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58:良辰美景

正文 158:良辰美景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你觉得爷要干什么……

    瞧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皇明月,轩辕天心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し

    她遭了这狗东西的道儿了!

    说起来,轩辕天心还真想抬手给自己一巴掌,明明这狗东西一门心思的想睡了她,结果她今天居然还傻乎乎的上了钩。

    这几日她千防万防,没想到栽在了这里!

    什么特制的兰花酿!简直就是狗屁!

    这会儿轩辕天心已经察觉到了,她现在除了脑袋发晕外,还手脚无力,就跟中了那什么软筋散似的,肯定是眼前这个狗东西在酒里放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轩辕天心吃力地往大床里挪,一边挪一边怒瞪着某人,“皇明月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来!”

    “爷哪里乱来了?”妖王殿下却是挑眉一笑,目光幽幽地盯着她,道:“爷睡爷自己的小媳妇儿,哪里是乱来?只有去乱睡别的女人那才叫乱来。”

    轩辕天心:“……”一口老血被堵在嗓子眼儿,下也不是上也不是,只能怒瞪着他,不断朝大床的里侧躲去。

    “妞,你别这么一副看色狼的模样瞪着爷,就跟爷要强了你似的。”妖王殿下看着不断朝床里躲去的人,笑得不要脸地道。

    轩辕天心闻言真想一巴掌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给直接扇出帝都,他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不是色狼,也还有脸说自己不是要强来?

    不是要强来的妖王殿下目光深幽地盯着轩辕天心,那手也是摸向了自己腰间的腰带,只听咔嚓一声轻响,腰带上的玉扣被打开,然后轩辕天心倏地一下瞪圆了眼睛。

    皇明月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手上却在漫不经心地脱着自己的衣裳,直到脱到只剩一件里衣后,轩辕天心方才猛地回神,然后想都没想的便是抬手朝自己的眉心处摸去,她想要将石碑空间中的大圣和金翅给放出来。

    哪知她的手一动,皇明月就跟知道她要做什么似的,薄唇微启,极快地吐出两个字:“封锁。”

    ‘嗡——!’

    以这张大床为中心,四周空间猛地一荡,然后被彻底封锁。

    轩辕天心小脸一黑,因为她发现不仅是四周的空间被封锁了,连同她体内的石碑空间似乎也被封锁了,她压根就打不开石碑空间的通道。

    这一发现后,轩辕天心的一张小脸彻底黑成了锅底。

    “皇明月!”轩辕天心瞪着他,一副欲吃人的模样,心中却在嘀咕着这家伙的言灵能力到底有多强?不仅能封锁空间,甚至连她沟通石碑空间的通道都是可以封锁住,好诡异的手段!

    “这么大声叫爷干什么?”皇明月却不为所动,还顺势坐了下去,笑意深深地盯着她,道:“妞,夜还长,省着点儿力气待会儿再叫。”

    “!”轩辕天心瞬间秒懂,一张小脸霎时黑中透红。

    狗日的东西,什么叫省着点儿力气待会儿再叫?流氓!

    见皇明月跟着爬了上来,轩辕天心连爬带滚地朝着角落退去,气得哆嗦地道:“皇明月你敢乱来,信不信等我恢复后将你剁碎了喂狗!”

    “你舍不得。”妖王殿下不要脸地道。

    轩辕天心闻言一噎,然而让得轩辕天心气结的是,她还真舍不得剁了这东西,就算此刻明知道自己处境很是危险,但她除了有些生气以外,并不是特别的抗拒,哪怕明知道皇明月这行为是强迫自己,她的心中却对他没有半点儿恨意。

    一张小脸上的情绪不断变化,皇明月的一双凤眸也紧紧盯着她不断变化的小脸不放。

    似确定了心中所肯定般,皇明月眼中的幽光越发明亮了几分,伸手快速抓住轩辕天心的一只脚,然后微微用力往自己身边一拽,还不待轩辕天心有所反应,便立刻抬手将她给抱在了自己怀中。

    轩辕天心心下一惊,抬头看着皇明月,羞恼道:“我真会剁了你的。”但这话说的却有些底气不足。

    皇明月垂眸看着她,突然低低一笑,埋头就在她唇上亲了亲,“剁呗,爷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来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完,一手抱着人,另一只手就去扯轩辕天心腰间的腰带。

    轩辕天心一瞧见他这动作后又是一惊,连忙拿手去按住,咬牙怒道:“你还真作死啊!”

    “你当爷是在跟你开玩笑?!”妖王殿下闻言嗤了一声,用了个巧劲儿就拍开了她的手,唰地一下抽出了她的腰带,只见她身上的衣裙立刻松散了一半。

    “你!”轩辕天心一怒,但只吐出一个字,跟着便被压在了锦被上,直接被压得闷哼了一声。

    皇明月垂眸看着她,当那闷哼声一出,妖娆的凤眸中瞬间升腾起了一束火。

    察觉到身上的人的气息有了变化,轩辕天心有些慌了,用手抵在她二人之间,声音有些发抖地道:“皇明月,别闹了,三日后我还要回学院去训练……”

    “训练?”皇明月却不理,直接埋头开始在她的颈间轻轻地啃咬,声音含糊地道:“那也是三日后,三日的时间足够你恢复过来了。”

    此话一落,让得原本就意识清醒的轩辕天心瞬间吓得更加清醒,连同先前的醉意都吓没了。

    脖子上传来湿热的啃咬,轩辕天心只觉一阵酥麻自背脊蹿上头顶,特别是感觉到身上这人某处的变化后,轩辕天心更加的心慌意乱。

    还有皇明月那只在她身上作怪到处点火的火,恨不得轩辕天心一脚将他给踹飞,但动了动腿,却没有力气抬起来。

    细密的啃咬从颈间慢慢转移到锁骨,轩辕天心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迷离,急促的呼吸声在房间响起,分不清到底是她的,还是他的。

    直到轩辕天心突然感觉身上一凉,方才慌乱回神,只见她身上的衣裙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皇明月给扒了,只剩下一件藕粉色的小肚兜。

    轩辕天心耳根子一热,连忙拿手去挡在胸口,目光恼火地瞪着身上的人,咬牙切齿地道:“皇明月,我真的要生气了。”

    然而被瞪住的人却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美景,一双细长妖娆的凤眸中有着什么在快速聚集。

    黑影压下,皇明月急切而激烈的吻随之落下,狠狠吻住她的唇,声音带着压抑的喘气道:“等爷睡了你后,你想怎么生气都可以,要打要骂也随你。”

    这种带着情/欲和占有的激吻让得轩辕天心心慌又心惊,而更让轩辕天心觉得害怕的是皇明月还伸手捂住了她的眼前。

    当眼睛看不见后,感官就会更加敏锐,而因为感官变得敏锐,轩辕天心忍不住有些发颤。

    皇明月闭着眼睛加深这个激烈的深吻,好看的眉心也是微微蹙起,也不知道是因为愉悦还是难受,额头上居然渗出一层细密的薄汗。

    那捂着轩辕天心眼睛的手不动,另一只手却渐渐拽住了她脖子上的那根细细的丝带,然后手中微微一用力,藕粉色的小肚兜立刻被皇明月给扯了下来,最后直接给扔出了大床。

    肌肤相贴,二人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皇明月松开了捂住轩辕天心眼睛的手,身子微微撑起,睁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深处似有着火焰在燃烧。

    而轩辕天心重获光明后,立刻睁开眼睛瞪向他,然而在瞧见他脸上和眼中的神色后,轩辕天心却是一滞。

    那是什么眼神?

    是一种绝对占有,又深入骨髓的深邃目光,即便轩辕天心此时心慌意乱,也能瞧出他眼中所含的情。

    皇明月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她,也从来没有说过爱她,但就是这一个眼神,轩辕天心却觉得根本不用他在说什么,而她也全部看懂。

    他不是不喜欢,也不是不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他唯独知道的是,他要她,而她也只能是他的,谁敢反对,谁敢来跟他抢,他就杀谁。

    在皇明月这种目光下,轩辕天心除了不知所措外,心中也渐渐放弃了抵抗。

    她妥协了。

    就这样吧,大圣有句话其实说的对,如皇明月这般对自己的男人,若是错过了,她真的会后悔。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他。

    虽然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爱他,但喜欢就已经足够了。因为这份喜欢已经很深,从皇明月失踪后,她就已经知道,虽然还不到爱,但是离爱也已经不远了。

    二人无声的对视,气氛也变得越发暧昧缠绵。

    就在轩辕天心想开口妥协时,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她的皇明月却率先开口。

    皇明月的声音含了几分暗哑,目光直视着轩辕天心,一字一顿地道:“即便你现在不乐意,爷也等不了了,今日算爷强迫了你,但爷会用生生世世去弥补,而你生生世世也只能是爷的。”

    强迫吗?

    轩辕天心在心中一叹,在闭上眼睛的同时,主动抬手环住了他的腰。

    其实这并不算是他强迫了自己。

    而她的这一个动作,让得神色深沉的皇明月却是猛地一震,随即似明白了什么般,妖娆的凤眸中渐渐似有星光在绽放。

    眼底闪过一抹震动和激动,而声音却带着一丝不确定地问道:“妞,你是愿意的是不是?”

    察觉到他声音中的颤抖和期待,轩辕天心在心底一叹,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神色中带着惊喜的皇明月,无奈地开口道:“即便我说我不愿意,你现在可还能停下来?”

    皇明月目光一黯,但很快再次变得凶狠,“不可能停下来。”

    瞧得眼前目光凶狠的人,轩辕天心翻了一个白眼,道:“那我还能说什么?与其不愿意的被强迫,还不如愿意的去接受。”

    “但爷想你是愿意的……”皇明月声音一涩,目光也是变得有些黯然。

    轩辕天心瞧着他的目光,不知为何心中一酸,努力抬起身,在皇明月疑惑的目光中主动地去亲了亲他的唇角,目光认真地看着他,道:“皇明月,我有没有说过我喜欢你?”

    皇明月的一双凤眸猛地瞪大,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看着他继续认真地道:“虽然这份喜欢还不到爱的程度,但也已经足够我对你说愿意了。”

    轩辕家的女人向来都是这么直接,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只要动了情,那便是至死不渝。

    皇明月激动了,心底也有着无限的欢愉在蔓延。

    自他这次回来后,他其实明显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能听到她亲口说出来,这种喜悦甚至比当年他报了母仇还要深刻。

    抬手慢慢抚着她的脸,皇明月再次吻住了她的唇,然而这个吻,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妞…爷的小心儿……”

    低低的呢喃声响起,随着一道劲风拂过,轻纱帐也缓缓放下。

    炙热的温度在床帐中不断攀升,二人彼此纠缠,十指相扣。

    良久,直到二人都有些气喘,这个深吻方才停止。

    皇明月目光深邃地看着脸色微红的轩辕天心,此时那张漂亮而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情动,一向灵动清澈的狭长双眸中也出现了迷离之色。

    皇明月一手扣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却探向她的腰,然后扣着她的腰,缓缓向自己拉近些许,也让得二人更加的紧贴在一起。

    压抑的喘息声中,二人鼻尖对着鼻尖,皇明月目光紧紧盯着她的双眼,一边亲了亲她的唇角,一边用着暗哑且压抑的嗓音道:“记住此时此刻,也记住你是爷的女人,生生世世都只能是爷的女人。”

    “霸道。”轩辕天心呼吸微喘,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应该说你是我……唔……”最后一个‘的’字还未出口,轩辕天心的小脸便是一白。

    皇明月埋头深深吻住她,将她所有的痛呼声尽数吞入口中。

    只见那朦胧的轻纱帐中,两道人影抵死纠缠,急促的喘息声和破碎的低吟声自轻纱帐中不断传出,也打破了一室幽静。

    窗外的月光透过雕花格子窗洒入屋内,让得屋内的一切都似变得美好。

    月光朦胧,良辰美景,一双人儿渐渐沉迷在那种极度欢愉和快感之中。

    封锁的空间因为皇明月的情动而变得不稳定,跟着破碎,只见原本还老老实实守在院子外的秋棠在听见屋内突然传出的动静后立刻红着一张老脸跑出了清池苑,整个清池苑中就只剩下那屋内的一时缠绵春光。

    与此同时,就在帝都学院的内院中,一袭青衫站在金合欢树下的人突然身子一颤,然后猛地转头看向远方黑暗中,一向清冷的双眸中似有着什么在快速凝聚又瞬间破碎。

    ------题外话-

    ------

    咳咳…那个什么,某个地位对不上别怪我,我不敢发出来。所以想要完整版的你们懂的?(?w?)?自己加群,明天拿订阅截图去找群里管理人员换。(羞射遁走)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