放心般地道:“希望如此吧。”

    倒是南宫寻在瞧得他的担忧后,立刻嗨了一声,道:“你呀,就别太担心了,这一次去无相城可不仅仅是咱们帝都学院,明月小子都大刺刺的往无相城跑了,你觉得皇室中的那位守护者能坐得住?定然也会跟着一起去,即便天老不会跟着去,皇室里的那几个老妖怪也会去一个的,要知道皇室可是将那臭小子给当成了心肝宝贝,又怎么会舍得让他出事儿。”

    南宫寻这话虽然只是在对苏辰子等人说的,奈何他天生嗓门大,而某位殿下又耳目灵敏,所以在南宫寻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下方站在队伍中的妖王殿下便立刻抬眸给了他一个阴测测的目光,让得南宫寻顿时将自己的嘴巴给闭得紧紧的,生怕下面那小子又哪根劲儿没对,从而犯起抽来。

    兰因在继续宣布了一些事宜之后,便让下方的学员们解散了,只留下了刚刚返回学院的正选队八人。

    人群渐渐散去,偌大的喷泉广场再次变得空旷起来。

    带着诸位长老一起走下高台,兰因在轩辕天心和子亦二人的面前站定,似在确定了二人这近半年的历练中并没有受伤后,方才淡淡道:“明日卯时三刻,你们两支队伍便跟着我跟太上长老先走,这一次由学院的飞行兽亲自带你们前去无相城,所以晚上的时候,你们便将该收拾的东西,尽早收拾好。”

    轩辕天心正要点头,却不料身旁的皇明月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并轻轻用力捏了捏,然后便听得皇明月懒洋洋地道:“明日卯时三刻是吧?那现在就没什么事儿了?爷跟这妞就先回府了。”

    兰因眸光一顿,侧头看向一脸似笑非笑的皇明月,而后者却是冲他挑了挑眉,笑问:“怎么?院长该不会还有什么事儿要说吧?还是说要跟你的学生单独在私下里说?”

    这话说的,即便是身边的其他人都能听出来妖王殿下似乎跟院长兰因之间有些不和睦了啊。

    子亦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兰因,又看了看一脸挑衅的妖王殿下,张了张嘴似想要说什么,然而又在瞧见这里还有不少人后,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太上长老皱眉看着故意挑衅的妖王殿下,斥道:“臭小子又犯抽了是不是?明日一早便要走,你跟小丫头还回王府干什么?”

    可惜,妖王殿下本来就不待见太上长老,这会儿太上长老一出口,他就更不待见太上长老了。

    直接斜睨了太上长老一眼,妖王殿下嗤笑道:“爷跟这妞在荒山老林里带了近大半年,还不能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再说了,爷可不是你们这些东西,整日里都没事儿干似的。妖王府里大半年没了主子,爷不回去悄悄能行吗?况且爷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做,又岂能待在这里。”话落,用鼻子哼了哼,撇嘴道:“真当爷很闲吗!”

    太上长老被妖王殿下这

    话给噎得不轻,立刻黑了一张老脸瞪着后者,轩辕天心见状连忙拉了拉一脸故意挑衅的妖王殿下,冲着太上长老和兰因笑着打圆场道:“老师,太上长老这东西确实没说错,我们之前在大泽山脉待了这么久,明日一早就又要启程前往无相城,这妖王府中的事情多,我们还得回去安排一下。而且自从上次他跟着我回了帝都,我们都没能进宫去见见天老,所以待会儿出了学院,我跟他还要先进宫一趟,这一来二去的,等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后,只怕就到了明早上了。”

    轩辕天心明明只是找个借口打圆场,没料到她话音刚落,一旁的妖王殿下便笑眯眯地瞅着她,乐道:“哦呀,你怎么晓得爷待会儿要带你进宫去的?”

    轩辕天心:“”看着笑得眯了眼儿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嘴角有些抽搐,这还真要进宫了啊!但进宫就进宫吧,你能不能别现在说出来啊,你这么一说出来后,那不就说明我刚刚的那一番话是在骗人么!

    看着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望着自己的轩辕天心,妖王殿下脸上愉悦的表情就越发浓郁了,不顾在场还有着不少人呢,直接伸手捏住了轩辕天心的脸蛋,笑得荡漾地道:“果然是爷的小媳妇儿,这都跟爷快那什么心有灵犀,是这个词儿来着吧?”

    心有灵犀的妖王殿下猝不及防的又强行撒狗粮,轩辕天心面无表情的一张脸,想死的心都有了。

    太上长老瞧着某位殿下越来越没有下限,几乎都快要黏着轩辕天心的身上了,黑着一张老脸,眼疼地转开目光不看腻歪的某人,直接出口赶人:“既然还有事儿要做,那就赶紧走,明日卯时三刻之前在这里集合,可千万不许迟到了。”

    妖王殿下闻言缓缓松开了手,笑得一脸恶劣地冲太上长老挑了挑眉,不过却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拉着轩辕天心转身就走,在临走前,他还十分挑衅地瞥了兰因一眼。

    “哎哎等等”轩辕天心被妖王殿下给拉了一个踉跄,一边快步跟上他的步伐,一边回头看向兰因等人,喊道:“我这话还没说完呢,你急着拉我走干什么呀!你先让我说几句话呀。”

    哪知,拉着她走的妖王殿下不仅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走得更快了,“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赶紧跟爷走。”

    “哎你慢点儿老师随云哥哥。”轩辕天心扭头冲着身后喊道,不过妖王殿下步子迈得大,又走得快,转过眼就快要拉着她出内院的大门了,让得轩辕天心忍不住怒道:“你走这么快干什么,被狗追啊!”

    一把将她给拉出了内院,直到再也看不见喷泉广场中的人后,妖王殿下方才黑着一张脸停了下来,阴测测地转身看着轩辕天心,将轩辕天心给看得莫名其妙后,突然伸手直接捧住她的脑袋,张口就对着她的嘴啃了下去。

    “狗算是什么?爷这是防贼!”咬牙切齿地抬头,妖王殿下愤愤地盯着轩辕天心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你在说什么疯话呢!”轩辕天心没好气地推开了他,一边用手抹了抹嘴,一边怒道:“阴阳怪气的,谁又招你惹你了!”

    “你还问谁招我惹我了?”皇明月脸色阴沉,细长的凤眸中满是阴郁之色,咬着牙道:“从咱们一回来后,那东西就有意无意的看你,当爷是不存在呢,若是下次他再敢盯着你,爷将他那双招子给扣出来当泡儿踩!”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看着皇明月眼中的阴郁之色,立刻心中似明白了什么般,无奈道:“你该不会又是在说老师吧?”

    妖王殿下冷哼一声,拉着她再次往前走去。

    轩辕天心一边跟上他,一边道:“这近半年没见,老师看看我又怎么了?他肯定是在担心我有没有受伤,而且他除了看我,不也是还看了师兄吗?”

    “可惜的是他看你跟看你那师兄的眼神儿不一样。”妖王殿下眼中寒芒闪烁,一想到先前兰因站在轩辕天心的面前那一瞬不瞬的打量目光,他就觉得想杀人。

    瞧得他眼中的寒芒,轩辕天心头疼了,“哪里不一样了?明明就是一样的。”

    “你这女人知道什么!”妖王殿下嗤了一声,转头瞪着她,道:“这是男人的直觉。”

    轩辕天心:“”无语地看着他,还男人的直觉呢,不都说女人的直觉才最好么,但瞧着这东西似乎当真是生气了,只能转移话题道:“如今咱们也走了,现在要干什么去?”

    “进宫!”皇明月拉着她,头也不回地道。

    “还真要进宫啊?”轩辕天心一笑,她还以为这东西刚刚只是在骗人呢。

    二人一拖一拽的出了内院,让得喷泉广场上的众人却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大长老看着一脸清冷沉默地看着大门口方向的兰因,笑着道:“明月那小子还是这么不像话,院长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了,我看啊,那小子的心里,除了那个小丫头外,他是谁都看不顺眼的。”

    四长老也跟着笑道:“瞧着他刚刚走得那速度,生怕是有人跟抢似的,拖了小丫头就走,跟个土匪似的。”话落,好笑地摇了摇头,继续道:“走吧,都散了吧。”含笑看向子亦和随云等人,道:“你们今日刚回来,也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大陆院校争霸赛还有十天就要开始了,等你们到了无相城,还有不少事情呢,一旦开始比赛,你们就算想要休息都是没什么机会了。”

    话落,四长老招呼上二长老,当先走了。

    太上长老叹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兰因的肩,道:“走吧,子亦已经突破到了帝境,待会儿回去后,还需要你帮他看看。”

    兰因垂眸,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朝着后方小阁楼而去。

    太上长老看了渐渐远去的兰因一眼,眉心皱了皱,方才回头看向子亦等人,道:“你们也走吧。”

    “是,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走了,其他的几名长老也走了,随云看了子亦一眼,突然拉住想要回住处的子亦,道:“学长,殿下跟院长他似乎有些什么误会。”

    烈重渊等人闻言也是立刻凑了过来,道:“是啊,而且我感觉殿下跟院长之间的误会可不小,你们看见刚刚殿下的反应了吗?他看院长的眼神儿就跟看情敌似的。”

    虽然这话只是烈重渊十分无心的话,但让得随云的心中却是一动。

    燕君折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的确像是在看情敌,以前我们跟队长走

    得太近,殿下虽然也不高兴,但反应却没有这么强烈。”

    看着几人脸上的疑惑之色,子亦淡淡一笑,道:“估摸是小五当初进入内院就一直跟师父和我住在一起的原因吧,再加上师父长得太好,殿下所以才会这般。”

    乐正羽闻言哈地一笑,道:“感情是因为院长长得太好了,所以殿下吃醋了啊。不过殿下这醋可吃得太奇怪了些,就算院长长得好,那跟队长也是师徒,殿下还担心这个?”

    子亦笑了笑,道:“是啊,殿下的心眼儿就这么小,所以以后咱们这些人还是跟小五保持一些距离好,免得殿下吃醋还会吃到我们身上来。”话落,似觉得好笑般地摇了摇头,道:“都会去吧,这次一路回来都没怎么休息,明日一早又要启程去无相城,现在都回去好好休息。”

    “行,一说到休息,我浑身都开始发酸发疼了。”烈重渊点点头,然后对着燕君折招招手,道:“君折,咱们回去了。”

    燕君折点头,跟着烈重渊离开,而徐真和乐正羽也是一同走了,最后只剩下了随云和子亦二人。

    “学长在说谎。”随云目光紧紧盯着子亦,道:“若殿下当真是因为小五当初跟你们住在一样而吃醋,那么殿下也不会只针对院长一人,却将你排除在外。况且,若说长得好,学长也是不差的。”

    子亦闻言沉默,随云眯了眯眼,继续道:“殿下如此针对院长,甚至还带了防备莫非”

    “的确是殿下误会了。”子亦叹了口气,道:“这都要怪我,是我当初误会了师父对小五的感情,然后没有经过证实就提醒了殿下,不过最后才晓得是个误会。当初在冰封谷,我曾找机会跟殿下解释过,可是殿下却不相信了。”

    “是什么事情,居然让学长你都开始误会了院长对小五的感情?”随云眸光一变。

    子亦无奈地道:“这件事儿关于到师父和小五的秘密,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若你真想知道,哪日找机会问小五吧。但我跟你保证,真的是个误会。”

    随云皱眉,“小五跟院长还有什么事儿?”

    子亦摇了摇头,“你若真想知道就去问小五,毕竟这个关系到师父和小五的安危,所以越少的人知道,就越好。我先走了,去看看师父,你不要多想,真的只是个误会,等你问过小五后,我再告诉你整件事儿的经过。”

    一听说居然还跟轩辕天心的安危有关,随云脸上的神色就变了。

    瞧着随云微变的神色,子亦拍了拍他的背,却什么都没有再说。然而当子亦准备要走时,却被随云给一把拉住,神色凝重地道:“学长,还请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我。小五的安危对于我们家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事情,若小五的身上真的出现了什么威胁到她的安全的事情,我是一定要知道的。如今小五跟着殿下出了学院,我现在也不可能马上追着他们进宫去询问,所以”

    见随云明显是得不到答案就不会罢休,子亦只能妥协道:“当初小五一个人前往极北雪原做任务,师父曾一路跟着她暗中保护,她在极北雪原中受了很重的伤。”

    随云神色猛地一震,“小五受过重伤?”

    子亦点头:沉声道:“师父为了救小五,在给小五疗伤时,阴差阳错间跟小五之间有了一种很奇怪的牵扯。”随云闻言目光紧紧盯住子亦不放,子亦继续道:“师父发现,他跟小五之间似乎有了一种同生同死的牵扯,只要小五死,他就会死,小五伤,他就会伤。”

    “什么?”随云神色一呆,似乎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居然是这样的,连忙问道:“然后呢?”

    “然后师父还发现,不仅是同生同死同伤,小五的心情变化同样也会影响到他,不如小五不高兴了,伤心了,他能感觉到,再比如”子亦脸上有了一丝难为情的神色,有些难以启齿地道:“再比如小五情动时,师父也能感同身受。”

    随云:“”

    子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自小五从极北雪原回来后,我就发现师父似乎对小五很是上心,且师父在隐约间有些阻止小五跟殿下之间的来往,我误会了师父对小五的感情不一样,最后才晓得,师父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小五的心情影响了。师父向来冷心冷情,更不知情是何物,自从跟小五有了这么奇怪的牵扯之后,小五每次对殿下动情,就会影响到师父的心境,所以师父才会。”

    说到这里,随云立刻明白了过来,也难怪子亦说连他之前都误会了院长对小五的感情,原来竟然是这样!

    看着随云一脸恍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子亦无奈道:“所以我方才才说这是一个误会。”话落,子亦继续道:“如今你也晓得了,便也该放心了吧?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闻言,随云点点头,笑道:“知道了事情经过,总算是放心了一些,学长便回去好好休息吧。”

    子亦笑了笑,转身离去。

    看着子亦离开的背影,随云脸上的笑容却是淡了下来,眯眼看向小阁楼所在的方向,轻声道:“真的只是个误会吗?”

    本站访问地址http://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