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20:焚天谷谷主

正文 120:焚天谷谷主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戒备森严的焚天殿内显得有些冷清,似乎是主人有意遣散了守卫,轩辕天心跟着易水寒一路走来,居然连一个弟子都没有瞧见。就爱上网 。。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走廊,轩辕天心挑眉看向身边的易水寒,而后者似也知道她在疑惑什么般,笑道:“待会儿要商谈的事情不宜太多人知晓,是以家父便遣散了殿内的弟子和护卫。”

    轩辕天心闻言微微颔首,想来也知道焚天谷谷主的顾忌,毕竟焚天令对于焚天谷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

    待得入了焚天殿内,轩辕天心却又发现是另一番景象。

    殿外一个人都瞧不见,殿内的人倒也是不少,除去坐在玉阶首座上的那人,殿下还分别站着一十二名灰袍老者。

    轩辕天心一踏入殿内,就感觉到这一十二名灰袍老者连同首座上的那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被十三双眼睛这么齐齐盯住,若没有点儿定力还当真会觉得有些压力,不过好在轩辕天心不仅有定力,还脸皮颇厚,是以对于他们的目光完全是视而不见。

    脸上带着浅浅笑容,轩辕天心悠然自得地打量着殿内摆设,一旁的易水寒在瞧见她的模样后嘴角微微抽了抽,然后才对着玉阶之上的人拱手道:“父亲,王妃殿下已到。”

    玉阶之上的人敛下目光中的探究之色,微微颔首,沉声道:“妖王妃一路而来辛苦了。”

    “是有些辛苦。”轩辕天心闻言将打量四周的目光终于落在了这位焚天谷谷主的身上,笑道:“不过有辛苦就会有所得,那点儿辛苦倒也不算什么了。”

    原本易擎苍的那番话不过是个场面话,哪里会想到轩辕天心当真会顺着接了他的话,还直言道辛苦。

    看着殿内女扮男装的少女,特别是瞧见她脸上的淡淡笑意后,易擎苍眼中的神色便是一动。

    这般神色,跟当初那位偷偷摸来焚天谷的妖王殿下可真是一模一样啊,那位妖王殿下即便是在偷盗宝库被他发现后,脸上也是带着这种什么都不在意的笑容。

    万事都不在意,什么都无所畏惧。

    易擎苍有些好奇,当年的妖王殿下能无所畏惧是因为他自身的实力,而眼前这个只有王境实力的妖王妃,她凭的是什么?

    在易擎苍打量轩辕天心的同时,轩辕天心也同样在打量易擎苍,且打量得光明正大,不躲不避。

    说起来,这位焚天谷谷主跟他的儿子可一点儿都不像。易水寒的面容俊俏,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自带风情,可易擎苍的一张脸颇为寻常,不过因为上位者的威严,让得他的容貌仅仅是不难看而已。

    这种相貌的差别,很难想象他们二人会是父子。

    有了这么一种想法后,轩辕天心便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身边的易水寒。

    易水寒也没有想到轩辕天心会突然看向自己,不过在瞧见她眼中那种‘你真的不是你爹捡来的吗’的眼神后,易水寒便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诚然,他一直都知道他跟自己的父亲长得不像,但儿子像娘不是很正常吗?焚天谷的继承人可不会让一个捡来的孩子来继承的啊,这妖王妃的脑子怎么长的?怎么会在此时此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估摸是瞧见了易水寒一脸的黑线,轩辕天心也知道自己的脑子走远了些,眨眨眼后,又若无其事地转开了目光。

    易擎苍同样也瞧见了轩辕天心的眼神儿,但比起一脸黑线的易水寒,他倒是显得要淡定许多,只是看着轩辕天心,平静问道:“不知妖王妃说的‘得’是指什么?若是本谷主记得没错的话,跟我焚天谷做交易的人是妖王殿下。”

    “我家殿下外出未归,本王妃不相信易谷主会不知道。”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突然又用眼角瞥了一眼身边的易水寒,道:“至于为何是本王妃前来焚天谷,这不是被易少主给吓得么!当初易少主来帝都时可是说了,这个交易是有时间限制的,若是超过了时间,交易就会被焚天谷单方面取消。”

    易少主:“……”眼角抽搐了看着轩辕天心,这个妖王妃果然记仇,到了这里还不忘插他一刀。

    而轩辕天心对于易水寒的目光视若无睹,直视着玉阶之上的易擎苍,继续道:“虽然本王妃有些不大相信焚天谷谷主会说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但是为了稳妥期间,本王妃也只能代替我家殿下前来焚天谷了。”

    这下不仅是易水寒眼角抽搐了,就连易擎苍的眼皮子都跳了跳。

    言而无信的小人什么的,真的不是在提醒他们,若是焚天谷当真反悔了就会被冠上这个不齿的称呼吗?

    易擎苍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他倒是没有想到当初让这小子去帝都时还闹过这么一出,如今这话被人家拿到了明面上来,虽然不是他的意思,但他也只能顺着话说道:“言而无信自然不会,不过……”话音顿了顿,易擎苍审视着轩辕天心,沉声道:“当初跟本谷主做交易的人是妖王殿下,如今当事人不在,只怕还是有些不妥。”

    “这么说……”轩辕天心盯着易擎苍的双眸眯了眯,问道:“焚天谷果然还是要反悔了吗?”

    “本谷主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要妖王殿下亲自来谈而已。”易擎苍淡淡地道。

    “呵!”轩辕天心闻言突然一笑,“易谷主何必如此顾左言他?本王妃同殿下夫妻一体,殿下不在,妖王府自然由本王妃做主,殿下能给谷主的承诺,本王妃同样能给,那么谷主又为何非要殿下前来?谷主如此推脱,很难不让本王妃以为堂堂焚天谷谷主是个反复无常之辈。”

    话音一落,易擎苍还没有任何表示,倒是殿内站着的那些灰袍老者齐齐一怒。

    “小辈放肆!”

    ‘轰——!’

    随着一声怒喝,数道威压跟着压了过来。

    轩辕天心身后的秋棠四人闻言神色一变,齐齐掠出将轩辕天心护在了身后。

    ‘砰——!’

    一声闷响,秋棠四人齐齐闷哼出声,并倒退数步。

    十二名长老出手,虽然只是释放了威压,但也让得秋棠四人受了一些轻伤。

    轩辕天心一把扶住春笙,目光生了寒意,盯着大殿上的十二人,沉声道:“尔等才是放肆!”猛地抬眸看向易擎苍,语气森冷地道:“焚天谷好大的胆子,也好大的威风!本王妃面前也敢以势压人?当真以

    以为我妖王府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不成?敢伤我妖王府的人,今日你焚天谷不给本王妃一个满意的解释,我要你焚天谷就此在龙昊西大陆除名!”

    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秋棠四人,轩辕天心脸上的杀意越发浓郁,“焚天谷不过是一个北域江湖势力,见本王妃不拜,还跟高坐于殿上,易擎苍…你的眼中可还有皇权至上?”

    易擎苍缓缓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轩辕天心,道:“本谷主只知道强者为尊。”

    “好!”轩辕天心怒极一笑,抬手召出追魂枪,一股煞气自体内陡然爆发,“好一个强者为尊!既然你焚天谷想要言而无信,想要以势压人,那我也不必给你们焚天谷任何颜面。”追魂枪狠狠一剁,地面顿时出现数道裂痕,“刚刚动手的人,一个人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里,当初在万兽峡谷被我妖王府保下的人,全把命给我还回来,今日我要你焚天谷鸡犬不宁!”

    易擎苍闻言眯眼,而易水寒却是脸色大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闹成这样。

    “父亲……”看着轩辕天心周身的煞气爆发,易水寒连忙看向玉阶之上的易擎苍。

    而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直视易擎苍,抬手在眉心一抹,一道红芒自她眉心掠出。

    “獠牙,将这殿内的老东西全给我杀了!”

    ‘嗡——!’

    獠牙一出现,大殿的空气顿时剧烈的抖了抖。

    易擎苍看着突然出现的獠牙,瞳孔猛地一缩。

    帝境强者!且还是妖兽化形的十万年妖兽!

    轩辕天心移开目光不看易擎苍,森冷的视线一一扫过刚刚动手的十二名老者,冷然道:“金翅,先废了他们的手,谁刚刚动了手,就废谁!”

    ‘啾——!’

    安安静静趴在轩辕天心肩头上的金翅大鹏突然振翅,在金光闪烁间,长成了庞然大物,若不是它有意控制身形,只怕整座大殿都会被掀翻。

    轩辕天心手持追魂枪,再次将目光看向易擎苍,冷笑道:“强者为尊?易擎苍,你有什么资格在本王妃面前说这四个字?”

    面对轩辕天心的冷然杀意,易擎苍却面色不变,淡淡地看着她,道:“妖王妃似乎忘记了,这里是我焚天谷,更是我焚天大殿。”

    “所以呢?”轩辕天心冷笑。

    “所以本谷主一声令下,立刻会有无数人冲进来。”易擎苍淡淡地道:“妖王妃认为就凭你们几人便可以让我焚天谷鸡犬不宁吗?”

    “我可以。”轩辕天心看着他,目光更加淡然,道:“这殿中的人应该就是你们焚天谷的最强阵容了吧?今日你们全部死在这里,外面那些焚天谷弟子,你以为本王妃会惧?”

    易擎苍闻言眸光一闪,轩辕天心看着他勾唇一笑,继续道:“不如易谷主试试,看看你的一声令下后,可有人能冲进来。”

    大殿内安静了一瞬,易水寒一脸焦急地看着一触即发的场面,抬头看向易擎苍,“父亲!”

    怎么会这样?当初父亲他不是还很看好妖王府的吗?为何变成了这般模样?

    易擎苍闻言看了他一眼,只是道:“寒儿,叫焚天卫。”

    易水寒的脸色再次一变,若是将焚天卫叫来,这就是表示焚天谷跟妖王府真的要结死仇了啊。

    见易水寒不动,易擎苍眉心一皱,再次提醒道:“寒儿。”

    易水寒咬了咬牙,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轩辕天心后,便立刻转身想要出殿。

    可是,他才刚刚走出一步,便听到身后传来轩辕天心冷漠的声音。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阵!”

    ‘嗡——!’

    金光四射,眨眼将便将焚天殿笼罩,明明殿门就在眼前,易水寒却眼睁睁的看着殿门处出现了一层淡金色的结界。

    轩辕天心收回手,冷笑挑眉:“再去叫人试试。”

    易水寒:“……”别说叫人了,就算将人叫来了,他都相信没人能进得来。

    “如今……”轩辕天心环顾四周一圈,看向易擎苍挑眉问道:“这是不是就叫做关门打狗?”

    易擎苍看了一眼大殿四周笼罩的结界,语气依旧平静地道:“术法?还是天术师的术法,妖王皇明月倒是找了一个好王妃,龙昊西大陆上还是第一次出现天术师。”

    话音顿了顿,易擎苍平静地看着轩辕天心,又道:“即便你封了整个焚天殿,那又如何?你身边有一位帝境强者,本谷主的实力同样在帝境。而这里还有我焚天谷十二位长老,虽然长老们的实力并没有帝境修为,可都是有着王境实力,你们一行人在人数上就少了一半,有何胜算?”

    “胜算?”轩辕天心笑了笑,“人多可不算什么?能打才是真的。”指了指被獠牙锁定住的十二人,道:“就獠牙一人便可以拦下他们。”又指了指头上的金翅大鹏,“有它在,你的十二位长老更加没有机会腾出手来。”说着又指了指秋棠四人,“而我的四名属下随便一人便可以拦住你儿子。”

    易擎苍闻言不语,轩辕天心接着指了指自己,道:“还有我,我一个人就能宰了你,这便是我的胜算!”

    话音,轩辕天心好整以暇的看着易擎苍,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啊。

    而大殿角落里,被轩辕天心彻底遗忘的炎家三兄弟齐齐嘴角抽了抽,这是当他们三人都不存在了是吧?

    不过炎家三兄弟比起易擎苍等人却更加清楚轩辕天心的能力,别说是当他们三人不存在,就算是再加上他们三人,这位妖王妃也的确是有能力将焚天谷闹得鸡犬不宁。

    更何况如今焚天殿还被她给封住了,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易擎苍沉默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以王境实力杀帝境强者?妖王妃很敢想。”

    “本王妃不仅敢想,且还敢做。”轩辕天心笑了笑道:“又不是没杀过,死在本王妃手上的帝境强者也有几个了,今日倒是想要领教领教焚天谷谷主的手段。”

    “领教便是算了吧。”易擎苍却是嗤了一声,又坐了回去,看着轩辕天心道:“有道是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门,妖王皇明月果然找了个好王妃,连张狂的性子都跟他如出一辙。”

    话落,只见不仅是易擎苍坐了回去,原本还虎视眈眈的十二名长老也同时收

    敛了自身的气息。

    轩辕天心眯眼看着易擎苍,这反应……“你方才是在试探本王妃?”

    “自然。”易擎苍十分干脆的点头,而轩辕天心的脸色唰地一下就黑了。

    看着黑着脸的轩辕天心,易擎苍不在意地道:“若是不试探一下妖王妃,本谷主如何敢将焚天令交给你?你可知道焚天令对于我焚天谷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又岂能随便交出去。”

    “就算是试探,用得着伤了我的人吗?”轩辕天心的脸色黑成了锅底,盯着易擎苍的目光不善,冷声道:“我的人可是被你的长老们给弄伤了。”说着,还用着更加不善的目光去看不远处的老者们。

    不过对于她的不善目光,那十二名老者齐齐抬头望天。

    轩辕天心:“……”

    “修炼者哪有不受伤的。”易擎苍轻描淡写地道:“再则,妖王妃之前不也是说过么,有辛苦就会有所得,既然有所得了,那么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伤也不算什么。”

    “呵呵!”轩辕天心冷笑,真想对着无耻不要的焚天谷谷主喷一脸狗血,“既然易谷主都这么说了,那本王妃也不再计较什么,便请易谷主将焚天令拿出来吧,本王妃的时间有限,可不能在焚天谷耽误下去。”

    结果,易擎苍朝轩辕天心一摊手,道:“焚天令并不在本谷主手中。”

    “什么意思?”轩辕天心盯着易擎苍的目光中划过一抹危险,冷声道:“易谷主可别告诉我,你如今拿不出焚天令吧?”

    “的确拿不出。”易擎苍十分干脆地点头。

    轩辕天心的小脸唰地又一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易擎苍,你耍我?!”

    “没有。”易擎苍摇头,这回他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不过轩辕天心却觉得他的那笑容绝对是有着心灾乐祸的成分。

    “焚天令虽然不在本谷主的手中,但却依然在焚天谷。”易擎苍缓缓道:“当年因为焚天令,我焚天谷差点毁于一旦,是以之后焚天谷的当代谷主便将之尘封。”

    轩辕天心闻言盯着易擎苍不语,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易擎苍含笑看着轩辕天心,继续道:“所以,若是妖王妃想要取得焚天令,须得亲自进入焚天谷禁地。那禁地十分危险,本谷主当初想着若是妖王殿下亲自来取,再危险的禁地也不在话下,不过却是没有想到这次前来的人是妖王妃,所以本谷主先前才说想要妖王殿下亲自来。”

    听了易擎苍的解释,轩辕天心先前的暴躁情绪也算是平复了下来,在沉默了一瞬之后,直视易擎苍,道:“带我去禁地。”

    “妖王妃当真决定了?”易擎苍闻言挑眉,提醒道:“我焚天谷禁地即便是焚天谷的人很从来没有进去过,相传禁地里面危险重重,进去之后几乎是九死一生,妖王妃当真决定要进去?”

    轩辕天心垂眸不语,秋棠四人却是一脸紧张地看向她,道;“小王妃,不如等主子回来再说吧。”

    “对啊,小王妃。”春笙也连忙道:“那禁地听起来就很危险,若是您在里面受了什么伤可怎么办?主子回来知道后会心疼的。”

    “不必再说了。”轩辕天心沉默之后,打断秋棠四人的劝阻,道:“你家主子什么时候能回来都不知道,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再等,况且我来都来了,又岂能空手而回。”

    “但是……”秋棠还想说什么,却被轩辕天心的一个眼神给制住了。

    轩辕天心看着他,淡淡道:“他当初离开前将妖王府交给了我,那么我不仅会为他守住妖王府,也会代替他做完他要做的事情。”

    秋棠四人闻言神色顿时变得复杂,谁说主子对小王妃巴心巴肺都不像自己了,其实小王妃对主子的心也同样如此啊。

    轩辕天心不看四人复杂的神色,抬眸看向易擎苍,沉声道:“带路,带我去禁地!”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