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5:恶心人的轩辕小白花

正文 065:恶心人的轩辕小白花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相比起焚天谷和轩辕天心他们这边的幸灾乐祸,实打实的坑了一把无相殿的八大世家就要低调的很多,哪怕整个拍卖会场中的气氛都极为古怪,十九号厢房中可是没有半分动静。

    但低调是低调,却怎么也有着一种深藏功与名的感觉……

    苏陌叶含笑示意身边的金牌鉴宝师退场,一双略带风情的凤眸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一号厢房所在的位置,心中却在想着这次那丫头可是赚了一个盆满钵满了,想来对于这个天价也该是十分的满意了吧。

    一号厢房内,轩辕天心的确是十分的满意,三张五级符咒卖了七十亿的天价,且这个天价还是双份的,她怎能不满意呢?

    当初苏陌叶可是说了,她的三张符咒拍出了什么价位,他从自己这里拿走的五张符咒就付同样的价位。

    如此一算的话,她这一晚上就有了一百四十亿的巨款进账,这也让得她有了将最后一件拍品给收入囊中的绝对底气。

    一夜暴富且底气十足的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靠在椅子里,从容而淡定的等着最后一件拍品上场,但屋内其他人的神色却十分的古怪,看着对面十号厢房的目光皆是充满了同情。

    今天这个日子似乎不利于无相殿,被人狠狠坑了一把不说,就连心心念念的最后一件拍品只怕也保不住了。

    最后的一件拍品可以说是这场拍卖会的重头戏,苏陌叶并没有对众人卖什么关子,而是直接让人从幕后给捧了出来。

    但这回从幕后出来的可不是什么金牌鉴宝师,而是轩辕天心有些熟悉的那位吴老。

    当初吴老是陪同苏陌叶一起前往北域的,虽然在北域时并没有看见他怎么出过手,但是后来却被随云告知这位吴老还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强者,着实让轩辕天心吃惊了好久。

    吴老一出来,拍卖会场中的所有人便是目光一紧。倒不是因为他这个人,而是因为他手上捧着的东西有些不同,并不是什么托盘,而是一个透明的水晶盒子。

    水晶盒子四四方方的,大约有一尺高,而水晶盒子上面并没有用锦布遮挡,这也让得会场中的人将盒子里的东西看得一清二楚。

    盒子里装着的是一朵青白色却有着巴掌大小的花,而这朵花的样子,却让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微微一变,倒不是熟悉这朵花的来历,而是这朵花他们没人没见过。

    无相殿的图腾正是这朵花!

    苏陌叶似没有看到众人微变的神色般,笑吟吟地从吴老手中接过水晶盒子,欣赏般地打量了一眼盒子里的花儿,方才朗声开口道:“这是今晚拍卖会上的最后一件拍品,相信在座的各位应该还是眼熟才对。”

    目光缓缓投向十号厢房的位置,苏陌叶笑了笑,继续道:“这朵花是我第一楼在偶然中所得,为了这朵花可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而且此花是花开即谢,为了能将它完好的保存下来,也是花了相当大的功夫。”

    “此花名为优昙华,自古籍中记载,乃是十分罕见的奇花,但古籍中所记载的毕竟有限,所以对于此花的作用却并不详细。”苏陌叶将水晶盒子再次递给吴老,看着会场中的众人笑道:“不过我们虽然不知道它的作用,但此花在花开瞬间却能引动天地异象,便能肯定它的不凡之处。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知道,不管是什么宝贝,但凡能引动天地变色的东西,便代表了它们的珍贵……”

    原本在听到苏陌叶说不知道这花的作用时,场中的人都是有些犹豫,但一句能引动天地异象,却让得这些人心中的犹豫顿时一扫而空。

    苏陌叶垂眸笑道:“古籍上记载,此花三千年才开一次,每一次盛开便代表祥瑞之兆,虽然我们不曾知晓它的用处,但是对它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拍下它后慢慢回去研究。而且以我第一楼的信誉,在下可以保证,这朵优昙华绝对是物超所值……”

    十九号厢房内,徐政桓等人目光紧紧盯着那朵优昙华,半晌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道:“难怪!难怪寂天会如此着紧这最后一件拍品,就算不知道这优昙华的用处,无相殿也不会让它落入旁人的手中。”

    那可是他们无相殿的图腾啊,若是让这朵花落入了旁人手中,无相殿才是真正打脸了。

    而一号厢房内,轩辕天心在优昙华一出现后,她就已经起身站在了落地窗之前。

    她的目光同样一瞬不瞬地紧盯着盒子里的优昙华,虽然她脸上的神色看似平静,但屋内的其他人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平静的波动。

    皇倾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背影,试探问道:“弟妹啊,我瞧着你这模样可不是为了想抢这朵花去打无相殿的脸啊,你是不是知道这朵花的用途呢?”

    对于皇倾澜的疑惑,轩辕天心充耳不闻,而是将目光慢慢投到对面的十号厢房,红唇微微一勾。

    她的确是知道用途,而且她相信,知道优昙华的用途的人并不是只有她。

    寂天此时也站在了屋内的落地窗前,但比起轩辕天心面上的淡定,他显然是有些不淡定了。

    不仅是因为他知道优昙华的用途,更是因为此时他手头上的资金已经不足,而离开去调动资金的靳雍还未回来。

    此时的寂天除了不淡定外,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懊恼,若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个局面,他说什么也不会只带着靳雍来了,如今这里只有他一人,就连派去催催靳雍的人都没有一个。

    若是这里是在无相城中,以着无相殿强势,只怕他早就要求拍卖会中断了,哪怕是这么做的后果是得罪第一楼,寂天也会这么干。

    但显然这里并不是无相城,就算寂天想要强势的要求第一楼将拍卖会中断,只怕第一楼也会断然拒绝。

    “最后一件拍品奇花优昙华,底价为三亿,每次出价不得少于一千万。”别说第一楼不会中断拍卖会,此时台上的苏陌叶已经开始宣布底价准备开始竞拍了。

    “想要拍得这朵优昙华的朋友,现在可以开始竞价了。”

    苏陌叶话音一落,整个会场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想要拍得这朵奇花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这些人却并不是傻子,这朵优昙华不仅罕见,更是无相殿的图腾,哪怕他们有能力拍下这朵优昙华,但他们心中却有着更大的顾忌。

    焚天谷的厢房内,就连一向神经粗大的炎莽此时都是闭口不言,特别是看着外面一片沉默,他们却一点都不意外。

    只有不是个傻子,且不想正面与无相殿为敌的,就没人会真的出手参与这朵优昙华的竞拍。

    此时会场中的沉默,让得台上的苏陌叶有些无奈,抬手揉了揉眉心,他就知道在无相殿的威压下会出现这种情况,无相殿这些年的强势,如今的西大陆上只怕还没有哪个势力愿意跟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但是谁也没有看到苏陌叶微微垂下的目光中,有着一抹幽光快速闪过。

    幸好…幸好今日那人出来了……

    看着场中的沉默和台上苏陌叶无奈的苦笑,十号厢房内的寂天却是笑了,神色满意地看着外面的众人和此时分外安静的各个厢房,目光中透着一丝得意。

    资金不够又如何,不也是没人敢跟他争么!此时他只要等着靳雍回来,或者等优昙华被流拍后去跟第一楼交涉就好……

    寂天这一晚上的怒气在这一刻尽数散去,心情颇好地回身准备去坐好,可惜他才刚刚转身,外面突然传来一道铃声。

    寂天神色一变,猛地转身看向外面,紧跟着外面便传来一个悠然而含笑的声音:“这花儿看着倒是漂亮,就是不知道用它做成花粥的味道如何……”

    将优昙华做成花粥?!

    别说会场中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哪怕是各个厢房中那些有着身份的人都是齐齐身子一歪,差点从椅子上栽下去。

    这是哪个败家子才能说出这种话?!

    但他们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后,所有人脸上的神色瞬间跟着淡定了。

    一号厢房,果然是个败家子!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会场,目光渐渐落在对面,不紧不慢地接着道:“这花儿十分合我的眼缘,都说千金难买心头好,既然这花合了我的眼缘,那么我也不能吝啬了才是……”

    听着她带笑的话语,所有人的心中齐齐一跳,目光皆是惊疑不定地看着一号厢房。

    果然……

    只听到一号厢房内传来了叫价声:“七十亿!我出七十亿!”

    ‘嘶——!’

    抽气儿声顿时响起,倒不是因为这七十亿的天价,而是因为这个数目似乎有些微妙。

    会场中的人纷纷将目光转向十号厢房,七十亿的价格可是刚刚寂天拍下那三道符咒的价格啊。

    这…是不是代表了什么?

    寂天在一瞬间的呆滞后,神色猛地变得扭曲狰狞,即便不看外面那些人的微妙目光,他此刻也能感觉到来自对面一号厢房中的人的深深恶意。

    ‘砰——!’

    一声巨响从十号厢房内传出,寂天一掌拍碎了屋内的圆桌,连带着桌上的传话筒也一并砸落在地,好巧不巧的打开了传话筒上的按钮,所以也让得会场中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十号厢房内的动静。

    这一声巨响可是将会场中的不少人给吓了一跳,看着十号厢房,不少人都在心里想着只怕这回武殿殿主是要气疯了啊。

    五号厢房内,焚天谷一行人皆是幸灾乐祸,而焚天谷的少主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本少主就说今日晚上会有好戏可看吧,果然精彩!”

    闻言,炎莽摸着脑门咂嘴:“但一号厢房内的家伙今日可是把无相殿给得罪死了啊。”

    “那又如何?”焚天谷少主一眼瞥了过去,笑吟吟地道:“有人知道一号厢房中的人是谁吗?这里除了第一楼的人外,有谁知道那人的身份?而且就算第一楼的人知道,你觉得第一楼的人会将那人的身份告知无相殿吗?”

    当然不可能!炎莽在心里道。他虽然不大爱动脑子,但是不代表他傻啊。

    天下第一楼能这么多年不倒,除了他们自身的实力外,更是因为他们的信誉。

    不管是第一楼的买主还是卖主,没人能从他们的口中打探到一丝消息!

    比起焚天谷这边,十九号厢房内的八大世家的家主们也是狠狠地吐了一口气。

    杨家家主哈哈一笑,拍着手道:“还真被你们说准了,那一号厢房内的人果然出手了,一开口就是七十亿的天价,不愧是败家子!”

    败家子?!

    在杨家家主话音一落,立刻收到了其他人的古怪目光,杨家家主眨了眨眼,一脸茫然地看着其他人,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简家家主有些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老杨啊,你这心到底有多大才会觉得那一号厢房的人是个败家子啊?”

    杨家家主一愣,不解道:“这一出口就是七十亿,就是为了拿优昙华去做花粥,不是败家子是什么?”

    一旁的林鸿飞有些看不下去,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的脑子呢?”

    杨家家主一噎,不服气地瞪向林鸿飞,而唐锦坤却是一笑,打圆场地道:“老杨是个直肠子,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没瞧明白也不是什么事儿。”

    屋内众人撇嘴,什么直肠子,你直接说他是一根筋不就好了!

    唐锦坤跟没看见他们的神色般,笑着看向杨家家主继续道:“你就没觉得这七十亿的价格有些熟悉?”指了指十号厢房,道:“那一号厢房中的人可不是败家子,而是故意出的七十亿,若是我们没猜错的话,那七十亿的金龙币,只怕还是属于无相殿的。”

    杨家家主一愣,随即老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斯巴达了。

    半晌才哆嗦着嘴角,看着唐锦坤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的意思是…那一号厢房中的人就是那五级符咒的主人?那人是故意用七十亿的天价故意膈应寂天的?”

    唐锦坤含笑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一号厢房,语气有些感叹地道:“就是不知道那位灵符师到底是谁了。”

    杨家家主张了张嘴,似想要说什么,但是憋了半天,他才憋出一句:“格老子的,不管那家伙是谁,我算是对他服气了!”话落,又疑惑地皱眉道:“那家伙跟无相殿是不是有仇啊?我怎么感觉到了他对无相殿的深深恶意呢?”

    屋内其他人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不仅你感觉到了,整个拍卖会场的人都感觉到了。

    而对无相殿有着深深恶意的轩辕天心此时分外的神清气爽,对于自己身后的古怪目光,她心情颇好地回身看去,挑眉问道:“怎么了?你们怎么这幅表情看着我?”

    天老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小丫头今日锋芒毕露啊。”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随即笑道:“就算是锋芒毕露,可是有谁知道这锋芒毕露的人是我?”

    天老好笑地瞪了她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地道:“不过这次寂天是真的想要吐血了吧?”

    闻言,轩辕天心偏头认真地想了想,点头道:“应该是快吐血了。”

    “你啊!”天老呵呵一笑,道:“也不知道獠牙族王那边如何了。”

    “獠牙么?”轩辕天心眯了眯眼,獠牙那边的情况她虽然不知道,但是獠牙身上有着她的独门锁魂封印咒,所以她也隐约能感觉到獠牙此时的状态。

    精致而漂亮的小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轩辕天心摸着下巴道:“他这会儿应该很是兴奋吧……”

    兴奋?

    天老等人目光不解地看着她,但轩辕天心却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默默在心里道:应该是兴奋的,否则獠牙的气息也不会波动得如此剧烈,就是不知道那位修武堂的新堂主能否承受得起獠牙的兴奋……

    且不管靳雍能不能承受得起獠牙的兴奋,但十号厢房内的寂天却是有些承受不起来自轩辕天心的恶意了。

    这会儿他若还没有明白过来,他就不配做武殿的殿主了。

    寂天神色阴沉而狰狞地瞪着一号厢房,挥手隔空抓过地上的传话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不知一号厢房的是哪位灵符师,可是我无相殿有哪里得罪过阁下?”

    轩辕天心闻言一挑眉,目光玩味地看向对面,然后笑眯眯地拿过桌上的传话筒,不紧不慢地道:“寂天殿主这话说得却是有些严重了,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在下可不敢当啊。若是在下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拍卖会吧?拍卖会上从来都是价高者所得,这优昙华如此稀罕,在下又非常喜欢,难道就因为此花乃你们无相殿的图腾,别人就不能竞拍了吗?”

    会场众人:“……”你还说无相殿没有得罪你,你这话虽然说得好听,可是却是实实在在地在打无相殿的脸啊!

    寂天被一噎,连带着呼吸都粗重了几分,这特么是在说他无相殿霸道吗?!

    缓缓吸了一口气,寂天也不再优昙华的话题上纠缠,而是冷笑道:“我无相殿自然没有说过不许被人竞拍这种话,本殿主的意思是阁下既然是那三道五级符咒的主人,那么之前在竞拍的过程中,阁下为何还要无耻的哄抬价格?”

    “啊呀,原来殿主是说的这件事儿啊。”轩辕天心打着哈哈一笑,语气十分无辜地道:“殿主可不能污蔑在下,在下可不是故意哄抬价格。相信在座的诸位也知道五级符咒有多稀罕,虽然我是它们的原主人,但也只有这么三张而已。原本我的确是准备将卖出去的,可是中途我又有些后悔了,所以便想自己出价又拍回来。”

    话说到这里,轩辕天心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可我几次出价都被你们给压了过去,在下能力有限,又见你们如此看重那三道符咒,所以也只能遗憾放手了啊……”

    ‘噗嗤——!’

    在轩辕天心的话音一落,会场中不少人都是忍不住喷笑了出来。

    还只能遗憾的放手,这话就算是个三岁孩子都不相信!但是那一号厢房的人也忒无耻忒脸皮厚了些,明明是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却被他说的分外无辜和遗憾,他们若是寂天,只怕早就一口老血吐出来了。

    寂天的确想要吐出一口老血,倒不是被轩辕天心给气得,毕竟气得多了后也免疫了不少,他主要是被轩辕天心的这话给恶心了。

    能不恶心吗?!

    明明就是在故意哄抬价格,居然还被他睁着眼睛将黑的给说成了白的,且还说得自己十分的无辜又委屈,你特么这么小白花,你家里的人造吗?!

    轩辕小白花却一点都不觉得脸红,笑吟吟地看着沉默中的十号厢房,恶心起人来却是不遗余力:“看来寂天殿主也十分着紧这朵花儿,既然这样的话,那在下也不能不做些什么……”

    话音顿了顿,就在众人以为她要放弃的时候,却听得她笑吟吟地继续道:“这样吧,我如今手上就只有七十亿,若是寂天殿主能多出一个一千万,这朵花儿就是寂天殿主的了。”

    众人:“……”胡口!我们还以为你要说既然这样的话就放弃竞拍了呢,结果只是不再继续出价了,你这话说得就跟没说是一样的啊,居然还说得如此好听,你的脸还要不要啊?

    若是轩辕天心知道这些人心中的想法,只怕会十分坚定地告诉他们,她的脸不要了!要脸干什么?能吃吗?能花吗?不能吃又不能花,她要脸干什么啊!

    轩辕天心摆出一副十分大度又谦让的模样,这可把寂天可恶心坏了。

    老子若是还有钱竞拍,老子还跟你在这里废话干什么!

    寂天双眼赤红,目光几欲吃人般地瞪着一号厢房,心中的怒火不断攀升,甚至都开始迁怒到无辜的靳雍身上了。

    靳雍到底在干什么!?让他回去调动资金,这么久了居然还没回来!

    然而寂天却不知道的是,此时靳雍正一身狼狈的倒在一条漆黑且无人的小巷子里,神色惊恐地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近的獠牙,特别是獠牙那双没有任何遮掩的血色双眸,让得靳雍心中不断有着绝望在蔓延。

    “咳…咳咳……你到底是谁?”靳雍挣扎着想要爬起,可是他浑身的骨头至少断了十根,哪怕他再是努力想要爬起来都是无济于事。

    獠牙目光淡漠地看着他,语气中透着一丝森然:“当初你们无相殿在北域算计我万兽峡谷时,怎么就没想到本王会来寻仇?”

    不得不说,獠牙的脑子也是转得十分的快,哪怕此时明知道靳雍是逃不掉了,但是他依然谨慎的没有说出一丝真相。

    而靳雍在听到万兽峡谷这四个字后就脸色大变,看着獠牙惊声道:“你是万兽峡谷中的四大王者妖兽之一?”

    “血月妖狼王,獠牙。”这次獠牙并没有任何的隐瞒,看着靳雍的目光就跟在看一个死人似的,冷声道:“我万兽峡谷被你们无相殿算计,今日就拿你来当利息,但凡敢挑衅我万兽峡谷的人,不管你们是谁,本王都不会放过。”

    “等等……”靳雍听着獠牙话中的森冷杀意,顿时神色大变,然而却没等他将话说话,獠牙却是勾唇凉凉一笑,抬起的手中却是血芒大绽。

    ‘轰——!’

    狼王焰突然蹿起,在靳雍的惨叫声中,如同一头凶猛的妖狼,将靳雍整个人都吞噬进了烈火中。

    獠牙冷眼看着烈火中挣扎的靳雍,特别是在感受到靳雍的生机渐渐消失后,方才冷笑道:“本王既然已经出手,又岂能让你活着离开,若当真让你活着离开了,只怕本王的主人也会不高兴的啊……”

    ‘唰唰唰唰——!’

    话落未落,远处突然传来数道细微的破风声朝着这边急速过来。

    獠牙抬眼看了看远处的数道黑影,血色的眸子眯了眯,随即冷笑一声,随即四周空间微微一震,獠牙瞬间消失在原地。

    等到那数道身影赶来巷子里后,獠牙早就不知所踪,而之前还焚烧着靳雍的狼王焰也在獠牙消失后跟着消失无踪,只留下一具被烈火烧过的焦尸。

    “老天…这是谁干的?出手居然如此凶残?!”

    看着地上的那具焦尸,赶来的数名禁卫军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然而当他们瞧得那焦尸身上还未完全烧毁的某样信物后,几人的脸上皆是大变。

    “快,快去告诉连大人,再派人去无相殿通报一声,让无相殿的人前来认尸。”

    这具焦尸被烧得面目全非根本无法判断出其的身份,但是那代表着无相殿的令牌却没人会不认识。

    几名禁卫军一脑门的冷汗,在帝都中居然有人敢对无相殿下杀手,这还是他们做禁卫军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见。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觉得不可思议,但却知道今日这件事儿只怕是有些大发了啊……

    ------题外话------

    獠牙果然凶残!

    不要觉得靳雍这个修武堂堂主死得太容易了,靳雍的实力连当初的空涧都比不过,当初空涧也才只是在武王境,虽然靳雍的实力也在武王境,但在獠牙这个帝境且还是领悟了法则之力的帝境强者面前,要杀他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毕竟等级上的差距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轩辕天心那样轻易跨越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