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57:你觉得爷要干什么

正文 157:你觉得爷要干什么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咦——?’

    就在众人刚刚掠出空间后,子亦腰间挂着的一块玉佩就开始闪烁起了银光。

    银光闪烁在山洞内分外明显,让得轩辕天心等人皆是侧眸看去。

    子亦神色中带了一丝欣喜,看向一脸莫名的轩辕天心,道:“小五,是师父回来了。”

    “老师?”轩辕天心一愣,子亦点头道:“这块玉佩是师父给我的,类似于传信,只有师父回来了它才会亮起来。”

    “既然老师回来了,那我先不忙着回王府,跟师兄先去见见老师吧。”轩辕天心笑了笑,随即神色变得有些心虚起来,看着子亦,道:“老师突然回来,应该也是知道了天南城的事情,我当初提前离开焚天谷,他会不会找我算账啊?”

    一瞧见她这心虚的模样,子亦便是一笑,道:“或许真的会,那你还要不要去见师父?”

    轩辕天心讪讪地扯了扯嘴角,“我觉得我还是去吧,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越拖到后面只怕越麻烦。”

    “算你聪明。”子亦好笑地瞥了她一眼,率先走出了山洞。

    “随云哥哥……”轩辕天心欲哭无泪地看了一眼子亦的背影,神色讪讪地转头看向随云等人,“那我就先跟师兄走了,三日后咱们再见。”

    瞧着轩辕天心这般神色,随云等人却没有任何的同情,抬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随云难得的打趣道:“去吧,若是待会儿你被院长修理了,可以通知哥哥们来背你回去。”

    轩辕天心:“……”随云哥哥也变坏了!

    一行人出了后山,随云和烈重渊等人便回了自己的宿舍,而轩辕天心跟着子亦返回了小楼。

    穿过花海,二人还没有走近呢,轩辕天心便眼尖地瞧见了站在院子门口的兰因。

    兰因一袭青衫而立,正抬头看着院子里的那株金合欢树,似乎是听到了动静,缓缓转身看了过来。

    轩辕天心在兰因回身看来的时候有些心虚,往子亦的身后躲了躲,瞧得她这一反应,兰因眉峰微微一挑,而子亦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小五,师兄这身板应该还没办法完全挡住你的。”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一抽,然后讪讪地从子亦身后又挪了出来,抬出爪子朝着兰因傻乎乎地一挥,道:“老师你回来了呀。”

    “小五过来。”兰因就跟没瞧见她那心虚的模样般,只是看着她淡淡道。

    轩辕天心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还不忘拽上子亦给自己打气,好不容易挪到兰因身边,只见先前还说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轩辕小五立刻怂了。

    小脸上挂满讨好的神色,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拍马屁:“近半月不见,老师越来越来有仙气儿了。”

    子亦默默扭头,好狗腿的小丫头。

    越来越有仙气儿的兰因闻言却十分没有仙气儿地挑了挑眉,瞧得将自己都快笑成一朵花儿的轩辕天心,清冷的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笑意,语气依旧淡淡地道:“小五是在说为师没有人气儿吗?”

    轩辕天心:“……”一双眼睛瞪大,她哪里有这个意思,她明明是在拍马屁夸老师啊。

    被噎了一下的轩辕天心傻眼了,兰因无奈地摇了摇头,朝她伸出右手,道:“将手给我。”

    “哦。”傻愣愣地轩辕天心伸出手,被兰因一把握住。

    兰因垂眸静静为她把脉,半晌后方才松开,道:“我刚一出海域便听说了天南城的事情。”

    傻眼的轩辕天心立刻觉得头皮一麻,看着兰因呐呐不语。

    老师这还真是要跟她秋后算账了啊……

    果然,她心里想法一落,便听得兰因继续道:“为何不在梵天谷多等几日?若不是太上长老和妖王及时赶到,你可有想过你将面临的是什么?”

    “想过的。”轩辕天心心虚地缩了缩脖子,道:“不过我虽然打不过,却能跑啊,只是没有想到无相殿会那样大手笔,连他们的大殿主都出马了。”

    “你还是太莽撞。”兰因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幸亏并没有出什么事儿,否则梦浮生出手,你就算是想跑也是跑不掉的。”

    “跑不掉我可以躲啊……”轩辕天心小声反驳,她又不是真的傻,怎么会将自己给逼入绝境,若真的跑不掉,她往石碑空间中一躲,就算是梦浮生也只能干瞪眼。

    但瞧见轩辕天心居然还敢反驳,兰因盯着的双眸顿时眯了眯。

    比起轩辕天心,子亦肯定是要更熟悉自己的师父的,所以在瞧见兰因那眯眼的动作后,子亦便立刻晓得师父是生气了,为了避免自己这个小师妹被罚,子亦忍不住打圆场地道:“师父你今日刚刚回来,不如就先回去好好休息,小五这一路回来也不容易,三日后就要宣布选拔赛的结果了,还是让她先好好休养几日,三日后等参赛人员被选出来后就要接受诸位长老的训练了。”

    兰因收回目光看了子亦一眼,微微颔首,道:“先进去吧。”

    “老师……”轩辕天心扯了扯嘴角,目光有些发虚地看了小阁楼一眼,硬着头皮道:“这三日我想要先回王府,皇明月他……”

    兰因侧头看向她,轩辕天心立刻禁声,神色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老师看着她的目光有些压力。

    清冷的眸子看了她半晌,兰因回身朝院子里走去,淡淡地声音也跟着传来,“你是妖王妃,回王府也是应该的,记得三日后不要迟到。”

    见兰因一走,轩辕天心这才松了一口气,摸着脑门上的冷汗,苦哈哈地看着子亦,道:“师兄,老师刚刚太吓人了有木有。”

    子亦勾唇笑了笑,“谁叫你总是不听话,如今天色也不早了,你不是说殿下有伤在身吗?就赶紧回去吧,免得待会儿殿下见你久不回去,要跑来内院抓人了。”

    “师兄!”轩辕天心闻言小脸一红,她如何听不出来子亦话中最后的打趣,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愤愤道:“你也变坏了,我走了!”

    瞧得转身就跑的人,子亦再次无声一笑,但笑容才刚刚展现一半,又突然收敛了下去。

    转头看向小阁楼,子亦的眉心渐渐皱紧……

    ……

    ……

    当轩辕天心出了学院回到妖王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一轮弯月高高悬挂也

    空中,轩辕天心踏着月色走近了清池苑,才刚刚转出小花园,便听到皇明月阴测测的磨牙声传来。

    “你说你会尽快回来的,结果爷等了你整整一天!”

    轩辕天心闻言抬头看去,正好瞧见皇明月一脸阴沉地站在花厅门口,就跟一个黑面煞神似的瞪着自己。

    “你怎么下床了?”轩辕天心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当下快走几步来到他身边,皱眉盯着他道:“不是让你这段时间要静养吗?你站在这门口是静养什么?”

    语气虽然不好,不过却让得脸上阴沉的妖王殿下瞬间愉悦了起来。

    笑眯眯地一把将她搂过,跟个无赖似的对她以脸蹭脸,“妞,你在担心爷?”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推开他,“难道你觉得我是在幸灾乐祸?”

    “幸灾乐祸这种事情你又不是做不出来。”被推开的妖王殿下又不要脸地贴了上去,不过当他发现轩辕天心小脸有些发黑后,立刻转移话题道:“走,跟爷进去吃饭,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你不饿吗?”

    “你以为我是铁打的不成?”轩辕天心睨了他一眼,任由他拉着自己进了屋。

    先前并不觉得饿,但被他这么一问,轩辕天心还真觉得有些饿了。

    在桌前坐下,轩辕天心摸着肚子,看着空荡荡的桌面,皱眉问道:“不是说吃饭么?饭菜呢?”

    妖王殿下瞥了她一眼,见她不断摸着肚子,立刻扭头朝门外吼道:“秋秋你死了吗?没听见爷的妞饿了?”

    话音刚落,秋棠便领着人端着托盘进了屋,笑得讨好地对皇明月,道:“主子,前面刚刚传小王妃回来了,属下便立刻去厨房端饭菜了。”

    皇明月闻言满意地看了秋棠一眼,然后拿过银筷递给轩辕天心。

    将饭菜摆好,秋棠领着人又十分知趣地退了出去。

    轩辕天心看也不看的就接过皇明月递来的筷子便朝一盘虾仁伸了过去,一边吃还一边不忘点评般地道:“你家这厨子的手艺倒是不错。”

    皇明月立刻得意地挑了挑眉,哼道:“当然,那厨子可是爷从宫中御膳房给抢回来的,他家几代人都是御厨。”说着,细长妖娆的凤眸快速地瞥过轩辕天心,又道:“爷府上可不仅厨子手艺好,酒也是出了名的好。”

    说着,皇明月伸手捞过一旁的玉酒壶,对着轩辕天心晃了晃,挑眉继续道:“百年的兰花酿,除了爷这府里,就算是皇倾澜那狗东西的宫中都喝不到的,你要不要?”

    “兰花酿?”轩辕天心闻言立刻将目光看了过去。

    皇明月拿过一个白玉杯,只见那酒刚刚被倒入杯中,一股清冽的酒香就立刻蔓延了出来。

    轩辕天心吸了吸鼻子,一双眼睛登时一亮,“好香好醇的酒。”

    “那是。”皇明月笑哼了一声,将白玉杯递给她,“你尝尝。”

    轩辕天心其实并不嗜酒,但这兰花酿却勾起了她心中的馋虫,不自觉地舔了舔唇,接过酒杯便仰头一口饮尽。

    “好香好甜。”轩辕天心眯了眼,似乎没有瞧见身旁的人那突然变得有些深幽的目光。

    将手中的白玉杯递给皇明月,轩辕天心舔了舔唇,道:“我还要。”

    皇明月眯了眯眼,也不说什么,接过酒杯就再为她倒了一杯,将酒杯递回去的时候,似无意般地问了一句:“你家那小鸡崽跟毛猴子呢?不叫他们出来喝一杯?这酒非常难得,爷的府上可就只有这么一坛。”

    轩辕天心再次仰头喝完杯中的酒,道:“不叫,给大圣和金翅留半坛就行,否则他们出来了,大圣定然不会让我喝酒的。”

    而且……。

    轩辕天心撇了撇嘴,在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大圣和金翅那么嫌弃你,就算是这酒再难得,只怕他们也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喝。

    若是换作平日的妖王殿下,别说给金翅和大圣留半坛子美酒了,就算是留半杯都不可能。但今日的妖王殿下似乎非常好说话,在听完轩辕天心的话后,居然还依言点了点头,道:“那好,就给他们丢半坛子,这剩下的半坛就归我们。”

    话音刚落,轩辕天心突然伸手抢过了他手中的酒壶,挑眉看着他,笑吟吟地道:“你有伤在身,不宜喝酒,所以这半坛还是归我一个人吧。”

    被抢了酒壶的妖王殿下不乐意了,瞪着她道:“妞,吃独食可不好,这酒是爷的,怎么就没有爷的份儿呢?”

    轩辕天心闻言眼睛一瞪,“你有意见?”

    妖王殿下黑了脸,但也怂了,磨着牙道:“爷没有意见。”

    “这还差不多。”轩辕天心满意地哼了哼,饭菜也不吃了,直接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握着酒杯就自斟自饮了起来。

    估摸是被气得不轻,妖王殿下埋头吃饭,化悲愤为食欲,一句话都不愿意给轩辕天心再说。

    花厅里安安静静的,二人一个埋头吃饭,一个仰头喝酒倒也十分融洽。

    直到一壶酒见了底,轩辕天心小脸发红地看着皇明月,痴痴一笑,道:“你怎么变成两个了?”

    埋头吃饭的妖王殿下闻言抬头,细长妖娆的凤眸微微眯了眯,“两个?”

    “对。”轩辕天心重重点头,抬手往他指了指,口中还数道:“一…二……咦?又多了一个!”

    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银筷,妖王殿下抄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再好好数数,爷有几个?”

    话落,只见轩辕天心还真的又重新数了一遍,“三个…不对,是四个。”

    妖王殿下闻言笑了,眼底有着幽光一闪,“妞,你喝醉了。”

    轩辕天心立刻朝天翻了个白眼,“胡说!”一手指着他,道:“轩辕家的女人千杯不醉,区区一壶兰花酿而已,我怎么可能醉?不信我走个直路给你看看。”说着,便摇摇晃晃的起身。

    皇明月笑眯眯地看着东倒西歪站起来的轩辕天心,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似的,“那你走个给爷瞧瞧。”

    轩辕天心闻言哼了哼,立刻朝前走了一步,结果一步过后,就前脚绊后脚,重心不稳地一头朝前栽了下去。

    一声惊呼,轩辕天心还没摔下去,便被人一把给捞了起来。

    妖王殿下笑得见牙不见眼地盯着怀中抱着的人,语气十分愉悦地道:“还说你没醉

    ?连路都走不稳了,若不是爷即使接着你,你刚刚肯定会摔个狗吃屎。”

    “说谁是狗呢!”轩辕天心红着一张小脸不满地瞪着他,妖王殿下立刻摇头,“爷没说谁。”话落,抱着人抬步朝内屋走去。

    “妞,今儿日子不错,跟爷睡觉去。”

    哗啦啦的珠帘声响起,轩辕天心瞪着醉意醺醺的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嘟嚷:“这是你的屋子,我的屋子在对面。”

    妖王殿下垂眸看着她,笑了:“醉成这样都还分得清方向,看来爷那特制的兰花酿也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好用啊。”

    “特制?”轩辕天心闻言晃了晃脑袋,她虽然是醉了,但还不至于醉得什么都不知道,“特制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妖王殿下笑得欢快且愉悦地道。

    瞧得妖王殿下这脸上的笑意,轩辕天心立刻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特别是当她被放在皇明月的那张大床上后,她就立刻警醒了一些,瞪着他道:“你要干什么?”

    妖王殿下闻言眉峰一挑,瞧得她脸上的警惕之色,神色莫名地道:“你觉得爷要干什么?”

    ------题外话------

    这一更才是今天的o(╯□╰)o

    昨天的二更我居然给忘记提交了/(tot)/~,我以为我提交过的,哪里晓得居然只是保存在了草稿箱里,让各位等更新的妹砸还有汉砸们白白多等了几个小时,我很抱歉,求不打死!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