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54:回帝都

正文 154:回帝都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天南城虽然是最靠近帝都的一座主城,不过单靠马车的话,想要返回帝都也是需要个三五日时间的。

    再加上如今还有个受伤且发着高烧的妖王殿下,这三五日的行程时间被生生的拖了一倍。

    待到轩辕天心一行人终于坐着马车晃回帝都后,当日在天南城中所发生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龙昊。

    这一日,艳阳高照,帝都中依然繁华热闹,然而这繁华和热闹中又透着一丝不寻常。

    在天刚刚擦亮的时候,宫中的皇帝陛下便带着皇室守护者天老还有不少鬼面骑士便守在了城门口,而同时守在城门口的居然还有着帝都学院很少露面的八大长老跟副院长一行人。

    瞧着城门口的阵仗,城中的百姓在惊讶过后也立刻反应过来,能让得这么多大人物同时出现便等在城门口的原因,只怕还是因为妖王殿下和妖王妃要回来了。

    一想到妖王殿下和妖王妃二人,不少心思细腻的人便将目光看向了城中无相殿的方向。

    当初天南城的消息传回,让得整个帝都都震动,然而这么多日过去,无相殿和皇室却没有任何出来,平静得就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般,但今日若是妖王殿下和妖王妃回来了,那么无相殿的人可还能忍得住了?

    百姓们的好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深,然而令他们感到奇怪的却是,无相殿依然平静,甚至于妖王殿下和妖王妃所乘坐的马车已经出现在了城门口,无相殿的人都始终没有出现。

    秋棠赶着马车入了城,当瞧见皇倾澜和天老等人后,快速地勒了马缰停下了马车。

    夏言还有冬凛二人策马走在两旁,在马车停下的时候也是快速翻身下马。

    “你们主子呢?”皇倾澜和天老快走两步来到马车前,看着跳下马车的秋棠和春笙二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话音未落,马车的门便被人从里面推开,当轩辕天心的探出头来后,皇倾澜和天老的二人的眼睛便是一亮。

    而跟在二人身后的帝都学院长老们也纷纷上前,欣喜道:“丫头!”

    轩辕天心将车前众人一扫,漂亮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浅笑,然后看向瞬间挤过来的副院长等人,笑道:“副院长、各位长老好,我回来得应该不算晚吧?”

    副院长依然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手中捏着一只大鸡腿,一双老眼将轩辕天心上下一扫,当发现后者似乎看上去气色不错后,方才放心般的一笑,哼道:“总算是回来了,虽然不算晚,不过你这丫头的排名也不高。”

    一旁大长老挤开副院长,也是笑呵呵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太上长老昨日先一步回来后,我们便知道你这丫头今日定然会回来的。”目光将轩辕天心也是打量了一圈,笑呵呵地继续道:“随云早在两日前便返回了学院,他们可是一直在担心你这个丫头,如今你也回来了,可是立刻跟着我们返回学院?”

    “对啊丫头,虽然你回来了,但是也要交了任务方才算是完成选拔赛。”南宫寻大着嗓门附和,天知道这几日他有多担心这个小丫头,如今好不容易瞧见她回来了,南宫寻恨不得一把拽过她,直接藏入学院不想再放她出来的模样。

    不仅是南宫寻,身后的素问还有其他长老同样也是一副恨不得拉她返回学院的模样,瞧得他们脸上毫不掩饰的关心和紧张之色,轩辕天心含笑的目光中也是有着感动之色。

    帝都学院对于自己毫无保留的关心和保护,轩辕天心说不感动定然是假的,轩辕家的人向来是个记仇也记恩的性子,谁对她们好,她们也是时刻铭记于心的。

    若不是因为皇明月,只怕轩辕天心在瞧见副院长和众位长老们后,她便想立刻随同他们一起返回学院,然而一想到车中的某人,轩辕天心只能压下心中的想法,看着各位长老们抱歉一笑道:“多谢副院长和诸位长老关心,不过今日小五想要先回妖王府,等明日再回学院可好?”

    副院长等人闻言齐齐一皱眉,显然是一副不愿意的模样,可是瞧得身旁眼巴巴望着轩辕天心的皇帝陛下和天老二人,他们再不愿意也只能点头。

    倒是大长老还比较善解人意,也知道轩辕天心定然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毕竟这丫头可不仅是他们学院的宝贝学生,更是妖王府的妖王妃,之前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皇帝陛下和皇室守护者定然也有许多话要对她说,所以转念一想,便笑呵呵地点头,道:“也行,既然你已经回来了,不如现在便将你此行的任务品交给老夫,你的情况有些特殊,也不用返回学院交任务了。”

    轩辕天心闻言朝大长老感激一笑,当下将自己古金镯中的冰熊王妖丹和那株受损的寒雪参拿了出来,“多谢大长老。”将东西交给大长老后,轩辕天心继续道:“还请大长老待会儿回去后告知随云哥哥他们一声,明日我便返回学院。”

    “好。”大长老笑呵呵的接过东西,看也不看就收了起来,一双老眼看了看车门虚掩的车厢,虽然有些奇怪这么一会儿都没有听见妖王殿下的声音,但一眼过后便收回了目光,对着身边的皇倾澜和天老,道:“陛下,天老,那么我们便先告辞了。”

    皇倾澜和天老闻言齐齐朝着大长老点头一笑,“有劳诸位担心了。”

    大长老笑着摆摆手,这次带着其他人走了。

    而在大长老一行人一走,天老便立刻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丫头,明月小子他”连大长老都感觉到了今日妖王殿下太过安静,又更何况向来宝贝着皇明月的他。

    见大长老询问,轩辕天心目光闪了闪,低声道:“天老,先回府再说。”

    一听轩辕天心这话,天老和皇倾澜当下脸色微变,然而二人终究不是什么寻常人,立刻稳住了神色,平静点头道:“好,先回妖王府。”

    秋棠和春笙再次上了马车,而皇倾澜和天老二人也立刻返身上了等着不远处的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妖王府而去。

    “明月小子这是怎么了?”

    妖王府内,当皇倾澜和天老看着被秋棠和夏言合力抬下来的人后,哪怕之前在城门口明知有异,也不由脸色大变。

    看着闭着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的皇明月,天老的气息就沉了不少,不过还不待他上前查看,轩辕天心倒是摇了摇头,解释道:“他受了伤,不过如今伤势已经在恢复中,天老不必担心。”

    />

    天老闻言哪里又不担心的,看着一向作天作地作空气的妖王殿下此时毫无知觉的躺在这里,天老连声音都有些发抖,“那明月小子为何会这样?”

    还别说,当天老这话音一落,不仅是轩辕天心的嘴角抽了抽,就算是站在一旁的秋棠四人都是忍不住嘴角抽搐。

    轩辕天心一脸心累地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某人,语气无力地道:“他这一路太折腾了,所以我便让他安静了一些,否则他若醒着,只怕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返回帝都呢。”

    天老:“”

    皇倾澜:“。”

    好吧,若是这话他们还没听懂,他们就算是白活了。

    原本天老和皇倾澜是以为皇明月因为伤势太重而昏迷不醒,却不料他昏迷不醒的原因不是因为伤势太重,而是轩辕天心嫌弃某位殿下太能折腾,所以不堪忍受后方才将他给弄晕了过去。

    不过二人此时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扭曲,但好歹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但这个东西都受伤了还能作得人家姑娘忍无可忍,他到底作了些什么啊!?

    这要是说起来,那就有些一言难尽了,反正受伤和发高烧中的妖王殿下,那简直是作出了新高度,连同智商似乎也退回到了三岁之前。

    瞧得天老和皇倾澜二人脸上的古怪之色,轩辕天心似乎也不想多说什么,抬手捏印往皇明月的眉心一按,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小脸看向二人,满眼都是你们自己看吧的神色。

    只见一抹金光钻入妖王殿下的眉心,刚刚还无声无息的妖王殿下立刻有了反应。

    好看的眉心微微一蹙,一双细长妖娆的双眸便缓缓睁开,妖娆凤眸中似乎还带着一丝茫然和迷离,但眨眼间就很快恢复了清明。

    妖王殿下在看清四周的模样后,俊美如妖的脸庞上先是一愣,然后瞬间变得青面獠牙,侧头循着气息看过来,一双眼珠子立刻精准无比地盯在了一脸面无表情的轩辕天心身上,然后含怒控诉道:“你这恶毒的女人!明明知道爷受伤了,居然还欺负爷!”

    天老:“”

    皇倾澜:“。”

    秋棠四人齐齐捂脸。

    这种含怒又带着委屈的控诉,真的是妖王皇明月吗?!

    可惜,被妖王殿下瞪着的轩辕天心却话都没有说一句,直接抬手一巴掌按在前者的额头上,只见掌心出有着冰蓝光芒闪烁,一股凉意也瞬间弥漫。

    轩辕天心的这个动作做得无比的熟练,显然这一路上她没有这样少对待妖王殿下。

    被一巴掌按在额头上的妖王殿下气得脸色发黑,挣扎着便是想要爬起来,结果他挣扎半晌,奈何此时的他太过虚弱,压根就爬不起。

    妖王殿下气结,因为反抗不了轩辕天心,只能冲着秋棠四人吼道:“秋秋,你们四个是死了?没瞧见这女人在欺负爷吗?!”

    秋棠四人闻言齐齐抬头望天,一脸属下听不见也看不见的无辜模样。

    而他们四人的反应,更是让得妖王殿下大怒,可惜他后面的怒吼还没吼出来,便见轩辕天心那按在他额头上的手转移到了他的脸蛋上,然后在天老和皇倾澜的抽搐目光中,一捏一拧,声音平静而淡漠地道:“发高烧不退的人就别这么大声嚷嚷,你再嚷嚷信不信我立刻丢了你不管了?”

    被捏的脸蛋都变形的妖王殿下立刻气得哆嗦了起来,口齿不清地道:“你敢!你敢丢下爷,爷立马打断你的腿!”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捏着他脸蛋的手又用了一些力,“你要打断谁的腿?”

    妖王殿下:“”脸蛋被捏疼了,妖娆的凤眸中立刻有着委屈之色。

    “问你话呢。”轩辕天心却跟没看见似的,捏着他的脸蛋又晃了晃,问道:“你要打断谁的腿?”

    委屈又憋屈的妖王殿下怂了,口齿不清地嚷道:“没谁,爷什么都没说,松手赶紧松手,爷是病人,爷是伤患,你就是这么照顾病人伤患的?”

    轩辕天心闻言面色不动,只是挑眉看着他,不过捏着他脸蛋的手却悄悄松了几分力道,“这么不老实的病人我还是第一次瞧见,你说说这一路你都干了些什么?”

    妖王殿下立刻目光发虚,“什么都没干。”又立刻哼哼唧唧地道:“爷疼,浑身疼,脑袋晕。”

    瞧得他又开始哼哼唧唧,轩辕天心当即便是冷笑一声,这东西在回来的一路上就是这样,仗着他受伤发热,整天哼哼唧唧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痒。

    起初轩辕天心真的是对他有求必应,要喝水立刻就喂水,但这位爷要喝水却从来不正经的喝,非要轩辕天心喂,还要嘴对嘴的喂,轩辕天心都一一忍了,想着他受伤了,都依了他。

    到了晚上,这位爷又嫌睡马车太冷,非要轩辕天心抱着自己睡,轩辕天心也忍了,想着他发热不退,这一会儿怕热一会儿冷也是常有的事儿,结果呢?这东西睡到了半夜就开始不老实了起来,明明都爬不起来了,还咬着牙哼唧哼唧地要去扒轩辕天心的衣服。

    轩辕天心觉得他浑身无力,连爬起来都困难,更别说要扒自己的衣服了,也就闭着眼睛装睡没有管他。

    结果呢?

    这位爷的毅力不是一般的好,虽然他扒衣服扒得很是吃力,可胜在他锲而不舍,用了一晚上的时间,还真将轩辕天心的外衣给扒了下来。

    轩辕天心想着不过就一件外衣,这东西扒一件外衣都用了一个晚上,而她里面还有两层里衣了,想要将后面的两件里衣给扒下来,别说还需要一整日的时间,只怕扒到一半他就会先体力不支给倒下了,也就继续装睡没管。

    结果呢?

    这位爷在终于扒掉了她的外衣后,不仅不觉得累,反而越发激动和扒得来劲儿了,硬是顶着一脑门汗,咬着牙将里衣给扒了一件,还越扒越顺手了。

    轩辕天心不能忍了,直接睁开眼睛盯着他,想着这东西瞧见自己醒来后,应该会自觉的收手了吧,结果呢?

    那位爷先是愣了愣,然后继续埋头扒衣服,他不仅要扒,还哼哧哼哧地翻身爬了上去,一爬上去就跟饿狗似的,逮着哪儿咬哪儿,一边啃一边嘀咕道:“妞别动,爷今儿非得睡了你再说。”

    轩辕天心气得十字青筋都爆出来了,最后见某位爷越来越过分也越来越兴奋,终于忍不可忍抬手

    将趴在自己身上哼哼唧唧的某人给弄晕了过去。

    而某位爷这一次被弄晕了,醒了后又开始继续折腾,如此反复了好几日,直到轩辕天心有天晚上睡得熟了些,若不是被大圣给弄醒,她还当真差点被某位爷给得逞。

    瞧得某位爷顶着一脑门汗,都快要提枪上阵了,轩辕天心一声怒喝,方才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彻底弄昏迷过去,一直到回帝都都没能再醒过来。

    轩辕天心只要一想起那晚的事儿,此时看着哼哼唧唧的某位爷就想又一巴掌拍过去。

    估摸是察觉到了轩辕天心变得越来越不善的目光,某位正在哼哼唧唧的大爷立刻抱着脑袋开始在软塌上滚,然而滚来滚去,都没能成功的翻一个身,嘴上还不要脸的嚷道:“爷变成这样是为了谁?爷是为了谁才伤成这样的?你这个女人不仅不心疼爷,还仗着爷武力值下降欺负爷,你这个女人就是个负心汉,你就是想气死了爷,好再去找个小白脸!”

    想去找小白脸的轩辕天心黑了脸,而一旁目瞪口呆的皇倾澜和天老却是直接扭曲了一张脸。

    这东西这么不要脸,真的是他们皇家的种吗?

    皇倾澜和天老忍不住在心中自我怀疑,不过自我怀疑的同时,见这个不要的东西还能折腾得这么起劲儿,二人也不再担心他的伤势了。

    都还能如此折腾,显然他的伤势并不是顶严重,二人一脸眼疼地瞥了一眼依然嚷得起劲儿皇明月,又看了看脸色越来越黑的轩辕天心,皇倾澜和天老无声的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有默契地走了。

    皇倾澜跟天老走得那叫一个快,就跟身后有什么狗在追似的,转个眼就出了妖王府,至于那些想要询问的重要事儿也被二人直接给抛到了脑后。

    什么事儿都往后压,他们二人若是再不走,只怕还真要亲眼看着那不要脸的被家暴了。

    当然,他们二人绝对不会承认他们不愿意看是因为怕那东西恢复后来找他们的麻烦,毕竟皇明月那个不要脸的东西虽然再不要脸,也仅次于轩辕天心,一旦换成他们,那东西就不是不要脸了,是什么都不要了!

    皇倾澜和天老一走,秋棠四人也不敢再留在这里了,四人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还十分贴心的将房间门给关上了。

    软塌上,某位爷依然嚎得伤心且委屈,轩辕天心被嚎得脑门生疼,最后认命般地叹了一口气,在软塌边上坐下,一把拉住还在折腾的妖王殿下,无奈道:“皇明月,不闹了,我陪着你,不走。”

    唰!

    这话就跟什么特效药似的,只见刚刚还还嚎得劲儿的妖王殿下立刻不嚎了,瞪着一双妖娆的凤眸看着轩辕天心,连忙道:“这可是你说的!”

    “嗯,我说的。”轩辕天心看着他点头。

    妖王殿下眼珠子在她身上转了转,然后身子往软塌里侧努力挪了挪,得寸进尺地道:“那你陪爷睡。”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他让出来的半个软塌,点头:“好。”说着退了脚上的鞋,当真躺了上去,道:“我陪你睡一会儿,待会儿再让秋秋他们备饭。”

    “你要抱着爷睡,爷怕冷。”皇明月越发不要脸的道。

    “好。”轩辕天心侧身,伸手抱住皇明月的腰,“现在睡吧。”

    皇明月一双眼珠子仔细看了轩辕天心的神色一圈,只见那俊美如妖的脸庞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这回总算不折腾了,一手探过去抱住人,心满意足地道:“这才对嘛。”说着将脸凑近了点,然后用力在轩辕天心的嘴上亲了亲,笑吟吟地道:“这才是爷的小媳妇儿。”

    题外话

    还在努力调状态中,本来想要写完一起发的,不过时间有些来不及了,后面的二更明天再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