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4:三千年优昙华

正文 054:三千年优昙华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苏陌叶离开得很迅速,从他匆忙的脚步声便能听出他心中有多激动。

    直到门外的脚步声彻底听不见后,烈重渊和燕君折方才围住轩辕天心一个劲儿的打量。轩辕天心被二人给看得有些受不住,动手将二人推开了一些,无奈道:“两位学长有什么就说,但能不能不要像这样看怪物般的看着我?”

    燕君折闻言一笑,在她旁边的凳子落了座,道:“怪物可没你这般厉害,我是今日才晓得你居然还是符师,且还是一个灵符师。”说着,他以手撑额,似笑非笑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小学妹,咱们也不是外人了,你到底还瞒了多少,不如一次性给学长我透个底如何?”

    他说这话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的烈重渊,特别是烈重渊此时的神色,那可是极为的古怪。

    燕君折不知晓轩辕天心瞒了多少,但是烈重渊却多少知道一些,这丫头不仅是个符师,她还是天术师呢。

    当然,哪怕烈重渊这会儿很想开口告诉燕君折,但他却记得当初轩辕天心的提醒,所以哪怕他就是快要憋死了自己,都是生生咬着牙没有开口。

    轩辕天心闻言笑吟吟地看着燕君折,对于他的问题却没有回答,而是突然道:“学长可知道一个月后内院里有场选拔赛?”

    “选拔赛?”燕君折和烈重渊二人闻言同时一愣,他们还真不知道这个。

    “什么样的选拔赛?”烈重渊来了兴趣,干脆拖了一个凳子拖到了轩辕天心近前,连手中拿着的拍品清单也不看了,直接落了座后,看着轩辕天心好奇地问道:“这选拔赛又选些什么?”

    估摸是瞧见二人来了兴趣,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端过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方才不紧不慢地道:“你们可知道西大陆院校争霸赛?一个月后的选拔赛就是为了这个争霸赛选拔参赛的人员。”

    作为在帝都学院呆了四年的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他们又如何不晓得这西大陆院校争霸赛,所以当听得轩辕天心这么一说,二人的神色立刻认真了起来。

    燕君折问道:“内院当中倒是没有听到长老们说过,你是怎么知晓的?一个月后的选拔赛又该如何参加?”

    “对,那选拔赛又比些什么?”烈重渊附和。

    轩辕天心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看着二人道:“我是听兰因老师说的,这消息就肯定假不了。至于如何参加……”轩辕天心用手指轻轻扣着桌面,发出一阵有节奏般的敲击声,道:“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想要参加这选拔赛的人,必须是在天榜之上。”

    “天榜?”烈重渊皱眉。

    “嗯。”轩辕天心点点头,看着二人道:“唯有上了天榜的人方才有资格去参加,而且这个消息最多不过三日,长老们就应该会发布出来。”

    话落,再次笑吟吟地看着二人,问道:“两位学长可是有兴趣去参加一下?以你们二位的实力,若是不隐藏的话,那天榜之上肯定能占得一个席位。”

    烈重渊眉头紧锁,但眼中的神色却是一变再一变,显然这位战斗狂人对于那个争霸赛是非常的感兴趣。

    而燕君折在垂眸思索了一番之后,看着轩辕天心用笃定的语气问道:“你如此说,想来是会去参加的吧?”

    “当然。”轩辕天心点头,笑看着燕君折,道:“且不说去参加比赛能跟来自各地的精英们切磋,单单是能去参加比赛就能随时随地进入聚灵阵这一好处来说,我就肯定会去参加的。”

    “那随云呢?”一旁的烈重渊问道。

    轩辕天心闻言看了他一眼,道:“我都会去了,随云哥哥自然也会去,而且以他的实力,天榜上必有他的位置。”

    闻言,烈重渊立刻咧嘴笑了,一把将手搭在燕君折的肩头上,看着轩辕天心笑道:“我和君折,还有随云,我们三个当初可是外院强榜上钉子户,且还是那种孟不离焦的,虽然我们三人并不在同一个班里,但好歹也打了四年。既然连他都会去,那自然不能少了我和君折。”话落,侧头看向燕君折,笑吟吟地问道:“君折,你说对吧?”

    燕君折没好气地将他的手给拍开,看向轩辕天心道:“虽然我对于他那句孟不离焦有些不赞同,但是西大陆院校争霸赛这种盛大的比赛,我还是挺感兴趣的。”

    “这么说二位学长是准备要参加了?”轩辕天心笑吟吟地看着二人,点头道:“那么,或许从明日开始,我就能看见二位学长大展拳脚去战天榜上的人了。”

    烈重渊闻言斜睨着她,一张英俊阳刚的脸上满是揶揄之色,“说得好像你不会去打天榜似的。”

    “我还用得着打吗?”

    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烈重渊闻言却是嘴角一抽,想起了她第一次测试地榜的成绩,她或许还真不用打。

    不过在抽过之后,烈重渊耸耸肩,道:“就算你不打,但随云那家伙肯定跑不了。”

    这倒是没说错,轩辕天心点点头,道:“那就一起打吧,或许排名越靠前,参加选拔赛的机会越大呢。”

    “那选拔赛到底选拔些什么?”燕君折好奇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轩辕天心摇头,道:“老师说这次的争霸赛跟以往的很是不同,所以选拔赛跟往年的也不一样,至于具体的事情,或许一个月后便知道了。”

    “哦?”烈重渊闻言挑眉,看着她问道:“有什么不同的?”

    轩辕天心神色变得有些严肃,看着二人道:“这届争霸赛将在无相城举办,而这次参赛的队伍不仅是各大院校,还有西大陆上的宗派跟一些世家中的子弟。”

    “居然是这样?”烈重渊和燕君折闻言眼中划过一抹诧异。

    但他二人的神色虽然诧异,却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显然对于这次争霸赛中多了不少对手,不但不忧心,反而还很感兴趣。

    可烈重渊和燕君折不忧心,一直沉默当背景板的秋棠却不能不忧心了,特别是在听到轩辕天心说这次争霸赛举办的地点在无相城后,他的忧心就越发的重了些。

    “小王妃…。”秋棠在犹豫了半晌后,还是没忍住地开口道:“那无相城…您去是不是太危险了些?”

    轩辕天心回头看着他,秋棠一脸的纠结,继续道:“如今主子又不在,您若去了无相城,谁护你周全啊?”

    轩辕天心垂眸,道:“我是为了历练自己,若是一直被人给护着,那我岂不是会长成个废物?再则……”抬眸看着秋棠,道:“那争霸赛还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会开始,你家主子就算是失踪也不可能会失踪一年这么久吧?”

    说到失踪的某人,轩辕天心的心里就有着一股子邪火噌噌噌地冒了上来,小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看着秋棠继续道:“失踪人口若是失踪得太久,会被从户籍上抹去的,一年的时间都回不来,我就当你家主子死在了外面,到时候你们可别指望我能替他守着妖王府!”

    秋棠:“……”若是他没有听错的话,小王妃这话该不会是在说就给主子一年的时间,若是主子一年后都没回来,她就要将主子给一脚踹了?!

    看着轩辕天心突然变得有些难看的神色,秋棠张了张嘴,赔笑道:“主子他…肯定用不了一年的时间的,小王妃您可别冲动。”

    轩辕天心低低哼了一声,不看秋棠,道:“对了,今日晚上的拍卖会或许会很晚才能结束,若是时间晚了,我大概也不能回内院了。秋秋,你现在即刻进宫去找一下天老,请天老帮我去内院道个假。”

    秋棠神色一肃,道:“属下立刻去,不过小王妃是想让天老找个什么理由?”

    “就说宫中找我商议事情。”轩辕天心懒懒地道。

    秋棠默了默,然后飞快地走了。

    烈重渊看着离开的秋棠,笑道:“你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假话,合适吗?”

    “不合适。”轩辕天心抬眸看着他,道:“那不如咱们现在就回去?”

    烈重渊一噎,立刻摇头,正经道:“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轩辕天心不再看他,从古金镯中拿出那本没看完的书册子,认真地看了起来。

    而烈重渊也十分知趣地拉过燕君折坐到了一旁,二人认真研究起了那本黑色的拍品清单。

    屋内三人都看得认真,谁也没有打扰谁,倒是处得十分和谐。

    片刻后,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在轩辕天心的一声‘进来’后,五名侍者端着托盘鱼贯而入。

    苏陌叶亲自去厨房吩咐的,自然也是按照的轩辕天心的喜好去点的菜。

    满满一桌子的菜肴,数下来竟有十多个,且全是不带重复的肉食。

    轩辕天心看着满桌子的菜式笑了,而烈重渊和燕君折则是嘴角有些抽搐,后者更是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小姑娘不都是喜好清淡吗?你这样的吃法,倒是不怕长肉啊。”

    轩辕天心拿过筷子夹了一只醉虾,挑眉看着燕君折,道:“那你肯定对我们小姑娘有些误会,况且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长点肉也没什么,若是害怕长肉而忌口,那对于我来说太残忍了些。”

    燕君折闻言失笑,拉着烈重渊落了座,也不客气,学着轩辕天心的样子也夹了一只醉虾,道:“倒是忘了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便是在是食堂,对于吃这一方面,你的确很是了得。”

    说着将一旁的拍品清单递给她,继续道:“这清单我和重渊已经看完了,倒是发现了里面有个有趣的东西。”

    “什么有趣的东西?”轩辕天心疑惑地接过拍品清单,正巧燕君折在那一页折了一下,她一翻就翻到了。

    燕君折道:“一朵花,这朵花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见到过。”说着点了点那画中,道:“以前我还以为这种神奇的东西不过是杜撰的,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且还被第一楼得到了。”

    轩辕天心眯眼看向画中之物,那是一朵极其漂亮的花,细看很像曼珠沙华,但花瓣却比曼珠沙华要宽一些,整体呈白色,花蕊纤细隐于花托中,若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略。

    看着这样一朵极美的花被列入拍品中,轩辕天心的眼底立刻幽光一闪,即便不看旁边的备注,她便一口叫出了这花的名字。

    “优昙华。”

    优昙华也可以叫做优昙花,亦可以称为优昙婆罗。

    佛前有花,名优昙花,一千年出芽,一千年生苞,一千年开花,弹指即谢,刹那芳华……指的便是它。

    但这画中的这朵,或许可以称为三千年优昙华,顾名思义便是此花三千年一开,而一开不过顷刻,便立刻凋谢。

    第一楼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在花开的瞬间将它给保住了,这种花可是奇花中的圣品,分外稀罕。

    或许也是因为此花稀罕,所以连带着价格也很是惊人,但轩辕天心却发现,这花的价格…似乎高得有些出奇,且对于这朵优昙花并没有过多的标注,只是写到这朵优昙花是第一楼在偶然的机会所得,但花的作用却一概不知。

    连作用都不知道,就敢开出如此天价,轩辕天心笑了,且笑得有些玩味起来。

    燕君折瞧着她脸上那玩味的笑容,挑眉问道:“你在想什么?”

    轩辕天心再次看了一眼画中的优昙花,然后将册子合上,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花的价格似乎有些惊人。”

    “岂止是惊人。”烈重渊在一旁哼了哼,道:“我觉得应该是坑人还差不多。”

    “哦?”轩辕天心看向烈重渊,问道:“怎么坑人了?”

    烈重渊呵呵一笑,拿着筷子一头敲了敲桌子,道:“这种奇花我也听说过,但价格却高不到这个地步,起拍价就已经三千万,预估成交价格比你看上的那个火神之怒的权杖都还要高,你觉得这难道不坑人?”

    话落,烈重渊眼中噙了一抹精光,看着轩辕天心继续道:“不过说起坑人,那也是坑得别人,这第一楼有些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轩辕天心眯眼笑问。

    烈重渊嗤了一声,给了她一个‘你就装吧’的眼神儿,道:“这朵花你不觉得眼熟吗?有个地方的家伙可是将它当做的图腾,它的出现,即便是不了解有何作用,只怕某些人都会拼了命的将它拍到手。”

    轩辕天心闻言垂眸,半晌后突然低低一笑,道:“说的不错,的确有些意思。”

    “所以啊……”烈重渊笑眯眯地夹了一个鸡翅,意味深长地道:“今儿晚上的拍卖会有意思了。”

    “的确有意思。”轩辕天心点头,突然道:“若是有其他人也看上了这朵花,竞争起来或许更有意思。”

    闻言,烈重渊和燕君折齐齐一愣,看着笑得有些意味不明的轩辕天心,二人心中一跳,忍不住问道:“你可别告诉我们那个也看上这朵花的人是你?”

    轩辕天心抬手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白玉酒杯,看着二人,笑道:“啊,我还真看上了。”

    烈重渊:“……”

    燕君折:“……”

    一口饮尽杯中酒,轩辕天心笑得眯了眼,但凡无相殿看上的东西,她都看得上。

    “这花虽然稀罕,但却没人知道它的用处,你若是为了争口气想要这花,是不是也太冲动了些?”见轩辕天心的神色有些琢磨不透,烈重渊皱眉不赞同地看着她,道:“虽然你有五级符咒傍身不在乎钱多钱少,可是这优昙花定然是无相殿必争的东西。我知道你们家跟无相殿有些仇怨,可这样正面跟无相殿对上,或许会让无相殿更惦记上你们的。”

    “我就算不抢这优昙花,他们也已经惦记上我了。”轩辕天心摇了摇头,道:“不是说债多不压身吗?也就不差这一笔。”

    话落,见烈重渊和燕君折依然是一脸的不赞同,轩辕天心笑了笑,道:“其实我也不只是为了找他们的不痛快,而是真的看上了这朵花,虽然别人不知道这朵花的用处,但是我身边却有人知道,我敢肯定的是…我买来这花,绝对不是浪费钱。”

    “谁知道?”

    闻言,烈重渊和燕君折皆是有些好奇。

    虽然他们在古籍中见过这优昙花,但古籍中却没有提到它的用处,连第一楼都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

    然而轩辕天心却并没有回答,只是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道:“秘密。”

    知道这优昙花的用处的不是别人,有谁会比金翅大鹏更了解它?

    优昙花可是佛花之一,金翅大鹏作为梵境灵禽,它如何会不清楚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