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93:凶残暴力可怕

正文 093:凶残暴力可怕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绕过冰霜谷向北走七十里,然后渡过天冥冰河便是冰熊一族的栖息地,虽说路程远了些,不过有着金翅大鹏作为代步,倒也是让轩辕天心在傍晚之前赶到了。

    夕阳斜挂,白茫茫的雪原上被染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轩辕天心带着金翅大鹏悄无声息地隐没在了银杉林里,在银杉林的深处,便是冰熊王的老巢。

    寒雪参皇趴在轩辕天心的另一边肩头上,几片雪白的复叶微微颤抖,细声细气地道:“那憨货可不好宰,你真的确定不再好好斟酌斟酌吗?”

    “我都已经来了,还有什么好斟酌的。”轩辕天心白了它一眼,似乎对于寒雪参皇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而有些不高兴。

    “我可是为了你好。”寒雪参皇继续抖着叶子,道:“冰熊一族都是拥有狂暴血脉,你别看那憨货如今不过在王境,但是惹急了它后开启了狂暴血脉,就算是有着帝境修为的十万年妖兽都是敢红着眼睛去咬掉几块肉。”

    “那就看看待会儿谁先掉肉吧。”轩辕天心嗤了一声,哼道:“把我惹急了,别说是红着眼睛咬掉几口肉,咬死我都能干出来。”

    ‘咚咚咚——!’

    正说着呢,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便在林中响起,甚至于连地面都是发出一阵一阵的颤动。

    轩辕天心立刻瞪了寒雪参皇一眼,示意它不要出声后,她也悄悄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跟四周的冰雪融为了一体。

    沉默的脚步声越来近,半晌后,一头巨大的冰熊出现在了轩辕天心的视线中。

    只见那冰熊足有两丈来高,庞大的身躯每一次移动便震得地面微微一抖,特别是在它那额间,居然还长着一根约半米来长的银色尖角。

    其角尖尖锐而泛着隐隐寒芒,轩辕天心一点都不怀疑,谁若是被那尖角给顶上一下,只怕不死都得重伤。

    这便是冰熊王么?

    看着如一座小山在移动的冰熊王,轩辕天心也是忍不住在心里惊讶了一下。

    而就在轩辕天心在心中惊讶的同时,却不料那准备返回老巢的冰熊王却是猛地身形一顿,然后用着跟它那庞大身躯极为不符的敏捷速度迅速回身,一双棕色的兽瞳准确而凌厉地落在了轩辕天心藏身之处,口吐人言地道:“什么人敢擅闯本王的领地?给本王滚出来!”

    伴随着它的声音,一股刚猛的劲风也是随之狠扫了过去。

    轩辕天心目光一凝,当下身形暴退,而在她刚刚退出去的那一瞬,只见她刚刚藏身的地方就突然砰地一声炸开。

    雪花纷纷扬起,轩辕天心一边轻轻吐了一口气,一边拍着胸口,道:“好凶狠的大家伙,若不是我躲得快,刚刚那一下就得落在我的身上了啊。”

    听得这软软糯糯的声音,冰熊王的双眸却是微微一眯,瞧着那雪花纷飞中现出的人影,沉声道:“人类?什么时候居然有人类敢进入这里来了?”

    闻言,轩辕天心抬眼看去,微微一笑:“我说我是不小心闯进来的,你信是不信?”

    冰熊王冷笑一声,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中充满了嘲讽之色,显然是一点儿都不相信她的这番说辞。

    硕大的兽瞳在打量了一遍轩辕天心之后,视线一转落在了她肩头上趴着的寒雪参皇身上,冰熊王当即再次冷笑道:“你这老货终于舍得离开老窝了吗?如今你跟着一个人类来到本王的这里,可是做好了被本王给吞噬的打算了?”

    “我呸!”

    原本还有些哆哆嗦嗦的寒雪参皇在听了冰熊王这话后顿时炸毛了,要知道这冰熊王打它的主意已经打了不少年了,如今被冰熊王再旧事重提,寒雪参皇这回可是忍不了。

    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有轩辕天心在,寒雪参皇的底气也足了一些,蹦跶着就骂了回去,“就你这憨货也想吃老子?你倒是来吃吃看啊,看老子能不能崩断你几颗牙!”

    轩辕天心眼角抽搐地瞥了一眼在自己肩头上蹦跶得欢快的寒雪参皇,她其实很想说一句以你的身板或许还崩不断人家的牙。

    然而看着寒雪参皇都已经炸毛了,轩辕天心忍了又忍后终是没有将这句话给说出口。

    不过她不说,却不代表人家冰熊王会不说,是以在寒雪参皇的话音一落之后,冰熊王当即便哈哈大笑起来,目光嘲讽地看着它,咧嘴露出一口森森利牙,道:“别急!既然你都主动跑到本王眼前来了,本王自然会吃给你看看的。”

    或许是冰熊王语气太过森然,让得原本还蹦跶得欢快的寒雪参皇顿时打了一个激灵然后恢复了理智,当下这货便一边不屑地哼哼,一边不动声色地往轩辕天心的衣领子里钻了钻。

    轩辕天心忍着想要一巴掌将寒雪参皇给拍飞的冲动,一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冰熊王,道:“你若要吃它,我不反对……”

    “……”

    正在钻衣领子的寒雪参皇僵住了,轩辕天心也不搭理它,看着冰熊王继续皮笑肉不笑地道:“不过在吃它之前,能不能让我先将此次来这里的目的给解决了先?”

    寒雪参皇唰地一下又放松了,而冰熊王却眯了眯双眼,目光有些莫名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什么目的?”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找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冰熊王的眼神深了一些。

    “你的妖丹……”

    ‘轰——!’

    轩辕天心的话音未落,冰熊王的身体四周顿时掀起一股狂暴的气息。

    “人类,你倒是好胆!”

    狂暴的罡风四起,显示出此时冰熊王暴戾的情绪,而轩辕天心依然笑容可掬地看着它,点了点头道:“我的胆子一向很大,否则今日也不会来这里了。”

    “想要本王的妖丹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了。”冰熊王发出一声咆哮,显然是怒极,在吼出一句话后便如同一座小山般地快速朝着轩辕天心撞了过去。

    地面发出轰轰轰地震动声,轩辕天心一把将肩头上的金翅大鹏和寒雪参皇拎过,然后往旁边推送了出去,紧接着快速召出追魂枪,跟着脚下一点,迅速升空。

    “真是个暴躁的大家伙,居然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吗?”轩辕天心掠上半空后,笑吟吟地看着下方的冰熊王,然而那双狭长的双眸中却没有半分的笑意。

    将手中的追魂枪狠狠一握,一

    股炙热的能量波动也是瞬间自她体内升腾而起。

    “不过动手什么的,我也喜欢!”

    ‘轰——!’

    脚下踩着鬼影迷踪步,轩辕天心化作一道残影自半空俯冲而下,对着冰熊王就抡起了手中的追魂枪,喝道:“霸王枪——炎龙无双!”

    ‘吼——!’

    火龙带着咆哮声从天而降,与此同时,冰熊王也是仰天发出一声怒吼,浑身毛发炸起,只见它宽阔而雄壮的背脊一弓,直接后腿站起,然后用额间的尖角对着从天而降的火龙便是狠狠撞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冰熊王猛地暴退数步,而那火龙居然在它这么一撞之下开始出现了崩溃之相。

    “居然将炎龙无双给挡下来了?”轩辕天心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但很快她便再次举枪对着冰熊王就刺了过去。

    而冰熊王似乎也被她的一再挑衅给激怒了般,再次发出一声怒吼,它额间的尖角猛地泛起刺眼银光,让得轩辕天心的动作都是一滞。

    “什么鬼?”轩辕天心眼睛不适应地眯了眯,而不远处正在观战的金翅大鹏却是神色一变,惊声道:“小五,小心。”

    轩辕天心心中一惊,立刻也是感觉到一股恶风袭来,当下也不顾眼睛的刺痛,猛地强行睁开,然后便瞧见那冰熊王居然也是跃上了半空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硕大的熊掌带着一股刚猛的力道狠狠拍来,轩辕天心面色一寒,抡起追魂枪就横扫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轩辕天心被震飞出去的同时低咒了一句:“擦!你特么居然玩阴的。”

    快速地凌空一翻,轩辕天心方才稳住了身形,此时她小脸上的神色阴沉如水,显然是被刚刚冰熊王耍的阴招给惹怒了。

    下方的金翅大鹏见她险险的避开了,也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但藏在轩辕天心意识海中的大圣却是怒得骂了起来。

    “臭丫头,你的脑子被猪啃了?对战期间居然也敢将眼睛闭上?!”

    轩辕天心被骂得嘴角一抽,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却在憋屈的怒吼:谁特么知道那家伙的尖角居然会发光?如此刺眼的光芒突然照射过来,本能的闭上眼睛才是正常的吧!?

    然而不管轩辕天心如何在心里觉得憋屈,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刚刚犯了一个最低级的错误。

    妈的,大意了!

    在心里再次低咒了一声,轩辕天心只觉得一股邪火直冲脑门,瞧得那森然看着自己的冰熊王,特别是在瞧见后者眼中居然还透出了明晃晃的嘲讽之色,轩辕天心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神经,咔嚓一声断了。

    “敢阴我?!”一声怒吼响起,轩辕天心唰地一声收回了追魂枪,周身的战气猛地升腾到了顶点,怒发冲冠地就这么嗷嗷冲了过去。

    ‘嗡——!’

    一层金光自她体内溢出,无相般若体顿时附身,轩辕天心一双眼睛里充斥着怒火,在眨眼睛便冲到了冰熊王的近前,然后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砰——!’

    一声闷响,冰熊王显然没有料到轩辕天心居然会放弃武器而选择这种肉搏的方式,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直接倒飞了出去。

    而一拳揍飞冰熊王的轩辕天心却是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追上去后再次抡起拳头,砰地一声砸在了冰熊王的脸上,直接将冰熊王给从半空打了下去,并狠狠砸在了地上。

    残影闪过,轩辕天心快速掠下半空追了过来,那白嫩纤弱的小手闪电般地探出,然后一把握住了冰熊王额间的那根尖角。

    暴怒而森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喜欢闪光是么?姐让你闪个够!”

    话音未落,不远处的金翅大鹏连同寒雪参皇都是忍不住有些抽搐地看着那用一只手就将冰熊王给抡了起来的轩辕天心,齐齐在心中抖了抖。

    ‘砰——!’

    又是一声闷响,雪花四溅。

    轩辕天心抡起就反手砸了出去,只听冰熊王发出一声闷哼,还没来及反应,再次被轩辕天心抡起,然后又砸了下去。

    ‘砰砰砰砰——!’

    闷响声不断,伴随而来的还有轩辕天心的怒骂声。

    “放啊!”

    ‘砰——!’

    “你继续放!”

    ‘砰——!’

    “你不是挺会玩阴的么?姐让你继续玩啊!”

    ‘砰——!’

    每伴随着轩辕天心的一声怒骂,那冰熊王就被抡起砸了一次,甚至连地面上的积雪都被砸出了数个大坑。

    金翅大鹏抽搐着眼角看着轩辕天心如此暴力的做法,都是有些忍不住用翅膀遮眼了。

    而待在金翅大鹏身边的寒雪参皇这会儿猛地抖了好几抖,哆嗦着声音对金翅大鹏道:“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怎的被养成了这么个暴力模样?”

    金翅大鹏闻言那眼角又猛地抽了抽,打死不承认轩辕天心会如此暴力是被它和大圣给教导出来的。

    ‘吼——!’

    在被如此反复被抡起砸了数十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适应了,冰熊王发出一声怒吼,周身气息也是暴涨,“该死的人类,本王要生撕了你!”

    随着冰熊王的怒吼声,只见它周身雪白的皮毛上瞬间泛起一层红芒,而那一双棕色的兽瞳也是瞬间变得赤红。

    当瞧得冰熊王的变化后,那寒雪参皇也是快速大声提醒道:“小心,那家伙开启了狂暴血脉!”

    话音一落,只见轩辕天心目光一冷,抬手便将冰熊王给丢了出去。

    与此同时,只见冰熊王在半空猛地一顿稳住了身形,那有着两丈多高的庞大身躯再次暴涨了数步。

    ‘轰——!’

    一股凶悍的气息顿时冲天而起,红光闪烁中,身形暴涨数倍的冰熊王破光而出,原本一身雪白的皮毛也在开启狂暴血脉之后变成了血红色。

    瞧得此时大变模样的冰熊王,轩辕天心眉峰一挑,立刻也是察觉到这冰熊王的实力居然也是跟着暴涨,此时它的实力居然从王境跨越到了帝境。

    赤红的兽瞳森然地盯着轩辕天心,冰熊王咬牙切齿地怒道:“今日若不生撕了你,本王还有何面目在这极北雪原

    上立足!”

    ‘嗡嗡嗡嗡——!’

    四周空间开始震动,冰熊王那庞大的身躯渐渐开始变得扭曲然后虚幻。

    轩辕天心微眯着眸子看着它不断变化,不过在几个呼吸间,只见那冰熊王的身体居然开始快速缩小,然后演变成了人形!

    咔咔咔的骨骼声不断响起,一道高大而壮硕的身影渐渐自雪地中爬了起来。

    轩辕天心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她却是没有想到这冰熊王开启了狂暴血脉之后不仅连实力到达了帝境,居然还能直接从兽型蜕化成人形。

    狂暴状态下难道不是原形更好吗?

    轩辕天心在疑惑地同时,只见已经化作人形的冰熊王居然再次探出右掌在虚空一抓,然后一柄血色大斧也出现了他的手中。

    意识海里,大圣瞧着这一幕也是忍不住惊讶地咦了一声,随即若有所思地道:“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这头蠢熊居然依靠狂暴血脉的能力暂时化为了人形,而且他的这个人形状态明显比兽身时更具有力量。”

    听得大圣明显带了兴趣的话,轩辕天心却是眯眼哼了哼,道:“力量?若是比力量的话,我可一点儿都不惧!”

    话落,哪知大圣嘿嘿一笑,眼中划过一抹幽光,道:“他此时的状态应该不只是有力量,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别的什么东西?”轩辕天心挑眉问道。

    可惜大圣却笑眯眯地摇了摇头,道:“佛曰不可说,这得要你自己去发现了。”

    “装神弄鬼!”轩辕天心不乐意地嗤了一声,然后目光凌厉地盯着对面的冰熊王,冷声哼道:“自己去发现就自己去发现,既然如今它有了人形,那么我便跟它好好打上一场!”

    ‘唰——!’

    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快速爆闪地出去,如一道闪电般,直指冰熊王。

    “哼!”在瞧见轩辕天心再次冲自己掠来,冰熊王也是冷冷地一哼,抓着血色大斧便狠狠劈了过去,“不自量力!”

    血色大斧带着呼呼风声劈来,轩辕天心眼中噙了一抹冷笑,随即脚下一滑,直接从血色大斧的另一侧给绕了过去。

    “你身体虽然有了人身,但是你这脑子却依然没有长进!”轩辕天心绕过劈来的大斧,然后翻身便是一掌对着冰熊王拍了过去。

    “滚!”冰熊王暴喝一声,手中的血色巨斧却是突然方向一改,再次对着轩辕天心劈了过去。

    看着巨斧再次劈来,轩辕天心当下也是冷哼一声,然后速度跟着暴涨,脚下踩着鬼影迷踪步如同一道闪电般唰地往后闪出数丈远。

    瞧得再次避开的轩辕天心,冰熊王赤红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寒芒,当下脚掌一剁,跟着追了出去。

    “本王看你如何躲!”血色巨斧猛地扬起,爆发出一阵红芒,然后隔空就这么劈了过去,“狂熊开天——!本王一斧要你命!”

    ‘嗡嗡嗡嗡——!’

    数道红芒带着凌厉的风刃爆射而出,生生的从轩辕天心的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在察觉到自己的四周退路被堵,当下也是冷笑道:“不能躲就接你这一斧!”说着,周身金光溢出,无相般若体再次附身,随即右手一翻,一道符纸瞬间扔出,“天道无极——乾坤借法,不动明王金刚阵,启!”

    ‘唰唰唰——!’

    符纸化作密密麻麻的金光,然后快速在她身体四周编织成网,最后凝聚从一个淡金色透明结界,将她牢牢地护在了结界内。

    结界刚刚形成,外面便响起一阵砰砰砰的巨响。

    轩辕天心紧紧盯着结界之上,在结界挡住那些凌厉风刃的同时,冰熊王已经追到了近前。

    当下露出一抹狞笑,抬起血色巨斧就朝着结界劈了下去,“本王倒是不曾想到你居然还是个灵武双修,不过这区区结界也想挡住本王的一斧,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砰——!’

    巨斧劈在结界之后,立刻让得结界颤抖起来。

    “若这就是你最后的手段,那么今日你就死在本王的巨斧之下吧。”

    冰熊王森然一笑,握着血色巨斧的手再次暗劲儿一使,只听见咔嚓一声,结界之上瞬间出现数道裂痕。

    “给本王破!”一声大喝,结界似乎到了承受的极限,在咔嚓几声后,砰地一声炸开。

    冰熊王眼中闪过一抹煞气,当下便准备再次抡斧朝着轩辕天心当头劈下去。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轩辕天心却是突然一笑,她的笑容来得着实太过突兀,反而让得冰熊王的心尖儿一跳,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轩辕天心突然双手结印,一股磅礴而骇人的威压自她体内猛地冲出,“我的手段才刚刚开始呢!”

    冰熊王的瞳孔猛地一缩,想都没想便是准备暴退。

    “你都来了,又何必还退走?”轩辕天心盯着它依旧笑得轻轻浅浅,可她结印的双手却是猛地爆发出耀眼金光,一个巴掌大的金色手印顿时凝聚。

    当瞧见那巴掌的金色手印后,冰熊王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

    轩辕天心可不会就这么让它退走,冲着它再次一笑,然后在冰熊王大变的神色中,猛地将金色手印对着它甩了过去。

    “乾坤撼天因——一印碎山河!”

    ‘轰——!’

    狂暴的气息猛地蔓延开去,竟是生生地将附近大片的银杉树都给连根拔起。

    看着那金色手印带着恐怖的能量朝着自己掠来,冰熊王当即目光一狠,抬手对着金色手印遥遥一指,暴喝道:“给本王破开!”

    ‘轰——!’

    一束血色光柱自冰熊王指尖爆闪而出,然后狠狠跟金色手印撞在了一起。

    轩辕天心瞧得那血色光柱,当下一挑眉,诧异道:“居然是兽王闪?!”

    她这下总算知道了大圣刚刚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这冰熊王在开启狂暴血脉之后,不仅实力猛涨,化为人形不说,就连十万年妖兽的兽王闪都是能使用出来。

    然而她诧异虽然是诧异,但对于自己的乾坤撼天印却是极为的有信心,不过是区区兽王闪而已,且还是这种强行提升实力而获得的兽王闪,是根本无法撼动乾坤撼天印的。

    果然,她这想法还未落,那边的碰撞已经结束,似乎正是为了印证她所想般,只见冰熊王的兽王闪在金色手印的撞击之下居然瞬间支离破碎,然后在冰熊王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金色手印再次朝着它掠了过去。

    乾坤撼天印一出,便会锁定对方的气息,此时冰熊王是想躲也躲不掉。

    似也知道自己被锁定,冰熊王当下将浑身妖力凝聚,居然想要硬抗过去。咬牙怒道:“本王便不信区区一道手印便能将本王镇压!”

    可是它这番话刚出口,对面的轩辕天心便立刻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它。

    区区手印?

    当初强如老师那般的人在面对乾坤撼天因的时候都不敢直接去接,你这大家伙难道还比我老师更厉害?

    轩辕天心不屑地翻了一下眼皮子,然后便听见砰地一声巨响,果然那硬接了乾坤撼天因的冰熊王瞬间发出一声惨叫,被震得倒飞出去。

    鲜血四溅,冰熊王被震飞出去就如同一颗炮弹般,狠狠地砸出了数十米远的距离方才堪堪停下来。

    轩辕天心看着那倒地不起的家伙,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喃喃自语道:“不好意思,这区区一道手印你还真是接不住!”

    话落,似无奈地叹了口气,轩辕天心慢吞吞地朝不知道是死是活冰熊王走去,在路过金翅大鹏和寒雪参皇身边的时候,还不忘道:“收取战利品吧,我的任务需要的冰熊妖丹有了。”

    瞧得一脸随意准备去宰熊取丹的轩辕天心,寒雪参皇当即便是一个哆嗦,“凶残、暴力、太可怕了!”泪眼汪汪地看向身边的金翅大鹏,“如今你们妖丹也有了,寒雪参也有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啊?”

    金翅大鹏一脸黑线地看着眼前这个顶着一副‘我不想跟那丫头再待在一起’的表情的寒雪参皇,特别是瞧见后者又在不动声色地开始钻土的时候,金翅大鹏伸出翅膀啪地一下将它从地里给拍了出来,同情又无比郑重地道:“她没让你走,你最好还是别想着开溜,否则…你相信我,就算是掘地三尺,她也会把你挖出来的。”

    “……”寒雪参皇一脸的欲哭无泪。

    ------题外话------

    我昨天晚上从单回家后方才发现将家里钥匙给忘在了办公室里,然后我跟个小可怜似的在门外蹲了一个多小时才等来了开锁的师傅,今天一大早突然接到我基友的电话,基友告诉我昨天晚上我把钥匙落在了她车里,我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是哔哔哔哔哔哔——!/(tot)/~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