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60:即便焚身挖心也改变不了的爱

正文 160:即便焚身挖心也改变不了的爱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在皇明月如狼似虎的目光中,轩辕天心胆战心惊的终于穿好了衣裳,她就怕这家伙会一个忍不住又扑过来,所以连穿衣裳的速度都比平常快了好几倍。

    最后见轩辕天心穿戴完后,皇明月才一脸遗憾和不舍地挪开了目光。

    外间花厅内,秋棠手脚麻利的领着下人将热腾腾的饭菜给端了进来。不过在离开时,那诡异的目光却看得轩辕天心有些发毛。

    她总觉得秋秋大叔昨儿晚上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该听见的东西

    好在秋棠本人也十分的知趣,一眼过后就恭敬地退了出去,然而轩辕天心不知道的是,在秋棠出了清池苑后,立刻被等在外面的夏言、春笙、还有冬凛给齐齐围住了。

    三人目光带着兴奋和八卦之色地看着秋棠,齐声问道:“如何?小王妃今儿的状态如何?主子可有挨揍?”

    秋棠高贵冷艳地睨了三人一眼,哼道:“主子跟小王妃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怎么会被揍。”

    夏言笑得荡漾地瞥了一眼院子里,低声问道:“那昨儿晚上的事儿可是真的?”

    他问的倒是比较含蓄,但春笙就不是这么含蓄了,声音激动的跟着问道:“小王妃真的被主子给睡了?”

    秋棠被春笙的这般大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连忙看了一眼院子里,拉着好奇的三人走远了些,才道:“睡了。”又补充了一句:“还不止被睡了一次。”

    春笙张大了嘴,冬凛却是诡异的红了耳根子。

    夏言嘿嘿一笑,摸着下巴道:“看来咱们主子的能力倒是不用怀疑了。”

    这说的什么话?!

    秋棠不满地瞪着他,“莫非你还怀疑过主子的能力?”

    夏言闻言撇了撇嘴,压低声音道:“若不是遇见了小王妃,我还真怀疑主子的能力,你们想想以主子这个年纪,帝都中的好些公子哥都当爹了,咱们主子呢?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别说我怀疑,帝都中怀疑的人还少么?”

    秋棠闻言嘴角抽了抽,这话貌似也没有什么地方没对。

    夏言咂了咂嘴,继续道:“不过现在我就放心了,不是主子不行,而是没有让他行的女人。”话落,对着三人招招手,“走吧,别站在这里碍眼了,待会儿要是主子发现了,咱们可就有些冤了。”

    四人结伴离开,而里面花厅内的妖王殿下丝毫不知道自己居然被属下给怀疑了能力。

    妖王殿下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好,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里都能掐出水儿来了。

    被他这种目光给盯得有些背脊发凉,轩辕天心艰难地将嘴里的粥给吞了下去,找话道:“天老他们没有叫你进宫吗?”

    “他们找爷干什么。”皇明月嫌弃地撇了撇嘴,看着她道:“爷没空搭理他们。”

    “怎么说你也走了这么久,天老他们肯定想知道你去了哪里。”说到这里,轩辕天心好奇地看着他,问道:“对了,你还没说你当初跳下了那深渊后发生了什么事儿呢?那深渊下面是什么?”

    皇明月漫不经心地吃了一口菜,道:“是一道裂缝,链接了东大陆的通道。”

    “链接东大陆的通道?!”轩辕天心唰地一下脸色变了,“你去了东大陆?”

    瞧着她微变的神色,皇明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去了,不过你对东大陆这么在意干什么?”

    轩辕天心一把抓住他的手,“那你在东大陆可听见有轩辕神女出现?”

    皇明月眸光一闪,道:“你不就是么?你出现在了西大陆,东大陆哪里还会有神女出现?”

    “没有吗?”轩辕天心有些失望地松开了他的手,目光有些发直地盯在桌面上。

    皇明月眉心一皱,问道:“你怎么了?”

    轩辕天心抬手揉了揉眉心,语气有些低迷地道:“我在找人,我一直以为她会在东大陆的”

    “你在找谁?”皇明月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眸色有些深邃地看着她,只不过轩辕天心的心思已经飘远,并没有注意到。

    “找我三姐。”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抬眸看着皇明月,道:“我的三姐轩辕天音,她在我还没来到这里的一年前莫名失踪,据我四哥说,三姐是跟一只九尾白狐一起消失在时空漩涡中的。当我来到这里听说了轩辕神女的事情后,我便一直在怀疑我的三姐也来了这里,但我在西大陆上用血脉之力寻找并没有找到她,所以我怀疑她是落在了东大陆,因为东西大陆之间的那道屏障,血脉之力寻人的能力受到了阻碍。”

    话落,轩辕天心的神色一黯,“若是三姐没有在东大陆,那我该去哪里寻她”

    “或许”瞧得轩辕天心没了一半生气的小脸,皇明月垂眸道:“或许你三姐真的在东大陆,只不过如你这样,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爷在东大陆上并没有听说过。”

    闻言,轩辕天心缓缓吐出一口气,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都没有去东大陆证实过,所以我不能就这样放弃。”话落,看向皇明月,问道:“那去往东大陆的通道可还在?”

    皇明月闻言抬眸,看着她挑眉道:“小心儿,你该不会也想去跳一次吧?且不说那通道在爷跳下去后就已经关闭了,就算是还在,如今那片古墓遗迹也已经消失,你去哪里将它再重新找出来?”

    轩辕天心被问得哑口无言,也同时在心中打消了去东大陆的念头,苦笑道:“你说的对,这个办法好像行不通。”话落,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那就只能等我成为掌控者,我会亲自去打碎东西大陆之间的那道屏障,我就不相信会找不到我三姐。”

    “掌控者?”皇明月挑眉。

    轩辕天心摇了摇头,似不想多说什么,只是道:“现在说这个还太早了。”说着,她右手一翻,自古金镯中拿出了焚天令,递给皇明月,道:“这是我从焚天谷拿出来的焚天令,你要用它找焚天谷做什么就自己去跟易擎苍谈,我可再也不愿意帮你管这些事儿了。”

    瞥了一眼焚天令,皇明月勾唇一笑,抬手拿过,道:“好,以后爷来管这些,易擎苍那老东西若是欺负了你,爷帮你欺负回来。”

    “他倒是没有欺负我。”说起易擎苍,轩辕天心立马笑了,“或者说他想要欺负我一下,可是没能成功,反而还偷鸡不成蚀把米。”

    瞧得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

    ,妖王殿下立刻眯了眼,心情不错地捏了捏她的脸蛋,道:“哦?你将他怎么了?”

    轩辕天心拍开了他的爪子,嗔怒般地瞪了他一眼,道:“我能将他怎么了,不过是拿了他禁地中的宝贝,他们焚天谷历代谷主都心心念念那个宝贝,如今被我给拿走了,他只是差点悔得吐血而已。”

    “焚天谷历代谷主都心心念念的宝贝?”妖王殿下闻言笑了,看着轩辕天心夸道:“不愧是爷的小媳妇儿,那宝贝是什么?”

    轩辕天心眯眼一笑,道:“一种异火,名为青莲心火。”

    “青莲心火?”皇明月的神色一愣,随即眼中有着什么一闪而过。

    见他神色有异,轩辕天心奇怪问道:“怎么?你知道青莲心火?”

    “跟混沌之火一起被孕育而出的青莲心火,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皇明月笑得有些玩味,然后抬手又捏住了轩辕天心的脸蛋,笑得意味深长地道:“果然是轩辕家的人,连青莲心火都落在了你的手里。”

    瞧得这个模样的皇明月,轩辕天心的心尖儿却是一颤,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试探般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皇明月闻言挑眉。

    轩辕天心继续问道:“可是想起了你以前的事情?”

    “并没有。”皇明月摇头,“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青莲心火。”

    嘴角一抽,轩辕天心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他,青莲心火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那什么才是要紧的事情?

    这东西的前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轩辕天心忍不住在心中想着,而皇明月似知道她在想什么般,抬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鼻尖,嗤笑道:“乱想什么?不管爷是谁,是什么身份,你只需知道爷是你的男人就行,想其他的干什么。”

    轩辕天心看着他不语。

    皇明月伸手一捞,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环住她的腰,垂眸看着她,问道:“神佛又如何?妖魔又如何?驱魔龙族又如何?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更没有绝对的坏人,哪怕是神佛的心中同样有阴暗一面,而再坏的妖魔,他们的心中也同样有最柔软的地方。”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皇明月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继续道:“小心儿,爷就打个最近的例子,无相殿在西大陆以佛的信徒自称,他们满口的仁义道德,以慈悲之心渡苍生,但私底下呢?他们比谁都狠毒无耻又龌蹉。爷虽然被世人敬而远之,人见人怕,可爷再狠,对你如何?”

    轩辕天心抿了抿唇,皇明月垂眸看着她:“若说爷心中唯一的柔软,就只有你。若爷的前世当真是妖魔,这一点也绝对不会改变。”

    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震。

    皇明月抱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了几分,问道:“小心儿,爷若当真是妖魔,你可会不要爷?”

    “不会。”轩辕天心没有任何犹豫地道,微微侧身,伸手抱住他,将脑袋枕在他的肩头,道:“诚如你所说,这个天地间没有绝对的好与坏。我虽然是驱魔龙族的传人,但我却并不是傻子,你若当真是妖魔,可那又如何?就算你是妖魔,但你也是皇明月,是我喜欢的人,人人都敬你如鬼神,都对你又惧又怕,但你从未害过我,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轩辕家的女人不会轻易动情,而一旦动情便是至死不渝,哪怕你真的是妖魔,哪怕你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会变得无心无情,但只要我还在,只要我还在你身边,我会为你守住你心中最后的一丝柔软,最后的一点儿人心。”

    皇明月的双眸亮得惊人,胸膛微微颤抖,最后低低笑出了声儿。

    这笑声愉悦,似可以感染任何人。

    “谁说妖魔无心无情?谁说爷不知情为何物?”皇明月眸光带笑,紧紧抱着怀中的人,一字一顿地道:“爷或许以前不知,但现在却无比肯定。”

    话落,轻轻推开了些轩辕天心,让她能看见自己的眼睛,道:“爷无比的肯定,爷对你的感情是爱。”

    轩辕天心心尖儿一震,目光有些错愕和震惊。

    这是她第一次听见皇明月说爱,她知道他不懂爱的,却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出来。

    皇明月慢慢低头吻住她的唇,一边轻轻啃咬,一边低声道:“是爱,我爱你,深入骨髓刻入神魂心魄,即便焚身挖心,也无法改变。”

    题外话

    妖王殿下一发糖,连我都虐到了,好大一盆狗粮,我先干为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