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45:城门对质

正文 145:城门对质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是睡不着的。----

    帝都皇宫中,天老和皇倾澜在等着消息传回,而帝都学院当中,一道身影自长老阁中凭空消失。

    远在无相城的无相殿总部,位于后山中的命牌堂突然发出一道急促的钟声,而随之还有着冲天红芒直冲云霄。

    “报——十一殿大人的命牌突然碎裂!”慌乱而紧张的通报声让得原本就开始骚乱的无相殿总部再度安静了一瞬。

    只见一名佩剑弟子神色惊慌的冲进大殿,话音未落就扑通一下跪在了殿中,“启禀各位大人,方才命牌堂中十一殿大人的命牌突然……”

    话未说完,便被人沉声打断:“慌什么!不用你再说我们也知道了。”

    佩剑弟子闻言心下骇了骇,立刻死死低着头沉默不语。

    森严的大殿中有着寒气蔓延,在安静了一瞬之后,便听得有人道:“副殿主,闻人卿和漠尘奉命去追杀那位妖王妃,如今闻人卿的命牌已碎,只怕漠尘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那妖王妃不过听说修为只到王境,她是如何反杀了闻人卿的?”

    “莫非她的身边还跟着帝都学院的人?或者皇室当中有人跟在暗中?”另一个声音疑惑道。

    “不可能!”可惜就在这声音一落,一旁便没有否定道:“帝都学院当中的那些老家伙可一直都在帝都中,而皇室中除了天老外,即便是那几个老不死的也依然在闭关当中,而且天老一直守护在皇倾澜身边,不可能会是皇室的人。”

    “难道就凭那妖王妃区区一个王境的实力便能反杀了闻人卿?”被反驳的那人顿时怒道。

    “副殿主,这妖王妃着实有些古怪,如今闻人卿已死,漠尘更是生死不明,咱们眼下该如何?”

    “杀了我无相殿的人,自然是要她以命偿命!”

    “臧山岭靠近天南主城,不如通知天南城分殿?”

    “连闻人卿和漠尘都栽在了妖王妃的手中,光是天南城分殿恐怕还不行啊……”

    殿中十数人争论不休,但玉阶之上的人却依然沉默。

    直到下面的人发觉不妥后,方才齐齐住了口,抬眼看向了玉阶之上的人。

    半晌,一道虚影自玉阶之上缓步而下,他每走出一步,便让得殿中的空气便凝固几分。

    “如今殿主未归,追杀妖王妃的事情又出现了变故,本殿也不知道殿主还有什么打算,但是……”冷凝的声音微微一顿,随即有着森然煞气开始弥漫,“我无相殿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杀的,殿主当初外出时曾将决定权交由本殿,那么本殿就要对此事负责。”

    “通知下去,让天南主城的十七殿和帝都分殿的大殿主一起出手,务必在天南主城截杀住她。”

    “副殿主,若我们在天南主城截杀住她,只怕这事情传出去,不好对外界的人交代啊,特别是皇室跟帝都学院…。”有人犹豫地道:“这样恐怕会激怒皇室跟帝都学院。”

    “只要赶在帝都学院和皇室的人到来之前杀了她,就算是怒,他们也只能忍下去。如今皇明月不在,皇室还不敢跟我们无相殿彻底撕破脸,而帝都学院本就是站在中间的立场,死了一个学生,他们最多叫嚣一阵,还不敢跟我们为敌。至于皇明月……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后,一切都成了定局,也什么都已经晚了。”

    “是!副殿主英明!”

    森严大殿再次归于平静,而这平静也只不过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短暂平静。

    天空刚刚破晓,天南主城中就被戒严。

    不少城中百姓都城中无相殿的人几乎是倾巢而出,将城中的各个城门严密把控,不仅如此,他们天南主城中一向懒散的主城大人也带着城中士兵把控住了城门。

    但这两方人马却一点儿都不像是合作的关系,反倒是隐隐有着火药味。

    天南城城主萧然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对面一脸阴沉的人,打着招呼道:“奉之殿主怎么会在今日舍得现身了?您不是一向不爱露面,也不大爱理事儿的么?”

    “连一向懒散的萧然城主都现身了,本殿现身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奉之,也就是天南城分殿的殿主冷冷一笑,道:“就是不知道今日萧然城主现身且还亲自把守城门是为何事儿?”

    萧然打着哈哈一笑,道:“没办法呀,本城主食君之禄自然要做忠君之事嘛,昨儿深夜突然接到陛下的传信,让本城主今日务必要迎接贵人,所以天不亮,本城主就开始准备了。”

    话落,萧然笑吟吟地看着对面之人,道:“不过奉之殿主也会出现在这里,倒是本城主没想到的。”

    奉之闻言笑了笑,垂眸道:“本殿也是奉命等在这里捉拿杀我无相殿十一殿主的凶手的。”

    “哦?”萧然闻言似一惊,“十一殿主可是静海城的那位?是什么人居然胆子大到杀了十一殿主?”

    “总有那么些胆子大的人。”奉之冷冷一笑,却不看萧然,道:“待会儿萧然城主或许便知道是谁呢。”

    萧然眸底动了动,随即也扯着嘴角笑了笑,便不再开口说话。

    双方人马将城门各占一半,倒是让得四周的百姓纷纷探头探脑的打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城门口的气氛有些凝重和古怪,今日进出城的百姓都没有几个,天南主城四个城门都显得有些萧索。

    辰时三刻,东城门外出现了一行人。

    萧然眯着眼睛看着那一行人不紧不慢地从小路晃上官道,当先打头的是一名身穿红色衣裙的少女,少女精致漂亮的小脸上噙了一抹浅笑,似乎还在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萧然的目光从少女的身上转到她身旁的人身上,然后一想懒散的城主大人的一双眼睛便是一突。

    妖王皇明月身边的秋棠护卫只怕整个龙昊国没人不认识,但这位秋棠护卫的手上似乎还拖着一个什么东西…。

    萧然眯着眼睛仔细瞧了瞧,当发现那位秋棠护卫手中拖着的是一个帮捆成粽子有一拼的人后,城主大人的眼皮子就跳了两跳,特别是他发现那人身上穿着的白色教袍后,萧然的一双眼睛就忍不住去瞅对面的奉之。

    果然,这一瞅,他就发现了对面的奉之殿主已经黑了一张脸。

    作妖哦!

    萧然忍不住在心中嚎了一句,昨儿晚上他接到陛下的传信后便知道

    今日肯定有麻烦,但他却没有想到这个麻烦居然会如此的大。

    这位妖王妃怎么能这么堂而皇之的将无相殿的人给当成死狗拖一路呢?!这不是明摆着打无相殿的脸么!

    然而不管萧然如何在心中嚎,但瞧见对面的那群人已经开始忍不住的时候,他立刻啊了一声,连忙带着身后的人抢先跑了过去。

    边跑还边用十分惶恐的声音大声道:“臣天南城城主萧然见过妖王妃,昨儿晚上陛下传信说妖王妃会路过天南城,要臣务必好好迎接王妃驾到,王妃一路而来,辛苦了…辛苦了……”

    萧然一边惶恐着,一边如同一个地瓜似的滚了过去,城门口还未入城的轩辕天心突然瞧见里面扑出来这么一个人,还被吓了一跳。

    不过垂眸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萧然,又抬眼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一群无相殿的人,轩辕天心便笑了。

    抬手虚扶了一下,萧然也十分上道的自己爬了起来,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着这位天南城主,十分满意地道:“陛下有心了,本王妃也只是因为出学院任务归来,所以路过天南城而已,城主不必如此客气。”

    “哪里哪里……”萧然一边笑得客气地抱拳,一边忍不住拿眼睛去瞅被秋棠当死狗拖的人。

    轩辕天心瞧着他那微微抽搐的嘴角,心中也是一笑。

    这天南城主倒是一个有意思的,明明看见了漠尘,那嘴角都快抽得抽筋了,但他却依然顶着一张‘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的脸。

    而且以她的感知也不难察觉,这城中到处到弥漫之肃杀之气,想来这位天南城主没少做安排。

    轩辕天心跟萧然站在城门口寒暄,另一边等在城中的无相殿等人却是各个都眼露杀气。

    奉之眯眼看着那位笑吟吟的妖王妃,在瞧见她随着萧然进城后,方才带着人拦了过去。

    “奉之殿主这是何意?”萧然似一脸疑惑地瞧着奉之等人,“殿主不是要在这里等人吗?那您就继续等,本城主刚接到贵人,此时正急着带贵人前去休息,所以就不跟殿主叙话了。”

    眼见着萧然打着哈哈想要带人走,奉之冷笑了一声,目光凌厉地看向轩辕天心,道:“萧然城主还是先别急着走,本殿也有话想要对妖王妃说说。”

    “这……”萧然双眼眯了眯,瞧得无相殿等人不动声色的挡了他们的去路,当下脸色便是一沉,“奉之殿主这是何意?即便你要跟王妃叙话,是不是也得按章程走?如今这般强行拦路,是何意?”

    奉之冷冷一瞥,淡笑道:“萧然城主太紧张了,不过是有些问题想要问问妖王妃,你这般紧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萧然一噎,他的确是紧张了一些,不过正是因为紧张,所以才会被奉之拿住话。

    “萧然城主,既然这位无相殿的殿主有问题想要问本王妃,不如你便让开吧。”就在萧然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身后传来轩辕天心带笑的声音。

    萧然回头看去,只见轩辕天心冲他摆了摆手,缓步从他身后走了出来,笑吟吟地看着奉之,道:“其实本王妃也有问题想要问问这位无相殿的殿主呢。”

    奉之闻言双眼一眯,倒是萧然脑子转得极快,当下惊讶地看向轩辕天心,问道:“王妃也有问题想要问奉之殿主?不知道王妃想要问什么?要知道奉之殿主一向很少理事儿的。”

    轩辕天心笑看了萧然一眼,这位天南城主果然十分的上道,嘴上却道:“虽然这位奉之殿主很少理事儿,但总归是无相殿的人,且还是一分殿之主,想来本王妃的这个问题,他一定能回答出来的。”

    说着,也不等奉之开口,轩辕天心侧头看向秋棠,而后者立刻将手上拖着的人用脚一踢,踢到了众人的眼前。

    奉之看着一身狼狈且战气被废的漠尘,眼底顿时阴沉了下来,而轩辕天心就跟没看见似的,笑眯眯地看着前者,然后突然脸色一沉,道:“本王妃从静海城返回帝都的一路上,连翻遭遇追杀,而这些追杀本王妃的人皆是无相殿的人,不知道这位奉之殿主可能给本王妃一个合理的解释?”

    轩辕天心的声音不大,但却诡异的传遍了整个天南城,原本城中那些探头探脑的百姓们在听到这一质问后,皆是哗地一声炸开了锅。

    “无相殿一直以佛的信徒发扬佛的慈悲为宗旨,更是一度代替了轩辕神女代表神权,而你们口中所说的仁慈和慈悲,便是三番五次追杀皇室王妃,且还两城殿主联手,两城分殿精锐尽出吗?你们无相殿的眼中可还有皇权?可还有王法?还是说你们无相殿口中所说的仁慈和普度众生不过是为了欺骗世人,实则是打着佛的幌子,狼子野心想要颠覆皇权!”

    轩辕天心的一声质问掷地有声,就如同一道平地惊雷般,让得整个天南主城都炸开了锅。

    奉之等人脸色铁青,心中几次翻腾起杀意,都被生生忍了下去。

    他们的确是奉命务必要在天南城中截杀住妖王妃,但是从萧然带着城中守卫军开始全城戒严时,事情便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更何况,即便他们想要对这位妖王妃出手,也得需要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然而当她命人拖着半死不活的漠尘出现后,那个理由就失去了。

    他们能怎么说?

    说妖王妃杀了无相殿的十一殿主?若是漠尘没有被他们生擒,他们还能死无对证,但如今呢?

    奉之一张脸色连变,可面对轩辕天心的质问,还有全场百姓的哗然,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一旁的萧然也没有想到轩辕天心会开口质问奉之,且还指纹的如此掷地有声。

    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一幢,萧然立刻也是脸色铁青地看向奉之等人,怒声质问:“奉之殿主,王妃所言可是属实?若当真是这样,你们无相殿势必要给出一个交代,否则本城主也无法向陛下给出交代!”

    瞧得愤怒的萧然,轩辕天心挑眉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交代?只怕无相殿的交代又是推卸责任吧?不知道在场的各位可记得不久前在北域发生的事情,本王妃和殿下也是被无相殿的那位疯七护法追杀,北域众多宗门的人皆是死在疯七的手上,而且我家殿下正是因为疯七,至今下落不明。无相殿当时可给过什么交代?一句疯七已经被逐出无相殿就不了了之了,这一次,这位奉之殿主是不是也要说追杀本王妃的人不是无相殿的人,或

    者说这些人也是被你们给逐出无相殿了?”

    话落,轩辕天心悠悠一笑,道:“若真是这样,这个借口还真好用呢,那以后只要是你们无相殿想要除去的对象,都来这么一遭,而被你们除去的人,死了也白死,活着的亲人连一个伸冤的机会都没有了?就是不知道这次是本王妃,那么一下,又会是谁……”

    这话说的就有些诛心了。

    别说奉之的气息一沉,就连他身边的其他人也是脸色一变。

    轩辕天心的这句话,无疑是将他们无相殿给放在了整个西大陆势力的对立面。

    城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百姓们看着奉之等人的目光也是有了一些变化。

    萧然瞧着哑口无言的奉之等人也是忍不住在心中为轩辕天心叫了一声,连同他都觉得自己的腰杆挺直了不少,看着奉之等人的愤怒目光越发理直气壮了起来。

    而就在奉之等人骑虎难下的当口,一道低沉的笑声却是突然响起。

    “妖王妃着实好口才,这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就算是我无相殿拍马也赶不上啊……”

    突来的说话声,让得城中议论的百姓纷纷一愣。

    只见空荡荡的大街上突然刮起一阵狂风,一道身影也是自风中缓步而出。

    当瞧见那缓步而出的人后,秋棠四人的脸色瞬间大变。

    ------题外话------

    今天是六一,虽然知道看文的妹纸们应该不在这个节日的范围了,不过还是要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本来是想要将某位大爷给写出来的,但是说好了要陪我家小情人过节的,所以只能让某位大爷继续在黑屋子里待一会儿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