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12:肿么变成了这样的小王妃(补更)

正文 112:肿么变成了这样的小王妃(补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的心脉是真的受损严重,哪怕当日有着兰因的一番治疗,那心脉依然很是脆弱。

    直接将那颗纯白的参珠给扔进了嘴里,轩辕天心立刻感觉到那参珠化作了一股甘甜的液体,顺着她的喉咙就滑了下去。砸吧了一下嘴,嘴里还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大圣拎着寒雪参皇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眼珠子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盘膝闭目的轩辕天心,不过在察觉到后者身上传来的那一股平稳的波动后,方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而轩辕天心在服用了参珠之后便直接进入了內视状态,她眼瞅着有股乳白色的光晕在自己的体内游走,然后来到受损严重的心脉上,用着一种缓慢的速度,一点儿一点儿地在修复心脉上的损伤。

    这寒雪参皇虽然坑了一点儿,不过它的话却是一点儿都不假,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慢慢被修复的心脉,她能感觉到心口不时的抽疼正在渐渐减轻。

    有了这一发现,轩辕天心总算是放心了下来,说实话,若真让她顶着一个时不时就会心口疼的毛病,她真的有些受不了,这万一在打架的时候来上这么一出,只怕她能打赢的架都会被对手给反过来宰了。

    修复受损心脉是个细致的活儿,轩辕天心瞪着眼睛足足盯了两个时辰方才瞧见那道乳白色的光晕消失。

    缓缓吐出一口气儿,轩辕天心睁开眼睛歪着脑袋仔细感觉了一下,随即一张小脸上也是渐渐露出了笑容。

    大圣将拎了两个时辰已经彻底蔫了的寒雪参皇给丢到了一边,瞧着轩辕天心小脸上的笑容,立刻挑眉问道:“用效果?”

    虽然这话是个问句,但语气却带着一丝肯定。

    轩辕天心眯着眼睛点点头,目光瞥了一眼蔫蔫的寒雪参皇,对着大圣欣喜道:“效果不错,之前我这心口总算抽着疼,不过再服用那颗参珠后,抽疼的频率变小了不说,连疼痛都减轻了一些。想来将剩下的两颗都服用后,这个心口疼的毛病也会彻底好了。”

    “那便好。”大圣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要说轩辕天心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心口疼的后遗症,除了轩辕天心本人外,最紧张的就莫过于大圣和金翅大鹏了。

    说完,大圣笑吟吟地扭头去看一旁的寒雪参皇,然后用脚去碰,一边碰一边道:“原来你这家伙还有点儿用,本来还想着将你拿去给炖了的,不过现在看来倒是不用了。”

    寒雪参皇一脸的生无可恋,但是被大圣给用脚踹了它又不敢再说什么,有气无力地哼了哼,道:“若我能化为人形,我的用处更大。”

    “哦?”大圣和轩辕天心一听,二人立刻都来了精神,好奇地盯着寒雪参皇,异口同声地问道:“什么用处?”

    寒雪参皇翻了个身,仰面躺在桌子上,哼唧道:“若我能化为人形,那我就是一个行走中的补品库。一万年才能凝聚一颗的参珠,我一年的时间就能凝聚一颗出来,而且”说着眼珠子转了转,翻身看向轩辕天心和大圣,带着一丝怂恿和诱惑地意味,道:“能解毒,能治病疗伤,还能顺带提高修为,喝我一口血,胜过别人十年的修炼,吃我一口肉,嘿嘿那好处大了去了。”

    轩辕天心嘴角一抽,将目光看向大圣,道:“大圣,我怎么觉得它说的是你师父啊?”

    大圣同样嘴角有些抽搐,不过抽过之后,那看着寒雪参皇的目光就变了,绿油油的,看着特别的渗人。

    寒雪参皇被大圣的目光给看得一抖,正哆嗦着想要说什么,就听得目光绿油油的大圣问道:“你还有多久才能化为人形?”

    这语气吧,怎么听怎么像一旦它化为了人形,他就要将自己给宰了吃的打算。

    寒雪参皇被这语气给吓得再次抖了抖,含糊道:“还有个千八百年吧”

    一听还有千八百年,大圣立刻撇了撇嘴,不感兴趣地将目光挪开了。

    等你千八百年才能化作人形,那小丫头自己就能蹿上大成之境了,还要你干什么!

    轩辕天心同样不感兴趣地挪开了目光,她也觉得千八百年的时间太长了点,所以也打消了等寒雪参皇化作人形后给煮了吃的打算。

    目光往屋子里一扫,轩辕天心挑眉问道:“金翅呢?怎么还没回来?”

    大圣闻言嗤了一声,整个儿的瘫在椅子里,哼道:“先前回来了一下,不过见你在疗伤,觉得无聊就出去了。”说着斜眼看向轩辕天心,又道:“那家伙哪里有本大圣这么关心你,守着你一步都不敢离开。”

    对于大圣这种类似于争宠的话,轩辕天心直接垂眸不吭声。她见识过太多次了,大圣跟金翅大鹏凑在一起简直就是针尖对麦芒,完全是那种见面就掐,不掐就拿话去怼的。

    平时不是金翅大鹏趁着大圣不在,就开始在轩辕天心面前数落大圣的不好,隔天金翅大鹏不在,大圣就开始在轩辕天心数落,不过他们数落是数落对方,还连带着夸自己,这就让轩辕天心十分的无语了。

    起初她还会在中间调和一二,不过时间一长,轩辕天心就跟没事儿人一样了。

    大圣还在继续数落金翅大鹏,顺便将自己又给夸了几遍后方才意犹未尽的住了口,轩辕天心见他住口了,立刻站了起来,道:“咱们在这屋子里也呆了一会儿了,不如去外面瞧瞧吧?”

    大圣闻言一听,也不继续瘫在椅子里了,立刻跟着站了起来,然后咻地一声钻入了轩辕天心的体内,猴急道:“走,出去看看去。”

    轩辕天心拂了拂衣服上褶皱,侧头看向桌子上生无可恋的寒雪参皇,问道:“你去不去?”

    寒雪参皇一个鲤鱼打挺,“去!”

    一把将它给拎了起来,然后放在自己的肩头上,轩辕天心抬步出门,还不忘提醒道:“不许钻我的衣领子。”

    寒雪参皇趴在她肩头上点头,不钻就不钻,现在又没有危险,它吃饱了撑得才去钻衣领子呢。

    海上的风景真的不错,再加上今日的天气也好,轩辕天心一上甲板,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眯着眼睛看着蔚蓝的大海,听着海浪声,吹着海风,轩辕天心一脸的惬意。

    秋棠四人在瞧见她出现后,立刻狗腿般地围了过来,“小王妃,您总算是出来了。”

    夏言双手捧着金翅大鹏递给轩辕天心,笑吟吟地道:“您的宠物。”

    金翅大鹏一脸高贵冷艳地瞪了夏言一眼,本想骂他才是宠物呢,结果还没开口,就被轩辕天心给拎了回去。

    安抚般地给金翅大鹏顺了顺毛,轩辕天心眯眼看着海面上,问道:“怎么这是到哪儿了?”

    春笙笑吟吟地道:“刚出静海,以咱们的速度,最多两日便能到焚天谷。”

    话落,春笙将秋棠给挤开了一点,狗腿般地问道:“小王妃饿不饿呀?春笙给您抓鱼吃。”

    “不饿。”轩辕天心摸了摸肚子,先前她是有些饿的,但是自她服用过那颗参珠后,就一点儿都不觉得饿了。伸手排开四人,朝甲板上走去,边走边问道:“咱们立刻静海城的时候,后面没有什么苍蝇跟着吧?”

    “没有。”秋棠连忙道:“这一路上属下都有注意,小王妃您大可放心。”

    闻言,轩辕天心满意地点了点头,瞧见甲板上放着几张躺椅,立刻走了过去。

    躺在躺椅中,眯着眼睛晒着阳光,轩辕天心的脸上带着一抹惬意的淡笑,道:“好久都没有出海了,这感觉真是想念呢。”说着朝一旁的春夏秋冬四人招招手,问道:“之前床上的那一群莺莺燕燕呢?叫她们都叫出来。”

    秋棠四人嘴角一抽,瞧着轩辕天心的神色,不确定地问道:“那些女人都被打发到了下面船舱,小王妃您将她们叫出来干什么?”

    轩辕天心给了四人一个大白眼,从怀里摸着一把折扇摇了摇,一脸纨绔子弟的恶霸相,道:“还能干什么?自然是那些美人们来唱个小曲儿,跳个艳舞呗。都已经花钱请了她们了,难道是让她们来船上睡大觉的?”

    四人闻言齐齐眼皮子一跳,唱个小曲儿什么的还可以,但是那个跳艳舞又是什么鬼啊?

    看着一脸恶霸流氓样儿的轩辕天心,还别说小王妃这装扮,还真像一个纨绔二世祖,还是那种有寡人之疾的纨绔二世祖。

    秋棠惆怅了,小王妃这是扮什么像什么,但关键若是让主子知道了,那可就有些不得了了啊。

    虽然小王妃是个姑娘,姑娘看一群姑娘跳艳舞,但主子对小王妃的那种独占欲,那绝对是要炸毛的啊。

    不过轩辕天心可不管秋棠是不是很惆怅,唰唰地摇着折扇,催促道:“愣着干什么呀?将人叫上来。”

    冬凛沉默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然后快速转身朝着船舱内走去。

    轩辕天心满意地看了一眼快步离去的冬凛,然后对着一旁的夏言和春笙招了招手,道:“去,给小爷端些瓜果和点心上来。”

    夏言和春笙嘴角抽了抽,认命地转身去端瓜果和点心了。

    轩辕天心又对着一脸惆怅的秋棠勾了勾手指,在秋棠一脸不甘不愿地凑过来后,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秋秋大叔,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的太阳有些晃眼啊?”

    秋棠沉默了一瞬,然后默默地转身进了船舱,不一会儿,他就扛着一把大伞出来了,然后吭哧吭哧地将将打伞在轩辕天心的头顶之上给撑开。

    一串轻盈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股浓郁的香粉味也飘了出来。

    轩辕天心眯眼侧头看去,只见冬凛面无表情地领着一群莺莺燕燕上了甲板。

    待得一群妖娆漂亮的女人在甲板上站好后,轩辕天心用手中折扇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盯着她们,问道:“跟爷说说,你们会些什么?”

    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那一群妖艳女人立刻争先恐后地抢着回答。

    “爷,奴家会唱小曲儿。”

    “爷,奴家善舞。”

    “爷,奴家小曲儿和跳舞都会。”

    “爷,奴家什么都会”还对着轩辕天心抛了一个媚眼,娇声道:“床上更会。”

    冬凛和秋棠:“”

    后面端着瓜果和点心出来的夏言跟春笙齐齐打了一个踉跄,二人皆是目光古怪地看了一眼刚刚那说话的女人,然后异口同声地在心里呸了一句妖艳小贱货!

    轩辕天心脸上含笑,眼角也含笑,听得那女子的话,立刻哈地一声拍掌笑道:“爷喜欢。”

    这模样、这语气、还有那眼角带邪气的神态,春夏秋冬四人齐齐身子打了一个哆嗦。

    小王妃这是被主子给附身了吧?

    被皇明月给附身的轩辕天心眼珠子在一众美人儿身上一扫,抬手用折扇往人群里一指,道:“那个穿红色裙子露胸最多的那个。”

    春夏秋冬四人:“。”什么叫做露胸最多啊小王妃!

    不过很快,四人就瞧见一个身穿红色纱裙,露了差不多快大半个胸的女人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爷。”

    这一声儿爷简直叫得千转百回啊,春夏秋冬四人被叫得齐齐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轩辕天心眯眼邪笑着看着美人,用扇子轻轻敲打着手心,道:“你会唱小曲儿?”

    那女子立刻含羞带涩地看了轩辕天心一眼,娇娇弱弱地道:“会。”

    轩辕天心摸着下巴,问:“会唱十八摸吗?”

    “十八摸?”女子明显一愣,瞧着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道:“奴家不会,不过奴家会唱双飞曲儿。”

    哪知,刚刚还笑吟吟的白衣俊美公子立刻唰地一下阴了脸,“不会唱十八摸爷要你干什么?”说着,看都不看那女子一眼,对着一旁的夏言摆摆手,道:“赶回去。”

    夏言嘴角抽了抽,立刻对那女子一挥手,红衣女子嘤嘤嘤哭着就跑了。

    轩辕天心再次将目光看向人群,这回一群女子都是有些心惊胆战,估摸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笑吟吟的小公子居然会说变脸就变脸。

    “你”抬手指了指人群,轩辕天心又道:“穿绿色裙子那个,别看别人,就是你,露大腿最多的那个。”

    春夏秋冬四人:“”齐齐捂脸,怎么办?小王妃怎么变成这样的小王妃了?若是主子回来了,他们该怎么跟主子交代啊?!

    别说春夏秋冬四人捂脸了,就连意识海中的大圣瞧着轩辕天心这一出也是有些目瞪口呆,而被轩辕天心抱在怀里的金翅大鹏,和趴在她肩头上的寒雪参皇已经傻了。

    轩辕天心却依然如故,瞅着那绿裙子女人走了出来,挑眉问道:“你会跳舞?那会跳脱衣舞吗?”

    那女子也是一愣,不过有了先前红衣女人被赶的

    一幕,立刻道:“脱衣舞是什么舞?虽然奴家不会跳,但是爷若说给奴家听听,奴家就能跳出来。”

    闻言,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睛立刻亮了,“脱衣舞啊,就是边跳舞边将你身上所有的衣物都给爷脱了,还要一件一件的慢慢脱。”

    春夏秋冬四人:“”这回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那女子倒是个胆子大的,虽然被脱衣舞的跳法给愣了一下,但立刻娇笑着道:“爷,要全脱吗?”

    “自然,全脱。”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点头,补充道:“一件儿都不能剩,会吗?”

    “会。”女子朝轩辕天心抛了一个媚眼儿,道:“爷都说得如此清楚了,奴家自然是会的。”

    “那感情好。”轩辕天心笑了,一拍手,看着人群中的女人们,道:“还有谁会的?一起跳,跳好了爷有赏。”

    果然,话音一落,又出来了几个女人。

    轩辕天心将这几个女人看了一眼,挥手道“剩下的唱小曲儿的唱小曲儿,抚琴的抚琴。”说着,目光往人群中一扫,然后定在最后一个黄裙子女人身上,勾唇一笑,道:“你,那个最漂亮的,过来给爷捏捏腿,捏得好,爷有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