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47:你们当爷是死了吗(二更)

正文 147:你们当爷是死了吗(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双方对峙在半空中,天南主城中的气氛一度变得紧张起来。

    轩辕天心拒绝了秋棠的提议,盯着梦浮生的双眸中渐渐升腾起一股狠厉之色,咬牙沉声道:“准备拼命吧,我绝不会丢下你们任何一人。”

    她说得坚决而认真,却让得獠牙和秋棠四人的心中狠狠一震。

    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不抛弃不放弃,让得秋棠四人和獠牙的心中也是升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

    在这股情绪的升腾下,獠牙提着血色长枪就挡在了轩辕天心的身前,沉声道:“拼我一死,也会护你周全。”

    秋棠四人也是齐齐挡在了轩辕天心的身前,沉声道:“属下等,誓死保护王妃!”

    有道说衰兵必胜,或许轩辕天心他们还算不上什么衰兵,但面对梦浮生也只能拼死一战,且凝聚出来的气势,竟也十分的凌厉。

    瞧得秋棠等人的气势不断升腾,梦浮生的眼中闪过一抹讥讽之色,“螳臂当车!”

    轰!

    强悍的威压瞬间升腾而起,如同一座大山,朝着轩辕天心等人压了过去。

    只听得一声闷哼,秋棠四人率先出现了一些伤势。

    仅仅是一道威压而已,便让得秋棠四人受伤,这差距,让得轩辕天心的神色顿时阴沉了起来。

    “丫头,先别慌。”

    就在轩辕天心体内战气涌动时,意识海中的大圣却是突然出声打断,“转机来了。”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而就在她愣怔间,不远处的天空也是跟着微微一震。

    嗡!

    细微的嗡鸣声响起,连同正准备出手的梦浮生也是立刻朝着震动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处微微扭曲的空间中,也是有着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当瞧见这凭空出现的人后,轩辕天心的双眼便是一亮。

    “太上长老!”

    的确是帝都学院的太上长老赶到了。

    白袍银发老者刚刚一出现,便见他四周空间微微一荡,他的身形变得虚幻,却又在下一瞬,他人就已经站在了轩辕天心的身边。

    “你这个丫头不过是出学院做个任务而已,没曾想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太上长老先是含笑瞥了轩辕天心,在后者讪讪而笑的神色中,方才不紧不慢地转头看向对面不远处的梦浮生,淡笑道:“老夫大概有五年时间没有见到浮生殿主了吧?不曾想五年后的第一次相见却是在这种时候。”

    话落,太上长老垂眸往下方一扫,笑着继续道:“就是不晓得浮生殿主你们一行人在天南城拦截我院学生是为作何?”

    梦浮生的神色在太上长老出现的那一瞬间便沉了下来,而他看着这位白袍银发老者的眼底中也是有着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

    听得太上长老询问,梦浮生周身升腾的气息却是微微收敛,负手于身后,看着前者,淡声道:“自然是为了请妖王妃前往我无相城一趟。”

    “前往无相城?”太上长老闻言微微一扬眉,含笑道:“这只怕不妥,她此次可还是在选拔赛中,若跟着浮生殿主去了无相城,我帝都学院的规矩岂不是被打破了。”

    梦浮生闻言皱眉,盯着太上长老道:“帝都学院向来站在中立,如今这般出手干预,才是不妥吧。”说着,将目光看向轩辕天心,继续道:“妖王妃跟靳雍一死脱不了干系,再加上我无相殿的十一殿昨日也是疑似死在了她的手中,且又废了我十二殿主,这笔账可不轻。”

    太上长老闻言侧头看向轩辕天心,而后者却立刻道:“太上长老,那闻人卿的死或许是跟我又些干系,但也是他们先追杀我在前,我总不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来杀我吧?我又不是傻子,自然是要反抗的。谁晓得他们无相殿做了多少缺德事儿,居然引来了獠牙族王的报复,这位浮生殿主的话可真是有些奇怪了,怎么横竖都算在了我的头上。”

    “如今死无对证,自然是你怎么说都可以。”梦浮生神色一冷,哼道:“本殿自然也可以说这位獠牙族王本来就是你的人,而当初靳雍的死也是跟你脱不了干系。”

    话落,见轩辕天心还想开口说什么,梦浮生直接看向太上长老沉声道:“如今我们双方各执一词,这中间定然也是有了些许误会,本殿请妖王妃前往无相城一叙,也是为了解开这个误会。但妖王妃却执意不肯,难道不让本殿觉得这其中有着什么蹊跷。”

    似为了堵住轩辕天心和太上长老的口般,梦浮生微微一甩袖,继续道:“若是妖王妃跟此事无关,我无相殿难道还能冤枉她不成?届时本殿亲自护送她回帝都,本殿可以用我无相殿的千年声誉做担保。”

    话音一转,“可若是妖王妃跟此事脱不了干系,即便是拼的无相殿跟皇室决裂,我无相殿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否则岂不是让天下人都以为我无相殿是随意可以让人拿捏的,我一堂堂主是谁想杀就能杀的。”

    梦浮生这番话可谓是以退为进了,他堵了轩辕天心的后路,又是先礼后兵,竟让得一向口齿伶俐的轩辕天心都是有些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然而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梦浮生在堵得轩辕天心哑口无言之后,居然将目光看向了獠牙,微微笑道:“当然,若是妖王妃最后执意不肯跟本殿往前无相城,本殿也不能强行相请,否则我无相殿的头上还真要被扣上一个藐视皇权的罪名。但”声音陡然一沉,道:“我修武堂堂主靳雍却确确实实是死在这位血月妖狼王的手中的,而本殿会亲自前来天南主城,也是为了他而来。所以今日或许我无相殿跟妖王妃之间有些误会,但这误会自然也可以以后再解释,眼下却是我无相殿跟这位血月妖狼王的私人恩怨,所以还请妖王妃和太上长老能否暂且退到一旁,不要再从中阻挠本殿捉拿凶手?”

    梦浮生这番话可真是狠到了极点,也算计到了极点。

    如今这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轩辕天心跟獠牙之间的关系匪浅,但他却能抛开一切,只是针对獠牙,这等用心之险恶,也是到了极致。

    明知道轩辕天心不会抛弃獠牙,更不会作势看着獠牙真的被他出手捉拿,他却还能说得如此大义凛然,哪怕是轩辕天心都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无耻。

    梦浮生说这是无相殿跟獠牙之间的私人恩怨,都已经是私人恩怨了,自然就跟轩辕天心和太上长老没有了任何

    关系,如若轩辕天心再要从中阻挠,就算是如今太上长老还站在她的身边,她也说不过去了,更没有任何的立场了。

    獠牙目光阴沉地看着梦浮生,同样也知道他的险恶用心,当下便是忍不住嗤了一声,冷声道:“本王跟你们无相殿的确是有着恩怨要了解,别说是杀了一个修武堂堂主,只要本王还活着,但凡是你无相殿的人,哪怕是一条狗,本王都会杀得干干净净。”

    梦浮生闻言一笑,看着獠牙的目光更是嘲讽甚浓,“若真如你这般所说,那本殿今日还真不能让你活着离开天南城。”

    说着,便是突然朝獠牙出手。

    砰!

    一声巨响,獠牙提枪引了上去。

    轩辕天心看着跟梦浮生对上的獠牙,眼底瞬间掠过一抹焦急之色。

    獠牙虽然是十万年妖兽,且还领悟了法则之力,但他对上梦浮生却没有半丝赢的机会,最多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他必定会落败。

    “大圣,怎么办?”轩辕天心不断握紧手中的追魂枪,忍不住在心中焦急问道。

    大圣的脸色十分难看,“那家伙太阴险了些,此次针对獠牙,他明显是为了逼你出手,一旦你出手,只怕就算是帝都学院都无法再保你,若帝都学院坚持要保你,连同帝都学院都会被拖下水。”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一滞,虽然她进入帝都学院的时间不长,却是真心喜欢着这个学院,而太上长老此时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帝都学院要护着她的决心。

    她不会不管獠牙,但同样不想连累帝都学院

    就在轩辕天心在心中不断挣扎之即,站在她身边的太上长老似察觉到了她的犹豫挣扎般,淡淡传音道:“小丫头不必顾虑太多,你若想要做什么便做吧,虽然帝都学院两千年来一直是中立的态度,但也并不代表学院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学生被人欺负。你不仅是学院的学生,更是院长的弟子,且还是老夫唯一的弟子的未婚妻,所以不管你要做什么,帝都学院将是你永远的后盾。”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一震,瞪大了眼睛看着微微含笑的太上长老,一双狭长的双眸中有着雾气升腾。

    “太上长老”轩辕天心没有想到太上长老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若说她心中不感动,定然是假的。

    太上长老垂眸看着她,苍老而深邃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柔和之色。

    那种柔和并不是学院长老看着学生的目光,而是一个长辈看着晚辈的目光。

    太上长老是真心看重皇明月的,所以连带着她也被太上长老护在了心里啊

    远处的战斗不断爆发出巨响,而獠牙在时间的推移下,明显出现了败势。

    “獠牙要输了!”秋棠突然沉声道。

    轩辕天心闻言心下一惊,立刻看向了远处战斗中的獠牙,只见梦浮生虚晃一招,避开了獠牙的一枪,身形诡异的转到了獠牙的身后,抬手便是一掌拍了过去。

    噗嗤!

    獠牙被拍得倒飞而出,顿时吐出一口血雾。

    而梦浮生居然得势不饶人,再次欺身而上,竟是准备下杀手了。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九阳烈火壁,诛邪!”

    就在这个危机时刻,轩辕天心终于出手了。

    大片的九阳火升腾而起,生生隔绝了獠牙和梦浮生。

    但被阻拦的梦浮生不但不怒,反而还勾唇笑了笑,缓缓转头看向轩辕天心,面色不变,淡淡道:“妖王妃这是何意?”

    轩辕天心目光凌厉地看着梦浮生,脚下轻轻一点,便是掠了出去,挡在了獠牙身前。

    “獠牙族王昨日对本王妃有救命之恩,本王妃又岂能坐视不理!”

    轩辕天心一手握着追魂枪,淡漠的声音缓缓在空中传开:“我不管他跟无相殿有什么恩怨,但本王妃既然欠了他的救命之恩,今日这事儿便管定了。”

    哗!

    城中百姓哗然,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妖王妃居然真的会再出手。

    梦浮生闻言淡淡一笑,看着轩辕天心,意味深长地道:“看来妖王妃跟这位血月妖狼王的关系果然不浅呢。”

    似知道梦浮生意有所指般,轩辕天心冷冷一笑,道:“浮生殿主也不必说其他,我们之间的事情,咱们都心知肚明,既然你执意要打,本王妃接着便是。”

    梦浮生笑了,转眸看向太上长老,笑问道:“本殿知道妖王妃是内院弟子,而太上长老会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她,但方才本殿已经退让了一步,可妖王妃却执意要插上我无相殿的私人恩怨,您作为帝都学院的太上长老,可是代表了整个帝都学院,而这一次,您是管还是不管?”

    太上长老神色不变,微笑着看向梦浮生,问道:“管又如何?不管又如何?”

    “若是不管,便请太上长老不要再插手此事了。”梦浮生笑了笑,却笑意不达眼底,“若是管的话,帝都学院向来中立的立场可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太上长老呵呵一笑,“帝都学院”然而这话才刚刚开口,却被一道尖锐的破风声打断。

    这破风声由远至近,带着森森煞气呼啸而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怒吼。

    “帝都学院管不管爷不知道,但是爷的女人,爷会管!”

    轰!

    一声轰鸣凭空炸响,带着骇人的惊雷直直劈向了梦浮生。

    狂暴的能量在空中爆炸开来,瞬间吞没了梦浮生,而轩辕天心却是跟傻了一般,愣在了当场。

    这是

    意识海中的大圣眉心狠狠跳了两跳,目光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只见一道身影踉跄着掠出了爆炸中心,原本刚刚还从容淡定的梦浮生却是狼狈了不少,白色的长袍上还有着几道被惊雷劈过的焦痕。

    但梦浮生此时却没有任何心思去在意自己的形象,而是猛地抬头看向轩辕天心的方向。

    只见轩辕天心的身前,一道修长挺拔的红色身影凌空而立,俊美如妖的脸庞上带着一抹凶狠的笑意,细长的凤眸中有着阴鸷之色,如同一只随时能择人而噬的凶兽般,恶狠狠地盯住有些狼狈的梦浮生。

    那漫不经心又带着绝对强势的声音在空中缓缓传开:“梦浮生,你无相殿是向天借了一个狗胆,居然敢趁着爷不在的时候欺负爷的女人,你们是当爷

    死了不成?!”

    天地仿佛在这一刻静了静,整个天南城中更是鸦雀无声。

    无数双眼睛看着天空上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皆是齐齐失声,直到半晌后,全城哗然。

    “那是妖王殿下?!”

    “真的是妖王殿下!不是说他已经失踪了吗?”

    “失踪了又不是死了,如今这位殿下出现了,只怕无相殿这次是要倒霉了。”

    “谁说不是呢!没听见妖王殿下的那一声暴喝吗?定然是怒极了。”

    城中哗然声不断,而梦浮生却脸色阴沉了下来,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几乎咬牙切齿地道:“皇明月!”

    皇明月

    这三个字一出,别人还没什么反应,跟傻了般的轩辕天心却是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目光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背对自己,却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轩辕天心的眼底却是突然蓄起了水雾。

    皇明月

    真的是皇明月

    他回来了!

    轩辕天心的情绪瞬间失控,而挡在她身前的男人似察觉到了她失控的情绪般,缓缓回头看来。

    俊美如妖的脸庞上渐渐收敛起了那股凶狠之色,细长妖娆的凤眸眯了眯,当瞧得轩辕天心那泛红的双眼后,好看的眉心狠狠一皱,“怎么瘦了这么多?”

    轩辕天心:“”

    下一刻,身前的人快速伸手捏上了她的脸,语气依旧跟个大爷似的,“傻了?”见轩辕天心没什么反应,突然侧头看向同样傻了的秋棠四人,开口就骂道:“你们也傻了?瞎了狗眼吗?没瞧见爷?”

    秋棠四人被骂得齐齐打了一个哆嗦,然后春笙哇地一声开始嚎:“主子!”边嚎边朝皇明月扑了过去。

    然而人还没扑到,便被皇明月提脚踢飞,“滚蛋!”

    一脚踢飞春笙后,皇明月再度看向轩辕天心,然后将自己凑近了些,疑惑道:“这是爷的小媳妇儿没错啊,怎么傻成这样了?”

    只见刚刚还红着眼睛的轩辕天心瞬间变得面无表情,抬爪便拍了过去,一巴掌将他的脸给拍开,十分轻柔的道:“去死!”

    皇明月:“”不高兴了。然而还没等到他炸毛开口,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便死死抓紧了他的手。

    皇明月一愣,垂眸看了看死死抓着自己手的小手,眼底顿时掠过一抹笑意。

    然而这笑意不过一瞬,当他察觉到那死死拽着自己的小手还在微微发抖时,眼中顿时掠过一抹阴鸷之色。

    抬头看了一眼明显瘦了不少的轩辕天心,皇明月伸出另一只空着手,捏了捏她微微冰冷的脸蛋,淡声道:“乖乖退到一边去,看爷给你报仇。”

    话落,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梦浮生,薄唇勾唇一抹森然浅笑,却用着一种十分阴冷的声音问道:“敢欺负爷的女人,梦浮生,你说爷是抽了你的筋呢?还是打碎你的全身所有的骨头,然后再剁了去为狗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