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7:玩笑开大了

正文 067:玩笑开大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是在一种诡异的沉默气氛中跟着轩辕天心回了妖王府的,此时即便二人已经坐在妖王府的花厅里,都还能想起在离开第一楼之前陛下和天老二人脸上那种欲言又止的奇怪神色。

    獠牙在轩辕天心一回来后又沉默的去当背景板了,不过这次作为背景板的獠牙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来自屋内众人的惊恐目光。

    轩辕天心捧着茶杯垂眸不语,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想着什么,所以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屋内众人的沉默。但春笙一向是个憋不住事儿的性子,估摸是在瞧见轩辕天心准备一直不吭声后,方才清了清嗓子,语气有些忐忑地看向当背景板的獠牙,问道:“那个…獠牙族王…你是怎么想到将修武堂的堂主给烧成了一具焦尸的?”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到底是有着多么深的仇怨才会将一个人给活生生的烧死啊……

    看着屋内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盯住自己,就连主坐上捧着茶杯在想事情的轩辕天心都抬眼看了过来后,獠牙默了默,认真道:“我没想过将那家伙给烧成一具焦尸……”

    那靳雍怎么就成了一具焦尸了?春笙更加好奇的看着獠牙了。

    结果獠牙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用一种颇为遗憾地语气道:“焦尸是一个意外,本来我是想要将他烧成灰烬的,但是城中禁卫军来得太快,所以…。”后面的话獠牙没有说了,但是在座的各位也都听懂了。

    可是…烧成灰烬难道比烧成焦尸更好吗?

    春笙打了一个哆嗦,看着獠牙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并不着痕迹地往夏言身边靠了靠。

    这位獠牙族王果然很是凶残。

    “小王妃…”夏言将春笙推开了点,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轩辕天心问道:“您之前说的会有人来拜访,那拜访的人是谁啊?”

    听夏言这么一问,其他人也是好奇地看向轩辕天心。

    不过轩辕天心并没有回答夏言的问题,只是意味深长地道:“待会儿不就知道了么。”

    待会儿?

    屋内众人正在疑惑不解的时候,外面就有王府的侍卫前来通报了。

    “启禀小王妃,王府外来了四个人说是要见小王妃。”

    “来的人是谁?”春笙立刻探头问去。

    侍卫摇头:“他们没说。”不过却摊开手心拿出一物,道:“说是小王妃只要看见这个就会知道他们是谁。”

    轩辕天心挑了挑眉,而其他人则是立刻定眼看去。只见侍卫的手中拿着的是一块红火的令牌,令牌上可有火焰图腾。

    当瞧见那块刻有火焰图腾的令牌后,春夏秋冬四人却是齐齐咦了一声,显然是将那令牌给认了出来。

    烈重渊和燕君折看着令牌的目光闪了闪,随即二人对视一眼之后,后者便起身笑道:“小丫头,既然你有客人来了,那我和重渊便先下去休息了。”

    虽然他二人跟轩辕天心的关系不错,且还跟她有着卖身契约在,但毕竟还是要算个外人。妖王府的事情,他们二人也不好知道得太多。

    “也好,累了一天了,今日两位学长便在府中好好休息,明日我们便回内院。”而轩辕天心也没有留人,只是吩咐冬凛道:“冬凛,带两位学长去客房。”

    冬凛沉默地点了点头,领着二人出了花厅。

    直到烈重渊和燕君折走后,夏言方才摸着下巴奇怪道:“焚天谷的人怎么突然跑来了帝都?而且还要求见小王妃您呢?”

    当初除了秋棠外,夏言三人并没有跟着皇明月一起去北域,所以对于皇明月跟焚天谷的交易一事儿也并不知晓。

    见夏言疑惑,轩辕天心倒是没有隐瞒,道:“他们原本应该是来找你们家主子的,谁让你们家主子失踪了呢,所以只能来见我了呗。”

    话落,看向等在一旁的侍卫,道:“去将人请进来吧。”

    “是。”侍卫闻言立刻转身出门。

    不过片刻,便领着四人走了进来。

    虽然四人从头到脚都罩着一件黑色斗篷,不过轩辕天心依然一眼便认出了走在后面的炎家三兄弟。但比起炎家三兄弟,显然轩辕天心更感兴趣的走在三人前面的那一位。

    在轩辕天心打量那人的同时,对方也同样在打量她,双方打量不过一瞬,轩辕天心当先笑道:“焚天谷少主亲自前来,倒是我们有失远迎了。”

    焚天谷少主?

    秋棠三人闻言一惊,齐齐将目光看向最前面的那人。

    被轩辕天心一语道破了身份的人虽然同样有些诧异,但也是十分爽快地脱了斗篷露出了真容。

    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俊美的脸庞上还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浅笑,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眸似感兴趣般地看着轩辕天心,“你如何肯定我是焚天谷的少主?”

    “那你是或不是?”轩辕天心不答反问。

    凤眸微闪,似在考虑什么,不过很快便点头,笑道:“易水寒。”

    这一代的焚天谷谷主名叫易擎苍,整个焚天谷就只有谷主血脉姓易,虽然焚天谷少主很少在大陆上走动,但焚天谷少主易水寒的名字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请坐。”轩辕天心笑了笑,目光落向易水寒身后,笑道:“炎家三位长老也算是熟人了,你们身上的斗篷也摘了吧。”

    “一段时日不见,小王妃可安好?”炎鸿闻言笑呵呵地摘了斗篷,瞧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却有些惊讶,道:“看来小王妃的确很是安好,这才多久没见,小王妃身上的气息却是越发强劲了。”

    不怪炎鸿觉得惊讶,当初在北域时轩辕天心虽然表现很是令人震惊,但修为也不过才宗境而已。然而当炎鸿再一次见到她后,后者身上的所散发的气息就连他都觉得有些压力。

    王境!一个才十六岁的王境强者,别说是他们焚天谷,只怕整个西大陆都很少出现如此年轻的王境强者。

    对于炎鸿的惊讶,轩辕天心只是笑了笑,待得四人纷纷落座后,她才看向一直打量研究自己的易水寒,笑道:“不知道是吹得什么风,居然将几位给吹来了帝都?又为何来了我妖王府。”

    炎鸿闻言看了易水寒一眼,而后者却是淡淡一笑,道:“不能不来啊,当初在北域时,妖王殿下可是找家父要了焚天令。”

    皇明月找易擎苍要焚天令的事儿轩辕天心知道,但是却没想到后者居然会派人前来,且派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轩辕天心眸光动了动,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问道:“这么说易少主这次前来帝都就是为了给我们家殿下送焚天令来的?”

    “当然不是。”易水寒摇了摇头,看着轩辕天心玩味笑道:“焚天令可是我焚天谷的重宝,怎么能如此轻易就给出来的,当初妖王殿下跟家父商量的可是亲自前往焚天谷去取。不过嘛…。”继续一笑,道:“如今妖王殿下已经不知所踪,做交易的人都不见了,这个交易嘛……”

    话说未说完,但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却是明显一收,盯着易水寒道:“这个交易就如何?莫非焚天谷想毁约不成?”

    “毁约倒也不至于。”似没看见轩辕天心脸上的危险神色般,易水寒淡淡一笑,道:“小王妃要知道,这焚天令是我焚天谷十分紧要的东西,当初家父同意用焚天令跟妖王殿下作为交换条件是因为相信殿下的能力。但如今妖王殿下失踪不见,虽然能确定殿下他还活着,可毕竟谁也不知道殿下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又能不能回来……”

    闻言,轩辕天心盯着易水寒的双眸一眯。

    易水寒继续笑吟吟地道:“没了妖王的妖王府,我焚天谷却是有些不放心将如此紧要的东西拿出来啊。”

    “所以呢?”轩辕天心瞥了一眼易水寒身边欲言又止的炎鸿,淡淡问道:“如今焚天谷的意思是?”

    “交易的内容和条件不变,想要焚天令就亲自去我焚天谷拿,不过这次却有个期限。”易水寒含笑看了轩辕天心一眼,缓缓道:“三月为期,若是三个月还没人去拿焚天令,那么之前的种种交易便不作数了。”

    轩辕天心闻言垂眸,半晌后抬眼看着易水寒,问道:“这是焚天谷主的意思,还是易少主自己的意思?”

    显然是没有料到轩辕天心会有此一问,易水寒眸光一动,看着她笑吟吟地问道:“家父的意思跟我的意思有什么区别?”

    “区别?”轩辕天心冷冷一笑,眼中历光一闪,冷声道:“若是焚天谷主的意思,当初皇明月在跟他做交易的时候便是承诺保住炎家三位长老,北域古墓之行危机四伏,当时那么多人都死在了古墓之中,但焚天谷却没有任何的损失,这都是因为皇明月对焚天谷主的承诺,如今焚天谷主擅自改变当初的承诺条件,那么我妖王府就要收回当初护住的那些人命。”

    易水寒闻言一愣,轩辕天心缓缓起身,目光冷厉地盯着他,继续道:“若是易少主的意思,那么今日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想安然离开妖王府,至于焚天令…就劳烦焚天谷主亲自送来,以便换取易少主等人安全离开这里。”

    察觉到轩辕天心话中的森寒之意,易水寒脸上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变,显然他没有料到前者的性子居然如此霸道且果决。

    特别是当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秋棠三人也是立刻锁定了他们的气息,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模样,让得易水寒的嘴角忍不住一抽。

    “妖王妃这是要威胁我们?”易水寒虽然诧异轩辕天心的性子,但仍然坐得四平八稳。

    轩辕天心冷笑道:“威胁?易少主也可以这么说,毕竟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欠了我什么却耍赖不认账的事情。”目光扫过炎家三兄弟,冷声道:“当初北域之行有多危险,炎家三位长老也是知道的,若不是有我们,你们能不能活着出北域都难说。而我们当初保你们在古墓的安全,全是因为跟焚天谷的交易,既然如今你们打算赖账不认,那你们的命,我们妖王府自然要收回来,没道理我妖王府累死累活做白工吧?”

    “呵……”易水寒闻言一笑,挑眉看着神色冷淡的轩辕天心,道:“所以妖王妃的意思是要收走炎鸿三人的命了?”

    轩辕天心看着他没说话,但脸上的神色似乎是在说正是如此。

    易水寒眯了眯眼,“既然本少主敢踏入你妖王府,难道妖王妃认为我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再则……”玩味一笑,道:“没了妖王的妖王府,妖王妃觉得你们当真能留下我们?”

    “易少主大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留住你们。”轩辕天心闻言一挑眉,看着易水寒笑了。

    但很快,只见她脸上的笑意一收,沉声道:“獠牙,守住房门,让易少主闯闯看。”

    话落,一直站在角落被人忽视的獠牙突然走出,而当他一出现,易水寒的脸色就变了。

    主要是因为獠牙之前太没有存在感,也因为獠牙的确是有着这种本事儿,只要獠牙想,哪怕他就在这个花厅内,他都可以做到让任何人忽视掉自己。

    可当獠牙不再隐藏自己,那么即便是想忽视他都是不可能的了,那一双冷漠的血色双眸简直不要太明显。

    同样的,易水寒也在心里嘀咕,他到底是怎么将这么一个危险的家伙给无视得这么彻底的!?

    易水寒不知道獠牙的身份,不代表炎家三兄弟不知道啊,这一位可是万兽峡谷四大王者妖兽之一,或者可以说是四大王者妖兽之首!

    所以当瞧见獠牙都被轩辕天心给叫出来后,炎鸿就有些坐不住了。

    “小王妃…。”炎鸿火急火燎地跳了起来,一脸冷汗地道:“别激动,别太激动,我们家少主其实是在跟您开玩笑,我焚天谷可不是那种翻脸就不认人的,这真的是个玩笑。”

    “开玩笑?”轩辕天心的神色更加不好看了,冷眼看着炎鸿,哼道:“那可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一向不大爱开玩笑,也不大开得起玩笑。”

    炎鸿瞧着轩辕天心脸上的冷色,顿时眼皮子跳了几跳,这位妖王妃的性子,当初在古墓遗迹中时他就领教过的,别看她年纪小,但手段什么的跟那位妖王殿下简直是如出一辙啊。

    有些没好气地瞪了自家少主一眼,炎鸿忍不住在心里骂道:我的少主啊,属下就说过您这爱开玩笑的习惯不好吧,瞧瞧…这回开玩笑就开出事儿来了。

    显然易水寒也知道自己开玩笑开过头了,所以对于炎鸿那没好气的一瞪,他有些讪讪地摸了摸鼻尖,难得的没有说什么。

    其实易水寒之前的那一番话是真的在开玩笑,若焚天谷当真是要撕毁当初的交易,焚天谷谷主也就不会专门派人来帝都了。

    同样的,轩辕天心其实心里也明白这一点,但也明白这交易只怕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变动的,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激烈的戏。

    冷眼瞧着易水寒等人,轩辕天心也没开口,直到炎鸿被她瞧得头皮发麻的时候,轩辕天心方才将周身的冷气一收,淡淡道:“有时候玩笑可不是随便能开的,易少主以后还是将这个爱开玩笑的爱好改一改才是,否则哪日玩脱了,只怕焚天谷谷主会很是头疼的。”

    轩辕天心的话说得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毕竟也算是松了口,炎鸿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干笑着应道:“小王妃说的是。”

    瞥了一眼炎鸿,轩辕天心这才又坐了回去,不过比之最初的态度,如今却不怎么好了。

    “既然玩笑也开过了,几位现在可是能说说真正的来意了?”

    易水寒闻言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摸着鼻子道:“其实本少主这次来只不过是为了帮我家那老头子带句话而已。”

    “那不知道焚天谷谷主有什么话?”轩辕天心抬眼看着他。

    易水寒耸了耸肩,道:“我家老头子知道妖王殿下失踪,所以让本少主来给妖王妃带一句话,焚天令已经准备好,但是亲自前往焚天谷去取的这个条件不变。虽然不知道妖王殿下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但妖王妃跟殿下是夫妻一体,所以妖王妃可以代替殿下前去焚天谷。”

    “这回总没有什么时间限制了吧?”闻言,轩辕天心挑眉看着易水寒,似笑非笑地问道。

    被轩辕天心这么一噎,易水寒抽着嘴角道:“自然没有,不过家父说…既然殿下当初想要焚天令,大抵是想用焚天令要求焚天谷什么事情。打铁需趁热,你们早点取了焚天令,早点提了要求,我们焚天谷也能早点做准备。”

    当初皇明月为何会索要焚天令,轩辕天心是知道一些的,正因为知道,所以她在微微沉吟片刻后,点头道:“好,既然焚天谷谷主都如此说了,那么我会尽快抽出时间去一趟焚天谷。”

    见轩辕天心点头应下,易水寒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缓缓起身,道:“既然如此,那么在下等人便也该告辞了,焚天谷会静候妖王妃的到来。”

    轩辕天心点点头,侧头看向秋棠,吩咐道:“秋秋,送易少主四人出去。”

    秋棠低低应了一声,在对着轩辕天心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十分恭敬,可一当他背对轩辕天心,目光对上易水寒四人时,脸上的恭敬神色顿时一改,且十分高贵冷艳地道:“易少主请。”

    瞧得高贵冷艳还微微垂眸不看自己等人的秋棠,易水寒嘴角再次一抽,显然是察觉出了对自己的不喜。

    无奈地摸了摸鼻尖,抬步跟着秋棠出了花厅,焚天谷少主第一次觉得自己被讨厌了。

    果然有些玩笑是不能随便乱开的啊…。

    花厅内,看着秋棠领着焚天谷的人离开,春笙这才愤愤地道:“这焚天谷少主也太无聊了些,这种事儿也能拿来开玩笑吗?”

    可惜,春笙愤愤不平的话并没有引起轩辕天心和夏言的共鸣。

    后者是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而轩辕天心却是淡淡一笑,道:“玩笑是玩笑,但也不尽然都是玩笑。”

    春笙闻言一愣,不解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小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轩辕天心端给手边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淡声道:“有玩笑的成分,更多的却是试探,这个焚天谷少主有些意思。”

    “试探?”春笙闻言后更不解了。

    “嗯。”轩辕天心低低嗯了一声,道:“他有句话说得没错,没了妖王的妖王府可没多大的震慑力。焚天令是焚天谷十分要紧的东西,几百年前焚天谷因为焚天令差点被毁于一旦,这次他们自然要谨慎很多。这位焚天谷少主不过是试探妖王府的实力罢了,想要看看没了妖王的妖王府还有没有资格值得他们冒险一次。”

    “焚天谷的人也太奸猾了吧。”春笙闻言不满地道:“再说了,主子如今虽然不在,但又不是不回来,他们这么做也太过分了。”

    “焚天谷并不是孑然一身,而是养着一大帮子人,走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输,别说是焚天谷,就算换着是我只怕也会如此做。”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道:“你家主子可是在古墓遗迹中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回来,焚天谷小心一些也没什么不对的。”

    “那刚刚易水寒若是试探后绝对咱们不值得他们冒险呢?”春笙闻言皱眉问道。

    “不值得?”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呵呵冷笑:“若是刚刚易水寒觉得不值得的话,只怕当初你们家主子跟他们做的交易还真的作废了。”

    春笙闻言不满的瞪眼,而夏言却是有些犹豫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但小王妃您真的决定要亲自前往焚天谷一趟吗?”

    “自然。”轩辕天心点头,又皱眉道:“不过这时间和行程只怕还得好好合计合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