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90:居然是简家人

正文 090:居然是简家人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入夜后没多久,外面就开始下起了暴风雪,狂风呼啸带起大片雪花,将雪原上的一切痕迹都给掩埋。

    轩辕天心坐在火堆旁,笑吟吟地看着手中刚烤好的雪兔肉,叹道:“外面虽然下着暴风雪,但咱们在山洞里却有火有肉,算起来这待遇还算不错,若是再有一壶热酒或者一锅热汤就更好了。”

    “热汤虽然没有,但酒却是有的。”蛮骨转身在身后的行囊中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个酒葫芦,冲着轩辕天心憨厚笑道:“就是怕小公子会喝不惯,咱们寒雪城的酒是出了名的烈。”

    轩辕天心接过酒葫芦打开闻了闻,果然闻到了一股冲鼻的酒精味,笑着又将盖子塞紧,递了回去,道:“是很烈,的确不是我能喝的。如此烈性的酒,只怕我喝了一口就会醉得人事不省了,那可是有些不好,会错过待会儿的好戏的。”

    听她再次提到待会儿的好戏,沈逍遥的眼皮子就跳了跳,有些踌躇地看着她,问道:“天澈兄弟,你确定今晚上就会……”

    “自然。”轩辕天心点点头,没等他说完便笑着道:“若是没有这场暴风雪,或许还不会这么早。但咱们这一路走来,这个山洞是附近唯一的一个能躲避暴风雪的地方。除非……”轩辕天心眯了眯眼,露出一个古怪还十分恶劣的微笑,看得沈逍遥几人皆是心中一跳后,方才慢吞吞地道:“除非他们扛得住寒冷,不怕被暴风雪给埋了或者冻成冰雕,那就另当别论了。”

    但是可能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啊,且不说这暴风雪来得十分古怪,就算是正常的暴风雪,也不可能有人扛得过去。

    所以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苍蝇’铁定会出现的。

    这一顿晚饭除了轩辕天心一人吃得开心外,沈逍遥几人都是有些紧张担忧的。

    外面的风雪依旧在继续,甚至有不少雪花被狂风都卷进了山洞中。

    饭后,一行人围坐在火堆旁,一边不时地往山洞外面瞟,一边沉默不言。轩辕天心心情颇好地拎着金翅大鹏当玩具玩,当蛮骨第三次沉默地往火中添加柴火的时候,轩辕天心终于放开了被蹂躏得很惨的金翅大鹏,挑眉看向了山洞口。

    随着她的这个动作,洞中其他几人皆是神色一变。

    低低笑声在安静的洞中响起,轩辕天心一双狭长的眼眸中噙了一抹似笑非笑,“看来西北风也不好喝啊,我还以为各位不打算现身了呢,原来我还是高估了你们抗风雪的能力,也低估了暴风雪的威力。”

    话落,洞中洞外皆是一片寂静,仿佛她只是在自言自语般。

    “怎么了?不打算进来么?”轩辕天心缓缓起身,笑吟吟地看着洞口处,挑眉笑道:“熟人相见也该出来打个招呼啊,枉我还一直眼巴巴地等着你们呢。”

    洞外还是一片安静,沈逍遥几人皱眉,莫非天澈兄弟搞错了?疯狼那些家伙根本就没来?

    然而这个想法才刚刚升起,便见一道黑影自洞外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瞧得那一脸凶狠且目光阴鸷的疯狼,沈逍遥心下一跳,无声道:原来疯狼他们是真的来了啊……

    疯狼身上还有着不少积雪,显然是在风雪中呆了很久。他目光阴鸷地看向笑吟吟的轩辕天心,沉声问道:“你早就知道我们一直跟在后面?”

    “是啊。”轩辕天心心情颇好地点了点头,笑道:“自我们从寒雪城出来后不久,你们就一直跟在后面了,虽然你们都是远远吊在后面的,但还是被我不小心的给发现了。”

    闻言,疯狼眼睛眯了眯,然后阴冷一笑,道:“你胆子倒是很大,明知道我们跟在后面,还敢一路进雪原。”说着,目光往轩辕天心身后的沈逍遥等人身上一扫,继续冷笑道:“还是说你觉得以你们几个废物的实力能从我疯狼的手中活下来?”

    “这个嘛……”轩辕天心耸了耸肩,笑道:“那要试过才知道不是么?”话落,又状似苦恼地摇了摇头,继续道:“不过佣兵工会的那位诸轩阁下的保证似乎不怎么管用啊,他恐怕并不知道你们还是怀恨在心了。”

    当听得轩辕天心提到诸轩,疯狼的神色便是一沉,冷哼道:“小子,别以为你拿诸轩便可以吓到老子,只要你们这些人不能活着走出雪原,那便是死无对证,即使是诸轩也拿老子没有办法。”

    “疯狼,你如此作为,若是佣兵工会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疯狼佣兵团的。”朝霞一脸怒容地瞪着疯狼喝道。

    哪知她话音刚落,疯狼便大笑起来,“你这小娘们是脑子不好使还是耳朵不好使?老子刚刚才说只要你们不能活着走出雪原,佣兵工会又能知道什么?”

    说着,似戏谑地将朝霞等人扫了一眼,笑道:“当然,念在咱们都是佣兵工会的,若是你们能老老实实闭上自己的嘴巴,或许老子还能让你们活着离开,反正老子今日要找的人只是这个臭小子而已。”

    “你想都不要想。”沈逍遥也是怒喝道:“我逍遥佣兵团的人可没有贪生怕死的人,天澈兄弟是我们逍遥佣兵团的雇主,哪怕是拼了性命,我们也会陪着天澈兄弟共同进退。”

    “好胆量。”疯狼闻言也不生气,只是呵呵笑道:“不过你们这种好胆量充其量只是一个蠢字而已,既然你们如此将道义,那么今日便跟着这个臭小子一起死在这里吧。”

    “你休想!”朝霞等人神色一沉,然后齐齐站在了轩辕天心的身边,看其模样估摸是准备一起动手了。

    然而他们身上的战气才刚刚溢出,轩辕天心便笑吟吟地阻止了他们,侧眸看向冷笑着的疯狼,轩辕天心笑道:“说实话,其实我也觉得疯狼团长的胆量很好。”

    疯狼眯眼危险地看着轩辕天心,似乎有些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般,轩辕天心继续笑道:“居然敢一个人进入洞中,疯狼团长的胆量着实好,莫非你以为咱们之间这点距离,我便拿不下你?”

    话音未落,疯狼便直觉不好想要退出山洞,可是轩辕天心的动作却非常迅速,如同一道闪电般,不过是眨眼间她便诡异地出现在了疯狼的身旁,然后右手一探一抓,直接将疯狼给扣在了自己的手中,反观疯狼本人甚至是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明明看上去很是柔弱的少年,谁又能想到她那手却如铁钳般,一旦被扣住就无法动分毫,疯狼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依然被她牢牢地抓在手中。

    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着一张脸憋得通红的疯狼,心情不错地道:“哦呀呀,疯狼团长可别乱动哦,否则我这手劲儿一个没把握好的话,就很容易伤到你呢。”

    疯狼一张脸迅速黑成了锅底,特别是看着轩辕天心那笑吟吟的神色后,气得都想爆粗口了,不过如今被扣住的人是他自己,所以他只能忍了忍后,冷笑道:“即便是扣住了我,你以为你就能活着离开这里?”

    “当然。”轩辕天心笑着点点头,然后目光悠悠地看向洞口,挑眉道:“外面的那位阁下也进来吧,否则疯狼团长的胳膊少不得也要少一条了。”

    ‘啪啪啪啪——!’

    拍掌声突然自洞外传来,随即一道高大的身形也缓缓从洞外走了进来,且这人的身后还明显跟着好几个气息不弱的同伙。

    轩辕天心看着进来的高大男人,微微一笑,道:“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阁下便是这位疯狼团长的兄长了吧?一级佣兵团狂狮的副团长?”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高大男人目光阴冷地扫过轩辕天心扣住疯狼的手,缓缓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么就应该明白要怎么做。将人放了,或许我还能给你一个舒服的死法。”

    闻言,轩辕天心垂眸沉默了一瞬,方才抬眸看向高大男人,脸上带着一抹奇异的神色,问道:“其实我挺好奇的,阁下等人究竟是凭什么觉得死的人会是我,而不是你们?”

    这话才刚说完,洞中的所有人便听见一声极其清脆的‘咔嚓’声,然后只见被轩辕天心扣在手中的疯狼突然脸色煞白的闷哼了一声,他的一条胳膊便用着一种极其诡异的姿色吊在了身侧。

    沈逍遥等人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就连沈星辰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都变得有些惊恐了。

    天澈大哥果然是个好凶残的性子,一言不合就将疯狼团长的胳膊给扭断了!

    而扭断人胳膊的轩辕天心却是惊讶地‘啊’了,然后笑吟吟地看向对面高大的男人,用着一种一点都不抱歉的语气,抱歉地道:“哦呀,真是抱歉啊,不小心用力过度些。不过这胳膊还是能治好的,别紧张,千万别紧张。”

    别紧张的人目光一寒,盯着轩辕天心沉声怒道:“你这是在找死!”

    “怎么会呢。”轩辕天心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脸上的神色瞬间收敛,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嬉皮笑脸,看着高大的男人,面无表情地道:“明明是你们先来找死的,不过是废了他一条胳膊而已,我已经很手下留情了。”

    说着,白皙的手掌突然移动,按在了疯狼另一条胳膊上,继续道:“你瞧,这一条胳膊不是还好好的么……”

    那个好字都还未落下,又是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然而这一次的疯狼就没有方才那样能忍了,而是惨叫出了声。

    惨叫声在山洞中久久未停,但看着连面色都没有变一下的轩辕天心,不管是这位疯狼的兄长,还是沈逍遥等人,都是无端的觉得心中发寒。

    然而轩辕天心却似没有发现他们微变的神色般,只是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惨叫中的疯狼,面无表情地道:“抱歉,又废了一条胳膊,不过没关系,胳膊没了,不是还有腿吗?”

    话落,果然瞧见轩辕天心的一只脚动了动,那脚尖带着凌厉的罡风就要踹向疯狼的膝盖骨时,对面的那个高大男人忍不住了,连忙大声喝道:“住手!”

    ‘咔嚓——!’

    骨碎声再次响起,疯狼这回似连叫都叫不出来了般,直接半跪在地上,疼得浑身发抖。

    轩辕天心收回踢出去的一只脚,抬眸看向已经脸色完全阴沉下来的男人,挑眉道:“阁下喊错了,你不应该喊住手,应该喊住脚的。瞧瞧…这腿也废了一条。不过没关系,不是还有一条腿么?”

    不知道为何,一听见轩辕天心这么说,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种发毛的感觉,而那个高大的男人似乎生怕轩辕天心又一脚踢向疯狼另一条腿般,这回他连阻止的话都不说了,直接身形一动便要过来抢人。

    劲风扑面,轩辕天心冷笑一声,直接一掌将废了的疯狼给拍下了沈逍遥等人,道了一句‘将人看好’后,便跟那高大的男人交上了手。

    砰砰砰的打斗声不断响起,两道人影也快速相缠又猛地分开,交手不过电光火石间,只见轩辕天心和那个男人各自暴退分开,待到二人站定后,沈逍遥等人便瞧见,轩辕天心依旧是一袭白衣俊美惑人,而那个男人身上却多出了几个脚印子。

    显然刚刚那一番交手,是轩辕天心占了上风。

    经过了这一番交手之后,那高大男人看着轩辕天心目光的就变了,估摸也是没想到这看似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还是个高手。

    男人咬牙暗骂了一声踢到铁板了,一边顺了口气,看着轩辕天心沉声道:“倒是我看走眼了,狂狮佣兵团副团长简琛,敢问阁下姓谁名谁?”

    “无名小辈而已。”轩辕天心眯了眯眼,笑道:“莫非简琛阁下觉得打不过我,所以准备搬家世后台了吗?”

    “无名小辈?”简琛冷笑,“一个如此年轻的王境强者又如何会是一个无名小辈?”简琛这话说得几乎有些咬牙切齿了,他可是一点都不晓得自己那个混账弟弟招惹的人是一个王境强者。简琛他自己的实力便是在王境,但连他都在这少年的手中占不得什么便宜,那说什么?说明这少年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啊!

    如此年轻又高阶的王境强者,哪个背后不是有着一尊大势力!这能将人杀了还好,至少消息传不出去,可是一旦杀不了,便是给他们自己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如此一想之后,简琛的心里就有了别的计较了,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白衣公子,他稳了稳神后,继续道:“这位阁下既然不愿意说来历便就算了,今日算我等得罪,不如我跟阁下各退一步,此事将如此揭过,阁下觉得如何?”

    “将此事揭过?”轩辕天心闻言有些玩味地看着他,问道:“如何揭过?简琛阁下的弟弟可是伤在了我的手中,虽说那些伤是能够医治好,但是有没有后遗症什么的可不敢保证。我说了你的人,你却要就此揭过?”双手往胸前一抄,笑问:“简琛阁下是在说笑吗?还是觉得本公子是那三岁的孩童,会如此天真的以为这世上是有以德报怨的事情发生?”

    以德报怨这四个字,别说轩辕天心不相信,就连简琛自

    己也是嗤之以鼻的。

    但是今日的事情他直觉有些不好,所以就算嗤之以鼻,他也只能默默认了这四个字。

    “简封一向性子不好,得罪了人受点苦头也没什么。”简琛默了默,继续道:“这次算是他咎由自取,阁下将此事揭过,难道不好吗?”

    “昨日佣兵工会的那位诸轩阁下也跟我保证过,说疯狼团长不会报复,可结果呢?”然而轩辕天心却是嗤笑问道。

    简琛沉默,“那阁下想如何?阁下要知道虽然我们兄弟二人只是佣兵,但是背后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势力。若是阁下不依不饶,只怕对双方都不好,何不退一步海阔天空呢?”

    “我昨日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然而等来的却是你们,不是吗?”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着简琛,又好奇问道:“不过听简琛阁下的意思是…你们二人背后还有着其他势力?那不如说来给我听听,看看你们兄弟二人背后的势力可能让我罢手如何?”

    简琛闻言一噎,眼中有过挣扎之色,像似极其不愿意提起自己背后的势力般。

    但轩辕天心却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简琛在沉默了一瞬之后,沉声道:“帝都简家,可能让阁下罢手?”

    帝都简家?!

    轩辕天心眸光一动,看着简琛的目光变得有些微妙起来,简家?居然是八大世家的那个简家吗?!

    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简琛,轩辕天心总算是觉得有那么一些眼熟了,这位简琛阁下的长相似乎是跟徐真身边的那位简家少主有些相似啊。

    简琛同样直勾勾地盯着轩辕天心,但是后者却一直沉默不语,倒是让得山洞中的气氛有些冷凝。

    这个时候那位疯狼团长似乎缓过了气儿,一脸阴鸷地瞪着轩辕天心,冲着简琛喊道:“哥,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别管我,杀了他替我报仇便是。”

    “住口!”简琛脸色一黑,冲着疯狼便怒道:“想死我成全你,但你就算是死也不是死在这里!”

    疯狼被吼得脸庞一抽,虽然还想说什么,可是在看着简琛沉怒的目光后,终究不甘不愿地闭上了嘴。

    “呵呵……”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神色不甘不愿的疯狼,方才抬眸看向简琛,悠悠地道:“简家人啊…。那可真是巧了,就是不晓得我若饶过你兄弟二人的性命后,我能去找简家家主要些什么做补偿……”

    简琛脸色一变,看着轩辕天心不语。

    然而轩辕天心居然当真将双手一摊,道:“既然简琛阁下二人是简家的人,那么就算不看在简家家主的面子上,我也得看在徐家的面子上罢手了啊。”

    可轩辕天心越这样说,简琛的心里反而更加不安了起来。

    目光惊疑地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位俊美的白衣公子,简琛沉声问道:“阁下究竟是何人?徐家人吗?”

    “我可不是徐家人。”轩辕天心笑着摇头,道:“不过同样是从帝都出来的,说起来其实我跟简家人并不熟,我认识的只是徐家的那位少主。因为简家少主经常跟在徐真的身边,所以见过一两面而已。”

    认识徐家少主?还见过简家的少主?

    简琛眉心一皱,看着轩辕天心突然问道:“你是帝都学院的学生?”八大世家的几位少主都在帝都学院,这白衣公子见过他们,那么自然是帝都学院的学生。

    而且……

    简琛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渐深,他还不仅是帝都学院的学生,且还是内院的弟子,几位少主早就进入内院几年了,能见到那几位,除了内院的弟子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学员了。

    难怪他如此年纪便已经是王境强者,原来是内院的弟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