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9:入岛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炎火岛作为焚天谷的老巢果然戒备森严,虽然还不至于到那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但轩辕天心却能感觉到这岛上布满了许多阵法,若没有焚天谷的人领路,上岛的人非常容易落入阵法中。

    由易水寒亲自领路,岛上的阵法都是被一一避开,轩辕天心一路上打量着四周,最后将目光定在了前方中央地区。

    似察觉到了轩辕天心的目光般,易水寒侧头看向她,依旧笑吟吟地道:“小王妃觉得我炎火岛的环境如何?”

    “不错。”轩辕天心闻言收回目光,看向易水寒道:“环境优美,天气宜人,焚天谷果然名不虚传,特别是岛上的阵法更让本王妃大开眼界。”

    “哦?”易水寒闻言一笑,挑眉道:“看来小王妃很是精通阵法。”

    “说精通倒不至于。”轩辕天心难得谦虚地笑了笑,道:“只是略知皮毛而已。”

    易水寒看了她一眼,他是一点儿都不相信这位妖王妃说的什么略知皮毛的话,否则她刚刚怎么哪里不看,就看向了岛上的中央护岛大阵的方向。

    随着一行人穿过茂密的树林,轩辕天心等人也是觉得眼前豁然一亮。

    白色的建筑物群出现在了轩辕天心等人的眼前,穿过宽阔的白色广场,四周的白色房屋俨如一个小型的城镇,在这些白色的房屋后,一座庞大的白色殿宇立于一座山峰之上。

    白色广场上有着身穿焚天谷统一衣物的弟子守在各个角落,街道上还有着不少平民模样的人们在来来往往。

    这些人应该是岛上的原住民,跟着易水寒一路走过,轩辕天心发现每个人的脸上都在和善的笑意,也都十分恭敬地向易水寒行礼。

    “看来你很受他们的欢迎。”

    一路走出街道,轩辕天心若有所思地看了身后的平民一眼,对着易水寒道:“或者说焚天谷治理有方,他们看着你的态度就跟看见了皇帝一样。”

    “小王妃这话可不能乱说。”易水寒闻言眼皮子一跳,连忙道:“这龙昊国中就只有一位皇帝陛下,你这话若是传回帝都,只怕我焚天谷是会有麻烦的。”

    轩辕天心挑了挑眉,易水寒继续道:“这里的百姓都是岛上的原住民,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当年我焚天谷先祖来到这里建立势力,他们的祖先还都跟野人般,什么都不懂。是焚天谷教会了他们如何生存,所以他们对于焚天谷都十分的敬重,我们可没有当土皇帝的心思。”

    见易水寒说得认真严肃,轩辕天心扯着嘴角笑了笑,道:“我不过打个比方而已,易少主不必如此认真。”

    易水寒闻言赶紧擦了一把汗,不是他要如此认真谨慎,而是这妖王妃的话简直是太吓人了些,想他焚天谷虽然在北域算是顶尖的势力,不过却也不敢去沾染皇权的。

    皇族的人历来都猜忌多,一点儿没有影子的事儿都能被他们联想出无数个隐患来,刚刚那话若是被传回了帝都,易水寒虽然不晓得当今的皇帝陛下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但肯定会在心中留下一根刺,到时候他们焚天谷就当真是说不清且有些冤了。

    似生怕轩辕天心再说出什么吓人的话来,易水寒带着一行人走出小镇后,立刻命人招来了飞行兽。

    轩辕天心瞧着眼前的大白鹤,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易水寒,而后者在收到她的目光后,立刻解释道:“山上没有任何的途径,这些白鹤是我焚天谷专门驯养,只有乘坐它们方才能上山。”

    话音一落,轩辕天心还没有说什么,倒是她身后的秋棠脸色变了变。

    乘坐大白鹤上山倒是没有什么,但关键是他们家的小王妃晕飞行兽啊!

    秋棠一脸为难地看着轩辕天心,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结果轩辕天心在沉默一瞬之后,道:“那便上山吧。”

    “小王妃。”秋棠一惊,眼瞅着轩辕天心掠上了一只白鹤的背,立刻道:“既然必须要乘坐飞行兽上山,不如小王妃还是乘坐金翅好一点。”秋棠说完将目光看向轩辕天心的肩头上趴着的金翅大鹏,而金翅大鹏同样也知道轩辕天心那个晕飞行兽的毛病,所以立刻抬起了头看向她。

    “万万不可。”易水寒虽然不明白秋棠为何要让轩辕天心放弃乘坐白鹤,想着或许是担心这位妖王妃又或者是不放心他们焚天谷,眼见着轩辕天心肩头上的那只小鸡崽动了动,易水寒立刻阻止道:“山上有阵法,这白鹤是专门驯养,它们在载人上去的时候能避开阵法,若是换成其他的飞行兽是上不了山的。”

    话落,见秋棠和轩辕天心等人的目光看来,易水寒继续道:“这护山大阵是当初老祖在破空飞升之前留下的,即便是我们这些后人都无法关闭大阵。”

    听着易水寒的话,秋棠脸上的神色越发为难起来,不过轩辕天心却是笑了笑,道:“既如此,那就这样上山便是。”说完,似又知道秋棠不放心般,看向秋棠道:“秋秋,你上来同我一起。”

    这大白鹤体积不小,别说是乘坐两个人,就算是再加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秋棠也知道没办法了,只能点头应道:“是,小王妃。”

    看着秋棠掠上了白鹤,一旁春笙忍不住咬手指,期期艾艾地道:“属下也想跟小王妃一起啊。”

    结果他的话刚说完,就被一旁冷着脸的冬凛给一把拽住衣领子,强行将他拖上了另一只白鹤。

    三三两两的掠上了白鹤,随着易水寒一声令下,五只大白鹤立刻发出一声鹤鸣,然后振翅掠上了半空。

    轩辕天心半眯着眼睛瞅着这些大白鹤飞行的路径,果然发现它们在空中不断变化着飞行方向。

    秋棠有些紧张地站在轩辕天心身后,不断询问:“小王妃可还好?头晕不晕啊?想不想吐?”

    轩辕天心听着秋棠如奶妈子般的紧张询问,无语地摇了摇头,道:“还好。”确实是还好,虽然有些晕眩的感觉,但是并没有泛恶心。

    见轩辕天心没事儿,秋棠方才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问道:“小王妃,你能看出来这护山大阵是什么阵法吗?”

    轩辕天心拧着眉半晌,道:“不能,这阵法不愧是那位焚天老祖留下来的,布局极为精妙,若是没有完整的阵法图,我还真瞧不出来。”

    “看来这焚天谷的底蕴果然不小。”秋棠闻言忍不住咋舌,道:“难怪连主子都想打他们的主意。”

    />  轩辕天心微微颔首,“的确,起初我对于你家主子会如此在意焚天谷还有些不解,直到亲自来到这里后,我方才明白过来。若是我们真的拿得焚天令,有着焚天谷的相助,也算是一大助力了。”

    说起这焚天令,秋棠脸上的神色就变得严肃了不少,“小王妃,您觉得咱们此次能顺利拿到焚天令吗?”

    闻言,轩辕天心沉默了一瞬,随即抬眸看向越来越近的庞大宫殿,沉声道:“不管是否顺利,那焚天令必须到手。”

    “属下听闻那位焚天谷主的性子很是古怪。”秋棠有些犹豫地道:“这次出面的又是小王妃,属下有些担心那位焚天谷谷主会刁难您。”

    “刁难?”轩辕天心眉峰微挑,突然问道:“当年皇明月那东西偷偷跑来焚天谷,那位焚天谷谷主可有刁难他?”

    “这个……”秋棠嘴角抽了抽,道:“主子当年来焚天谷的事情就算是我们都不是很清楚,所以对于那位焚天谷谷主有没有刁难主子,属下也不晓得。”

    话落,秋棠瞅了瞅轩辕天心的反应,又道:“但属下虽然不晓得,却也知道以主子的性子只怕还没人能刁难他。”

    轩辕天心闻言眯了眯眼,其实她也不相信皇明月那个东西会被人刁难,若焚天谷谷主当初真的有刁难过皇明月,只怕这焚天谷早被那狗东西给掀翻了天了。而且…当初在去往古墓遗迹的时候,她似乎记得皇明月不仅没有被刁难,反而还让得焚天谷谷主极为头疼来着。

    有道是恶人自有恶人磨,来焚天谷谷主的性子再如何的古怪,不一样被皇明月给吃得死死的?若是待会儿那位焚天谷谷主当真想要刁难自己,莫非他以为自己的脾气就会比皇明月好了?

    想到这里,轩辕天心便忍不住勾唇笑了笑,道:“希望焚天谷谷主不会觉得我不是皇明月而只是一个小姑娘就想刁难一二,否则当初皇明月能闹得焚天谷鸡犬不宁,我其实同样也可以的。”

    秋棠闻言打了个哆嗦,他是一点儿都不怀疑自家小王妃的本事儿的,小王妃折腾起人来,跟主子简直是不遑多让啊。

    “希望那位焚天谷谷主不要这么想不开。”秋棠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地道。

    不过焚天谷谷主会不会想不开他们不知道,但在轩辕天心和秋棠的说话间,大白鹤已经载着他们飞上了山顶。

    从大白鹤的背上跳下,轩辕天心打量着眼睛这座白色的宫殿,不得不说的是,这焚天谷的底蕴真的很丰厚,光是建修这么一座宫殿就得花费不少的金钱。

    宫殿之前是一个偌大的殿前广场,广场的中央有着一个极大的喷泉,而在那喷泉的水池中,用白玉雕刻而成的人像约有两丈高,人像是个老者,被雕刻得栩栩如生,且老者的脚下踩着一个巨大的莲台。

    轩辕天心打量得认真,而秋棠四人却是对广场四周站列的焚天谷弟子颇为上心,想来四人也是在心中偷偷琢磨着这些焚天谷弟子跟他们妖王府的暗卫还有妖月骑孰强孰弱。

    易水寒领着炎鸿掠下了白鹤,看着轩辕天心在打量着石像,笑着为她解释道:“这位便是我焚天谷当年的焚天老祖,为了纪念他,所以后人为他立了这石像。”

    轩辕天心闻言收回目光,道:“龙昊西大陆上能成功飞升的人少之又少,你们焚天谷的这位老祖能成为这少之又少的当中一人,也算是极为厉害的人物了。”

    “当年老祖能飞升成功也算是运气。”易水寒闻言一笑,但看着石像之人的眼中却是充满了尊崇之色,“若不是偶然得了一枚雷神果,只怕老祖不会那么容易扛过飞升雷劫的。”

    话落,易水寒微微侧身,继续道:“家父已在焚天殿等候多时,还请小王妃随在下入殿。”

    “好。”轩辕天心虽然很想询问一下什么是雷神果,不过见易水寒已经转移了话题,当下也是点点头,道:“易少主先请。”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