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39:心魔,炼化

正文 139:心魔,炼化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我就是你,你亦是我

    这句话从四面八方不断响起,伴随着嘻嘻哈哈的嬉笑声,仿佛魔音般,让人心生烦闷,无比的焦躁。

    那嬉笑声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轩辕天心脸色难看,耳膜刺痛,想要抬手去捂住耳朵,但她的一双手就如同灌了铅般,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抬起来。

    汗水顺着脸庞滑落,轩辕天心呼吸沉重急促,努力压住心中的烦闷和暴躁情绪,咬了咬牙,冷声叱道:“笑话!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何来我就是你,你亦是我一说。”

    “你不相信?”那声音仿佛近了一些,嬉笑着道:“嘻嘻嘻你都失忆了,都忘记自己是谁了,你如何肯定我不是你,你不是我?”

    “我虽然失忆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我却不是失智!”轩辕天心冷笑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什么狗屁的你是我我是你,一个连脸都不敢露,只会躲在暗中的鬼玩意儿,也配说你就是我?”

    “你不相信?”那声音尖锐中带了一丝恼意,显然是因为轩辕天心的不相信而变的有些愤怒。

    轩辕天心闻言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对于它的话明显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态度。

    嗡!

    似乎是因为没有得到轩辕天心的回答,四周的空间猛地一颤,随即一道人影自扭曲的空间中缓步走了出来。

    阴影倒映在黄沙上,轩辕天心低垂的眸子微微一闪,顺着脚下阴影便抬眸看去。

    只见距离她两三米的沙丘上,一名身穿碧绿纱衣的少女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巴掌大的瓜子脸,漂亮而精致,一双狭长的双眸噙着一丝笑意,却并没有半丝暖意。

    四目对视间,轩辕天心眼尖地瞧见那一双狭长的双眸中似有一缕碧绿光芒一闪而过。

    轩辕天心看着她不说话,而对面的少女却挑了挑眉,用着软软糯糯的嗓音道:“你瞧我是谁?如今你可还会是你不是我,我不是你?”

    黄沙大漠中,两个少女相对而站,只不过一个是身穿碧绿纱衣,而另一个却是穿着一袭男子白袍,但二人的容貌却是一模一样,没有半丝不同。

    轩辕天心半眯着眸子将她上下打量,半晌后,同样狭长的双眸中却是闪过一抹嫌弃之色。

    那是真的嫌弃,轩辕天心不仅眼神儿嫌弃,小脸上的嫌弃神色更是不加掩饰,嘴上还不忘嫌弃地道:“真丑!”

    话落,只见原本还笑吟吟地看着轩辕天心等着她的反应的少女却是眼睛一眯,冷笑道:“丑?你是在说自己丑吗?”

    她们二人长得一模一样,她居然说自己丑?

    轩辕天心嗤地一笑,挑眉看着她,道:“我说的丑是指你的品位,你若当真是我就应该晓得,我最讨厌的就是绿油油的衣裳。”目光嫌弃又挑剔地再次扫了她一眼,哼道:“再好看的一张脸蛋,也遭不住你这俗气品位的摧残!”

    少女:“”似乎被轩辕天心这毫不客气的评价给气得不轻,一双眼睛危险的眯了眯,眼底闪烁的碧绿光芒越发惊人。

    目光紧紧盯着轩辕天心,冷声道:“你不是忘记自己是谁了吗?”

    “我的确是忘记了。”轩辕天心点点头,道:“但我也只是忘记了自己是谁而已。”

    “而已?”少女目光阴沉地盯着她。

    轩辕天心勾唇笑了笑,盯着她的双眼中有着金光快速一闪,“就是而已,所以我脑子里的所会所学,却一样都没有忘记。”话落,双手迅速结印,朝着对面的少女陡然一指,喝道:“天道无极风神借法,九龙缚鬼之定身咒!”

    嗡!

    金光猛地自轩辕天心的指尖射出,化作一道金色光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对面沙丘上的人给瞬间捆绑。

    纱衣少女被捆了个措手不及,一张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阴鸷无比,“你刚刚是在做戏?”

    “做戏?”轩辕天心笑着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否则如何将你这个躲在暗中的家伙给骗出来?”瞧着对面少女脸上的怒意,轩辕天心笑着继续道:“虽然我不记得我是谁,也不记得我为何会在这里,更不记得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我却能肯定的是,只要将躲在暗中的你给找出来,那么我就定然可以离开这里。”

    话落,心情不错地瞧着少女,轩辕天心接着道:“而且我还能肯定,我会失忆也是跟你或者跟这个地方有关,擒了你,我失去的记忆就定然能够回来。”

    少女盯着轩辕天心,一张脸上的神色不断变换,最后她忽然大笑出声,原本跟轩辕天心一模一样的嗓音也是再次变得尖锐,“不愧是驱魔龙族的传人,你们那得天独厚的血脉之力,哪怕是进入了我的幻境中,你们也能保持着灵台清明。”

    “驱魔龙族的传人”轩辕天心眸光一动,脑子里似乎有着什么一闪而过。

    那少女哈哈大笑,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是变得无比火热跟贪婪,仿佛就像看见了什么十分可口的美味般,这种眼神儿,让得轩辕天心都不禁身子抖了抖。

    轩辕天心目光古怪地瞧着少女,那神色就跟在看什么变态似的。但对于轩辕天心这种看变态的目光,纱衣少女却一点儿都不在意,盯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中火热之色不仅不减,反而越发的浓厚,甚至在盯着她的时候,不时伸出小巧的舌头舔了舔唇角。

    轩辕天心一瞧见她那舔唇的动作,就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正欲开口骂她变态,却不料少女对着她痴痴一笑,道:“当年若我在被天道封印的之前就得到了你们驱魔龙族的一丝血脉之力,也不至于被那老东西给封印了千千万万年。如今你自己送到了我的面前,我若不吞了你,便是对不起我自己了。”

    轩辕天心:“”一张小脸顿时扭曲了,难怪这家伙一直用那种眼神儿看着自己,原来是想要吃了我啊!

    瞧得轩辕天心扭曲的神色,少女再次笑了起来,“你别怕,等你被我吞了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从此这天地间,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困住我们”

    “滚你个蛋!”轩辕天心被恶心到了,忍不住爆了粗口,“等你吞了我,这天地间或许是没人再能困住你,但我却被你困住了,你丫当我傻呢?”说着目光一凌,嗤道:“都被我捆得跟粽子似的,还想吞了我?做梦!”

    “你以为你的定身咒就能捆了我吗?”少女闻言诡异地一笑,只

    见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人突然开始变得扭曲。

    轩辕天心神色一惊,想都没想便是准备再次出手,但她双手刚刚结印,便听得少女笑吟吟地道:“别想着出手,就算你将我绑的再严实,也是没有任何用因为我要吞你,现在就可以”

    话音未落,空间猛地震动。

    轩辕天心脚下不稳,被震得一个踉跄倒地。

    沙丘上,少女瞧着倒地的轩辕天心发出张狂的大笑声,与此同时,四周突然一暗。

    轩辕天心只觉眼前陡然一黑,然后便什么都瞧不见了。

    张狂的大笑声依然不断响起,从四面八方传入轩辕天心的耳朵里,但轩辕天心尝试着将手放在自己的眼前,但除了黑暗就还是黑暗。

    “你以为我会如何吞了你?”那笑声继续,“如今你在我的幻境中,你觉得我会如何吞了你?哈哈哈哈”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但立刻神色大变。

    她如今在幻境中,那家伙就算是要吞噬了自己,自己其实根本就阻止不了,但听她的意思,似乎此时另有蹊跷。

    就在轩辕天心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那张狂的大笑声一变,再次变成了先前那种嘻嘻哈哈的嬉笑声。

    笑声刺耳,也让得轩辕天心脑门一突一突的发疼,仿佛有着一股力量在强行侵入自己的意识在寻找什么。

    轩辕天心双手紧紧抱住头,想要将那股力量排斥出去,但似乎不管她怎么抵抗,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嗡!

    一声嗡鸣,轩辕天心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待得她意识渐渐回笼,那围绕在耳边的嬉笑声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虽然四周依然是漆黑一片,但安静得连她的心跳声都能听见。

    黑暗里,轩辕天心满身大汗,有些虚脱般地躺在地上,睁着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黑暗里。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漆黑的天幕突然出现一道光幕,而那光幕中依稀有人影在晃动。

    那是一个让她觉得分外熟悉的宅邸,欧式奢华的装修、复古大床,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觉得熟悉。

    大床上有一女人躺在上面,床边有着不少人在走动。

    渐渐的,光幕中有声音传来。

    那床边抱着一个刚出世的婴儿的男人满面笑容,而男人身边还有着一个同样抱着一个刚出生婴儿的老妇。

    男人声音低沉又温和:“龙凤双生,这是我们轩辕家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龙凤双生。”

    老妇脸上同样带着笑意,但在她伸手摸过怀中婴儿的眉心后,脸上的笑意顿时一僵,“这孩子的灵力为何只有一半?”

    老妇的这句话仿佛一个炸雷,顿时让得热闹的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屋内所有人都神色紧张地凑近老妇,垂眸看着她怀中的婴儿,在众人一番检查之后,一行人的脸色皆是有了变化。

    “轩辕家七千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只继承了一半灵力的女娃”

    “她这样低微的灵力是无法修行轩辕家高深的术法的”

    “哎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叹息声,遗憾声无处不在,然后光幕中的画面一改,再次出现的却是一条幽静空荡的小巷。

    小巷里人影闪动,脚步声杂乱。

    轩辕天心瞪大眼睛瞧着光幕中的画面,目光一瞬不瞬。

    只见在小巷的尽头,有着三五道人影慌乱跑出。

    她似乎记起来了,那几个人是她的同事,是灵异犯罪科的人,而她是轩辕天心,是灵异犯罪科的科长。

    “该死的!这次遇见的雾妖居然如此棘手,就算是科长也是奈何不得它。”

    “什么叫雾妖棘手,而是咱们的那位科长根本就不行,若换作是天音前科长,区区雾妖早就被收服了。”

    “是啊,据说两位科长还是亲姐妹呢,不曾想姐姐那么厉害,这个妹妹居然只是个半吊子。”

    “我听说咱们如今这位科长压根就不是轩辕家正儿八经的传人,只不过是因为前任科长莫名失踪,她才会被轩辕家的人给顶替了出来。”

    “我也听说了这事儿,据说现在这位科长是轩辕家几千年来灵力最弱的一个人,若不是因为她生在轩辕家,就她那点儿微弱的灵力,别说做咱们灵异犯罪科的科长,就算是进入咱们部门都只能算是一个跑腿的。”

    “看来轩辕家自从轩辕天音失踪后就越来越不行了啊”

    “别说了,赶紧撤退,然后派个人去轩辕山庄请救兵!”

    脚步声渐渐远去,光幕中的画面也随之消失。

    轩辕天心躺在地上,脸上的表情近乎麻木。

    “呵呵”低哑的笑声响起,轩辕天心缓缓翻身趴在地上,双手紧握成拳。

    她想起来了,她是轩辕天心,是轩辕家七千多年来灵力最弱的一个传人。

    因为她的三姐突然失踪,所以她这个最弱的人被家里的人赶鸭子上架般地给赶上了这一代传人的位置上,但就因为她的灵力低微,所以处处给轩辕家抹黑,也处处被人拿去跟三姐做比较。

    轩辕天心死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刚刚那消失的嬉笑声却再次响起。

    “恨吗?怒吗?”

    轩辕天心眼珠子动了动,哑着嗓音问道:“恨什么?怒什么?”

    “恨本该属于你的灵力在胎中被强行分走,怒那些人总是拿你跟轩辕天音做比较”

    轩辕天心神色闪烁不定,那嬉笑声继续道:“明知道你的灵力不能够继承驱魔龙族传人的身份,但他们依然让你成为了这一代驱魔龙族的传人,他们是存心要看你的笑话啊。”

    “明知道灵力不足是你心中的痛,那些所谓的家人可有在乎过你的感受?”

    “什么家人,什么姐姐,都是一群虚伪的人他们从来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也从来都没有替你想过,为了虚荣,为了名誉,将你给推了出去,面对着世人的嘲笑放弃吧,什么家族传人,什么家族荣耀,通通都是狗屁!”

    “放弃吧什么家人,什么天才姐姐,都是一群伪君子”

    轩辕天心脸色苍白,目光渐渐变得空洞,喃喃道:“放弃放弃一切”

    “对,放弃一切。”黑暗中扭曲了一瞬,一道莹莹绿芒从扭曲的空间里飘了出来,

    它缓缓飘到轩辕天心的眼前,声音魔魅地低声道:“放弃了一切,跟我来,只有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也只有我才知道你心底想要的是什么。”

    “你?”轩辕天心缓慢地抬头看去,一双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的焦距。

    绿光化作巴掌大的青莲形火焰,魔魅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急切和喜色,道:“对,就是我,跟我来你我合为一体,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从此以后谁都奈何不得我们,我们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轩辕天心无意识般地重复。

    “是的,来将你的手给我,我带你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轩辕天心缓缓抬起了右手。

    瞧得她渐渐朝自己伸来的手,青莲心火的光芒顿时大绽,“就是这样将你自己交给我”

    眼见着轩辕天心的指尖即将触碰到跳动的火苗,然而原本目光空洞的人却是猛地翻身跳起。

    “帝寒天冰霜牢笼,极致冰封!”

    轰!

    刺骨的寒气瞬间弥漫,数根冰柱从天而降,将轩辕天心和青莲心火给齐齐困在了当中。

    青莲心火猛地暴退,惊怒道:“你骗我!你没有失忆!”

    轩辕天心一改先前的迷茫之色,抬手拍了拍衣袍上的黄沙,冷声道:“我先前的确是失忆,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我想起自己是谁,更不该拿我的家人来说事儿!”

    脚下一点,朝着暴退的青莲心火追去,轩辕天心冷笑道:“就你这样的玩意儿又怎么会明白是什么家人?我的家人,我的三姐,从始至终都是真心疼爱我的人,我的确是灵气低微,可那又如何?我是他们的女儿,我是三姐的小妹,轩辕家的人只会因为家中有新生儿出生而高兴,根本不会在乎什么灵力不灵力!”

    抬手成爪,一层冰霜瞬间覆盖了整支手臂,然后猛地朝青莲心火抓去,“你以为你这低级的手段便能勾动我的心魔?我灵力低微这件事儿我早已经看淡,所以它根本成不了我的心魔。灵力低微我就会努力修炼上去,心魔?那是什么东西!而你敢用我的家人来骗我,今日我若不炼化了你,我就不叫轩辕天心!”

    轰!

    一把抓住青莲心火,不顾它的奋力挣扎,轩辕天心垂眸冷笑道:“虽然这里是你的幻境,但你也不要忘了这里也是我的体内!如今你被捏在手里,若还能让你逃出去,那才是个笑话。”

    话落,轩辕天心将青莲心火狠狠一握,只听砰地一声,那团巴掌大的火焰顿时炸成零零散散的火星。

    火星飘飘洒洒,轩辕天心双手一抱,将火星尽数握入双手中,然后双手快速合十。

    嗡!

    大量的金光自她脚底升腾而起,轩辕天心就这样直接盘膝坐于虚空中,缓缓闭上了双眼。

    真正的炼化,现在总算是开始了

    禁地中,大圣守在轩辕天心的身边,当察觉到她体内渐渐平息的波动后,方才狠狠松了一口气地对着身边的冰尊者道:“她扛过去了,如今应该在炼化青莲心火了。”

    闻言,冰尊者也是立刻吁了一口气,道“刚刚的情况也太危险了,我还真担心她会抗不过去呢。”

    大圣沉默地点了点头,先前轩辕天心的情况是真的不好,即便他站在她的身边,都能感觉到她体内那股极为不平静的波动,若是稍稍出一点儿差错,只怕青莲心火立刻会在她的体内反噬,甚至是直接从她体内开始焚烧。

    不过幸好这丫头总算就那股不稳定的波动给控制住了。

    大圣心有余悸地瞥了一眼轩辕天心,随即咧嘴无声一笑,现在嘛。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只要等这个丫头将青莲心火完全炼化,他们就可以寻到焚天令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不过一想到焚天令,大圣的眼珠子便是一闪,然后抬眸朝四周看去。

    “你在看什么?可是有哪里不妥?”冰尊者见大圣四处搜查的模样,忍不住紧张问道。

    大圣摇了摇头,道“替这个丫头找东西。”

    “什么东西?”冰尊者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好奇问道。

    “焚天谷的焚天令。”大圣道:“这丫头跑到这里来,其实就是为了那焚天令。”

    “焚天令?”冰尊者诧异一笑,道:“我知道焚天令在哪里。”

    “在哪里?”大圣连忙转头看向他。

    冰尊者抬手指了指下方树林,道:“你觉得焚天令是什么?”

    “焚天令除了是令牌还能是什么?”大圣闻言嗤道。

    哪知冰尊者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虽然焚天令是令牌不错,但却不是普通的令牌,当年我亲眼看着焚天谷的那位焚天老祖拿出来过,所以我记得焚天令的气息。”

    “哦?”听冰尊者这么一说,大圣倒是来了些兴趣,问道:“你知道什么?”

    “那焚天令也是一种奇宝,能布阵化阵,也能化作万物。”冰尊者笑道:“先前从冰洞中出来时,我便感觉到了焚天令的气息。”

    “它在哪里?”大圣连忙问道。

    冰尊者朝下方树林一指,道:“就在林中,只要尽数毁去这片林子,焚天令定然会出现。”

    “哦?”大圣眯眼看向下方树林,随即咧嘴一笑,道:“有些意思,本大圣倒要试试看。”说着,抬手一挥,召出一股狂风,朝着下方顺利席卷而去。

    只见狂风呼啸而过间,大片树林皆是化作了粉末,直到一颗树木都瞧不见后,纷纷扬扬的粉末中,一道红芒从地底冲了出来。

    瞧着那道红芒,大圣立刻虚空一抓。

    咻!

    红芒掠了过来,被大圣抓在了手中,待得光芒退去,大圣垂眸一看手里,当即便是一乐。

    “哟,还真的是焚天令呢!”

    只见半个巴掌大小的红色令牌边缘雕刻着火焰图腾,令牌上正正写着三个字焚天令。

    大圣笑眯眯地拿在手中把握,一边拿眼去瞥轩辕天心,笑呵呵地道:“等这丫头醒过来后,再拿给她瞧瞧,到时候她定然会对本大圣笑得跟狗腿子似的”

    冰尊者:“”这个比喻,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无言以对啊。

    找到焚天令的大圣却是心情不错,抄着双手再次晃到轩辕天心身边,弯腰凑近了一些,盯着她那如

    同睡着了般的小脸,嘀咕道:“不过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才能醒过”

    轰!

    话未说完,只见轩辕天心的体内突然冲出一股磅礴的威压,惊得大圣连忙暴退。

    大片的碧绿火焰自轩辕天心的体内冲了出来,而原本盘膝闭目的人也是在微微一震之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大圣和冰尊者惊喜地瞧着她,这是成功了?

    轩辕天心立于火海中,抬眸看向到处蔓延的烈火,小脸上凝出一抹浅笑,然后抬手一招。

    只见那碧绿色的火海渐渐消失

    也不能说是消失,因为大圣和冰尊者依然能感觉到四周那股炙热的温度。

    火并没有消失,只不过再次化作了无形之火。

    轩辕天心似满意地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双手结印往前一推,空气中的高温渐渐降低,直到温度再度恢复正常后,她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大圣试探般地掠回她的身边,眼珠子朝四周扫了扫,道:“成功了?”

    虽然心中已经知晓,但大圣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上一问。

    轩辕天心闻言侧眸看向大圣,然后勾唇一笑,道:“幸不辱命。”

    题外话

    为什么总有妹子来询问更新时间?我记得我在题外说过几次了啊,难道都没看见吗?!

    更新时间不稳定,我是什么时候写完就什么时候更新,为了防止看文的妹子一遍一遍的刷新,看文的妹子最好统一在晚上十点半再看的呀

    扶额难道我要调整个统一时间?就算是提前写完了,我也先不发出来,等到晚上十点半再发文?这样或许就不会让你们一遍一遍的刷新页面了。你们觉得要不要这样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看广告就到爱尚网23s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