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8:无相殿的猜测

正文 068:无相殿的猜测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脸若有所思地回了清池苑,并心安理得的占了皇明月的房间。虽然如今这房间的主人不在,但却看得出来是日日有人进来打扫的,就连窗台上的那盆冰玉兰都被打理得很好,且还生了几个花骨朵儿出来。

    抱着金翅大鹏进了那间属于她的里屋,轩辕天心也没有立刻去梳洗,而是一脸龇牙咧嘴地扶着桌子抽冷气儿。

    大圣从意识海中掠了出来,幸灾乐祸地瞧着她,嗤笑道:“之前在花厅时不是挺有气势的吗?这会儿没人了就开始知道疼了?”

    轩辕天心抽着气儿,嘴里哼哼道:“老师的药虽然管用,但是毕竟在灵气风暴里伤得重了些。”话落,顺着一旁的凳子坐了下去,再次哼哼唧唧地道:“跟受了凌迟之刑似的,能不疼么!白天里我都是一直咬牙强撑着的,总不能在他们面前露出这幅模样来吧。”

    估计是这会儿没外人了,轩辕天心一直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了。

    大圣瞧着她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整张小脸都变得煞白煞白的,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你如今倒是越来越能忍了。”话落,有些不耐烦地嗤了一声,伸出右手摊在她眼前,又道:“将那伤药给我。”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不过还是听话地将兰因给的伤药递给了大圣,问道:“干嘛?”

    大圣握住小玉瓶在手中晃了晃,转身朝不远处的屏风后走去,“今日你表现不错,亲自给你放水去,待会儿在药水中多泡一泡,免得你这么一副龇牙咧嘴的难看模样。”

    虽然大圣的话不怎么好听,又充满了嫌弃之意,但……轩辕天心瞅着转身进了屏风后的大圣,特别是听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后,她噗嗤一笑,轻声嘀咕道:“刀子嘴豆腐心,说的就是大圣这样的吧。”

    哪知里面的水声突然一停,大圣阴测测地声音随之传来:“本大圣也可以豆腐嘴刀子心,你要不要试试?”

    “谢谢,不用了。”轩辕天心立刻将头给摇成了拨浪鼓,直到屏风后的水声再次响起,她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并对着桌上的金翅大鹏用口型无声道:我明明是在夸他啊,大圣的性子也忒别扭了。

    金翅大鹏无声地翻了一个白眼,他性子别扭又不是这一日两日的事儿了,难道你才晓得啊!

    说的也是!

    轩辕天心点点头,然后用手撑着桌子边缘又龇牙咧嘴地站了起来,金翅大鹏瞧着她,疑惑问道:“你又干什么?”

    “我去对面瞧瞧。”轩辕天心冲它摆了摆手,“你不用跟着我。”

    瞧着一边抽着冷气儿还一边撩开珠帘往外面挪的轩辕天心,金翅大鹏无奈地摇了摇头,嘀咕:“一件空屋子,有什么好瞧的。”

    “你这小鸡崽懂什么。”大圣从屏风后转了出来,抬眼看了看还在晃动的珠帘,嗤道:“这叫女大不中留,你当真以为她是去看空屋子啊,那丫头不过是去看屋子里的传送阵,顺带思一思情郎。”

    也幸亏轩辕天心此时所有心思都放在如何小心翼翼不牵动自己身上的伤口上,所以也就没有听到大圣的这番话,否则就算浑身疼得厉害,也会恼羞成怒跟大圣好好讨论讨论什么叫女大不中留。

    当初她住的这间屋子被皇明月强行给拆了一道墙,也就导致原本是相邻的两间屋子变成了一间,只是中间隔了一个被扩大的外厅。

    曾经在这里住了近一个月,但是轩辕天心却很少会越过外厅到皇明月的房间去。这次她慢慢挪过去,才刚刚撩开帘子,便是一愣。

    房间中央,她曾经布下传送阵的地方趴着一只浑身碧绿的避水金睛兽。

    “爱宝?”轩辕天心看着听到动静抬头看来的避水金睛兽,皱眉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爱宝神色恹恹地看了她一眼,又将脑袋趴了回去,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见爱宝不搭理自己,轩辕天心也不生气,抬步进了屋,看着它无精打采的模样,笑道:“你该不会一直守在这里等你家主子回来吧?”

    爱宝用鼻子哼了哼,算是应了她这话。

    “你倒是忠心。”轩辕天心挑了挑眉,在爱宝身边蹲下,然后在后者疑惑的目光中,缓缓伸手拂向地面。

    金色的传送阵突然显现,吓得爱宝瞬间跳起,目光惊疑不定地瞅着轩辕天心。

    “不用怕。”见爱宝都快要炸毛了,轩辕天心安抚般地看了它一眼,道:“我不过是想要看看这传送阵。”

    虽然轩辕天心话是这么说,可爱宝多多少少对轩辕天心还是有些阴影,所以它站得远远的,一副打死都不肯靠近轩辕天心的模样。

    估计也是知道爱宝有些怕自己,轩辕天心在见它不肯再过来后,耸了耸肩,将目光投向手掌下的传送阵,眼底有着一抹金光在缓缓流转。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金光给吓的,或是被轩辕天心身上隐隐散发的气息给吓的,爱宝站在屋子的角落里,情绪有些暴躁并不断用爪子在地上刨着。

    轩辕天心却神色认真,目光专注地盯着传送阵,似在细细感应着什么。半晌后,传送阵渐渐隐去,她缓缓吐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自语道:“没有任何的动静,看来是隔得太远,或者有什么东西将他的气息给屏蔽了。”

    话落起身,轩辕天心侧头看向角落里想要过来又不敢过来,显得有些烦躁的爱宝,不禁一笑,道:“看来上一次的确是将你给吓坏了,你居然这么怕我么?”

    爱宝烦躁地朝轩辕天心龇牙,嘴里还发出类似警告般地低吼,看上去倒是挺凶神恶煞的,但就是不肯往前靠近一步。

    “果然是被欺负狠了些。”轩辕天心看着这样防备自己的爱宝有些无语,却不料身后传来大圣的嗤笑声:“不过一头水狮子而已,你也能在这里逗半天?”

    轩辕天心闻言回过身,笑了笑道:“正准备走呢,大圣怎么过来了?”

    “还能干什么。”大圣哼了哼,斜睨了一眼角落里爱宝,道:“叫你回去泡药浴的。”说着一双眼睛滴溜溜地一转,目光落到地面,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刚刚可是在查探那家伙的气息?可有查到什么?”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一脸揶揄之色的大圣,抬步从他身边擦过,面无表情地道:“你想多了,我刚刚什么都没做。”

    大圣嗤了一声,又颠颠地跟了上去,“小丫头敢做不敢认啊,想情郎就想情郎了呗,本大圣又不会笑话你。”

    轩辕天心脚下一个趔趄,果然恼羞成怒了,“大圣!谁想什么情郎了?”

    大圣却一点都不害怕,笑吟吟地看着她,道:“不想?那你跑那边去干什么?”

    “我闲得无聊行不行?!”轩辕天心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地快速闪入屏风后,并拒绝大圣跟着进来,“洗澡呢,不怕长针眼么?”

    大圣闻言果然脚下一顿,嘟嚷了一句不诚实的小丫头后,哼唧哼唧地跑去软塌上跟金翅大鹏抢地盘去了。

    直到轩辕天心泡完药浴出来,软塌上的大圣跟金翅大鹏已经睡得横七竖八。

    更深露重,累了一整天的轩辕天心在趴在床上昏昏欲睡之前,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无相殿

    议事堂里灯火通明,明明是三更天,堂中的人却没有一丝睡意。

    寂天和道宣二人一脸阴沉地坐在主坐上,堂下中央摆放着已经成了一具焦尸的靳雍。

    一名身着白色长袍的老者神色凝重地蹲在焦尸一旁,苍老而干枯的手掌轻轻附在焦尸的额前,银光闪烁间,一股不动寻常的波动自老者身上传出。

    半晌,老者身子猛地晃了晃,然后突然喷出一口血雾,眼见着就要踉跄倒下,却被一旁的无缘给一把扶住。

    “如何了?”道宣急切地看着老者。

    老者似缓了缓神,有些虚脱地摇了摇头,道:“那下手之人极为谨慎,且手段也很是狠毒,靳雍堂主的三魂七魄被焚毁了两魂五魄,就算是老夫的追魂术都无法从他的残魂中提取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道宣闻言神色一变,而寂天却忍不住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那岂不是无法知道到底是谁杀了靳雍?”

    老者点了点头,但眼中闪过一抹犹豫,“也不是无法得知凶手是谁,不过残魂中的记忆并不完整。”话音顿了顿,目光看向寂天和道宣,有些不确定地道:“从残魂中零碎的记忆碎片中,老夫似乎看到了一片火光。”

    “靳雍就是被烧死的,看见火光有什么稀奇的!”寂天皱眉道。

    哪知他话音一落,白袍老者却是摇了摇头,道:“不,那不是寻常的火。”

    “难道是特殊火焰?”道宣疑惑地问道。

    “也不算是特殊火焰。”白袍老者却是再次一摇头,但语气依旧有些不确定地道:“看那火的颜色和形态,倒是像兽火……”

    “兽火?”议事堂内所有人闻言一惊,要知道兽火可是只有妖兽才有,但帝都中怎么可能会出现妖兽?

    相对于其他人脸上的震惊之色,御灵堂堂主无缘却是一脸若有所思,“帝都中若是有妖兽出没,城中禁卫军和我无相殿不可能察觉不到,可若是连我们都没能察觉…这妖兽的级别……”

    “十万年妖兽!”道宣不可思议地道。

    “宿老,你可有瞧见那火的完整形态?”无缘看向白袍老者,询问道:“比如火的颜色还有当时的形态,可能为我们描述一二。”

    白袍老者闻言眉心一皱,似在回忆般,道:“那火的颜色似乎红得似血,至于完整的形态……”摇了摇头,“靳雍堂主的残魂力量太弱,除了看到一片火光外,倒是无法看清那火的完整形态。不过……靳雍堂主生前的情绪波动倒是有些特别,似乎是认识那个凶手。”

    “认识?”无缘垂眸若有所思,“或许不是靳雍认识那个凶手,而是听说过…。”

    瞧得无缘脸上的神色,道宣心中一动,忙问道:“无缘,你可是知道了些什么?”

    “我也只是猜测。”无缘摇头,分析道:“能悄无声息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杀了靳雍,那凶手的实力定然在帝境。帝都中有着帝境修为的除了皇室那位守护者,就是帝都学院的人。”

    “皇室守护者今日晚上据说一直在第一楼参加拍卖会,那么他就可以排除在外。而帝都学院的人更是不可能,那些家伙向来中立,更没有理由去杀靳雍,且我提到的这些人都不是火属性。”

    “那你的意思是?”寂天心中一跳,无缘抬眸看向他,再次沉声道:“或许宿老刚刚并没有看错,那火的颜色特殊,或许真的是兽火呢?”

    “难道帝都中真的混入了一个有着十万年修为的妖兽?”堂主其他人一惊。“可就算是妖兽,又怎么会突然向靳雍堂主出手?”

    “那就说明那妖兽跟靳雍,或者说是跟我们无相殿有什么仇怨。”无缘看了众人一眼,道,“我们跟妖兽之间的关系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唯独在月前跟万兽峡谷的那几位有过冲突。而万兽峡谷的四位血脉王者中,只有一位是擅长火元素的,且他的火也正好是红如血。”

    “你说的是……那位血月妖狼王?!”寂天豁然起身道。

    无缘点点头,“除了他,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了。”

    “好!很好!”寂天脸色发黑,将一口牙咬得咯吱咯吱响,怒极反笑道:“万兽峡谷的那几只畜生倒是胆子越发大了,连我无相殿的人也敢下手,若是不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只怕他们越发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瞧得寂天身上掩饰不住的杀意,一旁的道宣倒是要稳重不少,“寂天,这不过也是无缘的一种猜测,我们并没有任何的证据,你可别乱来。如今咱们若是对上万兽峡谷的那几个家伙可腾不出手来,万一坏了殿主的正事儿,那我们就难辞其咎了啊。”

    “猜测?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寂天冷冷一笑,道:“我们若是不做点什么,只怕他们还会以为我无相殿真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

    话落,见道宣不赞同地看着自己,寂天皱了皱眉,再道:“这次死的可是我修武堂的堂主,所以这件事儿就交给我来办了。放心,虽然我恼怒是恼怒,不过却也知道分寸,不会坏了殿主的正事儿的。”

    估摸是见寂天已经打定了主意,道宣也知道自己是劝不住他了,只能点了点头,道:“那随你吧。”

    寂天轻轻哼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议事堂。

    “无缘。”道宣收回目光看向无缘,道:“明日起你带着御灵堂的人在城中仔细搜查一番,若当真发现了什么可疑的家伙,先不要莽撞动手,将人盯住后再派人回来通知本殿主和寂天。”

    “是,殿主。”无缘点头应道。

    道宣目光一转,看向白袍老者,再次开口的语气却带了几分和煦,“宿老,明日在般若堂中挑几名法力僧出来,虽说靳雍的三魂七魄已经残缺,但数名法力僧联手使用追魂术,应该会查到一丝蛛丝马迹吧。”

    宿老也就是白袍老者在闻言后犹豫了一瞬,然后点头道:“这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那就好。”闻言,道宣总算是露出一丝笑意,道:“你们就先退下吧,再来两个修武堂的弟子,将靳雍尸身给抬回修武堂。”

    “是,殿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