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18:炎火岛

正文 118:炎火岛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阳光灿烂,蔚蓝的天空上偶尔有着一两只飞鸟掠过,茫茫大海的前方有着一座岛屿若隐若现。

    秋棠站在甲板上,眯眼看着远处的岛屿,似确定了什么般,转身看向身后不远处正在晒着日光浴的轩辕天心,恭敬道:“小王妃,炎火岛到了。”

    “终于到了啊。”轩辕天心闻言睁开了眼睛,起身看去,当瞧见那座绿荫岛屿后,笑道:“在海上走了两日,总算是到了。”

    一旁春笙丢了手中鱼竿,跳到轩辕天心身边,笑嘻嘻地道:“这焚天谷倒是找了个好地儿,把老巢建在了这里,天高皇帝远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不用担心跟其他势力抢地盘。”说着,又凑近了点,看着轩辕天心怂恿道:“小王妃,不如等主子回来后,咱们也寻个无人的岛屿,过着这种世外桃源的日子岂不快哉?”

    轩辕天心闻言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这个想法的确可行,不过嘛……”

    “不过什么?”见轩辕天心只说了一半,春笙立刻问道。

    “不过我就算真要找个无人小岛过世外桃源的日子也不会带上你们。”轩辕天心收回目光不看他,道:“更不会带上你家主子。”

    春笙一脸受伤地捂着心口,“为什么呀?”

    “你们太吵了。”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道:“带上你们和你们家的那位神经病主子是找罪受。”

    “小王妃居然嫌弃我们了。”春笙受伤地捂脸泪奔,嘤嘤嘤地假哭声让得轩辕天心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

    “夏言。”任由春笙在角落里假哭,轩辕天心看向另一旁笑吟吟的夏言,道:“去告诉船长,将船下停下来。”

    “停下?”夏言眨眨眼,不解问道:“小王妃,炎火岛就在前面了,咱们不直接过去吗?”

    “咱们过不去。”轩辕天心摇了摇头,抬步走到船边,垂眸往海里一扫,道:“再往前面走便是焚天谷的警戒线了,除非有焚天谷的人带路,否则那岛即便就在咱们眼前,咱们也登不上去。”

    夏言若有所思地顺着轩辕天心目光朝海里看了看,然后点头道:“好,属下立刻去让船长停船。”

    待夏言走后,秋棠和冬凛还有嘤嘤嘤假哭的春笙齐齐围了过来,秋棠更是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小王妃,您怎么晓得这里有焚天谷的警戒线?”

    “我擅长阵法,所以对阵法的波动也比别人敏感些。”轩辕天心以手做棚搭在眉骨上,眯着眸子看向远处的岛屿,道:“况且,你们看那岛的四周。”

    秋棠三人闻言连忙看了过去,轩辕天心继续道:“那岛四周空旷,岛上更不见任何人,炎火岛是焚天谷的地盘,你觉得焚天谷的人会如此大意的不做任何防御?若是没有防御,岂不是随便什么人便可以登岛了。”

    “但海上要如何布阵?”冬凛皱着眉,不解问道。

    轩辕天心看了他一眼,笑道:“为何不能布阵?海上的确没有什么,倒是海底却有东西。”

    话落,见三人还是一副茫然不解的模样,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道:“解释十遍都不如做一遍,既然咱们已经到了,是该通知一下焚天谷的人,不然咱们傻傻地等在这里,也不晓得要等到什么时候。”

    说着,轩辕天心盯着前方的双眸中有着一抹金光流转,然后在秋棠三人好奇的目光中,翻手从轩辕古金镯中拿出了一只黄色小纸鹤,低声道:“去。”

    小纸鹤周身金光一闪,然后唰地一下飞出轩辕天心的掌心,朝着前方飞了过去。

    船上的四人目光紧随那只小纸鹤,直到小纸鹤飞出了数百米之后,平静的海面突然波涛汹涌,一个巨浪来打,瞬间将小纸鹤给打入了海底,然后便听见轰隆隆隆的巨响声自海底传出,紧接着在那炎火岛四周,快速地出现了一片礁石群,将整个炎火岛如铁桶般地围住。

    秋棠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从海底钻出的礁石群,齐齐吞了一口口水,这若是他们刚刚直接将船开过去,只能眨眼间就会被礁石群给撞毁船只啊。

    “这焚天谷果然有些本事。”刚刚从船舱出来的夏言在瞧见远处的那一幕后,抬手擦了擦脑门上汗,干巴巴地笑道:“还好小王妃让船给停了下来。”

    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道:“多观察一二就能看出来了,你们方才只顾着看岛去了,却没有注意到那岛四周的一些异样。”

    “哦?”四人一愣,忍不住问道:“什么异样?”

    “这炎火岛四周没有一只海鸟。”轩辕天心笑着一指前方岛屿,道:“而且你们看,那岛上虽然有飞鸟,但是那些飞鸟却压根不出岛屿四周,动物的直觉向来很是敏锐,它们知道有危险,所以本能地避开了那些危险。”

    听轩辕天心这么一解释,春夏秋冬四人连忙朝岛屿四周看去,果然瞧见了岛上有着不少飞鸟在盘旋,但那些飞鸟盘旋的地方始终不靠近警戒线,而且在警戒线的四周,压根就看不见一只飞鸟。

    这一发现,让得四人再次咋舌。

    难怪岛上瞧不见任何的守卫,有着这么一个防御阵,还需要什么守卫啊。而且一旦惊动了防御阵,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后,焚天谷的人也会立刻知晓,既能防御外敌,又能当做警报,这简直就是一阵两用啊。

    ‘呜——呜呜——!’

    就在春夏秋冬四人咋舌的时候,岛上突然传来号角声,十数道黑影自岛中掠出,并快速穿过礁石群,朝着他们的方向掠来。

    瞧得这些掠来的身影,轩辕天心的双眼眯了眯,别看这些人蹿出来的速度很快,但是她却发现这些人在穿过礁石群的时候却非常的有规律,显然是避开了一些东西,那礁石群里居然还藏着什么阵法!

    ‘唰唰唰唰——!’

    十数人的到来,齐齐悬浮于大船四周,这十数人居然都有着王境实力。

    “来者何人?”

    当先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青年手持长枪,神色严肃而警惕地看向船上的轩辕天心等人。

    轩辕天心看了夏言一眼,后者收到目光后,立刻朝着青年微微一笑,道:“妖王府夏言,请见梵天谷谷主。”

    “妖王府?”青年闻言目光一动,特别是瞧见被夏言四人护在中间的轩辕天心后,那脸上的警惕之色顿时一收,也同时收回了手中的武器。

    青年再次看了一眼四人当中身穿

    一袭白色锦袍头束金冠的轩辕天心,如今都在传妖王皇明月失踪,那白衣小公子自然不会是妖王皇明月,既然不是皇明月却又能被妖王的四大护卫给保护的人,除了那位妖王妃只怕也没有别人了。

    思及此处,青年立刻抱拳道:“原来是妖王妃大驾光临,谷主一直在等着王妃前来,请王妃一行人稍等片刻。”

    轩辕天心闻言含笑点了点头,青年立刻转身看向远处的礁石群,从怀中掏出一物,轩辕天心眸光动了动,只见那青年手中拿着的似乎是一块似玉非玉的令牌。

    青年拿着令牌朝着礁石群的方向一指,令牌中立刻射出一道红光,直直没入礁石群里。

    少顷,礁石群中传出震动,然后带着轰隆隆的响声再次沉入了海底。

    直到海面上恢复原样后,青年方才抱拳对着轩辕天心等人一拱手,道:“王妃,请。”

    没了礁石群拦路,夏言再次返回船舱命令船长开船,直到船只靠岸,轩辕天心一行人下了船后,当初在妖王府有过一面之缘的焚天谷少主易水寒连同炎家三兄弟早已等候在岸边。

    当瞧见轩辕天心带着春夏秋冬四人下船之后,易水寒笑吟吟地迎了上去,抱拳道:“一直都在等着王妃前来,还以为王妃不会来得这般早,没想到今日便将王妃给等来了。”

    如今易水寒这般笑容满面的模样,显然是忘记了当初在妖王府的那段不愉快,也忘记了轩辕天心有些不待见他。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这话在轩辕天心这里有些行不通,或者说在轩辕家的女人面前都行不通。

    轩辕天心护短不说,她还记仇,所以在一看见易水寒后,就立刻想起了当初在妖王府的不愉快回忆。

    原本还带了三分笑意的小脸顿时没了笑容,轩辕天心淡淡地看着易水寒,道:“不敢晚来,否则本王妃怕说好的事情又会出现什么变故。”

    这话说得,让得易水寒脸上的笑意一滞,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摸了摸鼻尖。

    这妖王妃居然这般记仇啊。

    不过轩辕天心虽然不怎么待见易水寒,但在瞧见他身后的炎家三兄弟后倒是又露出了一丝笑容,道:“炎家三位长老近来可好?”

    炎家三兄弟被轩辕天心这突来的问候给弄得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这位小王妃对少主都是一副不待见的模样,没想到对他们三兄弟还会亲自开口问候。

    炎家老二和老三目光微妙地看了一眼神色尴尬的少主,心里偷偷乐了一下,而炎家老大炎鸿也在一愣之后,立刻抱拳笑道:“多谢小王妃惦记,我们三兄弟还不错。”

    轩辕天心闻言笑着点了点,方才看向易水寒,不过脸上的笑意又收了起来,道:“本王妃时间不多,就劳烦易少主带着我等去见易谷主了。”

    这差别待遇,就算是先前的那些黑衣劲装的青年都发现了这位妖王妃有多不待见自家的少主了。

    易水寒瞧着面无表情的轩辕天心,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颇有涵养地道:“父亲早就在里面等候,小王妃请随在下走。”话落,当下侧身带着轩辕天心一行人朝着到岛中走去。

    炎家三兄弟稍稍落在后面,正准备抬步跟上,便被那黑衣青年给一把拽住,青年看了前方一行人一眼,压低着声音,问道:“炎鸿长老,为何那位妖王妃如此不待见少主?莫非上次少主去帝都,得罪了那位妖王妃?”

    这青年有此一问也是有原因的,他们家的那位少主虽然能干是能干了些,可是那性子就有点让人头疼了,特别能作不说,还尽干一些调戏漂亮姑娘的混账事。

    如今那位妖王妃如此不待见少主,莫不是当初少主去帝都的时候,不小心调戏了那位妖王妃?

    瞧得青年脸上那微微有些抽搐的神色,炎鸿不用去猜都知道他在想什么,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心累地道:“的确是得罪了,不过没想到小王妃居然如此记仇啊。”说完,也不敢黑衣青年脸上的古怪之色,直接带上自家的老二和老三快步跟了上去。

    直到他们走后,十数名黑衣青年们围成一团,七嘴八舌地道:“看来少主老毛病犯了,果然调戏了妖王妃。”

    “难怪那位妖王妃如此记仇,一看见少主就没了好脸色。”

    “怪谁呢,只怪少主自己作。”

    “不过我听说那位妖王殿下更作啊,若是被那位妖王殿下知道了少主调戏过妖王妃,少主岂不是危险了?”

    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番,十数人方才心满意足地再次隐入了林中。

    而炎鸿估摸也没有想到,他的那番没说清楚的话,让得岛上不少人都有了这么一个误会,若是知道了,他铁定会指天发誓地说少主的确是得罪了小王妃,但绝对不是调戏啊……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