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1:倒数第二件拍品

正文 061:倒数第二件拍品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二十亿!?

    拍卖会才进行到一半,居然就出现了二十亿的天价,这特么简直是在开玩笑啊!

    会场中的人都是一脸木然地看着一号厢房,心里却全部在咆哮,你特么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还不管谁再出价都多加一个亿?你当那钱是石头吗?

    而一号厢房内,在轩辕天心喊出二十亿的价格后,一屋子的人早就纷纷傻了。

    皇倾澜有些哆嗦地看着一脸霸气的轩辕天心,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就算出十五亿,他们或许就不会再跟了,又何必出价到二十亿?”

    “太麻烦了。”轩辕天心摇了摇头,然后回身看向他,道:“十三号厢房里的人对于火神之怒也是志在必得,若是不先在价格上压倒她,只怕她还会卯足了劲儿一直跟,到时候跟红了眼,还指不定会给出多的来。”

    “那你也不用说出谁再跟价都多给一个亿的话啊。”烈重渊也是颤巍巍地看着她道。

    “我不过是想要告诉他们,我对于火神之怒的决心而已。”轩辕天心耸了耸肩,然后再次回身看向外面,眯眼道:“再说了,即便我说了那样的话,你觉得那些家伙有几人会真的相信?”

    “怎么说?”春笙好奇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他们为什么不相信?”

    轩辕天心勾唇似恶劣地一笑,道:“他们怕被我给坑了啊,万一我只是说说而已,万一他们再更价,而我却来一句不要了呢?”

    “额!”春笙嘴角一抽,屋内的其他人也是眼皮子跳了跳,轩辕天心再次侧头看向他们,笑眯眯地道:“他们最主要的目标应该是后面的东西,若是在中途就被耗去了大半的财力,那他们还拿什么去争后面的宝贝?万一我就是故意耍了一个阴谋或者是阳谋呢?目的就是为了耗尽他们的财力,你觉得那些家伙敢再跟吗?”

    都说擅长阴谋的人就会看什么都觉得有阴谋,轩辕天心这番分析是一点错都没有,那些厢房中的人在二十亿的天价上,终于齐齐熄火。

    他们是真的不敢再堵,万一被耍了就有些得不偿失了,而且二十亿的价格已经大大超过了火神之怒的价值!

    可沉默中的人却没有十三号厢房内的那位摘星阁圣女,此时这位圣女已经双眸快要喷出火来了,一个上好的茶盏再次被摔碎。

    “混蛋!一号厢房中的家伙是故意的!”

    看着盛怒中的圣女阁下,厢房内的其他侍女们却是有些焦急,“圣女,就算那家伙是故意的,我们也不能再跟了。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火神之怒的价值,即便被我们拍到了,只怕回去后也不好向阁主交代。”

    “闭嘴!”目光阴冷地瞪了一眼说话之人,女子咬了咬牙,脸上全是不甘之色,但即便她再不甘心,却也是不敢真的再跟价。

    “给我查!”怒气不减反增,回身坐下后,咬牙切齿地道:“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将一号厢房中的人给本圣女查出来,若是查不出来就去查火神之怒最后会在谁的手中,一旦被我查到,我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家伙!”

    话虽如此说,但这些侍女们也知道这代表了圣女阁下已经放弃了再去争夺火神之怒的想法,不由地送了一口气,道:“是,属下等一定会将那人找出来。”

    “有意思!”比起摘星阁这边,焚天谷的厢房内的气氛却是十分的不错,焚天谷少主笑吟吟地看着一号厢房的方向,若有所思地道:“也不知道那一号厢房内中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财大气粗,只怕这场拍卖会到得后面会更精彩了。”

    闻言,炎家老二呵呵一笑,似有些心灾乐祸地道:“左右也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但突然跑出来这么一个财大气粗的家伙,只怕有些人得着急了。”

    可不是着急了么!

    出了这么一个把钱不当回事儿的败家子,万一待到最后那最宝贝的东西出来了,这败家子一个脑抽又来个天价怎么办?!

    不管轩辕天心待会儿会不会真的脑抽,反正此刻台上的苏陌叶倒是真的有些抽了。

    苏陌叶压根就没有想到轩辕天心居然会如此霸气,硬生生地将火神之怒的价格给提升了一倍啊!

    二十亿的天价出现后,会场内的所有人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苏陌叶抽着嘴角在环视了四周一圈后,似确定了没人再跟价了般,清了清嗓子,努力保持声音平静地道:“可还有再跟价的吗?若是没有的话,这火神之怒将归属于一号厢房的客人了。”

    话落,会场内还是沉默。

    苏陌叶并没有什么意外,在等了一小会儿后,一锤定音地道:“火神之怒最后的竞拍价格为二十亿,恭喜一号厢房内的朋友,它是属于您的了。”

    在苏陌叶一锤定音后,厢房内的轩辕天心也似松了口气,在听到她这口气儿松了后,天老倒是一笑,看着她道:“还以为你这丫头不紧张呢,原来还是有些紧张的啊。”

    “我是有钱任性,但却不是人傻钱多。”轩辕天心回去坐好,灌了一口茶水,道:“虽然之前我对自己的分析有着信心,但却不敢保证那十三号厢房内的人会不会脑子一热再次跟价,或者说是某个家伙从中作梗故意哄抬价格,那我岂不是亏大了?”说着,她伸手拍了拍胸口,笑道:“幸好并没有出现那种故意使坏哄抬价格的人,否则我真的会有将人捏死的冲动。”

    “如今你想要的东西到手了,倒也是可以安心看热闹了。”皇倾澜听了她的话后忍不住一笑,哪知轩辕天心却是摇了摇头,道:“现在安心还太早了些,我要的东西可不止是火神之怒。”

    “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天老和皇倾澜齐齐眼皮子一跳,看着她,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轩辕天心看了二人一眼,淡然道:“还有一样,不过比起火神之怒来,只怕那一样东西更不好抢!”

    “……”天老和皇倾澜一脸木然地看着轩辕天心,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着神色木然的二人,轩辕天心笑了笑,眼中掠过一丝幽光,再道:“不过…应该能抢到手。”

    ……

    ……

    经过火神之怒之后,拍卖会依旧继续,但所有人关注的一号厢房里却再也没有传出摇铃声。

    直到台上再一次出现金牌鉴宝师后,会场里的气氛又变得汹涌起来。而且在场的众人还发现,台上那位一直笑眯眯的苏管事也在这一刻,神色变得无比的严肃和认真。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外面,特别是她目光扫过那位金牌鉴宝师手中捧着的托盘后,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指尖轻轻扣着桌面,轩辕天心侧头看向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突然问道:“两位学长当初跟着出来不就是为了这次的拍卖会吗?如今拍卖会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为何二位却一直没有出手?”

    燕君折闻言只是笑了笑,而烈重渊却是抬手摸了摸鼻子,看著她道:“原本是想要出手的,不过想了想,我觉得坐在这里看戏就好。”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看戏?烈学长当初为了能出内院,可是付出了大价钱,虽然我还并没有让学长付这个‘价钱’,但从学长当初的神色来看,可不是为了来看戏的啊。”

    烈重渊闻言咳了一咳,干巴巴地道:“现在突然想看戏了不行吗?”

    “行,当然行。”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点点头道:“我还以为学长看上的东西跟我是同一个呢。”

    “……”烈重渊一脸木然地看着她,干巴巴地道:“你想多了,我脑子又没抽,跑去跟你抢有意思么!”

    轩辕天心闻言笑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诚恳道:“的确没意思,毕竟我若跟学长你争抢起来,那就有点不大好看了。”

    烈重渊嘴角扯了扯,然后撇过头不看她了。

    燕君折瞧着吃瘪的烈重渊,突然笑了出来,然后看向轩辕天心,笑道:“小丫头别打机锋了,都是自己人,这么拐弯抹角的可是很伤感情的。”

    轩辕天心含笑看向燕君折,后者再次一笑,道:“你没猜错,我们之前的确没有说实话,也的确是为了最后一件东西而来的。不过中午那会儿重渊就已经放弃了,本来也是为了好奇,知道你想要后,重渊哪里还会同你争。”

    闻言,轩辕天心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她就说嘛,当初这两位为了能从内院出来参加拍卖会可很是急切的。但拍卖会都已经到了最后了,也没见他们二人出手,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不过……

    看着烈重渊的侧脸,轩辕天心眼中的笑意收敛了几分,脸上的神色也是跟着认真了一些,问道:“真的只是因为好奇?而不是有其他的用处?”

    燕君折闻言点头,烈重渊也转头看来,认真道:“真是为了好奇。”

    “那就好。”轩辕天心再次笑了,看着二人道:“燕学长也说过,咱们是自己人,虽然我对那东西势在必得,但若是你们拿它有其他的用处,我并不会说什么。”

    瞧她说的认真,烈重渊有些无奈地一摊手,道:“真是为了好奇,本来在得知你想要后我就跟君折已经放弃了,况且就算不是为了你放弃的,那玩意儿一旦争夺起来,我们也是争不到的。”

    “既然是为了好奇,那么等拍下来后可以先让两位学长研究研究。”轩辕天心笑道。

    “当真?”烈重渊闻言双眼一亮,赶紧道:“那可说好了啊,我就瞧瞧。”

    “嗯,说好了。”轩辕天心点头。

    烈重渊神色顿时展开,往椅子一靠,笑道:“那我也没算白来了,当初我得到消息时还跑去和君折研究过,其实我们之前也没有任何的把握,若是你能拍下来让我们看看,我们就很满意了。”

    三人说得云里雾里的,屋内的其他人更是听得一头雾水,直到三人不再说什么,皇倾澜才好奇地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轩辕天心心情颇好地看了他一眼,道:“在说最后一件拍品。”

    “最后的拍品?”天老和皇倾澜闻言一愣,如今拍卖会已经接近尾声,那本物品清单上的东西几乎已经全部都出现了,只剩下最后一件……

    皇倾澜拿过册子快速翻开,然后指着册子上描绘的优昙华,问道:“你想要的就是这朵花?”说完,他眉心一皱,道:“不过这朵花倒是有些稀罕,至少我是从来没有见过。”

    天老垂眸看了一眼,道:“老夫也没见过,但这朵花却是……”抬眸看向轩辕天心。

    似知道天老想要说什么般,轩辕天心点点头,道:“的确是,所以最后会跟我争夺的人是无相殿。”

    天老皱了皱眉,似想要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皇倾澜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会场外,道:“那么接下来的拍品就是这朵花了?”

    “当然不是。”轩辕天心笑瞥了他一眼。皇倾澜挑眉:“不是?这已经是册子上最后的一件拍品了?”

    闻言,轩辕天心一摊手,道:“那是因为中途还加了一件拍品进去,只不过没有计入拍品清单而已。”

    正说着呢,外面台上的苏陌叶已经一把揭开了托盘上的红色锦布,看着会场中的人,沉声道:“这是本次拍卖会的倒数第二件拍品,即便是我第一楼也是很少能拿出这样东西来。”

    金牌鉴宝师捧着托盘往前上了两步,苏陌叶朗声道:“五级符咒,由第一楼数名金牌鉴宝师共同鉴定,这三张五级符咒即便是在五级当中也是上上品。”

    ‘哗——!’

    当听到是五级符咒后,场中的所有人皆是哗然,连同四周的厢房里,也是不少人豁然起身,快步走到落地窗前,目光死死盯住那托盘上的符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