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62:太上长老的八卦

正文 162:太上长老的八卦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白日宣淫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羞涩,羞得整个清池苑都安静了下来,宛如无人敢踏入的禁地般。

    三重轻纱帐内人影交叠,轩辕天心双手紧紧抱住皇明月的腰背,狭长的双眸微眯,目光迷离的看着身上的人。

    激烈的动作中,皇明月渐渐失控而疯狂,汗珠顺着他如妖的俊脸上滑落,顺着脖子一路下滑自胸膛。

    日落月升,当天空上布满星辰,当繁华而热闹的帝都都空寂无声,轩辕天心终于从水深火热中解脱。

    皇明月用一只手撑着头侧躺着,神情慵懒而餍足地看着趴在一团锦被中装死的轩辕天心,薄唇勾起一抹迷人的幅度,声音低沉而欢愉地道:“小心儿你的体力还有待加强。”伸手轻轻抚摸她光裸且布满爱痕的后背,令得装死中的轩辕天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你别碰我!”轩辕天心从锦被中抬起头,一脸愤愤地瞪着他,原本轻软酥糯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皇明月你简直不是人。”

    不是人的妖王殿下闻言一笑,凑上前去亲了亲她的鼻尖,“爷已经很克制了,不然你只怕会叫到天亮去。”

    轩辕天心闻言小脸一红,跟着黑如锅底。

    他居然还敢说克制?!

    若克制都如他这般,她还要不要活了?她都不记得自己哭喊着说了多少次不要了,结果呢?这东西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饿狼。

    瞧得轩辕天心那一副欲吃人的模样,皇明月低低一笑,伸手将她捞过,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并轻轻抱住她的腰,道:“爷说的可是真话,是你的体力太差了而已。”说着,一只手轻轻捏着她的腰为她疏松筋骨,一边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继续道:“不过还好爷的王府够大,也没人敢随意来爷的清池苑,否则以你刚刚的那般叫声,只怕整个王府的人都能听见了。”

    轩辕天心耳根子一热,随即恼恨地张口,狠狠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皇明月疼得倒抽一口凉气,不过却没有推开她,反而还笑出了声儿。

    听得他的笑声,轩辕天心一愣,松开了口后抬头去看他,见他神情愉悦,忍不住拿话去怼他:“傻了?”

    妖王殿下闻言一挑眉,笑吟吟地看着她,道:“傻倒没有,只不过想起了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轩辕天心好奇,但她话音刚落,就瞧见妖王殿下的目光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这种眼神,让得轩辕天心顿时警惕,这东西一旦露出这种表情,就肯定不会有好事儿。

    果然!

    只见妖王殿下笑得古怪地盯着她,薄唇微启,轻声而惑人地道:“虽然你叫的声音大了些,不过爷却喜欢得紧,你叫的越大声儿,哭的越大声儿,爷就越想欺负你”

    “”

    轩辕天心呆滞了一瞬,待得反应过来后,立刻如同一只炸毛的猫儿般,青面獠牙地伸手朝皇明月的脸上抓去。

    “皇明月你要死啊!”轩辕天心的小脸都绿了,这死东西真的是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可惜,她的爪子还没有落到妖王殿下的脸上便被后者给捉住了。

    抓住了轩辕天心的爪子,妖王殿下再次挑眉一笑,然后十指相扣,腰身微微用力一翻,只见刚刚还趴在上面的轩辕天心瞬间被压在了身下。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皇明月笑吟吟地问道:“你如今还有力气?”侧眸瞥了一眼轻纱帐外,“爷其实不介意让你哭到天亮去的。”

    话音一落,只见刚刚还张牙舞爪的轩辕天心立刻怂了。

    他当然不介意,但是她介意啊!

    瞧得温顺下来的轩辕天心,妖王殿下笑了,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由衷地夸道:“爷的小心儿可真是能屈能伸,爷真是爱死了你这种无耻的性子。”

    轩辕天心咬牙,到底是谁无耻啊?混蛋!

    混蛋而不自知的妖王殿下轻笑着将头埋在了轩辕天心的颈间,嗅着她身上的淡淡清香,心满意足地叹道:“若是能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

    轩辕天心默默点头,的确是不错,但前提是你不要再突然发神经病。

    二人静静相拥,气氛是难得的温馨。

    良久,皇明月微微撑起身子,垂眸看着她,问道:“要去洗澡么?爷抱你去。”

    轩辕天心慵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摇头道:“暂时先不用,让我躺一会儿。”说着伸手推了推他,“你下去,别压着我。”

    皇明月依言翻身而下,并伸手搂过她抱入怀中,“那爷陪你一起躺。”

    说是躺,其实轩辕天心根本就睡不着。

    靠在皇明月的怀中,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却滴溜溜的转,脑子里的思维不知怎么就跑到了那日天南城的事情上去了,然后似想起了什么般,用手指戳了戳皇明月的胸膛,问道:“对了,太上长老跟那个什么副殿主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话落,轩辕天心的小脸变得有些古怪,继续道:“他们该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嗯?”皇明月闻言懒懒地睁开了眼,低头垂眸看着她,挑眉问道:“那种关系是哪种关系?”

    “你别明知故问。”轩辕天心微微仰头瞪了他一眼,只见皇明月一笑,凑过来亲了亲她,道:“爷知道了,你是说像我们这种关系?”

    轩辕天心:“”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呵。”见轩辕天心磨牙,皇明月轻笑出声,随即半眯着妖娆的凤眸,声音却突然冷了几分,道:“不算是。”

    “不算是?”轩辕天心眸光一动,盯着他不放,问道:“不算是是什么意思?”

    皇明月嗤了一声将眼睛闭上,道:“意思就是那老家伙没有这种想法,但无相殿的那狗东西却有这种想法。”

    咦?

    轩辕天心闻言眼睛亮了,她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一个翻身趴到了皇明月的身上,轩辕天心一脸好奇地看着他问道:“太上长老和那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瞧见太上长老对他的态度不像你说的那样没想法啊。”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想着太上长老若真如皇明月所说那般对无相殿的副殿主没想法,那为何又会说出那种令人牙酸的话来。

    什么你却跟当年一样好看,这种话说出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皇明月一脸惬意地搂住了身上的人,慢慢睁

    开眼睛看着她,见她一脸的好奇之色,开口道:“三百多年前,老家伙只不过还是内院的学员,一次外出历练的时候认识了当时的百里苍何。初相识的两个人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一个隐瞒了内院弟子的身份,一个也隐瞒了无相殿弟子的身份,因为一次遗迹探险,二人同生共死倒是生出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感情。”

    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皇明月继续道:“从遗迹出来后他们彼此将对方视为挚友,老家伙每一次外出历练都会跟他在一起,只不过这时间一长,老家伙依然对百里苍何视为挚友,哪里晓得百里苍何却对他有了别的心思。”

    话落,皇明月嗤地一笑,语气中有些幸灾乐祸,“小心儿,你说这是不是就叫做老子把你当兄弟,你这兄弟却他妈想睡老子。”

    “噗!”轩辕天心喷了出来,眼角不停的抽搐。

    虽然皇明月这话有些浑,且又是关于太上长老的私事,但轩辕天心却还是忍不住想笑啊。

    皇明月被喷了一脸也不在意,张口就对着轩辕天心的脸蛋上啃了几口,方才继续道:“估摸那百里苍何实在是想睡老家伙想得紧,在憋了五十多年后,终于找了个机会跟老家伙坦白,并想要拉拢老家伙一起去无相殿。”

    轩辕天心小脸变得有些古怪,可想而知当时的太上长老受到了多大的惊吓。

    果然,她心中的想法一落,便听到皇明月继续道:“当时老家伙已经从学院毕业并留守学院成了长老,而百里苍何也成为了一殿之主,当百里苍何将一切坦白后,二人从此便分道扬镳了。”

    “太上长老拒绝了?”

    皇明月睨了她一眼,嗤道:“难道还答应了不成?”

    轩辕天心一噎,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顿时皱了皱眉,又道:“那当日在天南城,太上长老为何要说那种令人容易误会的话?”

    “嘁!”皇明月闻言立刻嗤了一声,“百里苍何的性情极为极端,当年即便二人分道扬镳后,他还跑来帝都学院找个老家伙,在天南城时,若是没有老家伙那句令人容易误会的话,你以为百里苍何真的会那么容易的放手离开?”

    轩辕天心眨眨眼,一脸的恍然,原来这中间还有这般曲折啊,不过太上长老在那般情况下居然能瞬间想到这么一个办法,还真是有些难为他了。

    瞧得轩辕天心一脸的感慨,皇明月不高兴了,阴测测地道:“你以为那老家伙当真是个好东西?说起来爷倒是有些同情百里苍何,就因为他对老家伙的那种心思,这么多年来一直对帝都学院百般忍让,而老家伙的心里却只有学院,好几次都是利用百里苍何的心思,让得百里苍何灰溜溜的收手。天南城那一次不过也是利用了百里苍何对他的心思罢了,他知道百里苍的弱点就是他,所以他就捏住了百里苍何的弱点,无耻。”

    皇明月这番咬牙切齿的话,让得轩辕天心挑了挑眉。

    这东西因为讨厌太上长老,居然如此扭曲事实,最无耻最不受东西的人就算他了,他居然好意思说别人!

    估摸是看懂了轩辕天心在心里的想法般,皇明月唰地一下黑了半张脸,磨牙阴测测地问道:“小心儿,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爷说错了?”

    轩辕天心却不受他的威胁,道:“自然说错了,我倒是觉得太上长老做的不错,而百里苍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皇明月闻言双眸一眯。

    轩辕天心脸上的神色却出现了冷硬之色,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淡漠无情起来,“百里苍何爱上了太上长老这本没有错,但太上长老却对他没那种感情也没有错,二人本来就是站在对立一面的,太上长老的心中是学院第一,那么为了学院,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利用?那又如何?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换了我是太上长老,一个对自己有想法的敌人,我同样会如此做,只要能保护住我心中最重要的东西,我会不惜一切手段。”

    皇明月神色一震,看着神色冷漠的轩辕天心,他突然有些不知道是什么了。

    他一向知道这个女人骨子里有一股狠劲儿,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般狠决无情的一面。

    沉默半晌,皇明月的神色渐渐变得莫测,最后薄唇慢慢勾起,笑了起来。

    “不愧是爷看中的女人,你这性子简直跟爷是如出一辙。”皇明月笑得妖娆且惑人,细长的凤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问道:“那小心儿告诉爷,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然后也是笑了。

    “轩辕家、还有我在乎的所有人。”

    “天下苍生呢?”

    “天下苍生?”

    “驱魔龙族为苍生而生,守正僻邪七千多年,一直以苍生为己任。”皇明月眯着眼,轻轻摸着她的脸蛋,漫不经心地道:“你是驱魔龙族的传人,是不是少说了一个天下苍生?”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看着一脸慵懒且漫不经心的皇明月,沉吟半晌后,淡淡道:“天下苍生干我何事?”

    皇明月的手一顿,目光紧紧看着她,似没有听清她的话般。

    轩辕天心拍开他的爪子,继续道:“我没那么伟大,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轩辕家,为了我所在意的人,天下苍生与我何干?但谁想毁我轩辕,谁想伤我在乎的人,我必定跟他们不死不休,直到将所有威胁彻底连根拔起。”

    “那爷呢?”皇明月挑眉,笑吟吟地看着她,问道:“爷在心里如何?可是你在乎的人?”

    “你?”轩辕天心垂眸看着他,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嫌弃,不过还是干巴巴地道:“勉强算是吧。”

    “哈。”皇明月笑了,伸手捧住她的脸蛋,然后狠狠亲了几口,方才道:“口是心非的女人。”

    话落,见轩辕天心眉峰一扬,似要发怒,皇明月又道:“虽然爷在你的心里只是勉强算,不过”冲着她勾唇一笑,道:“小心儿在爷的心里可是所有呢。”

    又被妖王殿下给趁机表了个白,轩辕天心的小脸微微一热,瞧得他笑吟吟的模样,红唇轻轻一勾,主动低头去回亲了一次,道:“或许,比勉强多一点点”

    妖王殿下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一脸的愉悦,“那爷是不是要努力让你再多更多呢?”

    “这个可以有。”轩辕天心一本正经点头,道:“那你就多多努力吧。”<b

    r />

    皇明月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大,捧住她的脸便一口啃了上去,“这样的小心儿让爷又想欺负了。”

    轩辕天心:“”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哆嗦,连忙将他给推开了些,恼道:“不行!”

    不行?

    妖王殿下不高兴地挑眉,“小心儿是说爷不行?”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这东西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问题啊,但看着妖王殿下越来越不善的目光,轩辕天心只能软了嗓子道:“我是说不要了,现在我浑身都疼。”

    “很疼?”妖王殿下皱眉,被转移了注意力。

    “疼。”轩辕天心赶紧点头,小表情也特委屈,“而且浑身黏糊糊的不舒服,不如你去让人备水如何?”

    见轩辕天心可怜巴巴的模样,妖王殿下心疼了,将人抱着坐起身来,拿过一旁的锦被将她裹好,然后披衣下床,道:“等着,爷去让人放水。”

    “好。”轩辕天心冲着他咧嘴一笑,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那模样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没办法啊,对付这种间接性发神经,又武力值过高,还发了狼性的妖王殿下,轩辕天心只能示弱。

    妖王殿下被轩辕天心的这个乖巧笑容给笑得心尖儿一颤,好几次就想这么扑上去然后狠狠的欺负她,但深深吸了几口气,还是把冲动给压了下去。

    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磨牙:“别撩爷。”话落,捏了捏她的脸蛋,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不断晃动的珠帘,轩辕天心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眸光不断变幻。

    皇明月,你是不是已经想起了什么?否则你为何会知道驱魔龙族为苍生而生,且守正僻邪七千多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