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6:一环扣一环

正文 056:一环扣一环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一旦认真看书就很容易看进去,导致跟着她出来的獠牙只能跟金翅大鹏无言相望,但他俩又不好打扰到前者,只能默默地传音之术说话。

    估摸看了一盏茶的时间,意识海中的大圣也有些坐不住了,咻地一声自意识海中掠了出来,结果却没能让轩辕天心分他一个眼神。

    大圣瞥了一眼仍然在看书的轩辕天心,然后朝獠牙和金翅大鹏招了招手,无声道:咱们出去转转。

    金翅大鹏还有些犹豫,獠牙却是十分意动地站了起来。

    轩辕天心缓缓翻过一页,抬眸看向他们,笑道:“想出去就出去呗,这里是第一楼,若是在这里都能遇到什么危险,苏陌叶那个总管事儿就忒废物了些。”

    说着,继续将目光落在了手中的书册子上,继续道:“你们在这里即便不出声,还是有些打扰我的,出去转转也好,我或许看得会更快些。”

    大圣斜睨着她,嗤笑道:“如今你倒是越来越嫌弃我们了。”说着将双手背在身后,笑吟吟地道:“不过你说得也对,这里是第一楼,应该没什么人敢在这里对你出手,本大圣就带着大狼和金翅出去逛逛。”

    “嗯。”轩辕天心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提醒道:“但别出第一楼,獠牙的身份终归是有些不妥。”

    “知道。”大圣拎过金翅大鹏塞到獠牙手中,招呼上獠牙就准备出门。

    轩辕天心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直到房间门再次被关上,方才笑了笑,嘀咕道:“可别给我惹出什么事儿来啊。”

    这话音刚落,屋内的窗户外就发出一丝动静,轩辕天心闻声看去,只见虚掩的窗户突然被打开,好几日都没见到的春笙却是自窗外伸了一个脑袋进来。

    他鬼鬼祟祟地往屋内一扫,当瞧见轩辕天心正挑眉看着自己,春笙立刻讪讪一笑,然后手脚并用的从窗外爬了进来。

    “小王妃……”

    “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轩辕天心将手中的书册子干脆地合上,她是发现了,今日她若想要正儿八经地看书是有些不大可能了。

    是以她干脆地合上了书,看着突然翻窗进来的春笙,似笑非笑地道:“我觉得你们几个似乎都不大喜欢走正门,之前夏言也是翻窗进来的,你也来翻了翻。”说着,她话音顿了顿,目光微移,看向那大大打开的窗户,笑问道:“还有一个呢?不进来吗?”

    话音刚落,窗户外面又慢吞吞的爬进来一个人,正是冬凛。

    冬凛即便翻个窗户,他的那张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哪怕被轩辕天心给逮住了,他都十分能绷得住。

    绷得住的冬凛眼观鼻鼻观心的不吭声,春笙神色讪讪地摸了摸鼻尖,往前挪了两步,干巴巴地笑道:“属下们的身份太引人注目了些,若是都出现在了第一楼,只怕也会暴露了小王妃您。如今主子不在帝都,除了您以外,咱们也不会贴身跟着谁了。”

    言下之意便是,他们这样翻窗户不过是想要避开别人的耳目,也避免暴露了轩辕天心的行踪。

    “其实……”轩辕天心认真地看二人,诚恳地道:“我并没有想要掩饰自己的行踪。”所以你们大可不必这样偷偷摸摸的翻窗进来,直接走大门就可以了。

    春笙目光一呆,看着轩辕天心道:“属下以为小王妃不想让别人知道……”

    “你误会了。”轩辕天心认真地看着他,语重心长地道:“从我坐着你家主子的专用马车来到了这里,我的行踪其实已经不算秘密了。”

    春笙:“……”僵硬地侧头去看冬凛,那咱俩刚刚还翻窗户干什么啊?

    冬凛依旧面无表情着一张脸,但那双眼睛里却有着一丝尴尬之色。

    “不对啊。”春笙连忙再次看向轩辕天心,颤巍巍地道:“那之前夏言为何要翻窗进来?”

    瞧得懵逼的春笙,轩辕天心耸了耸肩,不怎么负责任地道:“或许这只是他的一个兴趣爱好而已。”

    “……”他们怎么不知道夏言何时有了这么一个兴趣爱好?

    轩辕天心瞅着明显有些傻眼的二人,轻声笑了笑,问道:“说吧,你们跑来干什么?”

    春笙还是被打击的有些回不过神,在轩辕天心问来后,他老实地道:“自从小王妃您进入了内院后我们就十分无聊,好不容易等到您出来了,所以就想跟着小王妃玩,只要有小王妃在的地方,就肯定十分热闹……”

    这是什么理由?!

    轩辕天心有些眼抽地看着春笙,后者继续道:“果然跟着小王妃就有好玩的事儿,之前属下跟冬凛还跑去观看了一场好戏。”

    见春笙的眼中有些兴奋的光芒在开始跳动,轩辕天心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从容问道:“什么好戏?”

    “就送锦旗送休书啊。”春笙似乎是想起了刚刚所看见的那一幕,整个人都开始兴奋起来,并绘声绘色开始为轩辕天心讲述整件事的经过。

    “小王妃您是没瞧见啊,夏言命人做了很大的一个横幅,然后又从府里挑了十多个人,人人手里都拿着铜罗和大鼓,一路吹吹打打的给那个宋什么的家伙送去休书。”

    原本轩辕天心还想着等夏言回来给自己讲述一下经过的,结果却被春笙抢了一个先,不过她听得也十分满意,笑问道:“然后呢?”

    “然后?”春笙嘿嘿一笑,继续道:“然后那一路可多人跟着去看热闹了,特别是那横幅上写着‘和离快乐,苦尽甘来’这八个字,让得不少人得知了真相的百姓都笑弯了腰。”

    “小王妃您这一手简直是太厉害了,您都没瞧见,当时那个姓宋的家伙在瞧见夏言他们后,那张脸都变了。”春笙笑吟吟地继续道:“特别是当听见您让他归还三年来在慧娘手中拿走的钱后,他都哭出来了。”

    “那他还了吗?”轩辕天心笑着端过手边的茶杯,低头抿了一口,问道:“可是一次性还清楚?”

    “怎么可能!”春笙撇了撇嘴,道:“那家伙哭着说家里没钱还,而且他也不记得在慧娘手中拿过多少,怎么还啊。”

    “哦?”轩辕天心端着茶杯侧头看向春笙,挑眉道:“不记得拿过多少?”

    “那家伙每个月的月初都会去找慧娘拿钱,三年来谁记得拿了多少。”春笙哼了哼,道:“不过夏言说了,让他努力去想,若是想不起来,咱们妖王府就会去帮他查。不过他自己记起来是多少,而咱们妖王府又查出来的是多少,那就有些说不准了。吓得那家伙立刻点头说自己会好好去想,说是不用麻烦咱们了。”

    “那就好。”轩辕天心满意地点了点头,将茶杯放下,提醒道:“记得派几个人在暗中守着他们,可别让他们连夜给跑了,我最讨厌有人欠了我的钱,不还还跑路的。”

    “小王妃放心吧,夏言早就已经命人守在了那里,他们是想跑也跑不掉的。”春笙笑吟吟地道。

    “嗯。不过咱们也不能太不厚道,若是他一次性还不了,就让他慢慢还。”轩辕天心眯了眯眼,笑道:“什么时候还完了,什么将暗中的撤走,到时候他们想去哪就去哪,没人会管着他们。”

    “还完啊……”春笙幸灾乐祸地一笑,道:“他们一家子都是靠慧娘挣钱糊口,如今没了慧娘,他们想要还完这笔账,只怕是砸锅卖铁都不够。”

    “那可不一定……”轩辕天心挑了挑眉,眼底有着什么一闪而过,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春笙,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嘛,你看着吧…最多不过几日,那姓宋的定能凑到一笔钱出来。”

    “是吗?”春笙有些不相信,而一旁沉默的冬凛却是突然抬头看了轩辕天心一眼,那无波的双眼中在闪过一抹若有所思之后,突然他俊脸一僵,然后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跟在看着什么可怕的东西般,并不动声色地离轩辕天心远了几步。

    虽然他这动作颇为隐晦,但也没有瞒过轩辕天心,后者意味深长地看了冬凛一眼,而冬凛却生生地打了一个哆嗦。

    春笙还在咬着手指去想那姓宋的家伙怎么能够凑到钱,但他还没有想出结果呢,就被身边的冬凛伸手一拽,然后便听见冬凛道:“小王妃,属下二人去看看夏言他们,就不在这里打扰您了。”

    话落,也不等轩辕天心说什么,拖着春笙就强行出了门。

    “哎哎哎…冬凛…你干什么呀……”

    门外传来春笙不满地嘟嚷声,不过还未嘟囔完,似乎是被人给捂住嘴,彻底没了动静。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将门口看了一眼,自言自语地道:“没想到冬凛看着不吭声不出气儿的,但脑子却转得很快嘛……”

    脑子转得很快的冬凛拖着春笙拐出了走道,二人站在楼梯口,他才松开了拽着春笙的手,并语重心长地看着春笙道:“以后千万别去招惹小王妃。”

    春笙一脸茫然,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冬凛十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觉得小王妃对付那姓宋的这一招用得如何?”

    “很好啊。”春笙双眼再次一亮,兴奋道:“比主子那种抽筋剔骨的把戏更能让人记忆犹新。”说着又砸吧了一下,颇为遗憾地道:“只不过小王妃还是心软了一些,就只整治了那姓宋的家伙,他的那个小妾也是个毒妇,却是半分没有受到惩罚。”

    话落,冬凛突然呵呵冷笑了一声,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春笙,嗤道:“你真以为小王妃会放过她?”

    “难道不是?”春笙懵逼,看着冬凛问道:“莫非小王妃还有后手去整治那个毒妇?”

    “小王妃已经出手了!”冬凛哼了哼,将双手抱在胸前,靠在墙上,斜睨着春笙,道:“小王妃让那个姓宋的还清慧娘的钱,可小王妃又如何不清楚他们家的情况,一家子人都靠慧娘在青楼赚钱养家,他们哪里来的能力去偿还?”

    “但小王妃不是说不过几日那姓宋的就能凑到钱吗?”春笙一脸不解。

    冬凛看着他再次呵呵一笑,道:“当然能凑到钱,那姓宋的不是将慧娘卖入青楼才凑够钱将那毒妇从青楼里赎身吗?如今小王妃逼着他还钱,他又没有能力偿还,那钱从哪里来?”

    “哪里来?”春笙还是有些没转过弯。

    冬凛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骂道:“怎么不蠢死你!那姓宋的都已经卖过一个慧娘了,难道就不会再将那毒妇又卖一次?反正那毒妇也是出自青楼,将她再卖回去不就得了,还有钱偿还慧娘的账,多简单啊。”

    “啊!?”春笙闻言瞪大了眼睛。

    冬凛呵呵冷笑,“所以我才说小王妃已经对那毒妇出手了,就是出在了这里。”

    “连环计啊?!”春笙吞了吞口水,看着冬凛道:“小王妃这简直是一环扣一环啊。”

    “所以喽。”冬凛斜睨着他,道:“以后招惹谁都不要去招惹小王妃,否则被小王妃给阴了,你还不知道是为什么。”

    春笙一脸斯巴达地摸着脑门,由衷地道:“高,实在是高!当时那种情况之下,小王妃就能立刻想出这么一招一箭双雕的办法,她的脑子也委实厉害了些。”

    冬凛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道:“幸好主子的脑子也不笨,否则对上这么一个厉害的小王妃,只怕主子也没好果子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