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1: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你却跟当年一样好看?!

    这到底是什么鬼!

    轩辕天心的眼角不停抽搐,就连意识海中的大圣都是爆发了一句:“卧了个槽!”然后不停地拿手去搓自己的双臂。

    同样被恶寒到的还有某位殿下。

    只见某位殿下在打了一个抖之后,迅速地一把搂过轩辕天心的腰,就跟躲什么瘟疫似的,唰地一下带着轩辕天心远离了太上长老。

    皇明月一脸吃屎的表情,扣着轩辕天心的后脑勺就强行将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轩辕天心眼前一黑,还不等她挣扎,就听见皇明月用着一种几乎炸毛的语气,吼道:“老家伙注意一下影响,别教坏了爷的小媳妇儿”

    小媳妇儿的嘴角抽了抽,她虽然看不见,不过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到此时太上长老会是个什么表情。

    太上长老不动声色的抽了抽眼角,而百里苍何却是缓缓将目光看向了几乎炸毛的皇明月,虽然他年轻俊美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笑意,但眼底却冷了一分。

    “清绝,你的这个徒弟”

    “爷如何?”皇明月眯眼。

    百里苍何一笑,“不如何。”

    渐渐松开了轩辕天心,皇明月好看的剑眉微挑,先是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太上长老,方才又将目光落在了百里苍何的身上。

    细长妖娆的凤眸微眯,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百里苍何,话却是在对太上长老而说:“老家伙,你的这个姘头似乎不怎么满意爷啊。”

    姘头

    此话一出,别说太上长老的一张老脸黑了下来,就连百里苍何的脸色也难看了几分。

    梦浮生察觉到了百里苍何身上那一瞬间闪过的冷意,立刻寒着一张脸看向皇明月,怒声道:“妖王殿下请注意你的用词。”

    “爷的用词错了?”皇明月嗤笑一声,吊着眼角睨了梦浮生一眼,“人家百里副殿主都没激动,你激动个什么?”

    话落,不看梦浮生,皇明月将目光落在了百里苍何的身上,继续道:“百里副殿主可是觉得爷说错了?”朝着太上长老努了努嘴,“你难道对这个老家伙没有念想?”

    百里苍何眸光一动,竟然没有吭声。

    不过百里苍何没有吭声,但太上长老却有些坐不住了,黑着一张老脸瞪着皇明月,斥道:“明月,你越说越浑了,信不信为师封了你的嘴?”

    被叱喝了的明月大爷不高兴了,目光阴测测地瞪向太上长老,若不是轩辕天心手疾眼快地一把抓住他并使劲儿的掐了他一把,只怕这位爷会立刻冲着太上长老喷回去。

    虽然有着轩辕天心的阻拦,可明月大爷依然愤愤地咬牙轻声嘀咕了一句:“老东西居然敢为了你的姘头吼爷,改日就做了你。”

    太上长老的一张老脸瞬间黑成了锅底,还是那种被烧红过的锅底。

    瞧得太上长老一脸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不孝徒弟的模样,轩辕天心一脸尴尬的将不孝徒弟往她自己身后扯了扯,囧着一张小脸对着太上长老讪讪一笑,然后赶紧侧头对着某位大爷低吼道:“你给我闭嘴!”也不看看此时是什么情况,你作个什么劲儿啊。

    然而这一次被吼了的某位大爷却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他不仅闭了嘴,还十分不要脸的伸手从轩辕天心的背后环住了她的腰,并一副没骨头似的将自己全身的重量全放在了轩辕天心的身上。

    轩辕天心被他压了一个踉跄,虽然小脸也黑成了锅底,但终究没有将他给推开,任由他就这样抱着自己。

    大庭广众之下,二人就如同连体婴似的,十分让人眼疼。

    太上长老抬手揉了揉眉心,一眼都不想再去看那个令他头疼的不孝徒弟,神色无奈地看向百里苍何,缓声道:“这小子向来没什么正经也没什么规矩,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这话说的虽然看上去是在说皇明月,但实际上却依然在维护他。

    百里苍何闻言垂眸,轻轻呵了一声,语气莫名地道:“清绝,你的心中什么都能装,却唯独装不下”话音一顿,自嘲般地勾唇一笑,连声音都低了不少,“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厌恶你上心的一切厌恶到想要全部毁了”

    轰!

    低语声未落,百里苍何猛地抬眼看向皇明月和轩辕天心二人,一股凌厉的杀伐之气陡然爆发,只见百里苍何的脸上依然带着那抹还未散去的自嘲笑意,却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朝着皇明月和轩辕天心闪了过去。

    抬手成爪,带着凌厉的罡风,正正抓向二人。

    太上长老神色一变,似没有想到百里苍何会突然对皇明月和轩辕天心出手,哪怕他距离二人并不远,想要救援也是来不及了。

    “苍何!”见百里苍何一出手便是没有留有任何的余地,太上长老发出一声厉喝,追了过去。

    凌厉的爪风袭来,轩辕天心本能的想要反抗,然而抱着她的皇明月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同时那环住她腰身的双手还微微用了点力,将她给禁锢住了,也让得她无法动弹。

    轩辕天心心下一惊,有些不明白皇明月的用意,但此时站在她身后的皇明月却脸色不变,俊美如妖的脸庞上还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百里苍何。

    细长妖娆的凤眸就这样直视着百里苍何,眼底嘲弄的神色也是分外明显。

    百里苍何瞧着皇明月眼中的嘲弄之色,年轻俊美的脸庞上也是划过一抹似嘲似讽的黯色,而那看上去凌厉的一爪明明已经到了轩辕天心和皇明月的近前,却就如同按了暂停键般,并没有落下去。

    砰!

    一声闷响,百里苍何被身后追来的太上长老一掌打在肩背上之上。只见百里苍何的脸庞上极快的闪过一抹苍白之色,然后被那股大力给震退了数十米远方才踉跄着停了下来。

    太上长老的脸上依然带着厉色,先是目光快速地将皇明月和轩辕天心二人一扫,然后似想到了什么般,老脸上的厉色顿时一僵。

    “副殿主!”

    梦浮生和奉之等人齐齐惊呼出声。

    在他们的惊呼声中,太上长老这才僵硬地转头看向百里苍何。

    百里苍何的脸色苍白,一丝鲜血自嘴角处滑落。

    “苍何”太上长老神色复杂,似想要说什么般地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

    能说出来。

    这一刻,就算是一向神经粗大的轩辕天心都能察觉到百里苍何心中那股凄然的情绪。

    无相殿的所有人都围在了百里苍何的身边,但没人敢靠近他。

    只见百里苍何目光怔怔地看着太上长老,然后抬手抹去了唇边的血迹,似嘲似讽的轻声笑道:“第二次!玉清绝,你依然不相信我。”话落,猛地一转身,抬手朝虚空一抓,四周空间瞬间扭曲了一瞬,百里苍何头也不回地踏入了扭曲空间中,冷厉的声音传来:“玉清绝,事不过三,这是最后一次。别再让我有任何的机会,否则”话未说完,百里苍何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谁也没有想到百里苍何居然就这么走了,看着再度恢复平静的空间,四周静默一片。

    今日所发生的一切,着实有些诡异,也让得在场不少人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而就在这静默的气氛中,皇明月却心情不错的拍了拍手,语气也十分欢快且带着一丝遗憾地道:“果然是一场好戏,不过散场太快了些。”

    轩辕天心:“”沉默地瞥了一眼某位大爷,忍不住在心中磨牙。

    这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缺德玩意儿,就算是幸灾乐祸也不能当着太上长老的面啊,没瞧见太上长老一脸受了什么刺激的模样吗?!

    缺了大德的明月大爷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了什么,转个眼便吊着眼角看向一脸回不过神来的梦浮生等人,就跟谁欠了他的银子没还似的,“梦浮生,连你们的副殿主都伤心欲绝的跑了,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可是要爷请你们吃饭喝茶?”

    梦浮生等闻言脸色一黑,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阴沉地看了皇明月等人一眼,连口口声声要捉拿的獠牙都不管了,直接硬邦邦的道了一声告辞,然后一甩袖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方掠去。

    而梦浮生一走,奉之等人自然也不可能再留在这里,不过奉之一行人本就是无相殿在天南城分殿的人,所以当下抱拳告辞后,也是掠下了半空,然后带着分殿中的人全部返回了分殿。

    无相殿的人一走,也代表了今日这件事儿算是揭过了,皇明月瞥了太上长老一眼,直接搂着轩辕天心就掠下了半空。

    唰唰唰唰!

    皇明月和轩辕天心都走了,春夏秋冬四人也立刻颠颠地跟了下去,獠牙瞧着几人的背影,抬手摸了摸鼻尖,十分自觉的跟着学。

    一直等候在下面的萧然在见到皇明月和轩辕天心下来后,诚惶诚恐地迎了上去,“天南城城主萧然,见过殿下。”

    “萧然?”皇明月闻言挑了挑眉,细长的凤眸将四周一扫,当发现四周严阵以待的守卫军后,俊美如妖的脸庞上方才掠过一抹满意之色,大爷般地睨着萧然,点头道:“你不错,找辆马车来,爷跟爷的小媳妇儿要立刻返回帝都。”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畏惧这位妖王殿下,萧然居然还当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辆马车,并亲自送二人上了车。

    轩辕天心被皇明月一把给塞入马车中,一脸黑线的挣扎着探头出去,“太上长老他还”话没说完,又被皇明月给一把拖了回去。

    马车的帘子一放,皇明月的声音传出来。

    “不管那个老家伙!”

    刚刚掠下地面的太上长老正好听见了这句话,立刻被气得哆嗦。

    然而太上长老这哆嗦还没哆嗦完呢,拉车的马儿发出一声嘶鸣,一溜烟儿的朝着城门外绝尘而去。

    被不孝徒弟给丢下的太上长老:“”

    被无情主子给丢下的春夏秋冬四人:“”

    被迫被主人给丢下的獠牙:“”

    一阵清风拂过大地,东城门口无限凄凉之意。

    萧然嘴角抽搐的看着被丢人的众人,特别是当着明显气儿不顺的帝都学院的太上长老,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然后无声地抬手朝四周挥了挥,带着城中护卫军悄无声息的走了。

    妖王皇明月果然名不虚传!这性子说变就变,自己的人说丢就丢,不仅属下丢了不管,连自己的师父都可以大逆不道的丢了不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