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230:你有没有听说过幽冥鬼蝶

正文 230:你有没有听说过幽冥鬼蝶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都说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冰封谷中终年银装素裹,殊不知冰封谷外已经过了寒冬,又是一个初春到来。

    晴空万里无云,偶尔一阵轻风拂过,带起阵阵玉兰香。

    如今正值三月,大泽山脉外围开遍了白色的玉兰花,远远望去,如同白云朵朵落在了人间。

    “见过太上长老、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

    玉兰树林中,一蓝衣少年含笑走出,在瞧见林子前的五人后,神色恭敬地抱拳行礼。

    太上长老等人闻言回身看去,当瞧见这少年的模样后,大长老当先一笑,道:“随风怎么来这里了?这个时节可不是学院放假的日子啊。”

    话落,一旁四长老也是笑吟吟地瞧着随风,打趣道:“当初你们放假回家,你跟红莲那个小丫头日日往这里跑,却始终没能瞧见你哥哥和小五那个丫头,今日你又从帝都跑来了大泽城,该不会是偷偷从学院溜出来的吧?”

    “当然不是。”随风望着四长老一笑,道:“这次随风可是奉了师父的命令前来的。”

    “你师父?”二长老笑呵呵地一挑眉,问道:“副院长让你来这里是为了何事?”

    随风朝五人再次抱拳一礼,正色道:“师父说大陆院校争霸赛开始的日子就快到了,问太上长老和诸位长老们什么时候才能带着正选队伍返回学院。”

    “看来是副院长见咱们迟迟未归,这是着急了啊。”三长老闻言呵呵一笑,目光看向含笑不语的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将双手负于身后,侧头看向大泽山脉的深处,笑道:“算着时间也应该就在这几日了,莫急。”

    听得太上长老的话,随风也是抬头看向大泽山脉的深处,眼底闪过一抹欣喜之色。

    快半年了,他已经有快半年没有见到大哥跟小五了,如今听得太上长老说他们快从山脉中出来了,随风心中的欣喜和激动可想而知。

    而在这里的六人看着山脉深处的同时,冰封谷中却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这爆炸声中,一座庞大的雪山都是被削去了山峰。

    山峰轰然倒塌,引动了一场雪崩,地动山摇中,厚厚的积雪里相继冒出几道身影来。

    轩辕天心被随云和子亦从雪中给拖了出来,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积雪,反而动手在帮她拍打身上和头发上的冰雪。

    烈重渊目瞪口呆地从雪里爬出来,望着远处的雪山,哆嗦着嘴角道:“殿下这是在打架呢,还是在倒山呢?”

    轩辕天心摇了摇头上的冰雪,没好气地道:“估摸是这段时日被憋狠了些,所以一出手就没了分寸,差点连我们这些旁观者都给埋了。”

    子亦闻言含笑将她给扶了起来,笑道:“前段时日都是咱们在动手,想来殿下的确是憋狠了,不过殿下这一战结束后,咱们要收集的妖丹也算是齐全了。”

    “这么说咱们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乐正羽闻言突然哈地一笑,欣喜道:“总算是可以离开了,在这冰封谷中待了将近大半年,我都不晓得外面是个什么模样了。”

    徐真闻言笑道:“幸好你们三人在六日前就相继突破了王境,否则就算今日咱们真的可以离开冰封谷,你们三人恐怕也是不能跟着一起走的。”

    “这还得多亏了队长。”燕君折笑吟吟地看向轩辕天心,道:“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可以完成任务了,若不是队长一直不许殿下去猎取最后一枚十万年妖丹,我们三人只怕还真的不能跟你们一起离开。”

    轩辕天心挑眉一笑,看向燕君折三人,道:“其实我是有过将你们三人给丢在这里不管的打算的,不过我瞧着三位学长的修为似乎都有了快要突破的迹象,所以才勉强等了一等。”说着悠悠一笑,继续道:“幸好三位学长都挺努力,居然咬牙突破了。”

    众人闻言一听,立刻笑了起来,这近半年里,他们八人的感情倒是越发深厚,在经历了各种历练和战斗,又天天待在一起,就算是后来的徐真和乐正羽二人都能跟轩辕天心谈笑甚至是互相打闹了。

    当然,性情恶劣且阴晴不定的妖王殿下除外。

    乐正羽似笑非笑地睨着轩辕天心,嗤道:“得了吧队长,咱们都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就算我们三人没有突破王境,你都不会丢下我们,带着子亦学长他们先离开的。”

    瞧得乐正羽一脸‘我早就看透你了’的模样,轩辕天心立刻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嘀咕:“看来我什么时候得给你们立立威信了,否则你们都不怕我这个队长了。”

    “怕?”烈重渊闻言嘿嘿一笑,瞅着轩辕天心道:“小丫头,我们什么时候怕过你?”

    “你是没怕。”轩辕天心瞪了他一眼,然后目光一转,看向徐真和乐正羽,似笑非笑地道:“不过徐真学长和乐正学长在最初时还是挺怕我的。”

    徐真、乐正羽:“……。”

    不得不说,轩辕天心这话还真说对了,他们八人在刚组成一队时,徐真和乐正羽虽然口中不说,但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畏惧轩辕天心的。

    见徐真和乐正羽二人被轩辕天心给噎得哑口无言,其他人顿时再次笑出了声儿。

    “哟,爷在前面拼命呢,你们倒是在这里有说有笑的。”正笑着呢,皇明月那似笑非笑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闻言,七人顿时转身看去,只见皇明月手中抓着一个血淋淋的玩意儿,正踏空而来。

    轩辕天心一瞧见他手中抓着的东西后,一张小脸顿时青了大半,瞧着皇明月几个闪烁来到了自己的身前,轩辕天心立刻朝后退了几步,一脸铁青地瞪着他怒道:“皇明月!你取妖丹就取妖丹好了,做什么要将这东西也挖出来!?”

    皇明月闻言挑眉,垂眸看着自己手中抓着的东西,薄唇一勾,笑得妖气横生地道:“这东西怎么了?你这妞可别不识宝,先前那大家伙的年限都有近四十万年了,它的这颗心几乎可以算作玲珑心了,这东西等爷拿回去喂了爱宝,爱宝的修为还能嗖嗖地往上蹦个好几层呢。”

    这话一出,别说轩辕天心的脸色绿油油的,就连其他人的脸色同样是煞白煞白的。

    “瞧你们这出息。”估摸是瞧见了烈重渊等人煞白的脸色,妖王殿下立刻嫌弃地嗤了一声,斜睨着他们,并将手中抓着的玩意儿故意往他们的跟前递

    了递,吓得烈重渊等人连连往后躲后,方才嗤道:“不就是一颗心脏么,用得着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吗?”

    乐正羽干呕了几嗓子,一边捂着胸口一边道:“殿下,咱们不是怕,是觉得恶心啊。”

    “恶心?”皇明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哼道:“一颗心脏就嫌恶心了,那要是让你们带兵去打仗,遇到被敌人围困的山穷水尽时,摆在你们面前的就只有死尸,你们吃是不吃?”

    “吃…吃什么?”乐正羽的脸不白了,而是绿了。

    皇明月瞥了他一眼,道:“吃死尸呗?不吃就只能饿死,你们吃是不吃?”

    乐正羽:“……”

    “你吃过?”烈重渊嘴角抽搐地看着皇明月问道。

    哪知皇明月闻言眉峰一挑,笑得意味不明地道:“没吃过,不过爷吃过其他的东西。”

    徐真一瞧见皇明月脸上的笑,眉心便是跳了跳,声音有些不稳地问道:“其他的东西是什么东西?”

    皇明月双眸一眯,眼底有着一抹妖异光芒掠过,但却没有回答,而是冲着徐真幽幽一笑,让得徐真立刻头皮发麻。

    他总觉得殿下这笑容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皇明月,将你手中的玩意儿立刻丢了。”估摸是见徐真几人被皇明月给吓得不轻,一旁轩辕天心立刻出口喝道:“就算这东西是个宝贝,你也不许带回去给爱宝吃,否则我立刻将爱宝赶出王府。”

    妖王殿下闻言眨眨眼,看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坚决之色,又垂眸看了看自己手中抓着的玩意儿,似乎是在思量着轩辕天心这话到底是真是假。

    然而在思量之后,妖王殿下觉得这女人很有可能说得出就做得出来,所以在一番衡量之后,立刻果断地将手中抓着的东西咻地一下丢了出去。

    “爷丢了。”妖王殿下一脸无辜地看着轩辕天心,道:“刚刚爷不过是开个玩笑。”

    轩辕天心眼疼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却在冷哼,开玩笑?她一点儿都没觉得这东西是在开玩笑,若不是自己不许,他绝对会将那个血淋淋的玩意儿带回去。

    这边妖王殿下将手中的东西一丢,就跟一个二大爷似的将血糊糊的手递到燕君折的面前,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道:“用你的水,给爷洗洗手。”

    燕君折垂眸看了他的手一眼,然后又抬眸看了看一脸理直气壮的妖王殿下一眼,最后一边摇头一边道:“虽然我是术师,但我却并不精通水系术法,所以殿下还是另外想办法洗手吧。”

    妖王殿下闻言立刻露出了一脸的嫌弃,并用着‘要你有何用’的眼神儿瞅着燕君折,看得一向性子温和的燕君折都想要一巴掌朝他呼过去。

    最后还是轩辕天心看不过去了,连忙将妖王殿下给一把拉了过来,没好气地道:“我给你洗。”

    这不,只见轩辕天心的话音还没落,一脸嫌弃的妖王殿下立刻变了一副嘴脸,还特不要脸的对着轩辕天心笑吟吟地道:“还是爷的小媳妇儿好。”

    小媳妇儿翻了翻眼皮子,一边动手召出水,一边对着其他人道:“你们也各自收拾一下,然后咱们就可以准备离开冰封谷了。”

    随云等人闻言点点头,其实他们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站在一旁看着轩辕天心为皇明月洗手,一边互相商量着出谷后的事情。

    皇明月在轩辕天心为他洗手的时候,那眼睛就不住地往她衣襟里瞟,不过轩辕天心的衣襟合得有些严实,他瞟来瞟去也没有瞟见什么,只能开口问道:“那只小蝴蝶呢?”

    只见他话音一落,藏在轩辕天心衣襟里的幽冥王便探出了头来,目光疑惑地看着他。

    “小蝴蝶,等我们出了冰封谷便能带着你去交任务。”皇明月挑眉看着它,笑眯眯地道:“而我们将任务给交了之后,你也会返回幽冥谷了,是不是?”

    幽冥王闻言一愣,不仅它愣住了,就连在为皇明月净手的轩辕天心也是动作一顿。

    皇明月瞥了一眼垂着眼的轩辕天心,继续对着幽冥王道:“如今这冰封谷中的十万年妖兽几乎少了一大半,甚至连威胁了你们幽冥蝶一族生存的那岩浆怪物都死了,你们幽冥蝶一族也可以再次返回冰封谷了……不过,爷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存在的意义?

    幽冥王眸光一闪,似有些不明白皇明月这话的意思。

    皇明月嗤地一笑,玩味道:“是带着你的族人返回冰封谷,然后安安稳稳的窝在这冰封谷中过日子,还是舍去安稳,想要追寻更广阔的天地?”

    “舍去安稳追寻更广阔的天地?”幽冥王自轩辕天心的衣襟里飞了出来,然后化作了人形,一张稚嫩的小脸上却流露出深思之色。

    瞧着幽冥王脸上的深思,轩辕天心目光疑惑地看向皇明月,并传音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而皇明月却只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儿,然后看着深思中的幽冥王,语气带着一丝意味深长地问道:“不晓得你有没有听说过幽冥鬼蝶?”

    幽冥鬼蝶?

    那是什么东西?

    轩辕天心一头雾水地看着皇明月,然而幽冥王的反应却是猛地神色一震,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看着皇明月的目光立刻变得有些深邃起来。

    不仅是幽冥王的反应颇大,就连趴在轩辕天心肩头上装睡的金翅大鹏都是猛地抬头看向了皇明月。

    幽冥王和金翅大鹏的反应,显然是知道他口中所说的幽冥鬼蝶是个什么东西的。

    “你怎么会知道幽冥鬼蝶?”幽冥王的语气有些发颤,而皇明月却是挑眉一笑,道:“爷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话落,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幽冥蝶乃地狱鬼蝶的近亲,说好听点儿是近亲,说不好听点儿其实就是旁支。然而不管是地狱鬼蝶,还是你们幽冥蝶,在你们两族之上还有一种最高存在便是那幽冥鬼蝶,爷说的可对?”

    幽冥王闻言沉默,但她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皇明月的话并没有说错。

    皇明月笑了笑,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眸微眯,继续道:“但幽冥鬼蝶却不是天生来的,而是后天修成,不管是你们幽冥蝶一族,亦或是地狱鬼蝶一族,只要有人能到达某个境界,便能化茧蜕变。不过可惜的是,你们幽冥蝶跟地狱鬼蝶争来争去,却始终没有族人能够达到那个

    层次,若一旦有人到达那个层次,那么你们两族便会以幽冥鬼蝶为皇。”

    像这种秘辛,除了幽冥蝶和地狱鬼蝶历来的每一任族王知晓外,即便是两族中的一些族人都是不晓得的,如今被皇明月这么给直接的说了出来,幽冥王心中的震惊不可谓不大,正因为太过震惊,幽冥王看着皇明月的目光也渐渐变得判究起来。

    “你究竟是谁?”

    皇明月瞧着幽冥王眼中的判究之色,顿时嗤笑道:“爷是谁,这近半年来难道你会不知道?还需要爷再给你介绍一下?”话落,也不等幽冥王继续说什么,皇明月摆摆手,继续道:“爷跟你说这些可不是为了和你讨论爷是谁的,而是想问问你,对于成为幽冥鬼蝶,你可有兴趣。”

    皇明月这番话可谓是说得云淡风轻,然而听在幽冥王的耳中却好比一个炸雷般,让得她不仅脑子里乱哄哄的,连耳朵里都出现了嗡鸣之声。

    幽冥王的小脸上出现了短暂的呆滞,似缓了半晌,才缓过了神来,然而说出口的话,却依然有些发颤,“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爷能让你走到那一步。”皇明月笑眯眯的道,只不过他那笑怎么看怎么都像不怀好意。

    “我凭什么相信你?”幽冥王眸光一动,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只是狐疑地看着皇明月道:“仅凭你知道幽冥鬼蝶的存在便想让我相信,你觉得可能吗?”

    “难道这还不够吗?”皇明月闻言挑眉,笑吟吟地看着她,道:“还是说,你觉得你们两族中的这个秘密,是谁都能知晓的?而爷既然能说出这番话来,就一定是有那个把握,爷可是从来都不说假话的。”

    从来都不说假话的妖王殿下刚把这话一说完,轩辕天心连同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烈重渊等人都齐齐在心中呸了一口,你这话就是假话!

    然而幽冥王沉默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皇明月的话,在沉默了半晌后,突然看着皇明月冷声问道:“你想要什么?或者说你需要我做什么?”

    “聪明!”皇明月哈地一笑,眯眼瞅着幽冥王,道:“爷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不费劲儿。”话音顿了顿,接着话锋一转,继续道:“爷不需要什么,只是要你跟随爷的女人。”

    “皇明月!”

    幽冥王还没有反应,倒是一旁的轩辕天心听后却是一惊,立刻皱眉看向笑吟吟的妖王殿下,满脸的不认同之色。

    然而妖王殿下却是不理,只是盯着幽冥王,道:“你也跟了我们近半年的时间,应该也瞧得出来这女人很喜欢你,爷不过是为了讨她的欢喜,条件也给你摆在面前了,至于你答不答应,最后还是看你自己的。你也不用先急着回答,只要等我们交完任务后给爷一个答复便可。”

    “若是我最后都没有答应呢?”幽冥王沉声问道。

    皇明月瞥了她一眼,嗤道:“那你便走呗,回去带着你族人迁回冰封谷,然后安安稳稳的过你们的小日子就行了,爷可是从来都不会勉强人的。”

    从来都不会勉强人的妖王殿下立刻被轩辕天心瞪了一眼,就差没有直接呸他一口了。

    这东西怎么会说得出口如此不要脸的话,若他从来都不会勉强人,那当初是谁死皮赖脸的扒拉着自己不放,然后说着一些强迫人又不要脸的话的?

    轩辕天心在心里将皇明月从头鄙视到脚,方才看向幽冥王,道:“幽幽,你别听他瞎说,我承认我很喜欢你,但是若你自己不愿意,等你陪我们交完任务后,你就立刻返回幽冥谷。”

    可惜,这次幽冥王却并没有点头,反而看着皇明月道:“好,你不用给我什么考虑的时间,若你当真可以让我达到那个境界成为幽冥鬼蝶,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

    皇明月笑了,缓缓伸出手,看着幽冥王道:“既如此,那便将你的蝶丹交出来吧。”

    而这一次,不仅皇明月笑了,就连一向冷冰冰的幽冥王也跟着笑了,“若是先前我还在怀疑你的话,那么现在我就没有任何怀疑了。”伸手在自己的心口处用力一按,只见幽冥王张口吐出了一颗幽蓝色的珠子,道:“你连我幽冥蝶王族血脉的蝶丹都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话落,将手中的幽蓝珠子递给轩辕天心,道:“这是我的本命蝶丹,上面有着我一半的神魂,你将这颗蝶丹收下,从此便算是掌握了我的命门,只要我稍微对你一丝歹念,或者是反叛的念头,你都能通过蝶丹知晓。”

    轩辕天心看着幽冥王递来的蝶丹,眉心微皱,幽冥王却继续道:“不仅如此,若是我哪日背叛了你,只要你捏碎这蝶丹,我便会神魂破碎,立刻消散于这天地间。”

    见轩辕天心皱眉不语,也不伸手接过蝶丹,幽冥王似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般,笑了笑,道:“你不必如此神色,将蝶丹给你,虽然是一种约束,但同样也是一种信任。”

    “信任?”轩辕天心抬眸看着她,幽冥王含笑点头,道:“就是信任,蝶丹便是我的命,而我将它交给你,便等于是将自己的命也交给了你。通常我族历代族王的蝶丹要么是自己保管,要么就是藏得很隐秘,因为只要有蝶丹在,而蝶丹不毁,我们幽冥王便算得上是不死之身。当初我的母亲若不是被熔岩打碎了蝶丹,也不会那么轻易陨落。”

    话落,幽冥王将蝶丹一把塞入到轩辕天心手中,接着道:“而且经过这近半年的相处,我有预感,若是将蝶丹交给你保管,说不得我还真能活得长长久久。”

    不得不说,幽冥王的这番话可以说是真相了。

    幽冥蝶族王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的蝶丹交给别人去保管的,第一是没有那种可以让它们全身心去信任的人,二来是它们觉得自己保管蝶丹,比谁都要安全。可事实证明却是,自己保管的危险性却是最大的。

    幽幽将自己的蝶丹交给轩辕天心,真的相当于给自己的蝶丹上了一道保险,因为轩辕天心身上所有的贵重物品全都是放在古金镯里的,而且她的古金镯乃轩辕家的宝贝,只有轩辕家直系血脉方才能拥有,一般被放在古金镯中的东西,哪怕是轩辕天心自己死了,别人也拿不去她的古金镯,这个古金镯只会在等主人身死后,自动返回到轩辕冢中。

    而所谓的轩辕冢,便是轩辕一族的族人身死后长眠的地方,也只有每一代的轩辕家族长也就是每一代的驱魔龙族传人,方才能打开轩辕冢的墓门。

    幽幽将自己的蝶丹交给轩辕天心保管,便意味着只要她不是每万年的渡劫失败,或者被人直接将体内剩下的那一半神魂给一起抹杀,那么她就算是受了再重的伤,她都能依靠着那颗蝶丹而活下来。

    瞧得幽幽脸上的浅笑,轩辕天心将手中的蝶丹轻轻握住,神色认真地问道:“幽幽,你当真愿意离开族人,跟着我一起离开吗?”

    “愿意。”幽幽脸上的神色也是一正,道:“我们幽冥蝶一族历代族王都想要到达那一个境界,然而却没有一人成功过,如今这个机会摆在了我的眼前,我自然不想就这么放弃。而且熔岩大王已经被你们斩杀,冰泉林再也没有了威胁,再加上这段时日来,你们将冰封谷中的十万年妖兽和万年妖兽也杀了个七七八八,就算我不在族中,我的族人返回冰封谷后也没有了什么危险,我也可以安心跟着你们离开。”

    见幽幽的神色如此认真,轩辕天心也没有再说什么,当即点了点头,将她的蝶丹给收入了古金镯中,冲着她微微一笑,道:“那么,欢迎你的加入,幽幽。”

    ------题外话------

    昨天晚上眼看着就要写完了,结果文档抽疯给卡住了,所以没赶上更新时间,这一更是昨天的,今天还有一更。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