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16:厚颜的小姑娘

正文 116:厚颜的小姑娘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虽然有些无言以对,不过轩辕天心表示她还是被大圣给打击到了。幽阁

    端着一张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的脸,轩辕天心闭着眼睛躺在躺椅里拒绝说话。

    秋棠三人看着突然变得一脸生无可恋的轩辕天心,皆是有些莫名其妙,小王妃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跟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

    “咦?”

    趴在船栏边上的冬凛突然出声儿,然后就见他似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般,半个身子都是猛地一下探到了船外面。

    “来了!”一向面无表情且情绪不大的冬凛突然惊喜道:“居然是血鲨!”

    话音未落,只见刚刚还一脸生无可恋闭着眼睛的轩辕天心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然后快速起身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不仅是她,就连秋棠三人也是唰唰唰地跟着跑了过去。

    五个人一字排开趴在船栏上齐齐朝下方看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神色。

    金翅大鹏一脸黑线地看着轩辕天心五人,特别是瞧着五人脸上神雷同的表情后,忍不住嘀咕道:“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看鲨鱼吃人就这么兴奋么?”

    不过它话虽是这样说,但在说完之后也是拍拍翅膀跟着跑了过去看热闹。

    被扔在海里的三个女人虽然全是骨头都被轩辕天心踩碎了,且又在海里泡了不久的时间,但因为三人都是修炼者的原因,对于危险的感知度却是极为敏锐。再加上轩辕天心几人此时都趴在船栏上,还一脸兴奋地瞧着她们三人,就算不用脑子去猜,三个女人都知道了此时发生了什么事。

    而正因为清楚的知道,所以三个女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恐之色。

    她们的确是不怕死,若说轩辕天心直接将她们杀了,她们真的会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然而轩辕天心这姑娘缺德就缺德在这里,她根本不直接痛快的杀她们,而是将这三个女人给丢入海里喂鲨鱼啊!

    要知道喂鲨鱼这种事儿可不是一刀了事儿,而是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鲨鱼撕咬然后吞入腹中,且被她们三人的血给引来的鲨鱼还不止是一只,那就意味着她们三人要面临的是被鲨鱼们争夺而分食的情况。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不怕死的人都是会出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蔚蓝的海面下出现了巨大的阴影,危险靠近时所产生的不寒而栗让得三个女人开始恐惧的挣扎起来,可她们的挣扎并没有换来奇迹,正因为她们的剧烈挣扎闹出的动静,原本那些慢慢靠近的血鲨们突然发起了攻击。

    “啊!”

    惨叫声打破了大海的宁静,黏稠的鲜血也瞬间将海水染红,而因为在大量鲜血的刺激下,五六只血鲨越发疯狂地撕咬起来。

    “啧啧啧!太血腥了,太残忍了!”夏言嘴上说着太残忍的话,脸上却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之色,“穿黄衣的那个姑娘的一条腿都没了啊。”

    “错了,是两条腿都没了。”一旁春笙也是兴奋道。

    冬凛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道:“另一个连半个身子都没了呢。”

    “真可怜。”秋棠似一脸不忍地咂嘴,然而他话音一落,立刻就瞥见轩辕天心挑眉看向了自己,随即他话音一转,严肃而正经地道:“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轩辕天心满意地转开了视线,秋棠赶紧擦汗,他真怕小王妃突然来一句让自己下去代替那些女人,幸好自己改口改得快。

    静静的欣赏了一会儿船下的惨况,直到三个女人被血鲨们彻底分食吞入了腹中后,轩辕天心方才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了甲板返回自己的房间。

    不过在轩辕天心伸手推开房间门,看到屋内坐着的人后,她一张小脸上的神色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变得有些心虚起来。

    “老师。”

    轩辕天心反手关上房间门,看着不知道何时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兰因,讪讪一笑,心虚问道:“老师是什么时候来的?”

    兰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在你吵着要看人跳舞的时候。”

    轩辕天心:“”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老师看着自己的目光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

    果然,轩辕天心心中的想法还没落,便听见兰因用着一种极为清淡的声音问道:“小五,你可否告诉老师什么叫十八摸?”

    闻言,轩辕天心哆嗦了一下。

    兰因缓缓起身,抬步走到她近前,垂眸看着她,再次问道:“什么又叫脱衣舞?”

    这下轩辕天心不哆嗦了,而是直接冒了冷汗。

    “怎么不说话?”瞧着一张小脸白了又青却如鹧鸪般缩着脑袋的轩辕天心,兰因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笑意,语气依旧清冷。

    轩辕天心头都大了一圈,此时的她就如同做了坏事儿被长辈给发现了般的尴尬,一想到自己在甲板上干的事儿都被兰因知道了,轩辕天心的心中就一阵发虚发囧。

    老师出现在了船上,大圣跟金翅大鹏怎的就不提醒一下啊?!

    结果她刚刚在心中抱怨了一声,意识海中的大圣便哼了哼,道:“小丫头别跟本大圣抱怨,你这老师有意隐藏的话,本大圣跟那小鸡崽还真有些察觉不到。”

    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是不提醒,而是真的没有察觉到兰因出现在了船上。

    轩辕天心闻言有些欲哭无泪,但此时兰因就站在自己近前,还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那压迫力可不是一般二般啊。

    原本还十分灵活的脑子此时有些打结,轩辕天心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出该如何去回答兰因的问题。所以她在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能将小脸一皱,并抬手捂住心口,嗷嗷地道:“哎哟,心口怎么这么疼啊,老师我这是后遗症又发作了吧”

    一边哎哟着喊疼,轩辕天心一边小心翼翼地从兰因身边挪开。

    兰因看着装模作样的轩辕天心,清冷俊美的脸庞上瞬间挂满了黑线。

    这丫头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她若是后遗症发作的话,难道他不会知道吗?她心口疼,他也会跟着疼的。

    装模作样的轩辕天心此时脑子有些打结,还真忘记了她跟兰因的依附从属关系,只见她捂着心口,一脸痛苦地趴在桌子上,嘴里还不断嚷嚷着疼。

    兰因抬手揉了揉眉心,无奈道:“小五,你

    若再装病,我立刻捉了你回学院。”

    此话一出,却是比什么都管用。只见刚刚还捂着心口喊疼的轩辕天心立刻老实了下来,心口也不疼了,也不嚷嚷了,直接趴在桌子上装死。

    兰因:“”突然觉得有些心累,叹了口气,道:“我也不问了。”

    装死中的轩辕天心一跃而起,一张小脸笑得跟开了花儿似的,三步并成两步走到兰因身边,乖巧又讨好地问道:“老师不是说只会在暗中跟着我吗?怎么如今又现身了?老师你是怎么跟上来的?”

    瞧着瞬间变脸的轩辕天心,兰因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她,在沉默了一瞬之后,他并没有回答轩辕天心的问题,而是突然伸出一指点在了轩辕天心的脑门上,将她给推开了一些后,方才心累地道:“厚颜的小姑娘!”

    厚颜的小姑娘更加厚颜地抱住了兰因的胳膊,一点儿都不觉得不好意思地道:“老师妙赞了。”

    兰因闻言嘴角抽了抽,用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目光看着轩辕天心。

    妙赞?他似乎不是在赞她吧?

    本站访问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