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2:返程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蓝天白云,阳光海岛,还有空气中带着腥咸味的海风,眼前的一切,不管从哪里看,都让轩辕天心觉得心情美好且舒畅。

    看着蔚蓝的大海,听着海浪声,轩辕天心的小脸上一直都带着一丝浅浅笑容,然而站在她身边一脸阴郁的易擎苍,却没有她这种好心情了。

    易擎苍老脸阴郁,心情郁结,特别是看着轩辕天心此时脸上的浅浅笑容,他就跟吞了一只死苍蝇般的难受。

    这若是换着旁的人,只怕在瞧见他的这幅模样后,大概都会绕道走了,但轩辕天心却不会,她不仅不会绕道走,反而明知道此时易擎苍很是眼疼自己,她还非要往易擎苍的面前凑。

    笑吟吟的看着一脸郁结的易擎苍,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再度扩大,连声音都欢快了不少,“易谷主简直太客气了,其实我们自己就能走,您又何必亲自相送呢。”

    易擎苍嘴角抽了抽,瞧着轩辕天心笑吟吟的小脸,扯出一个干巴巴的假笑,道:“妖王妃要离开,本谷主又岂能不来相送,这可不是我焚天谷的待客之道。”

    就跟没看见易擎苍脸上的假笑般,轩辕天心笑容灿烂地点头,道:“焚天谷不愧为有着千年传承的大宗门,本王妃对于此次之行,非常的满意,也难怪我家殿下也对焚天谷如此念念不忘。”

    皇明月对焚天谷念念不忘?

    易擎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又开始翻腾了,纯粹是扯淡!那家伙念念不忘的压根就是他的宝库!

    轩辕天心离得近,似察觉到了易擎苍翻腾的情绪,笑呵呵地又道:“如今连本王妃都有些念念不忘了呢。”

    易擎苍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里,瞅着一脸念念不忘的妖王妃,就差开口赶人让她赶紧滚了。

    一番撩拨之后,轩辕天心也觉得差不多了,再撩拨下去只怕这位焚天谷谷主真的要黑脸赶人了。

    将脸上的笑意一收,轩辕天心变脸跟翻书似的,看着易擎苍的神色一脸的正经严肃,“时候也不早了,那本王妃就先告辞了,待我家殿下回来后,本王妃会立刻让殿下联系易谷主。”

    易擎苍瞧着突然一本正经的轩辕天心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但等他反应过来后,人家已经带着人上了船。

    看着渐渐驶离海岸的楼船,易擎苍脸上的神色简直是一言难尽。

    身边的易水寒偷偷拿眼瞅了瞅自己的老爹,一时也分辨不出自己爹是个什么想法,随想了想后,忍不住试探开口道:“父亲,如今妖王府已经拿到了我们的焚天令,您对于妖王府的要求是怎么想的?”

    易擎苍闻言回眸看去,只见那老脸上的郁结情绪瞬间扫空,“没什么想法,不过从此以后我焚天谷便跟妖王府或者说是皇室给绑在了一条船上。”话落,他突然低低一笑,道:“以后的西大陆就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有着妖王皇明月,还有着这样厉害的妖王妃,我焚天谷应该不会站错了队。”

    说完,易擎苍突然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然后又十分郁结的叹了一口气,在易水寒莫名其妙的目光中,转身离开了海滩。

    易水寒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越走越远的亲爹,抽着嘴角嘀咕:“这老头儿是什么意思?先前还见他一副眼疼妖王妃的模样,怎么转个眼又如此看好他们了?看好就看好吧,干嘛还嫌弃上我了?!”

    说完撇了撇嘴,向着自家已经走远的老爹追了过去。

    另一边,轩辕天心他们所乘坐的楼船一出海,她便召集了春夏秋冬四人在房间里议事。

    四人看着一脸沉思的轩辕天心都没说话,直到轩辕天心似下了什么决定般,突然抬头看着四人,道:“我想来想去后,决定咱们还是分开走。”

    春夏秋冬四人闻言一惊,什么叫分开走?

    不等四人开口,轩辕天心看着四人继续道:“咱们都知道回去的这一路肯定会不平静,但我们若是一起走,目标太大了,所以分开走不仅可以分散无相殿的注意,而且我一个人行动也要快一些。”

    “那怎么行!”秋棠第一个不赞同的反对,“小王妃,无相殿的目标是你,若是你一个人上路很容易被围剿的。咱们一起走虽然目标大了些,但是遇到了危险也能抵挡一二。”

    不过秋棠反对的话一出后,旁边的夏言倒是一脸若有所思地道:“分开行动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行,虽然这有些冒险,但是咱们若跟小王妃分开走,也可以为小王妃引开不少注意。”

    “出帝都前咱们就已经用过这一招了,你以为无相殿的人都是傻子吗?”春笙立刻瞪了夏言一眼,然后看着轩辕天心严肃道:“小王妃,咱们不能分开,分开了就等于将咱们的战力给分散了,就算您的身边还有着那位血月妖狼王在,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话落,沉默寡言的冬凛也是立刻点头附和道:“春笙说的对,这分散注意的一招的确已经不保险了。”

    见三人都反对,夏言讪讪笑了笑,看着轩辕天心道:“小王妃,少数服从多数。”

    轩辕天心:“”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我只是觉得人太多,若当真遇到打不过的家伙后不容易跑啊。”

    “若当真遇到那种事儿,小王妃您就一个人先跑就好。”秋棠立刻义正言辞地道,显然是一副坚决不会让轩辕天心一个人上路的打算。

    丢了他们一个人跑?别说轩辕天心做不出来,就算做得出来她也不会这么做。

    “其实不分开也不是不可以”在轩辕天心纠结间,金翅大鹏却是突然开了口。

    “嗯?”

    闻言,轩辕天心连同春夏秋冬四人齐齐看向了金翅大鹏。

    后者扑腾了一下翅膀,抬头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你想要分开走,是因为担心遇见打不过的敌人,而导致不好逃走?”

    轩辕天心点头,“我一个人若是想要逃,即便是帝境强者都拦不住,但是人一多,就是想逃都不好逃了。”

    金翅大鹏闻言抖了抖身上的羽毛,无奈地道:“为什么不好逃?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石碑空间?”

    轩辕天心一愣,金翅大鹏接着道:“将他们全部装进空间里,不一样是你一个人上路吗?这样目标也缩小了,遇见危险后还可以将他们放出来做帮手,要遇见打不过的家伙,将他们往空间里一装,你再跑不久行了?”

    “对啊!”轩辕天

    心闻言一拍脑门,道:“我怎么忘记石碑空间了,一到关键时刻就犯糊涂!”

    金翅大鹏白了她一眼,哼道:“不过你这个分开走的想法其实也不错”

    “怎么说?”轩辕天心又是一愣,连春夏秋冬四人都是一脸不解地看着金翅大鹏。

    春笙有些急躁的道:“你这小鸡崽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一会儿让不分开,一会儿又说分开的办法不错,你到底要怎么做?”

    金翅小鸡崽闻言炸毛了,瞪着春笙就开喷:“叫谁小鸡崽呢?叫谁小鸡崽呢?信不信本座一翅膀将你扇到海底爬都爬不出来!”

    春笙气得黑了脸,金翅大鹏唰地一下从桌子上扑腾了起来,围着春笙就是一阵乱啄,边啄边道:“本座话都没说完,你着急个什么!本座说分开行动的办法不错的意思是让你们现在就分开!”

    瞧得炸毛的金翅大鹏,轩辕天心连忙上前将它给拎了回来,一边安抚一边问道:“现在就分开是什么意思?”

    被轩辕天心给安抚住的金翅大鹏哼了哼,道:“就是说现在就走,让这艘船按原定计划,该上哪上哪,但你立刻将这四个东西装入石碑空间中,然后由本座载着你从空中走。”

    还别说,等金翅大鹏的话音一落,不仅轩辕天心的眼睛亮了,就算是闹腾着要拔了金翅一身毛的春笙都立刻安静了下来。

    夏言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这个办法可行!”

    “那还等什么!”轩辕天心腾地一下起身,看着四人吩咐道:“将东西收拾一下,咱们立刻就走。”话落,看向秋棠,“秋秋大叔,你去吩咐船长,按原定路线一路前往静海城,船上的一切照旧,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享乐的都享乐起来,有多热闹就多热闹。”

    秋棠闻言立刻应道:“属下立刻就去。”

    春笙也是一溜烟儿地蹿出了门,“小王妃,属下去将那些歌女也给叫出来,让她们将小曲儿唱起来。”

    瞧得疾步出了门的二人,轩辕天心这次勾唇一笑,“接下来就看咱们怎么跟无相殿的家伙们玩了,想要截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