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4:君子不夺人所好!

正文 064:君子不夺人所好!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看着外面卯足了劲儿跟无相殿扛上的八大世家,轩辕天心连同春夏秋冬四人私心里都觉得有些秘密还是永久的成为秘密吧。

    不是有句话说得很好么,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至于道友…不对,是背了黑锅被八大世家针对的无相殿武殿殿主觉得十分的憋屈且愤怒。

    当十九号厢房内再次传出叫价声,并高达五十亿后,寂天脑子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嘣地一声…断了。

    “徐政桓!五十亿金龙币拿出来,你徐家几百口人是准备喝西北风了吗?!”

    寂天双眼微红,目光狠厉地瞪着十九号厢房,哪怕跟自己竞价的声音是经过特殊处理,但那种悠闲又气死人的语气,即使他见不着竞价的人都能猜出是谁来。

    而经寂天这么一吼,会场内的其他人却是微微抽了一口气,目光闪烁地盯着十九号厢房,估摸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十九号厢房内的人居然会是徐家的家主。

    当然,如今他们可不仅是知道了十九号厢房中的人是谁,连同寂天的身份也给听了出来。

    十九号厢房内,有着十多人,但只有八人是坐在椅子里的,其余的几人皆是站在八人的身后。

    徐家家主徐政桓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似乎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不过只有而立之年。

    徐政桓显然也没有料到寂天居然会如此不管身份的吼了出来,倒是愣了一愣,但很快他便呵呵一笑,笑得有些玩味,拿着手中的传话筒,淡然道:“寂天殿主多虑了,虽然我徐家的家底比不上无相殿,但五十亿金龙币还不至于让我徐家揭不开锅。”

    寂天闻言连呼吸声都粗重了几分,而徐政桓那淡然地声音再次响起:“眼下这三道五级符咒正是我徐家急需之物,别说是五十亿,就算是压上我整个徐家我也在所不惜。”

    “压上整个徐家?”寂天冷笑一声,道:“莫非你徐家就想抱着这三道符咒过日子了不成?”

    “这就不劳烦殿主操心了。”对于寂天的气急败坏却不怎么在意,徐政桓淡淡一笑,道:“既然在下跟殿主都看上了这符咒,那么只能公平竞争了,拍卖会上的东西从来都是价高者所得,总不能因为殿主是无相殿的人,在下就得割爱吧?”

    寂天被噎得想要爆粗口,什么公平竞争?什么割爱?通通都是借口,你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说起找茬这件事儿,八大世家简直是不遗余力,别说寂天了,无相殿在帝都的分部就没人没被找茬过,明里暗里几次交手,居然吃亏的还是他们无相殿。

    若不是还知道这里是帝都,只怕他们就要忍不住对八大世家下绝杀令了。

    在最初的愤怒过后,这会儿寂天的理智也总算是回来了几分,目光阴沉地盯着十九号厢房,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如此,那就继续。”

    “呵呵,寂天殿主不愧为武殿殿主,这气度就让我等很是佩服。”徐政桓轻声一笑,但这说出来的话,怎么听让人都觉得是讽刺。

    寂天脸庞抽搐了几下,决定不再跟他做口舌之争,将目光从十九号厢房挪开,看向拍卖台,沉声道:“五十五亿!”

    听得寂天的叫价,会场中的人齐齐倒抽一口凉气,这是当真要准备拼财力了吗?

    十九号厢房中的人在听到这个价位后也是神色微变,坐在徐政桓身边的林家家主林鸿飞皱了皱眉,“寂天这是被你给气疯了吗?”

    “你觉得会吗?”徐政桓儒雅的脸庞上噙了一抹嘲讽,冷笑道:“他不过是知道我们不会让他如意,所以想要尽可能的消耗我们的资金而已。”

    “消耗我们的资金?”一旁杨家的家主忍不住皱眉,显然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林鸿飞却是微微一想,冷笑道:“这寂天难怪会成为武殿的殿主,且还生生压了道宣一头,果然是个难缠的。”

    “无相殿的那几个有几个人是傻子!”徐政桓瞥了他一眼,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道:“看来他是更看重最后的那一样拍品,所以这会儿想要尽可能的抬高符咒的价格,让我们即便是拍下了符咒也同样消耗了资金,这样我们就没办法跟他去抢后面的东西。”

    “呸!那寂天老小子可真狡猾。”杨家家主这回算是听懂了,立刻一脸怒色地瞪着十号厢房的方向,道:“那咱们也可以跟着抬高符咒的价格,最后撒手不管,将这些符咒让给他。他不是想要最后那一件拍品吗?我们就非要跟他抢,难道我们八家联手,在资金上还怕了他们不成!”

    杨家家主话音一落,房间里的其他几家家主闻言也是有些意动,然而徐政桓却在微微沉吟片刻后,摇头道:“不行,这符咒我们不能放手,最后一件拍品即便我们有能力拍下来也不能拍。”

    “为什么?”简家家主不解地看向徐政桓问道。

    “若是我猜得不错,那最后一件拍品才是无相殿真正想要的东西。”徐政桓道。

    “那我们就更不能放手了啊。”杨家家主立刻道。

    然而他话音一落,坐在他身边的唐家家主却是沉声道:“政桓说的不错,那最后一件拍品我们不能要,若是要了便是真正的催命符。”

    话落,将身边几人朝自己看来,唐家家主神色凝重地继续道:“如今我们跟无相殿明争暗斗几次,看上去是我们占了上风,其实只不过是我们没有触到他们的逆鳞,所以无相殿总部的人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倘若那最后一件拍品是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那么无相殿就绝不会跟现在这般无所谓了,虽然我们八大世家在帝都有些地位实力,可是你们真的觉得我们现在能跟无相殿硬拼吗?”

    唐家家主的话音一落,房间里的其他人皆是神色一变。

    徐政桓看着众人的神色,缓缓叹了一口气,道:“锦坤说的不错,这就是我刚刚担心的事情。所以最后一件拍品我们就算有能力拍,也不能拍。”

    “那这三张五级符咒呢?”杨家家主皱眉问道。

    “这三张五级符咒决计不能落在无相殿的手中。”徐政桓沉声道,“且不说这五级符咒有价无市,一张五级符咒的威力有多大,你们不是不知道。所以咱们不能去竞拍最后一件拍品,但必须要将这三张五级符咒拿到手中,决计不能落入无相殿的手中。”

    “那也不一定!”林鸿飞双眸一眯,屋内的其他人都朝他看了过来。

    林鸿飞对着众人一笑,方才看着徐政桓道:“你似乎忘了一号厢房中的人。”

    徐政桓一愣,林鸿飞笑了笑,继续道:“刚刚你在跟寂天竞价的时候我就隐隐察觉到那一号厢房的人似乎对无相殿不怎么友好……”

    “怎么说?”简家家主双眼一亮。

    林鸿飞侧头看向一号厢房,若有所思地道:“之前我就隐隐察觉,一号厢房中的人似乎并不是真的想要这三张符咒,而是为了故意抬高符咒的价格。而且在政桓跟寂天对上后,一号厢房就彻底沉默了下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徐政桓闻言眉心一皱,随即双眸亮了亮,看向林鸿飞到:“你的意思是……”

    林鸿飞淡淡一笑,道:“大概就是,所以寂天既然这么想要那三张符咒,给他便是。”

    “给他?!”屋内除了徐政桓和唐锦坤一脸若有所思外,其他几人皆是一惊,“那我们刚刚不是白争了?”

    “怎么会是白争呢?”林鸿飞笑吟吟地看着他们,道:“我们不是将符咒的价格给抬高了吗?既然寂天这么想要,给他也没什么,不过他想要最后一件拍品,只怕不容易了。”

    “我还是没明白。”杨家家主一脸懵地看着林鸿飞,倒是一旁的简家家主似想明白了什么般,哈地一笑,抬手拍向杨家家主的肩头,道:“怎么就忘了那个败家子呢!寂天想要拍下最后一件拍品的确不怎么容易,咱们不能拍,不代表别人不能拍啊。而且将符咒让给寂天还可以消耗他的资金,你们想想…若是他心心念念的东西因为资金不足被别人给拍走了,那会是个什么心情?”

    什么心情?!

    会吐血吧!众人在心里默默地道。

    “呵呵…的确是我刚刚想岔了。”徐政桓呵呵一笑,拿过手边的传话筒,笑意深深地道:“既然要将这符咒让给寂天,但也不能白让啊,他想消耗我们的资金,不如就来看看到底是谁消耗谁!”

    话落,轻轻按住传话筒上的按钮,徐政桓缓缓道:“六十亿!”

    十号厢房内,寂天在听见徐政桓再次叫价后,眼中闪过一抹幽光,跟着再次出价:“七十亿!”

    ‘哗——!’

    会场大厅内的人哗然,刚刚才暴涨五亿,这次居然又暴涨十亿,这次第一楼的拍卖会可当真是有些看头了。

    而在寂天七十亿的天价出现后,十九号厢房却沉默了下来,似乎也是被这七十亿的价格给震慑住了,并开始犹豫到底还跟不跟。

    相比起会场中的暗涌,一号厢房内的轩辕天心却是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收回看向外面会场的目光,心情十分不错地瞥向屋内的众人,因为有了大圣这个听墙角的‘作弊器’,十九号厢房跟十号厢房内的情况,她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你们说那位徐家的家主还会不会继续跟?”

    见轩辕天心问来,春笙摸着鼻子犹豫道:“属下瞧着那位徐家主是铁了心要跟无相殿抢符咒的,七十亿的价格虽然着实高了一些,但是对于联手的八大世家来说并不算什么。”

    “所以你的意思是徐家主会跟了?”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春笙问道。

    春笙很想点头,但看着轩辕天心那一脸的笑容,他又不怎么确定了,想了想后干脆将问题丢回给轩辕天心,道:“小王妃觉得呢?”

    “我觉得这位徐家家主不会再跟。”轩辕天心侧头看向外面,笑吟吟地道:“否则徐家家主一旦再次跟价,寂天就会立刻放弃。”

    话音还未落,外面就传来了徐政桓的淡笑声:“寂天殿主果然好魄力。”

    而寂天在听到徐政桓这句话后就脸色一变,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

    只听徐政桓笑呵呵地道:“都说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寂天殿主如此看重这三道符咒,徐某也只能割爱了。”

    会场众人:“……。”他们以为又能再次听到一次天价呢,怎么徐家家主就这么放弃了?而且听徐家家主话中的意思可没有一点割爱的感觉啊,反而有些像是…坑了一把寂天啊。

    众人正在心中嘀咕的时候,十号厢房内就传出寂天咬牙切齿地声音:“徐政桓,你故意的!”

    此话一落,整个拍卖会场中的人的神色就变得有些微妙了,果然徐家家主是故意坑寂天殿主的啊!

    然而徐政桓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坑了寂天,语气惊讶地道:“寂天殿主这话是何意?徐某见你对这三道符咒势在必得,想要成君子之美,怎么倒成了在下的不是了?”

    放屁的成人之美!

    寂天这回真的是想要爆粗口了!你特么若真有成人之美的心,之前干什么去了?这会儿才想起来成人之美,谁特么需要你的成人之美啊!?

    似察觉到寂天的怒火般,徐政桓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地道:“好吧,徐某承认刚刚的话有些出入,其实…不过是我徐家资金不够了而已,毕竟我徐家的家底可是比不过无相殿,七十亿的天价已经超出了在下的承受范围,所以不得不放弃了。”

    闻言,寂天的呼吸声再次变得粗重了几分。瞪着十九号厢房的目光中杀意弥漫,心中却忍不住在咆哮:你特么鬼扯!你徐家承受不住七十亿的天价,但是你们八家联手难道还承受不住吗?

    但尽管寂天心中再怒得想要杀人,如今徐政桓放弃,那么那三道符咒就只能以七十亿的价格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一掌震碎了身边的一张上好的红木椅,寂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咬牙道:“很好,徐家主的谦让之情,今日本殿主记住了。”

    可惜,徐家家主似乎听不出来寂天话中的深意般,淡然一笑,十分客气地道:“寂天殿主客气了,些许小事儿而已,不用记什么情分的。”

    谁特么跟你客气了!

    “……”寂天脸庞扭曲了一瞬,仿佛吞了苍蝇般的恶心,似一点都不想再跟徐政桓说话了,直接转头看向拍卖台上的苏陌叶,语气不怎么好地问道:“现在可以定拍了吗?”

    苏陌叶看了一场好戏觉得分外满意,所以一点也不在意寂天的语气,笑呵呵地道:“当然可以定拍了,想来这里应该也没人比殿主更阔气的买主了。”

    会场众人:“……”苏管事你真的不是在补刀吗?!

    不着痕迹补了一刀的苏陌叶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做,笑呵呵地朗声宣布:“三道五级符咒由寂天殿主拍得,恭喜!”

    “哈哈哈哈……”

    在苏陌叶话音一落,至少有三个厢房内都响起了笑声。

    焚天谷少主捧着肚子歪在椅子里,一边笑一边揉着肚子,俊朗的脸上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今日这场拍卖会可是来对了,否则本少主就得错过这么一场好戏了。”

    炎鸿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家的少主,提醒道:“少主,就算是幸灾乐祸也不要这么明显啊。”

    幸灾乐祸地某人摆摆手:“反正也没人知道,而且本少主敢说,这里正在幸灾乐祸的可不只是本少主一人。”

    当然不只是他一人,同样在幸灾乐祸的还有十九号厢房内徐政桓等人,和…一号厢房内的轩辕天心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