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109:依附从属关系

正文 109:依附从属关系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行人下了天雪山,并在山下瞧见了领着一群妖兽正在打扫的战场的冰霜巨龙。

    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妖兽们对于人类的出现极为敏感,如若不是有冰霜巨龙压制着,只怕那些已经杀红眼的妖兽们就已经对着轩辕天心冲过去了。

    冰霜巨龙对着不断发出躁动的妖兽们发出一声警告般的低吼,方才来到轩辕天心的身边。

    “魅姬没事儿了。”轩辕天心抬头看着冰霜巨龙,“但她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所以我会立刻带着她离开。”

    冰霜巨龙硕大的龙目眯了眯,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道:“她的确是要离开这里,那些家伙都是为了她而来的,只有离开,她才会安全。”

    轩辕天心闻言笑了笑,目光扫过它身后的妖兽群,道:“你们也要尽快离开,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出现在雪原上,你应该明白,今日的事情无相殿的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冰霜巨龙点头,它虽然只有八万多年的修为,但并不代表它没有脑子,无相殿这个势力它听说过,今日来到这里的都死了,它也一点儿都不怀疑无相殿会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见它点头,轩辕天心也不再耽误什么,翻身爬上金翅大鹏的背,对着冰霜巨龙挥了挥手,道:“尽快离开吧,这段时间极北雪原只怕不会平静,我相信不用多久,无相殿的人就会找到这里来。”

    “你要将她带去哪里?”冰霜巨龙在迟疑了一瞬之后,看着轩辕天心问道。

    “我在哪里,她便在哪里。”轩辕天心道,似知道冰霜巨龙不放心般,目光认真地看着它,郑重道:“我也不瞒你,魅姬如今是我的本命契约者,所以只要我活着,就绝对不会让她出任何的事情。”

    “本命契约?”冰霜巨龙诧异了一下,但看着轩辕天心认真的目光,它微微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不过还是要请你好好保护她,她是极北雪原的王,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依然是。”

    轩辕天心点点头,“金翅,走吧。”

    金翅大鹏微微一振翅,瞬间掠上了高空。

    冰霜巨龙看着如同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的金翅大鹏,直到看不见后,方才仰天发出一声大吼,带着一群妖兽迅速离开了天雪山。

    而就在它们离开后不久,一队人马声势浩荡的进入了极北雪原,只不过当这队人马赶到天雪山的时候,却是扑了一个空,别说是凶手了,就算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找到。

    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雪地,和雪地中还残留的血迹,每一个无相殿的人的脸色都是无比阴沉。

    谁能想到不过是一日之间,他们寒雪分殿便折损了这多人,若是普通弟子便也就罢了,但是在这些折损的人当中还有着他们寒雪分殿的两位殿主啊!

    两位殿主外加五名护法,一日之间全部身亡,他们寒雪分殿也相当于彻底被废了,这件事情不仅让他们感到震怒,更是让他们感到恐慌。

    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无相殿的人皆是面面相视,如今两位殿主身亡,那他们这些人又该怎么办?

    “堂主,我们搜遍了整个天雪山都没有寻到两位殿主的尸体,还要继续再搜寻下去吗?”一名年轻的弟子看着眼前一脸阴沉的老者,声音带着颤抖地问道。

    老者目光阴沉地扫了一眼四周,“不必再搜寻了,立刻派人向无相城总殿传去消息,连两位殿主出手都死在了这里,我们这些人即便是找到了凶手也没有那个能力做什么。”

    “是向总殿寻求支援吗?”年轻弟子低声询问。

    老者缓缓吐出一口气,沉声道:“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先将消息传回去吧,等总殿的人回复后再做打算。”

    “是。”

    夜色降临,一轮弯月高挂。

    被夜色笼罩的森林总是有种莫名的阴森,即便是身边燃烧着篝火,也无法让人抹掉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轩辕天心坐靠在一颗大树下,脸色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好。

    在半个时辰前,原本他们一行人是准备穿过这片森林的,但谁知道才飞过森林的一半,坐在金翅大鹏背上的轩辕天心却是差点从金翅大鹏的背上直接给栽下去。

    这可把金翅大鹏还有大圣和獠牙给吓坏了,慌乱间落入了林中,便瞧见轩辕天心一脸苍白的捂着心口,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这突发的状况,让得他们不得不留在林中过夜,直到轩辕天心缓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缓和了下来。

    “小五,你还好吗?”

    见轩辕天心终于松开了捂着心口的手,守在一旁的金翅大鹏还有獠牙立刻围了上去。

    然而轩辕天心却没有回答他们,而是顶着一张苍白的小脸,目光快速地在林中转了一圈,道:“老师呢?金翅你能感觉到老师在哪里吗?”

    “感觉不到。”金翅大鹏摇了摇头,“你先说说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没事儿了。”轩辕天心挣扎着要起来,然而刚起来一半,就身子晃了晃差点又坐了下去,幸好一旁的獠牙手疾眼快一把将她给扶住了。

    轩辕天心攀着獠牙的手臂站好,目光有些焦急地扫了一圈四周,喊道:“老师老师你出来啊,老师你还好吗?”

    “小五!”见轩辕天心这般大喊,金翅大鹏又急眼了,扑腾着翅膀,道:“你这才缓过来,情绪不要太激动,心脉受损本就严重,虽然修复了不少,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先前后遗症发作了,你知道有多吓人吗?”

    “就是因为我知道有多吓人,所以我才想要看看老师如何了。”轩辕天心眼中带了急色,先前她心口处传来的剧痛,连她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更何况还是老师。当时她还在金翅的背上,但是老师呢?谁知道当时老师在干什么?万一是在御空,这突发的状况很容易让老师出事儿的。

    而且都这么久了,老师一直没有出现,轩辕天心又如何不着急?

    嗡!

    就在轩辕天心想要去寻找兰因的时候,不远处的空间突然发出一阵细微的震动,然后便见到一袭青衫的兰因出来了。

    当瞧得兰因出现,轩辕天心立刻将目光定在他的身上,虽然兰因还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样,但是轩辕天心却敏锐的发现,他那张清冷俊美的脸庞上透着一丝不正常的苍白之色。

    <b

    r />  果然!

    轩辕天心咬了咬牙,她果然还是连累老师了!

    “老师,抱歉。”

    见兰因缓步走来,轩辕天心垂眸低声道。

    “不必说抱歉。”兰因看着微微垂下眼眸的轩辕天心,声音依旧是清清淡淡的,道:“这本来也不是你的错,而且我也没什么事。”

    轩辕天心却沉默不语,看着她沉默的样子,兰因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道:“将手给我,我为你把把脉。”

    轩辕天心听话的将手递给兰因,然而在兰因的指尖搭在她的脉搏上后,方才低声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解除这个的。”

    兰因闻言眸光动了动,放开了她的手,只是道:“今晚好好休息,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情绪波动太大。”

    “明日老师和我一起走吧。”轩辕天心想了想,道:“若是再发生先前的状况,我不放心老师一个人。”

    “规矩不能坏。”兰因却是摇了摇头,道:“你现在还在选拔赛中,若我跟你一起,便是坏了规矩。”话落,见轩辕天心皱眉看着自己,再道:“放心,老师不会离你太远。”

    似也知道兰因的坚持,轩辕天心只能妥协点头,道:“那老师可以不收敛气息吗?至少能让我察觉到你在哪里。”

    “好。”兰因似笑了笑,“去休息吧,这里离焚天谷还远着呢。”

    直到兰因再次消失,轩辕天心依然不放心地放开神识去查探,不过这一次,兰因果真没有再收敛自己的气息,轩辕天心的神识刚刚放出去,便察觉到了他的气息。

    似放心般的松了一口气,轩辕天心这才又坐回到了大树之下,可是她刚刚一坐下去,立刻便被金翅大鹏和獠牙给齐齐围住了。

    “小五,你刚刚跟你的那位老师到底在说些什么?”金翅大鹏一脸狐疑地看着她,虽然方才它并没有去打断二人的谈话,但是从二人的谈话中也隐隐听出了一些什么。

    轩辕天心听得金翅大鹏的询问,方才将在天雪山上发生的事情又给金翅大鹏将了一遍。

    “你是说你跟他出现了双生同命之象?”金翅大鹏有些炸毛了。

    轩辕天心点点头,看着炸毛的金翅大鹏无奈道:“大圣是这么说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金翅大鹏不可置信地原地打转,嘴里不断地念叨:“绝对不可能!即便是因为功法的原因,你跟他也不可能出现双生同命之象。”

    “为什么?”轩辕天心闻言一愣,看着金翅大鹏皱眉道:“但是大圣不会弄错啊,而且我和老师的确是出现了这种情况。”

    话落,就连意识海中的大圣都是连连点头,忍不住嘀咕道:“本大圣怎么可能弄错,这小鸡崽居然还怀疑我!”

    金翅大鹏倒是不知道大圣在说些什么,只是不断在原地来回打转地道:“绝对不可能!我从未听说过修炼大光明经的人可以跟修炼大浮屠虚无经的人产生双生同命之象的。”

    瞧得一脸肯定之色的金翅大鹏,轩辕天心也变得有些迟疑起来,但还是道:“可我跟老师的确是这样了啊,老师能感觉到我的心中情绪,而我后遗症发作,老师同样被牵连了。”

    金翅大鹏闻言一顿,随即抬头直勾勾地看着她,问道:“那你能感觉到你老师的情绪吗?”

    轩辕天心一愣,金翅大鹏立刻再次道:“你试试,试试去感觉你老师此时心中的情绪是什么。”

    “好。”见金翅大鹏目光有些奇特,轩辕天心立刻点了点头,然后沉下心去感应。

    然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轩辕天心脸上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古怪,半晌后,她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金翅大鹏,道:“我感觉不到。”

    感觉不到?

    金翅大鹏立刻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而意识海中的大圣却是跳起来,不相信似的问道:“你真的感觉不到?一丝都感觉不到吗?”

    “感觉不到。”轩辕天心一脸懵,“难道老师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所以我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

    这回连大圣都是一脸古怪地道:“不可能!即便再能控制情绪,也不可能连一丝波动都感觉不到。”

    “那。”轩辕天心更加懵了,“那我跟老师的情况到底是什么?”

    “不是双生同命之象。”若有所思的金翅大鹏突然道,“但却类似于双生同命之象,不过”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地看着轩辕天心,道:“这种情况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但综合你方才所说的,我觉得这种情况说是双生同命之象,倒不如说是一种依附。”

    “依附是什么意思?”轩辕天心瞪大了眼睛。

    大圣也是愣住了,透过意识海,同样直愣愣地看着金翅大鹏。

    倒是一旁的獠牙一脸若有所思地道:“依附也可以说是从属,若是我没有猜错,金翅的意思是你和你老师的状态不是双生同命,而是一种单向的同命关系。比如你受伤,你的老师也会被牵连,但若是你的老师受伤,你却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轩辕天心呆滞地张大了嘴,而獠牙继续道:“也就是说,你老师的命,依附在了你的命上。你死他亡,而他若死,你却能好好的活着。因为是从属关系,他又是依附于你,所以他能感觉到你心中的情绪,而你的情绪波动也能影响到他,但你却无法感觉到他的情绪,他的情绪变化也影响不到你。”

    獠牙话落后,金翅大鹏立刻点头,道:“对,就是这个意思!”

    “怎么可能?!”这回轮到轩辕天心说这句话了。

    其实金翅大鹏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见轩辕天心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它眼珠子转了转,道:“若是你不相信,那便这样试试。”

    “哪样?”

    轩辕天心、大圣还有獠牙齐齐再次将它盯住。

    金翅大鹏眯了眯眼,道:“既然是依附从属的关系,那么便可以说你为主,他为副,你静下心来,好好去感应一番,用强势的方法去强行感觉。”

    强行感觉?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不过还是依言照着去做了,这一次她感觉的时间稍稍有些长,但就在轩辕天心决定要放弃的时候,她的心中突然多了一丝淡淡的情绪,那种情绪很是宁静,不过她却能肯定,这丝宁静的情绪绝对不是属于她的。

    唰地一下睁开了眼睛,轩辕天心眼中带着震惊和不可置信,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金翅大鹏和獠牙,声音有些发颤地道:“我感觉到了”

    闻言,金翅大鹏、獠牙、还有大圣齐齐眼珠子一突。

    “果然是这样!”

    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轩辕天心,金翅大鹏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虽然它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不大厚道,但是比起双生同命之象,它更愿意是这种情况,毕竟将轩辕天心的命跟别人的命绑在一起,金翅大鹏是一万个不放心,哪怕那个人是兰因。

    而轩辕天心却不这么想,这有了这个发现后,她对于兰因的愧疚却越来越重。

    “金翅”轩辕天心脸色不好看地看着金翅大鹏,问道:“这种情况到底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如何才能解决这个情况?”

    金翅大鹏却是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所以我也不知道原因,更不知道如何才能解决这个情况。”

    话落,见轩辕天心的脸色难看,金翅大鹏想了想,道:“你也别太着急,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一定有人知道的,如今的你若是不想连累了你的老师,那么以后你就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小命。”

    “小五,待得又朝一日你到达了灵山之巅,或许你会找到办法来解除这个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