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3:獠牙,给你找个娱乐节目如何?

正文 063:獠牙,给你找个娱乐节目如何?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比起无相殿这边的怒火,焚天谷的人却是十足的看了一场好戏,炎家三兄弟瞧着外面不断上升的天价,咋舌道:“这些家伙们都是疯了吗?!”

    “他们可没疯。”焚天谷少主呵呵一笑,斜眼看向说话的炎莽,道:“三张五级符咒啊,若不是咱们身上的钱不够,本少主也绝对不会放过的。”

    “的确如此。”炎鸿闻言点头,道:“五级符咒本就很是稀罕,其威力又极为恐怖,这样的东西若是落入对手的手中,只怕会寝食难安。”话落,炎鸿侧头看向身边的俊美青年,沉声道:“少主,哪怕我们得不到这三张五级符咒,它们也决计不能落入摘星阁和罗刹门的手中。”

    “放心。”俊美青年淡淡一笑,神色却不怎么在意地道:“别说摘星阁和罗刹门,哪怕是整个北域都没人能够抢到这三张符咒。若是本少主没猜错的话,如今跟无相殿的人在争抢的势力正是帝都中的八大世家,这三张五级符咒不出意外的话也只能落在这两方的其中一方的手里。”

    “少主,也不见得吧。”炎莽皱了皱眉,指着一号厢房的方向,道:“那边的家伙好像对符咒也是势在必得样子,属下倒是觉得那三张符咒很有可能会落入那败家子的手中。”

    “呵……”哪知炎莽话音一落,焚天谷少主却是低低一笑,细长的眼眸中有着什么一闪而过,道:“无相殿的那些家伙是身在局中看不清楚罢了,为了那三张五级符咒都争红了眼睛。”

    “少主是什么意思?”炎家老二炎峰眸光一动,偏头看向外面,若有所思地道:“那一号厢房中的人……”

    “做了个局而已。”焚天谷少主摇头笑道,“正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拍得那三张符咒,所以本少主也看得比那些家伙清楚一些。一号厢房中的人啊…若说他们是在争抢这三张符咒,倒不如说是在故意哄抬价格。”

    “故意哄抬价格?!”炎家老大和老三闻言一惊,焚天谷少主含笑瞥了二人一眼,淡淡道:“你们没发现么?一号厢房中的人,他们每次出价的时间都是恰到好处。而且…以之前竞拍火神之怒时的做法来看,你们不觉得那人太悠闲了一点吗?”

    炎莽皱着眉头有些没听懂,但炎鸿却是垂眸若有所思,半晌后,炎鸿猛地一抬头,道:“确实如此!若一号厢房的那人当真是想要拍下那三张符咒,只怕从一开始他就会猛地太高价格,然后一鼓作气压倒会场中想要竞价的所有人。”正如同竞拍火神之怒那般,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慢悠悠地跟人争。

    “可…那一号厢房中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啊?”炎莽不解地看着自家大哥和少主道。

    一旁炎峰呵呵一笑,语气中有些幸灾乐祸:“为了坑人呗!看来第一楼拿出来的那三张五级符咒跟一号厢房中的人是脱不了干系了。除了符咒的原主人,我实在想不到他们故意哄抬价格能有什么好处!”

    话已经说得如此明白了,哪怕是一直不怎么爱用脑子的炎莽都听明白了。

    炎莽眼睛有些抽搐,看着一号厢房的方向,抽着嘴角地道:“这样会不会太无耻了些?”

    “不管是不是太无耻,左右跟咱们也没什么干系。”焚天谷少主轻声一笑,看得出此时他的心情十分的美妙,“如今本少主倒是十分好奇那一号厢房中的人到底是谁了……”

    一号厢房内

    轩辕天心身心舒畅地趴在桌子上,笑吟吟地看着外面会场中的情况,她那一双狭长的眸子里若是仔细去看的话,就能发现有着不少金光在流转。

    钱啊…外面那些叫出的价格都会变成她的钱啊!

    在心中啪啪打着算盘的同时,意识海中的大圣却是有了动静,只见大圣嗤了一声,语气有些悠远地提醒道:“丫头,对面十号厢房里有人出去了。”

    轩辕天心眼中的笑意一收,不动声色地心中问道:“大圣怎么知道的?”这厢房可是用特殊材质打造出来的,为的就是保密,十号厢房隔了那么远,大圣又在自己的意识海中,怎么会知道十号厢房的动静?

    似知道轩辕天心在疑惑什么般,大圣嗤地一笑,哼道:“这里所有厢房中的动静都瞒不过本大圣。”

    “哦?”轩辕天心挑了挑眉,沉默了一瞬,突然问道:“大圣下午那会儿带着獠牙和金翅去了哪里?”

    “嘿嘿!”听得轩辕天心这么一问,大圣立刻嘿嘿笑了起来,语气中有了一丝得意地道:“就知道瞒不过你这小丫头。下午那会儿本大圣就来过这里了,以本大圣的聪明哪里会不留下点后手呢……”

    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亮,大圣继续道:“本大圣在那些厢房中留了点旁人无法察觉到的东西,只要本大圣分点心神出来,便可以将那些厢房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难怪!”轩辕天心恍然一笑,“难怪从拍卖会开始后大圣就一直没有出声过,原来是听墙角去了啊……”

    听墙角这么不君子的话直接大圣略过,呲牙哼道:“那十号厢房里坐着的可是无相殿的人,你就不想知道无相殿的人中途出去了一个是去干什么了吗?”

    轩辕天心眼珠子一转,不确定地问道:“没钱了?”

    “哟!不愧是本大圣的小徒弟,这聪明劲儿跟本大圣简直是一模一样啊。”大圣夸人的同时还不忘亏了自己,嘿嘿笑道:“无相殿的那些家伙心可大着呢,不仅是想要拍下你的符咒,连最后的优昙华也想要拍到手。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手中的钱不够,如今正叫人回去调动资金去了。”

    轩辕天心闻言沉吟片刻,道:“资金不够?想来应该是最后拍下优昙华的资金不够了吧……”抬眼看向外面,目光幽幽地盯住十号厢房,眼底有着幽光在闪烁。

    大圣摸着下巴问道:“你又想干什么?”

    “天赐良机,若是不干点什么,似乎有些对不住他们呢。”轩辕天心勾唇一笑,意味深长地道:“无相殿的人也太贪心了,符咒跟优昙华两样都想要,他们也不怕被撑死么?我觉得将符咒给他们也没什么,但是优昙华就别想了吧。”

    大圣闻言挑眉,轩辕天心垂眸敛下眸底的幽光,突然坐起了身子,转头看向角落里的獠牙。

    獠牙被她突然看来给看得有些莫名,屋内的其他人也是一脸雾水地看着她。

    轩辕天心盯着獠牙看了半晌,突然笑道:“獠牙,你在这里是不是有些无聊啊?”

    獠牙:“……”的确是有些无聊,但是他却不晓得她怎么会突然关心起自己无不无聊来了。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他,继续道:“给你找个娱乐节目如何?”

    獠牙双眸微眯,瞧着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心中一动,问道:“什么娱乐节目?”

    “对面十号厢房有人出去了。”轩辕天心抬手指了指对面,笑容可掬地道:“听说是因为资金不够想要回去调动资金,獠牙…你也知道我对于最后的那件拍品有多看重,你觉得咱们能不能让他们调动资金回来跟我抢宝贝呢?”

    獠牙闻言一脸的黑线,但在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目光中,他只能摇头,道:“不能让人回来。”

    “很好!”轩辕天心笑得越发亲和,道:“那你去跟那个人玩一玩如何?不用玩太久,只要等到拍卖会结束就行。”

    獠牙立刻起身,“可以。”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又回头问道:“那人是谁?”让他去找人玩,总得告诉跟自己玩的人是谁吧?

    轩辕天心眯眼一笑,笑得分外的无害,道:“无相殿的人,刚刚才出去,应该还没有走远,你可不要认错了人。”

    獠牙沉默点头,抬步就走,在他快要关上房门的瞬间,便听得轩辕天心又笑吟吟地补充了一句。

    “这里是帝都,动静小点……”

    “嗯。”獠牙低低应了一声,然后将房间门一关,头也不回地走了。

    直到獠牙走后,房间里其他人才纷纷回过神来,春笙本就活泼好动,更是忍不住问道:“小王妃,您怎么知道十号厢房里的人出去了?又是怎么知道十号厢房里的人是无相殿的人呢?”

    “秘密。”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瞥了他一眼,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你让獠牙去跟那人玩……”天老笑看着她,问道:“可知道出去的那人是谁?”

    “知道。”轩辕天心含笑点头,道:“似乎是叫什么靳雍。”

    “靳雍?!”

    烈重渊和燕君折神色有些茫然,但皇倾澜嘴角却是一抽,“靳雍如今可是修武堂的新任堂主。”

    修武堂……

    轩辕天心眸光一闪,这个名字她可是太熟悉了,当初那位死在古墓遗迹中的空涧似乎就是修武堂的堂主啊。

    “这么快就有了新堂主了吗?”轩辕天心眯了眯眼,随即笑得有些不怀好意,道:“修武堂今年或许有些走背运,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好的人选再上位呢……”

    屋内其他人闻言后齐齐心尖儿一跳,看着笑意深深的轩辕天心,众人在心中不厚道地想着该不会她想对那位刚刚新上任的修武堂堂主下杀手吧?!

    皇倾澜有些胆战心惊地瞧着轩辕天心,声音有些不稳地问道:“弟妹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轩辕天心耸了耸肩,淡然道:“只是有些担心獠牙出手不知道轻重,毕竟獠牙的本性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嗜血的。”

    看着轩辕天心如此淡然的模样,屋内其他人忍不住嘴角抽搐,他们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她哪里有担心啊。

    “希望那位新上任的修武堂堂主的实力能比前任堂主的实力更强些,或者说他的抗打击能力要强些。”轩辕天心眨着眼睛道。

    “靳雍的实力或许没有当初的空涧强啊……”皇倾澜声音有些发虚地道。

    “这样啊?”轩辕天心诧了一诧,在皇倾澜古怪的目光中,无奈地一摊手,不怎么负责任地道:“那就只能希望城中的禁卫军或者是无相殿的人能感知敏锐一些,可以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动静,说不定在獠牙发现有别人靠近的时候,他会收手。”

    屋内众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同情那位新上任的修武堂堂主。

    不过同情归同情,可心里那一丝诡异的心灾乐祸又是怎么回事儿?

    皇倾澜摸着鼻子将目光投向外面的会场,随即他目光一凝,疑惑地道:“外面这是……”

    众人齐齐将目光朝外面看去,只见此时的会场中似乎气氛有些古怪。而会场大厅中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却没有将目光看着台上,而是分别看向了十号厢房和十九号厢房。

    “四十六亿!”十号厢房中的寂天脸色阴沉,自传话筒里传出的叫价声中也是有了明显的怒火。

    然而在他的话音一落,十九号厢房里也是立刻传来跟价的声,“四十七亿!”

    嘶……

    这是一亿一亿的叫价,杠上了啊!

    可不就是扛上了么!在轩辕天心跟皇倾澜他们说话的空档里,十号厢房的人就跟十九号厢房的人彻底扛上了。

    连同之前也在竞争的人都是纷纷熄了火,不管是抱着什么心思,都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不过这个热闹有人看得幸灾乐祸,同样也有人看得十分的激动愉悦。

    比如拍卖台上的苏陌叶,他就看得十分的激动愉悦,特别是当符咒的价格一路往上飙升后,他眼中的愉悦之色就更浓了。

    但很显然的是,十号厢房里的寂天却是没有一点愉悦,他目光阴沉得就跟要杀人似的,若不是还有着一分理智,只怕他都想要冲到十九号厢房里去大开杀戒了。

    可他心里想要大开杀戒,却也只能想想而已,所以当听到十九号厢房里的人再次叫价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喊道:“四十八亿!”

    很显然,十九号厢房中的人是一点都不惧这个天价,再次跟价:“四十九亿。”比起寂天的怒火中烧,十九号厢房中的人似乎一点都不怒,不仅不怒,语气中还带了一丝悠闲。

    一号厢房里的人看得是齐齐咋舌,烈重渊更是摇着头对轩辕天心叹道:“这十九号厢房里的人是谁啊?居然比你还财大气粗。”

    轩辕天心闻言呵呵一笑,“八大世家的人,能不财大气粗么!”

    “居然是八大世家的人?”烈重渊眉峰一扬,继续咋舌:“是八大世家中的哪一家啊?”

    “你认为八大世家中有哪一家能随随便便拿出这种天价?”轩辕天心斜睨了他一眼,笑着哼道:“分明是八家一起联手了啊……”

    “嘶!”烈重渊倒抽一口凉气,随即有些幸灾乐祸地道:“这是联手对抗无相殿了么?也不知道八大世家跟无相殿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轩辕天心瞥了他一眼,烈重渊立刻摸着鼻子呵呵一笑,不说话了。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八大世家在雁门关被无相殿暗中下杀手,死伤了那么多人,这件事儿当时可在帝都中传开了。虽然无相殿的人打死不承认,说是有人陷害他们,可是人家林家长老林东阳却是亲眼所见,更是带着重伤死里逃生地跑回来报信的。

    “的确是仇深似海。”烈重渊嘿嘿笑道,然而他却没有发现,春夏秋冬四人的神色皆是有着一丝古怪的变化。

    仇深似海是不错,不过却找错了仇人啊,当初雁门关上对八大世家暗中出手的人可是他们家的那位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