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60:哪里来的败家子

正文 060:哪里来的败家子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厢房里似乎安静了片刻,皇倾澜和天老瞪大了眼睛盯着轩辕天心,他们还真不知道有这一出。

    然而转头看了看角落里神色有些扭曲的獠牙,皇倾澜的眼皮子登时跳了几跳。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万兽峡谷中能用族王相称的只有四位,而虎啸这个名字,似乎就是四王其中之一,也恰好跟角落里的那位獠牙族王是多年的兄弟……

    皇倾澜就有些好奇了,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做到即将虎啸给宰了后,又能将獠牙给带在身边的?而且就算如今獠牙跟了你,但你当着人家獠牙族王的面上说将虎啸的妖丹给拿去制了符,这样真的合适吗?

    不管合适不合适,獠牙族王在面色扭曲了片刻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居然就这么淡定或者说麻木了。

    皇倾澜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转回了头,他觉得有些同情起来。

    然而天老却在呆滞过后将重点放在了五级符咒上,一双老眼放了光似的盯住轩辕天心,颤着声音问道:“你说你炼制了五级符咒?五级?”

    轩辕天心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点头:“是啊,怎么了?”

    “丫头你还是灵符师?”天老的声音突然拔高了几分,让得皇倾澜也是豁然醒悟,然后目光死死地盯住轩辕天心。

    瞧得二人的反应,轩辕天心眨眨眼,奇怪问道:“你们不知道?”

    他们知道个屁啊!

    皇倾澜看着她无辜的表情都想要爆粗口了,你压根就没跟我们说过!

    “好吧。”轩辕天心看懂了二人的神色,她的确没有说过,但是秋棠他们都知道啊,她就以为这二位也知道了,原来秋棠他们压根就没说过啊。

    摸了摸鼻子,轩辕天心笑容可掬地道:“你们现在不就知道了么。”

    皇倾澜:“……”

    天老:“……”

    好敷衍的态度。

    敷衍的轩辕天心转头不看二人,目光认真地看向外面会场中,正色道:“专心点,有人要忍不住出手了。”

    这种转移话题的行为,让得皇倾澜立马觉得嗓子眼儿里堵了一口气,上不去也落不下。

    当即便如此,皇倾澜二人也只能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种快要爆血管的冲动给努力压下去。他们终于有些懂了刚刚獠牙的那种感受了,不过现在终究不是继续讨论符师的问题,所以在稳住了情绪后,皇倾澜跟天老二人也只能跟着看向了外面会场。

    此时外面会场的情况已经完全被点燃,而那火神之怒的价格已经过亿了,一亿金龙币的价格已经不是那些普通世家能够承受得起的了,所以会场大厅中的人已经渐渐沉默了下来,但四周那些安静的厢房内却响起了摇铃声。

    “一亿两千万!”十号厢房中传出叫价声。

    紧跟着对面的五号厢房里立刻跟着响起摇铃声,并传来叫价:“一亿三千万!”

    “哈!”加价声一落,二号厢房内便传出了嗤笑声,经过特殊处理的诡异声音响起:“一千万的往上加有什么意义?既然这火神之怒如此被人惦记,不如来个大点的如何?一亿八千万!”

    ‘嘶——!’

    会场大厅里的人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次性加价五千万,这是不把钱当一回事儿了吧?

    这二号厢房内的到底是什么人?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哼!”轻哼声响起,之前叫价的五号厢房里传来嘲讽声,“一次五千五也算大手笔?这位朋友是不是也太小家子气了些?两亿八千万!”

    “呵呵……”

    两亿八千万的价格还未落,十三号厢房内便传来轻笑声,虽然这笑声也是经过了特殊处理,但是也不难让人听出这笑出声的人是个女人。“能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朋友都是阔气的,瞧着你们争得如此激烈,那奴家也来凑个热闹好了,不过奴家可没有这位朋友阔气,所以…三亿五千万!”

    如此婉转娇俏的语气,若是没有经过特殊处理,大概还很是动听惑人,但经过了特殊处理的声音却有些不大悦耳了,特别还被说得这么娇滴滴的,那种感觉就跟公鸭嗓子被人死死捏住了般,别说是悦耳了,还十分的让人毛骨悚然。

    轩辕天心打了一个哆嗦,并用手快速地在自己的双臂上用力地来回搓了搓,不仅是她,房间里的其他人也同样是打个一个哆嗦,显然都是被这声音给吓到了。

    哆嗦着的轩辕天心一把拿过桌子上的传声筒,一边嘀咕着什么一边按下了传声筒上的按钮:“四亿!”

    台上,苏陌叶有些僵硬的脸上神色一动,目光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轩辕天心所在的厢房,心道:那丫头果然坐不住了。

    “四亿五千万!”二号厢房内再次传出叫价声。

    “五亿!”紧跟着十三号厢房内再次传来那种让人受不了的声音。

    “五亿五千万!”十号厢房跟着再次出价。

    轩辕天心眯着眼睛将几个厢房一一扫过,一手握着传话筒,一手指尖轻轻扣着桌面,玩味道:“这是准备五千万的叫了吗?”

    听得她的话,一旁天老倒是颇有些了然地道:“将价格提上来后就会平稳跟价,拍卖场中的老把戏了。不过这火神之怒虽然不亚于神器,但终究不是神器,并且又有着属性限制,价格顶了天便在十个亿,再多就要亏了。”

    “这样?”轩辕天心挑了挑眉,此时二号厢房中的人已经叫价到了六亿五千万。

    轩辕天心眸底闪了闪,按下了传话筒上的按钮:“十亿!”

    ‘嗡——!’

    会场大厅的人哗然,目光看向最角落里那个编号为一的厢房,咋舌暗道:这才是大手笔啊!一次性涨了三亿五千万!

    不仅是大厅中的这些人,就连四周厢房里的人都是神色一变。

    “殿主,那火神之怒若是超过十亿,即便我们买来也是亏了。”十号厢房中,修武堂堂主靳雍神色阴沉地看向身旁的寂天,道:“而且我们的预算并不是很多,若是再争下去,后面的东西或许就会拱手让人。”

    寂天闻言眸光一闪,脸上的神色也是有些不好看,看着一号厢房的方向,阴沉道:“那一号厢房从来都是第一楼内用的,什么时候可以拿给别人用了?”

    似听明白了寂天的话般,靳雍立刻道:“属下立刻命人去查。”

    “不必!”寂天摇头,沉吟片刻道:“既然第一楼能将一号厢房让出来,那就说明我们根本查不到任何东西。”

    话落,目光微移,看向十三号厢房和五号厢房,冷声一笑,道:“让他们去争,左右那火神之怒并不是我们要的东西,让那些家伙先消耗财力,这样对于后面的竞拍也有利于我们。”

    “是!”靳雍点点头,再次安静地坐了回去。

    与此同时,十三号厢房内却响起了茶盏被摔碎的声音。

    一名身穿紫色纱裙面容妖艳的女子愤怒起身,一双勾人眼眸中尽是怒火地盯着一号厢房,咬牙切齿地道:“那一号厢房的人是谁?”

    “圣女息怒,第一楼对于客人的*很是保密,属下等人根本就查不出什么。”身后几名侍女模样的女子纷纷吓得跪在地下,道:“而且这里是帝都,并不是我们北域,我们摘星阁在这里的势力……”

    紫衣女子目光阴冷地扫了一眼说话的侍女,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似努力压制了心底的怒火,咬牙道:“那火神之怒正是适合本圣女的法器,若是错过了这一次,只怕再想要找到合适的就难如登天了。”

    “可是圣女,阁主的意思是让我们拍最后的……”一名侍女急声道。

    然而她话未说完,便被紫衣女子挥手打断,冷声喝道:“阁主不过是叫我们尽力,你觉得那东西我们能拍到吗?别说无相殿的人虎视眈眈,其中还有两个跟我们摘星阁作对的对头!”话落,目光阴沉地从一号厢房挪开,转而盯住了二号厢房跟五号厢房。

    半晌,紫衣女子再次冷声一笑,“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争!”话落,拿过手边的传话筒,狠狠按住按钮:“十亿五千万!”

    “哈!”五号厢房里响起嗤笑声,若是轩辕天心在此,就会立刻认出这厢房里居然还是几个熟人。

    炎莽笑吟吟地盯着十三号厢房,然后撇头看向自己身边的炎峰,道:“那骚娘们儿被气疯了吧?”

    “老三!”炎鸿似警告般地瞪了炎莽一眼,然后转头看向主坐上的一名俊美青年,恭敬道:“少主,咱们如今怎么办?”

    “唔…老头子不过让本少主来看看热闹的,既然是看热闹嘛,那就不嫌事儿大不是。”俊美青年微微一笑,细长的双眸盯住十三号厢房,道:“摘星阁的圣女似乎很想要那火神之怒呢,但是一号厢房中的人显然也不会放弃,不如咱们也来加把火?”说着,抬手一招,桌子上的传话筒便轻飘飘地落在了他的手中,按住上面的按钮,懒洋洋地道:“十一亿!”

    炎鸿看着再次加价的少主,眉峰微微一皱。

    “炎鸿,你不赞同?”虽然只是微微的变化,但依然被俊美青年给察觉。

    炎鸿将神色一正,恭敬道:“也不是不赞同,属下知道少主是想要打压摘星阁,但是那一号厢房中的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身份,可是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谷主让我们来帝都,参加拍卖会只是其次,主要还是因为……”

    “本少主知道。”俊美青年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将传话筒丢给了身后的随从,笑道:“不可是加了一把火而已,后面他们想怎么争就怎么争。”

    瞧得自家少主那笑吟吟的模样,炎家三兄弟齐齐在心中擦汗,少主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哼!”二号厢房内传来冷哼声,随即跟着再次传出叫价声,“十二亿!”

    “呵呵。”梵天谷少主闻言笑了,侧头看向身边的炎鸿,道:“你们还说摘星阁的人疯了,本少主瞧着这罗刹门的人似乎也快疯了啊。”

    “罗刹门不过是无相殿的一条狗,他们跟价或许也是为了讨好无相殿的意思。”炎家老二嗤笑了一声,目光若有若无地看向十号厢房的方向。

    梵天谷少主闻言挑了挑眉,在椅子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用手撑着下巴,道:“那也得看他们的钱够不够,本少主觉得那一号厢房中的人不会罢休呢。”

    果然,他话音一落,沉默片刻的一号厢房内再次传来令所有人倒抽凉气的声音。

    “二十亿!”

    轩辕天心此时已经站了起来,轻轻贴近落地窗,目光中有着势在必得的光芒,嚣张而霸气十足的道:“但凡跟价的人,我都多加一个亿!”

    ‘哗——!’

    全场哗然,目光或震惊、或呆滞地看着一号厢房,齐齐在心里想着这到底是哪里来的败家子!?

    ------题外话------

    昨天做理疗去了,原本想着今天双更的,结果今天状态不佳……(顶锅盖爬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