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9:这事儿闹大了

正文 069:这事儿闹大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睡了一个好觉,特别是一觉醒来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又有了一些好转后,她的心情就越发好了。

    一番梳洗之后,抱着金翅大鹏踢踢踏踏地出了房门,院子里等候多时的秋棠立刻迎了上去,还未曾开口,轩辕天心便笑吟吟地瞥了他一眼,问道:“可是发生什么好事儿了?一大早的就笑得见牙不见眼。”

    一大早?

    秋棠抬头看了看天色,决定还是不要说什么午膳快准备好的话了。

    将脸上的笑容努力收了收,也努力用着一种不怎么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小王妃,今儿天不亮,城中就闹开锅了。”话音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还是有些幸灾乐祸,随清了清嗓子后方才继续道:“无相殿配合应天府在帝都中大肆搜查凶手,结果一早上快过去了,城中大街小巷都被扫了个遍却连一个鬼影都没找到。”

    轩辕天心闻言挑了挑眉,看着他问道:“然后呢?”

    “然后…嘿嘿……”秋棠忍不住嘿嘿笑了出来,道:“然后无相殿的人就不乐意了呗,说是想要在城中挨家挨户的搜查。”

    “挨家挨户的搜查?”轩辕天心又挑了挑眉,“他们可是已经开始搜查了?”

    “当然没有。”秋棠摇头,一脸板正地道:“应天府府尹连决又不是个傻子,若是寻常百姓家里挨家挨户的搜查也没什么,可这里是帝都,走三步都能遇见一个有家世身份的人,哪能说搜查就搜查的。”

    “无相殿的意思可不只是要搜查那些寻常百姓家,但凡是帝都中的府邸宅子他们都想要进去搜。”秋棠撇了撇嘴,继续道:“谁家没有个什么秘密,若当真让他们这么进去搜了,只怕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儿来呢,人家能同意么?别说人家不同意,连决也会不同意啊,这不明摆着是得罪人的事儿么。”

    “所以无相殿的人才这么一提起,就被连决给坚决否定了,这会儿无相殿的人跟应天府的人都僵持不下,闹得可热闹了。”

    听完了整件事的大概,轩辕天心点点头,也觉得无相殿这次只怕是被气昏了头了。

    居然还想在帝都挨家挨户的搜查,他们怎么不闹着连宫中也要搜一搜呢。

    二人边说边拐出了院子里的月亮门,轩辕天心忍不住问道:“到底是谁提出来的这个提议?”

    其实她本来原话是想问到底是谁提出来的这个脑残提议的,只不过又觉得不大合适也不太礼貌,所以又将‘脑残’两个字给从中间抹了去。

    但即便她把‘脑残’两个字给抹去了,可秋棠依然是听懂了啊。

    秋棠摸了摸鼻尖一笑,却是问道:“不晓得小王妃还有没有印象,您第一日来帝都时,主子不是带着您上了两仪轩?”

    轩辕天心颔首,这个她还是记得的。

    秋棠嘿嘿笑道:“那您还记不记得主子在两仪轩时曾经教训过一个无相殿的小子?”

    轩辕天心皱眉思忖,片刻后她‘啊’了一声,道:“被你家主子用茶杯给砸了的那个?后来惜缘节的宫宴上,他曾经想要落井下石,又被你家主子给怼了那个?”

    “对,就是他。”秋棠在心里赞了一下小王妃好记性,笑道:“这次无相殿负责此事的人正是他。”

    轩辕天心不说话了,只是脸上露出一种‘果然是脑残’的表情。

    秋棠跟着轩辕天心一路到了前院的花厅,嘴里还在念叨着:“那家伙叫万夜,是修武堂的一名小队长,估摸着是第一次被委任了这种大事儿,所以想着要挣表现。”

    “挣表现?”轩辕天心一脚踏入花厅的门槛,面无表情地瞥了秋棠一眼,道:“你确定他这个主意是挣表现而不是在拉仇恨?”

    秋棠嘿嘿笑了两声,不吭声了。

    花厅里,烈重渊和燕君折早就坐在了里面,刚巧听到了轩辕天心进来时的那一番话,二人齐齐放下手中的茶盏,看着她问道:“你说的可是今儿早上发生的那件事儿?”

    轩辕天心抱着金翅大鹏落了座,看着二人笑道:“你们的消息倒是灵通。”

    烈重渊耸了耸肩,道:“这不是闲得无聊么,帝都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儿,就算是想不知道也难啊。”说着他嘿嘿一笑,看着轩辕天心似怂恿地道:“不如待会儿咱们去应天府瞧瞧热闹?据说应天府里可热闹了。”

    可惜,对于他的提议,轩辕天心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待会儿咱们就得回内院了,若是再不回去,万一你们出来的事儿露馅儿了,二位学长可想过后果?”

    烈重渊闻言一脸遗憾地坐了回去,道:“那真是可惜了。”

    热闹看不成,烈重渊有些无趣,在椅子里东倒一下,西靠一下,就在燕君折忍不住想要将他踢出去时,烈重渊却是又突然坐正了些,看着正握着一本书看得认真的轩辕天心,道:“小丫头,昨儿晚上的那一位……”

    轩辕天心闻言从书中抬头看向他,烈重渊讪讪一笑,继续道:“我的意思是怎的不见昨儿晚上那一位。”

    “你说的是獠牙?”轩辕天心挑眉,见他点头,问道:“你想见他?想见他干什么?”

    烈重渊双眼亮了几分,有些摩拳擦掌地道:“难得遇见这种级别的强者,且又还是十万年的妖兽。所以我想……嘿嘿……”

    虽然话没说完,但是轩辕天心也秒懂了,“可以。等回内院后,你每日抽个时间过来找我,然后我会安排你跟獠牙对招。”

    “此话当真?”烈重渊兴奋了,唰地一下起身,若不是秋棠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他,只怕他都要想扑过去了。

    “自然当真。”轩辕天心点头,瞧得烈重渊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暗暗笑了一声不愧是战斗疯子,道:“就算学长你今日自己不提,等回了内院后我也会跟你们提的。”

    “哦?”燕君折神色一动,看向轩辕天心,问道:“为何你会有此想法?”

    “自然是因为一个月后的选拔赛啊。”轩辕天心也不隐瞒,道:“原本我就在考虑要不要将你们都聚在一起,然后轮流跟獠牙对招,这样不仅可以提高咱们自身的实力,也能增加咱们的应战经验。”说着,笑了笑,继续道:“院校争霸赛可是西大陆上的一大盛世,若是错过了着实有些可惜,但想要参加也没有那么容易,咱们又是刚入内院的新生,跟天榜上的那些学长们比起来,我们还是嫩了一点。但是嫩一点也没什么,只要咱们自己抱团,我相信就算是天榜上的学长们也得给咱们腾出一些位置来的。”

    虽然轩辕天心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但是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看着她的目光却是有几分古怪的。

    这丫头怎么好意思说她跟天榜上的人比起来算嫩了一点?她这样的还叫嫩一点,那他们这些人还要不要活了?!

    当然,轩辕天心却是不怎在意二人的古怪目光的,当下便决定道:“从明日开始吧,二位学长和随云哥哥一起,在我的那个空间里跟獠牙对招。有那个空间在,倒是也不用担心什么场地问题,更不用担心会被人察觉。”

    闻言,燕君折和烈重渊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随点了点头欣然同意了。

    花厅外,夏言领着四五个侍从走了进来,看着厅中正在说话的几人,笑道:“小王妃,午膳已经准备好了。”

    轩辕天心闻言起身,“走吧,先用饭,也好早点回内院。”

    一行人移步往花厅里面走,人还未上桌,便听得春笙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小王妃,苏大人来了。”

    轩辕天心等人闻言一愣,回身朝花厅门口看去。只见春笙笑吟吟地跑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正是笑得一脸春风得意的苏陌叶。

    苏陌叶手中拿着那把从不离身的骨扇,一边晃了进来,“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今日可以在小王妃这里蹭一顿饭。”

    笑眯眯地晃了过来,先是垂眸往饭桌上一扫,苏陌叶便乐了:

    “这一桌子的菜可都是在下爱吃的,小王妃这是算着在下会来是吧?”

    “你想多了。”轩辕天心木然地看了他一眼,落了座,道:“这一桌子菜都是我爱吃的。”

    苏陌叶也不在意,笑吟吟地拖了一个凳子坐在轩辕天心左手边,道:“那就更说明在下跟小王妃有缘了不是?您看啊…咱们连口味都能如此相同。”

    轩辕天心垂眸,一副不想跟他说话的样子,倒是站在轩辕天心身后的秋棠磨了磨牙啊,看着苏陌叶阴测测地道:“苏大人,这一桌子菜也是我家主子爱吃的,你怎么不说你跟主子也有缘呢?”

    苏陌叶被秋棠这个阴测测的语气给吓得一个哆嗦,然后似察觉到了后者眼中的凶光和防狼之色,非常自觉地动手将自己屁股下的凳子往另一边拖了拖,离轩辕天心远了一些。

    对面夏言挥手让几名端菜的侍从退下,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盯着苏陌叶,道:“等主子回来后,我一定会将苏大人这番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主子。”

    苏陌叶闻言抖了抖,打着哈哈笑道:“秋秋跟夏夏今日的火气有些旺,那个…说正事儿,我今日来可不是来蹭饭的,而是来送东西。”

    说着,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两个盒子,继续道:“火神之怒和优昙华。”然后又掏出一张黑色晶卡,“小王妃的三张符咒卖出七十亿,再加上我第一楼的七十亿,一共是是一百四十亿。然后扣除了您拍下优昙华的钱,还有火神之怒的钱,剩下的五十亿金龙币就全在这张卡上了。”

    “有劳苏大人亲自走一趟将东西送来了。”轩辕天心毫不犹豫地接过苏陌叶手上的黑晶卡,然后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扔进了轩辕古金镯内。

    “小王妃都不看看金额对不对得上吗?”苏陌叶摇着骨扇道。

    “我信得过第一楼。”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就在苏陌叶嘴边扯出一抹笑意之后,又道:“而且第一楼这么大的家底在这里,总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钱而亏出大价钱来吧?”

    苏陌叶嘴角的笑容一僵,颤巍巍地看着轩辕天心,他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威胁了。

    但奈何轩辕天心脸上的神色太多淡然,苏陌叶看了半晌都没能看出什么来。

    燕君折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这位苏管事可真是一个记吃不记打的人,每次他都会被小丫头给怼得惨兮兮的,却总是不吸取教训,下一次又会勇敢地往上凑。

    “小丫头…”烈重渊的一双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桌上其中的一个盒子,连他手边的碗筷都被扫到了另一边,“快将盒子打开看看,你可是答应过我让我研究研究这优昙华的。”

    哪知他话音一落,轩辕天心还没有动作呢,苏陌叶倒是比较激动地道:“优昙华的水晶盒子可不能开,除非你立刻就要使用它,否则绝对不能将水晶盒子打开。”

    “为何?”烈重渊不满地看向苏陌叶,后者却是翻了个白眼,道:“那水晶盒子是特殊材质制成的,就是为了能凝固住优昙华开花的瞬间,一旦将盒子打开,最多半盏茶的时间,那优昙华就会枯萎跟着消失。”

    听苏陌叶这么一说,烈重渊原本已经覆在盒子上的手猛地一抖,然后快速收了回来。

    “你怎么不早说,幸好我没有立刻打开盒子。”烈重渊有些心有余悸道,这可是七十亿啊!万一毁在他手上,就算他再有钱也会哭的啊。

    苏陌叶瞥了他一眼,你自己心急还怪我咯?

    “难道立刻将盒子再次关上也不行吗?”燕君折瞅着盒子里的优昙华,显然还是有些期待的。

    苏陌叶摇了摇头,道:“别想了,那盒子只要放入东西后就不能打开,打开一次过后就没什么作用了。”啪地一声再次打开骨扇,扇了扇,抬眸看向轩辕天心,提醒道:“所以,除了准备要使用这花的时候,都不要将它从盒子里拿出来。”

    轩辕天心闻言颔首,在燕君折和烈重渊遗憾的目光中,将装有优昙华的水晶盒子也给收进了轩辕古金镯内。

    至于另一个盒子里的东西……

    轩辕天心打开盒子将火神之怒拿了出来,然后突然起身朝外面走去。

    其他人一见她出去后,立刻神色兴奋的跟了出去。

    院子里,轩辕天心拿着火神之怒细细感应了一下,身后烈重渊等人也是眼巴巴地瞧着。他们这里一群人,只有轩辕天心一个人能使用火神之怒。

    春笙在后面探头探脑,道:“小王妃,您别磨蹭啊,赶紧试试看这个。”

    然而轩辕天心就跟没听到般,她握着火神之怒站在院子中,缓缓闭上了眼睛。

    意识海里,大圣翘着脚哼道:“这玩意儿还行,对于火属性的灵修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件不错的法器了,不过它控火还有召唤火的能力跟祝融的天离火神鞭可差远了。”

    轩辕天心一边感受着火神之怒,一边听着大圣的话,问道:“我能感受到它的能量波动,但这个东西怎么用啊?”

    原本并不是轩辕天心不想试试这个火神之怒的威力,而是她摸索了半天却不知道要如何使用……

    大圣闻言翻了个白眼,嗤道:“这是火属性法器,还能怎么用!直接将你体内的灵力灌入权杖中,然后挥动它用出火系术法不就行了。”

    “这样么?”轩辕天心皱了皱眉,一脸的若有所思,“连我轩辕家的术法也可以么?”

    “这权杖最多只能做个媒介,或者说是有着放大增强的作用。”大圣继续嗤了一声,道:“你轩辕家的术法不也是术法么。”

    “媒介?”轩辕天心眨了眨眼,“这是什么意思?”

    “打个比方。”大圣想了想,道:“这权杖你是准备送给那个叫红莲的小丫头对吧?”也不等轩辕天心回答,继续道:“那小丫头的红莲妖火你还记得吧?她想要使用红莲妖火只能用出一种类似生祭的手段,靠自己的生命力去支撑红莲妖火的输出。但若是有了这个火神之怒,虽然无法让她可以随时随地都能使用红莲妖火,但也能勉强用过一两次,且还不会耗损她的生命力。”

    “真的?”轩辕天心心中一动,大圣点了点头,摸着下巴道:“真的,而且不止不会耗损她的生命力,有了这个火神之怒,只怕她召出的红莲妖火会比以往她召出的都要厉害。”

    “那可真是太好了。”轩辕天心闻言笑了,“说明我这火神之怒是真的没有白买啊。”

    可惜,轩辕天心却没有瞧见意识海中的大圣在话音落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火神之怒的确能让红莲那小丫头可以不耗费生命力使用红莲妖火,但是红莲妖火的威力可还不是那个丫头能掌控的,一旦红莲妖火失控,那个小丫头只怕危险了。

    “丫头,明日你带着随云他们进入空间跟獠牙对招的时候,顺便将红莲那小丫头也带进来。”

    “红莲?”轩辕天心闻言一楞,倒是有些不明白大圣的用意,问道:“红莲可还不知道大圣的存在,也不知道石碑空间的存在,大圣你想要见红莲吗?”

    “嗯。”大圣点了点头,淡声道:“那小丫头也怪可怜的,如今又是你的朋友,还将你视为亲人,且天赋也不弱,又拥有着红莲妖火,本大圣难得兴起,不如就顺道教教她如何掌控红莲妖火吧。”

    “当真?”当听到大圣想要指点红莲时,轩辕天心顿时一喜。

    大圣点头,“本大圣说的话自然是当真的。”

    “那真是太好了。”轩辕天心笑道:“红莲有大圣指点,说不定一个月后的选拔赛她也可以参加呢。”

    大圣闻言淡淡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轩辕天心也不再多问,缓缓睁开双眼,垂眸看了看手中的火神之怒,然后慢慢抬起。

    后面的一群人早就等得有些着急了,只不过轩辕天心一直闭着眼睛似在感应着什么,他们也不好上前去打扰。

    如今瞧得轩辕天心终于动了,后面的所有人立刻睁大了眼睛瞧着,生怕错过了什么。

    灵力渐渐灌入火神之怒中,轩辕天心明确地感觉到手中的权杖似乎震动了一下,那种震动的感觉,就跟火神之怒似有了灵识般,那是一种脉动的感觉。

    眼中金光流转,轩辕天心却没有拿出任何的符纸,只是用火神之怒指着头顶苍穹,低声喝道:“天道无极——火神祝融借法,烈火燎原!”

    ‘轰——!’

    轰鸣声突然响起,妖王府的上空顿时被大片火海罩顶,而在翻滚的火海中,传来一声巨大的咆哮声,一条由烈火凝聚的火龙在空中腾空而起,让得帝都中的人们齐齐惊骇。

    而造成这一幕的轩辕天心也是被吓了一跳,她以前也用过这一招,可从来没有闹出如此动静来。

    这回轩辕天心终于明白之前大圣为何会说这火神之怒有着将术法放大增强的作用了,这岂止是放大增强,简直是改版了啊。

    “老天!”身后春笙等人也是惊呼出声,看着上空翻腾的火海和咆哮的火龙,脸上一变,连忙道:“小王妃,赶紧收手。”

    轩辕天心心中一凛,也知道这事儿闹大了,立刻收了术法,与此同时,低声喝道:“秋秋。”

    身后秋棠等人闻言齐齐升空,原本还想赶来查看动静的人们纷纷瞧见妖王府上空的火海倏地消失,然后妖王殿下的四位得力护卫掠上了半空。

    “是谁?何人胆敢挑衅我妖王府?!”秋棠沉怒的声音远远传开,让得四周赶来的人皆是一惊。

    “这是哪个不要命了,居然还去挑衅妖王府?”

    “可不是,不过昨儿夜里无相殿也出事儿了,听说修武堂堂主被人给烧死了,莫非这挑衅妖王府的人跟杀了修武堂堂主的凶手是同一人?”

    人群的议论声纷纷传开,连同混在人群中的无相殿等人也是相信了这般说法。

    而就在人群议论纷纷的时候,皇宫中传出一道长啸,然后一道光影如闪电般自宫中掠了过来。

    待得光影停住,四周人群方才看清来人居然是皇室的那位守护者。

    天老脸上阴沉的踏入半空,先是紧张地看了一眼下方,在瞧见轩辕天心等人都在院子里后,方才微微松了一口,然后看向悬浮在空中的秋棠四人,沉声问道:“发生了何事儿?可见着那人是谁了?”

    秋棠不动声色嘴角一抽,心想那人就是小王妃啊,不过此时他却不敢有任何放松,只是凝重道:“没有,属下等听到动静就出来了,但是没有看见是何人所为。”

    天老眼尖地瞧着秋棠眼中的异色,眸光动了动,点头道:“随老夫一道下去,其他人都散了吧,府中所以护卫还有暗卫立刻警戒。”

    “是。”秋棠四人点头应道,然后跟着天老掠下了院子。

    轩辕天心一脸心虚地瞅着天老,原本想要说什么的,结果天老一挥手,道:“进屋说。”

    花厅内,秋棠四人死死把守在外面,而厅内的天老一改脸上的阴沉之色,挑眉看着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问道:“说吧,怎么回事儿?”

    轩辕天心拍了拍心口,讪讪道:“麻烦老天跑这么一趟了。”说着将藏入古金镯中的火神之怒给拿了出来,道:“我就想试试它的威力,结果不曾想闹大了。”

    天老瞥了一眼她手中的火神之怒,叹了口气道:“之前看见那火海出现在妖王府上空,把老夫可吓坏了。没想到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干得好事儿。”

    轩辕天心讪讪一笑,不吭声了。

    瞧着装乖的轩辕天心,天老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继续道:“不过你们这反应倒是不错,若不是老夫眼尖瞅着秋棠的神色不对,差点还真以为有人跑来妖王府闹事儿呢。”

    这回轩辕天心不能不吭声了,摸着鼻尖道:“刚刚动静闹得有些大,若是不做个样子出来,只怕昨儿晚上干的好事儿就会被人怀疑上了啊。”

    “你也知道你昨儿晚上干了什么好事儿啊?”天老闻言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不过瞧着轩辕天心一脸心虚的样子,又舍不得说她什么,只能无奈道:“这火神之怒暂时就别拿出来了,等这段时间的风声过了,再想个什么法子吧。”

    “好,我一定不再把它拿出来了。”刚刚才做错了事儿轩辕天心十分乖觉地点头答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