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71:青云街上的剑拔弩张

正文 071:青云街上的剑拔弩张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青云街——原本是帝都中一个非常热闹地方,因这条街可直通皇宫,也是去帝都学院的必经之路,所以以‘平步青云’的青云二字命名。

    然而今日的青云街却是显得有些萧索,甚至是青云街上的大大小小店铺都是紧闭店门。

    宽敞的大街上整整齐齐地站了数十名黑衣暗卫,而每个暗卫的脚边都押着一名身穿无相殿教袍的弟子。

    街边的一家茶摊子里还在咕噜咕噜的煮着热茶,然而茶摊子的老板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也不知道秋棠打哪里找来了一张椅子,恭恭敬敬地放在遮阳伞下,轩辕天心也不客气,笑吟吟地就着椅子坐了下去。

    心情颇好地瞅着被押解着跪在地上的万夜,轩辕天心接过秋棠递来的一杯热茶,似笑非笑地盯着前者,悠悠道:“一刻钟的时间并不长,这位修武堂的队长阁下你最好还是祈祷一下你们家的两位殿主能及时赶来,否则你处境就真的有些堪忧了。”

    万夜愤怒地瞪着轩辕天心,估摸是这一辈子都没有受过如此‘待遇’,那眼中的神色就跟似要择人而噬般,咬牙道:“妖王妃你如此羞辱我等,又如此折我无相殿的颜面,等两位殿主来了,我倒要看看妖王殿下的名头能不能保住你。”

    “我家殿下的名头能不能保住我我不晓得,但我却晓得若是再过一会儿没见着你们家的两位殿主,无相殿的名头却是保不住你。”轩辕天心低头轻轻吹了吹杯中还在冒着热气的茶水,再次抬眸看着他一笑,道:“当然,做人做事也不能凡是做得太绝,杀人什么的总归是有伤天和。这样吧…若是你们家两位殿主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赶来,本王妃也不要你们的命。晚一刻钟我卸你一条胳膊,晚两刻钟我再卸你一条腿。”

    说着,她冲着万夜微微一笑,用着一种‘你看我还是很好吧’的语气,继续道:“胳膊和腿都给你们留了一条,我做事儿还是很留有余地的对吧?”

    对个狗屁!

    若不是此时万夜被身后的暗卫一直给制住的,只怕他都想要跳起来爆粗口了。

    修炼者少了一条胳膊和腿还不如死了呢,说得好像你很心慈手软似的,这种留有余地的做法,他宁愿直接被她给宰了,也不要做一个废人。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们,到时候两位殿主定然会为我们讨一个公道。”万夜神色狰狞而扭曲地瞪着轩辕天心。而后者在瞧见万夜这般不领情自己的好意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用一种‘你太无理取闹’的目光看着他,叹道:“本王妃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人什么的太残忍了,你怎么就不领情呢?”

    别说万夜这会儿被她的话给恶心了,就连一旁的秋棠还有烈重渊等人都是有些眼角抽搐。

    杀人太残忍,难道你要砍人家手跟腿就不残忍吗?

    当然,即便他们在心里吐槽,这会儿也是不能将这话给说出口的。

    轩辕天心欣赏着万夜不断变化的神色,每每看到后者脸上的神色或变得怨毒,又或变得狰狞时,她一张小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

    甚至于在笑容最灿烂的时候,她还轻轻地笑出了声儿。那笑声依然清越悦耳,可听在旁人的耳里却是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

    秋棠小心翼翼地瞅着轻轻发笑的轩辕天心,在心里琢磨着小王妃这会儿是不是被主子给附身了,否则怎么会跟主子准备作人的时候一模一样。

    而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却是在默默对视一眼之后,有志一同地离轩辕天心远了一些。

    至于那趴在轩辕天心肩头上装死的金翅大鹏却在脑子里反复自问,并刷着一些在现世可以上热门的话题……

    论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究竟要经历什么才会变成一个性格扭曲的变态狂?

    良家少女走入歧途究竟是谁的错?

    为人师表是先教学生本领还是先教学生如何做人?

    论轩辕小五黑化是它的责任还是猴子的责任?

    如何将一个走入歧途,在黑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小姑娘给拉回正途?

    在线等,挺急的!

    可惜,解决的办法是等不来了,但是在轩辕天心手中茶杯里的茶水将将少了一半的时候,无相殿的两位殿主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了街角口。

    道宣和寂天原本是在议事堂讨论靳雍被害一事儿来着,妖王府的暗卫却在没有任何人的通报下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议事堂的大门口。

    那暗卫一出现,着实是将屋内的人给吓了一跳,特别是主坐上的两位殿主,脸色尤其的难看。

    想他们堂堂无相殿的议事堂,被人给摸了进来却无人察觉,这要是来了个暗杀者,那他们无相殿的名声只怕更会被人耻笑了。

    当然了,并不是说妖王府的这名暗卫的实力有多高强,不过人家毕竟是术业有专攻,擅长的就是潜伏。再加上屋内众人的所有心思都放在靳雍被害一事儿上了,所以并没有立刻察觉到有外人的气息。

    但道宣和寂天的脸色难看是难看了一点,不过却也认得那暗卫衣服上的表示着妖王府的图腾,所以在心中默默顺了顺气儿后,难得的和颜悦色地开了口。

    哪知他们是和颜悦色,可惜人家暗卫却一点都不和颜悦色,声音平板的将轩辕天心的话给重复了一遍之后,也不等屋内的众人有什么反应便化作一道残影回去复命了。

    议事堂内的众人似乎愣了那么一愣,待得他们捋清了暗卫的话后,道宣和寂天的神色就变了。

    他们派出去盘查可疑之人的弟子被妖王妃给拿下了?

    万夜一行人居然跟妖王府的人对上了?!

    道宣和寂天二人齐齐起身,然后一脸阴沉地带着人连忙出了议事堂,匆匆朝着青云街而去。

    一路火急火燎地赶到青云大街,道宣等人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就被街上的情况给弄得想要吐一口老血。

    修武堂十数名弟子跟个犯人似的被押解在大街上,还跟要行刑的死囚似的整整齐齐地跪了一排,这个画面对于一向高高在上惯了的无相殿众人差点将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那到了嘴边的一句叱喝还未出口,街边一家茶摊子里坐着的轩辕天心便笑吟吟地开了口。

    “哟,可算是将两位殿主给等来了。”将手中捧着的茶杯递给身边的秋棠,轩辕天心不紧不慢地起身,看着快步走来的道宣等人挑眉笑道:“本王妃正想要命人卸掉这位队长阁下的一条胳膊呢,还好两位殿主来得及时。”

    道宣等人听着轩辕天心如此漫不经心地说着要卸掉万夜的一条胳膊,顿时额角青筋跳了跳。

    而万夜在瞧见道宣等人后立刻大喜,“殿主……”

    “给本殿主闭嘴!”可惜,万夜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道宣狠狠地瞪了一眼。

    “不知我修武堂的弟子是哪里得罪了妖王妃?”寂天同样瞪了万夜一眼,虽心中恼恨万夜等人如此不中用,却还是不得不压着心中的火气,问向轩辕天心。

    “说是得罪也不尽然,因为‘得罪’这二字委实……”轩辕天心一笑,目光轻飘飘地扫了一眼万夜,就在寂天等人以为她要说‘得罪二字委实太过了’的话时,轩辕天心笑意一收,冷声道:“……委实太轻了。”

    瞧着轩辕天心突然冷下来的神色,寂天等人心中齐齐咯噔了一下。

    说来也可笑,他和道宣是什么人?以他们二人的身份和地位,只怕很少会有心惊的感觉,但在面对眼前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妖王妃时,居然出现了心惊的感觉,这如何不让他们心中大震。

    寂天皱眉看了看万夜,一时也拿不准之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而道宣在一惊之后,看着轩辕天心试探问道:“妖王妃,可是万夜他们……”

    不带道宣把话说完,轩辕天心挥手打断,虽然这个行为不太礼貌,但是这会儿却没有人去计较了。

    轩辕天心寒着一张小脸,侧身一指不远处的马车,那马车此时在街边停靠多时,车厢的帘子都被高高卷起没有落下。

    “二位殿主可瞧见了我妖王府的马车?”轩辕天心呵呵冷笑,问二人:“以二位殿主的眼力,你们觉得我那马车中可有什么隐秘的机括、暗格?或者是能藏下什么人?”

    寂天和道宣闻言齐齐眉心一皱,似有些不明白她这话的含义,不过二人粗粗看了一眼马车内,摇头道:“并没有什么隐秘的机括或者暗格,也无法藏人。”

    得到了二人的回答后,轩辕天心笑了,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目光冷幽幽地盯着二人,轩辕天心嗤笑道:“可是这位万夜队长却‘独具慧眼’,说我这马车中藏了什么杀人凶手?还非得要我下马车接受盘查?若是不配合,就有重大嫌疑……”

    身后默不作声的秋棠等人忍不住抬眼看了看轩辕天心,在心中默默道:小王妃,人家没有说咱们马车中藏了杀人凶手,你这么扭曲事实,直接一屎盆子扣在了那什么万夜的头上真的好吗?

    可惜,不管好不好,轩辕天心是打铁注意要把那屎盆子扣万夜的头上了。

    也不知道那万夜是不是受刺激太过,听着轩辕天心这么扭曲事实的话,他居然没有急着反驳,而是看着道宣二人急声道:“殿主,属下不过是请妖王妃下车接受一下盘查而已,她不配合就算了,居然还出手打了属下,并让这些暗卫将属下等人齐齐扣住……”

    “呵!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本王妃配合?”轩辕天心直接冷声怼人了,“你让马车停下,马车也停了,你让我们将帘子撩开让你们看看车厢里面,我们也把帘子撩开让你们看了,如此配合你还想如何?结果到了最后你们居然得寸进尺要本王妃下马车接受盘查,你们甚至还想要搜查我这辆一眼便可以看清楚的马车,我虽然还没与殿下成亲,可也是陛下还有天老承认的正儿八经的妖王妃,我家殿下如今不在帝都,我就代表了妖王府。我堂堂妖王妃、堂堂妖王妃的座驾,岂是你们说盘查就盘查,说搜查就搜查的?你们将我妖王府当成什么了?将我妖王府的尊严和威严放在哪里了?我要维护我妖王府的尊严不接受你们无理的行为,在你的口中就成了给脸不要脸?”

    说到这里,哪怕是道宣等人的脸色都变了。

    轩辕天心怒极一笑,“哈!我倒是想要问问,我妖王府,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需要你们无相殿来给脸?你们无相殿的脸比皇室还大?你们无相殿的盘查居然可以越过皇室,越过王法,想要盘查亲王妃,搜查王妃座驾?”

    瞥了一眼万夜,轩辕天心直视道宣和寂天二人,俏脸含煞地问道:“二位殿主也是如同这位万夜队长那般认为的吗?如若不是,今日二位若是不给本王妃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咱们就让陛下、让天下人来评评理。”

    青云大街上寂静无声,即便街上还有着不少人,但是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

    跟着万夜一同执行任务的无相殿弟子齐齐冒了冷汗,而身着黑衣的王府暗卫们却在心里默默地给他们家小王妃点了一个赞。

    小王妃着实好口才,瞧瞧灵殿和武殿的两位殿主,那眉头都皱得能打个蝴蝶结了。

    远处的一座阁楼上,早就得到消息赶了过来的天老和皇帝陛下藏在一个角落里,若不是怕被道宣和寂天发现,他们都想要为轩辕天心鼓掌了。

    皇倾澜瞧得吃瘪的道宣等人,笑得一脸荡漾,丝毫没有一点作为皇帝的自觉。

    而天老则是十分满意地看着轩辕天心,暗暗点头:这丫头越来越有王妃的气势了,看来今日即便他们不来,这丫头也吃不了亏的。

    有人欢喜就有人忧,道宣一行人是真的很忧愁了。

    轩辕天心的这一番质问简直是字字诛心,句句都在表达着无相殿的大逆不道。

    诚然,他们心里的确没有将皇室放在眼里,也从来没有觉得他们无相殿比皇室低了一等,但心中想的是一回事儿,如今能不能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儿啊。

    瞧着轩辕天心冷然的质问目光,道宣等人的心里有些发苦,而更多的却是憋屈。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让他们堂堂武殿殿主和灵殿殿主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如此不客气的质问,而且他们还找不到任何的话却反驳。

    所以在万般的憋屈之下,引发这件事儿的万夜就成了一颗弃子。

    道宣脸色不怎么好看地瞥了万夜一眼,然后沉了沉语气,对着轩辕天心道:“这件事情是万夜太不懂事儿了,妖王妃还请息怒,无相殿虽然贵为宗门,但也是龙昊西大陆上的宗门,自然是以皇室为尊。”

    估摸是从来没有向谁服过软,这一番服软的话让道宣说出来着实有些难以接受,是以他在话音顿了顿后,吸了口气缓了缓,才继续道:“之前得罪的妖王妃的地方,还请王妃多多包涵,万夜如此冲动没有理智,大概也是因为靳雍堂主遇害一事而乱了分寸,若是王妃怒火难消,你想要如何处置了万夜等人,我无相殿也绝无怨言。”

    当下,在道宣的话音一落,万夜连同身边被一起押解着弟子们纷纷脸色变得惨白。

    轩辕天心挑了挑眉,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脸色发白的万夜等人,却没有立刻开口说什么,而是眼珠子转了转,看着道宣笑问道:“哦?不管本王妃如何处置,二位殿主都是没有任何怨言吗?”

    “是。”道宣暗暗咬了咬牙,点头道。

    而身边的寂天也是沉着脸色点了点头。

    “呵呵……”轩辕天心笑了,笑意浅浅地看着道宣二人,跟刚刚那俏脸含煞的模样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二位殿主果然深明大义。”

    众人:“……”深明大义什么的真的不是嘲讽人吗?

    “不过……”轩辕天心话锋一转,同时也让得道宣等人心中一跳,都以为她还要继续为难的人时候,轩辕天心笑了笑,继续道:“念在这位万夜队长也是因为靳雍堂主一事儿而乱了分寸,其忠心可佳,只要他向本王妃认认真真的道个歉,这件事儿就这么作罢了吧。”

    居然就这么算了?

    别说道宣等人有些反应不过,就连秋棠等人都是有些不相信啊,他们家的小王妃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万夜?

    轩辕天心倒是不去看这些人眼中的不可思议,而是笑眯眯地看向万夜,一副‘我等着你道歉’的模样。

    万夜瞧着她的神色差点没咬碎一口牙,然而能活着谁又想死呢?何况还是在两位殿主齐齐放弃了他的时候,若是他再继续硬气一回,只怕就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所以,哪怕万夜都快要将自己嘴里的一口牙齿给压碎了,也只能不甘不愿地服软道歉。

    “是万夜一时乱了分寸,也多谢妖王妃大人大量饶过我等。”

    大人大量的妖王妃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憋屈的万夜笑眯眯地道:“既然万夜队长都道歉了,还说本王妃是大人大量,那么今儿的事儿就此揭过吧。”

    话落,笑容可掬地看向道宣和寂天二人,语气十分和煦地道:“今日也劳烦二位殿主亲自来了这么一趟,本王妃当时也是气狠了些,所以若有失礼之处,还望两位殿主海涵。”

    瞧瞧这话说的……

    唱红脸的是她,唱白脸的也是她,这么善变的人也算是罕见了。

    道宣和寂天闻言扯了扯嘴角,笑道:“妖王妃说的哪里话,这本来就是无相殿的错,望海涵的也该是妖王妃才是。”

    三人站在一处继续寒暄了几句,最后以轩辕天心要赶回学院为由,双方各自带着自己的人散了。

    而原本一场难得的剑拔弩张也就这么偃旗息鼓,让得青云街中躲在屋里偷偷看热闹的人还颇为遗憾和不怎么尽兴。

    马车缓缓驶出了青云街,朝着帝都学院的方向而去。而马车内,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皆是用着一种看奇怪生物的目光盯着轩辕天心。

    估摸是这二人的目光着实太过热烈,原本不想搭理二人的轩辕天心也只能无奈地抬眼看着他们,问道:“两位学长作何如此看着我?可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烈重渊摸着下巴啧啧地砸吧嘴,燕君折却是哑然一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有些好奇你怎么会变化如此大。”

    闻言,轩辕天心似了然一笑,道:“经历的事情多了,总归是有些变化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长成了吧。”

    燕君折挑了挑眉,本想问她经历了什么,但又觉得这问题似乎太过八卦了些,随转口问道:“你为何会如此轻易的就放过那个叫万夜的家伙?”

    轩辕天心用一种‘我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的奇怪眼神看着燕君折,一点都不脸红地道:“因为我心地善良。”

    “噗——!”

    燕君折和烈重渊齐齐笑喷,她心地善良?她怎么好意思说出这句话来的?

    “难道不是?”瞧得二人脸上那种微妙的神色,轩辕天心挑眉问道:“莫非在两位学长的眼中我尽是一个心肠狠毒,杀人不眨眼的人?”

    “那倒不是。”燕君折含笑摇头,烈重渊摸着下巴补充:“狠毒和杀人不眨眼倒是没有,不过你的性子应该是睚眦必报的那种,如此轻易的放过万夜,却是有些不对劲儿。”

    对于烈重渊说自己是睚眦必报的性子,轩辕天心也不否认,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反问道:“在你们看来,我是放过了那个万夜?”

    “难道不是?”烈重渊挑眉。

    而燕君折却是若有所思地目光一闪。

    轩辕天心笑了笑,“当然不是。”见二人目光一亮,无比期待的看着自己,方才拂了拂衣袖,不紧不慢地道:“之前道宣两位殿主如此轻易的就将他推出来当弃子,你们觉得万夜心中那么没有想法?难得他就不会怨恨吗?”

    烈重渊:“……”

    燕君折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我不过是想要知道,在自己的命和对宗门的忠诚之间,人会如何选择而已。”轩辕天心撇了撇嘴,悠然道:“一个轻易便可以舍弃自己的宗门,一个是自己好不容易捡回来的性命,若是在将来再次遇见这种抉择之后,那万夜会如何选择?是选择再度豁出自己的命呢?还是保命豁出宗门?我觉得那万夜应该不是一个十分看重宗门的人……”

    “你该不是想让万夜对无相殿心存怨恨,然后让他窝里反吧?”烈重渊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轩辕天心,道:“可即便他会窝里反,但像他那样的一个小角色,能反出多大的动静?”

    “烈学长可不要小看小角色。”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看了烈重渊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很多时候都是这种不起眼的小角色往往来做出一个惊喜,只要用对了地方,不死也可以拔下一层皮来的。”

    看着轩辕天心脸上似笑非笑的神色,烈重渊和燕君折齐齐身子打了一哆嗦,并一脸敬畏地离前者远了一些。

    金翅大鹏同样也打了一个哆嗦,目光更是异常复杂地瞅着轩辕天心,这大概并不是它和猴子教出来的那个小丫头吧?如此凶悍的品种,它和猴子大概也教不出来……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