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7:拍卖会开始

正文 057:拍卖会开始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是夜,正是华灯初上时。

    第一楼中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入,楼下大厅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也不知道下午那会儿獠牙被大圣指示着去哪里玩了,回来时那一双眼睛里还有着意犹未尽的神色。而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也非常的守时,说是拍卖会开始前回来,还真踩着点回来的。

    一屋子人都回来了齐了,轩辕天心也不啰嗦,招呼上众人就准备去拍卖场。

    一行人刚刚一出门,走道尽头就看见一名年轻侍者匆匆快步而来,待到走道众人近前,年轻侍者朝轩辕天心恭敬地抱拳一礼,道:“小王妃,苏大人命小人来带各位前去拍卖场,您的厢房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有劳苏大人费心了。”轩辕天心点点头,然后由这名年轻侍者领着,一行人前往二楼的拍卖场。

    似乎是苏陌叶特意嘱咐过,这名年轻侍者并没有带着轩辕天心一行人从二楼的拍卖场正门进入,而是由第一楼内部的专用通道进入了拍卖场。

    偌大的二楼全部被改成了拍卖场,除去场内设有座位,四周更是有着数十个不同的厢房,且这些厢房的保密性很好,所有厢房的正墙皆是有材质特殊的晶石打造,除了厢房内的人可以看清外面,然而外面的人却无法看见厢房内的情况。

    这种厢房都是为一些身份尊贵或特殊的人准备,除了有保密性质,也带有一定的安全性。

    苏陌叶为轩辕天心准备的这间厢房是第一楼内部使用的,其空间也是所有厢房中最大的,所以轩辕天心在进入厢房后,还是被这个厢房的规模给惊了一下。

    年轻侍者引着众人落了座,并端上来了早就准备好的瓜果茶点,方才微微一笑,道:“小王妃,拍卖会即将开始,这次拍卖会将会有苏大人亲自主持,所以大人他或许就不能来这里了,还请小王妃见谅。”

    “无妨。”轩辕天心拿给桌上的黑色册子,笑道:“我们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你也不必候在这里。”

    “行。”年轻侍者笑了笑,道:“这桌上有两个铜铃,绑了红线的是拍卖叫价的,而绑了蓝线的是厢房专用的。若是小王妃待会儿有什么需要,可以摇一摇绑有蓝线的铃铛,外面的人是听不见铃声的,但我们却能听见。”

    轩辕天心侧头看向桌上的两支铜铃,点了点头,道:“好,我记住了。”

    “那小人就告退了,希望待会儿的拍卖会能让小王妃满意。”年轻侍者再次抱拳礼了礼,然后准备退出厢房。

    只不过他才刚刚开门退到门口,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先是一愣,然后紧跟着再次露出恭敬之色,行礼道:“陛下。”

    陛下两个字响起,让得屋内的轩辕天心等人一愣,随即房门被完全推开,让得屋内的人一眼就瞧见了门口站在的人。

    皇倾澜面色带笑,一身便服站在门口,而他的身后还跟着笑吟吟的天老。

    似乎并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皇倾澜冲侍者摆了摆手,道:“别声张,朕不过来看看,也不用单独准备什么房间,你该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

    说着,绕过这位侍者,抬步走入了厢房内。

    而这名侍者不愧为第一楼的人,不过一瞬便明白了皇倾澜的意思,立刻收敛了脸上的表情,待到皇倾澜和天老进入了厢房后,方才轻手轻脚地将厢房门给关上。

    “见过陛下,见过天老。”

    皇倾澜和天老一进来,屋内的烈重渊等人自然不能再坐着,除了轩辕天心以外,都是连忙起身行礼。

    皇倾澜冲他们呵呵一笑,不在意地摆手道:“不用行礼了,都坐着吧,朕就是来看个热闹而已,不必太在意朕。”

    烈重渊等人闻言笑了笑,见皇帝陛下似乎没什么架子,在道了谢后再次落了座,但这位皇帝陛下虽然话是这么说,可烈重渊等人也不能不在意,所以几人脸上的神色皆是变得有些正经起来。

    皇倾澜也不在意,笑吟吟地将秋棠四人一扫,继续笑道:“如今你们四个倒是跟得紧。”话落,将目光看向坐得稳稳当当的轩辕天心,接着道:“我听说你今日又干了一件大事儿,你怎么每次一出来就会干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大事儿?”

    轩辕天心抬眸看了他一眼,起身给天老倒了一杯茶水,直接将他这个皇帝给晾到了一旁,在天老笑呵呵地接过茶杯后,方才看着皇倾澜道:“堂堂帝都之中居然出现贩卖妇女子女的不法事情,难道不是陛下的责任?”

    陛下闻言摸了摸鼻子,表情有些尴尬,道:“是疏忽了一些……”

    “我觉得陛下应该是太闲了些。”轩辕天心皮笑肉不笑地道。

    皇倾澜被噎得有些神色讪讪,这姑娘怎么每次都拿话怼自己啊?感觉这姑娘好像有些不待见自己似的。

    他还真猜对了,轩辕天心就是有些不待见他,从第一次知道随云一家的情况后,她就不待见这位皇帝陛下。

    虽然说那些事情不是他的错,但是他作为一个皇帝,却没能拿出该有的气魄,让得随云家被无相殿打压得如此厉害,轩辕天心的心里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就算当初他有派人在暗中偷偷保护,但是那些保护却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否则当初的随心也不会死,萱娘也不会因为打击太大而疯疯癫癫。

    这是一个心结,或许以后会释然,但不代表轩辕天心现在就能释然。

    而皇倾澜和天老也同样清楚这一点,他们皇室的确是亏欠了那一家,所以对于轩辕天心的态度,他们并没有任何的不满。

    不过这丫头的态度虽然算不上多好,但是该有的礼貌,她还是有的,至少她还知道给老人家亲自倒茶。

    天老表示很满意,爱恨分明且行事处世都张弛有度,所以对于被她拿话给怼了皇帝陛下,天老只当没看见也没听见。

    轩辕天心做事儿的确是张弛有度,也很懂得拿捏分寸,所以她在怼过皇倾澜之后也不再继续咬着不放,而是十分聪明地转移了话题,同时也让得尴尬的气氛得到了缓和。

    “天老,您帮我去请假时,我老师可有说什么?”

    “这个啊……”天老闻言呵呵一笑,瞅着在自己身边落了座的轩辕天心,道:“你老师倒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

    轩辕天心闻言心中一跳,看着天老问道:“只不过什么?”

    “兰因院长说你尚有伤在身,别太动手动脑,否则再好的伤药对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天老笑看着她,道:“丫头,其实我也想问问,你究竟是怎么个有伤在身的。”

    轩辕天心:“……”她倒是没有注意到天老的问题,而是满脑子都是兰因的话,别太动手动脑…这是说老师已经知道她今日干什么事儿了吗?

    轩辕天心纠结了,这帝都中的消息未免也传得太快了,而内院不是说全封闭吗?什么消息都不能传入内院的,老师他怎么会这么快知道了?!

    她在纠结着,倒是让得身后的秋棠四人惊了一惊,四人几乎是同时出口问道:“小王妃你受伤了?”

    四人同时出声,让得轩辕天心一抖,无奈地转头看了四人一眼,方才摆了摆手,道:“小伤,不碍事儿。”

    哪知她这话音刚落,一旁的天老却是道:“能让兰因院长都一再提醒,只怕并不是小伤吧。”

    “真是小伤。”轩辕天心看了天老一眼,道:“不过是在进入聚灵阵后冒进了些,老师是担心过头了。”

    内院的聚灵阵是什么,天老不会不知道,但能让她在聚灵阵中受伤,那就说明这丫头闯入了聚灵阵深处,或者是直接闯入了泉眼。

    天老闻言瞪大了老眼,今日他去内院时也没有细问,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出。

    不过瞧得轩辕天心一脸淡然的模样,天老在瞪了瞪眼睛后,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半晌后,突然问道:“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能去参加那个院校争霸赛吧?”

    “自然。”轩辕天心点头,道:“我觉得很有意思,便想去见识见识。”

    天老沉默地看着她,问道:“已经打定主意了?”

    “嗯。”轩辕天心认真地点头,道:“打定主意了,绝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改变。”

    见她说得极其认真,且目光执拗,天老叹了口气,摇头道:“罢了,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能过多干涉你们的决定,就这样吧。”

    听到天老如此说,轩辕天心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天老若是反对,她还真有些头疼。并不是说因为天老是皇室守护者,而她还顶着个未来妖王妃的名头,她便要听这位皇室守护者的话,而是轩辕天心是真的能感觉到这位皇室守护者对自己的关心。

    她可以暂时无法释然皇室对于轩辕家的无作为,但却不能无视一个真正关心自己的老人家的心意。

    所以天老的这一番话,让轩辕天心倒是实实在在的松了一口气儿。

    而原本还准备说什么的皇倾澜在天老话音落下后,也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转而改口道:“虽然无相城乃无相殿的大本营,但大陆院校争霸赛也是皇室极为关注的,所以在比赛的时候,皇室也会派人军队进入无相城。一是为了保护比赛期间的安全问题,二也是为了显示皇室对于比赛的重视。”

    话落,皇倾澜看了一眼屋内的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虽然对于这两位并没有什么印象,但轩辕天心能带着他二人出入这里,就说明了对他们二人的信任,所以他也并没有什么隐瞒地道:“既然你决定要去参加,那么这次派入无相城的军队,朕会重点安排。若没有意外,朕会将鬼面骑士团还有妖月骑的人一并放入当中,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

    “可以。”轩辕天心沉吟片刻,点头应道。

    对于皇倾澜这样的安排,她并没有任何的意见,毕竟无相城对于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若是有着鬼面骑士团和妖月骑的人都在,至少在安全问题上又多了两道保障。

    她不是什么孤胆英雄,也并没有拿自己的命去拼的打算,能少一点危险就就少一点危险,毕竟她还是很惜命的。

    关于这个话题,皇倾澜和轩辕天心并没有再继续,就像刚刚他们只是在说一些无关痛痒的闲话般,说完之后就各自将目光看向了外面的拍卖会场,脸上的神色皆是十分的淡然平静。

    他们是淡然平静了,但房间内的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却是神色颇为古怪。二人无声地对视了一眼,总觉得他们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不该知道的秘密……

    但奈何轩辕天心跟皇帝陛下的神色都太过淡然平静,所以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也只能当做自己二人刚刚突然犯了聋症,表示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

    此时会场中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人,而四周的厢房也都全部开放,在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之后,也代表着今日晚上的拍卖会终于要开始了。

    ------题外话------

    昨天突然有事儿去了单位,可为难了我这个暂时残疾人,回来的时候已经赶不上更新的时间了,只能今天补发。

    那个…我就是来卖个萌,看在我在残疾的份儿上,求不打死,就算是打,也要轻轻的拍……

    若是不出意外,今天的更新在晚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