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3:五级符咒

正文 053:五级符咒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不管是什么概念,也不管是不是还在震惊,当轩辕天心从古金镯里拿出一套制符的黄纸和朱砂、砚台跟笔后,屋内的几人方才有些恍惚地回过神。

    果然是灵符师,都准备现场制符了。

    她居然现在就准备制符?!

    屋内的三人瞪着轩辕天心再次抽了一口凉气,虽然符师这个职业不算太少,但能到达灵符师这个阶别的却屈指可数。而且众所周知,符师在制符的过程中最忌讳的就是被打扰,一旦中途被打扰,轻的是会毁掉一道符,严重的很有可能遭到精神力的反噬。

    越高级的符,炼制的过程就越发小心谨慎,五级符咒对于西大陆现有的符咒来说,算得上是最顶尖的一类,毕竟神符师和六级符咒那就是一个传说,就算有人达到了神符师的境界,但百万年妖兽可不是那么好猎杀的,而且百万年级别的妖兽在西大陆上从来都不曾出现过。

    轩辕天心这种说动手便动手的做法,委实将屋内的三人给惊了一下。

    炼制五级符咒难道不应该找个安静隐蔽的密室,然后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再进行吗?

    可看着已经捏碎妖丹,且将妖丹粉末加入朱砂一起放在砚台里开始研磨的轩辕天心,屋内三人又齐齐将疑惑给吞了回去。

    眼瞅着轩辕天心将砚台里的妖丹粉末和朱砂给研磨融合在一起后,先前那位被苏陌叶叫去拿拍品清单的中年执事也回来了。

    轩辕天心放下刚刚才拿起的笔,抬眸朝他看去。

    只见那中年执事双手捧着一本不算太厚却封皮十分精致的黑色册子递给了苏陌叶,也不等苏陌叶发话,他又自觉地退了出去。

    苏陌叶拿着册子在手中晃了晃,笑着对轩辕天心几人道:“喏,拍品清单已经拿来了。你们想要看什么东西便尽管看,这份册子是内部的,上面除了标注的竞拍底价,也同样标注了对拍品预估的成交价格。”

    “预估成交价格?”燕君折诧异地看了苏陌叶一眼,后者含笑点头,道:“这是我们第一楼的金牌鉴宝师共同为拍品鉴定的价格,若超出这个价格,就说明你们买亏了。”

    轩辕天心闻言挑了挑眉,绕过桌子走近苏陌叶,抬手便将他手中的册子接过,笑道:“那我倒是要看看这次你们都拿出了些什么宝贝。”

    话落,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也是齐齐走了过来,就连秋棠都是忍不住在后面探头探脑。

    翻开册子的第一页里面就是一副画工精良且细致的物品图,而图中所画之物是一把带有龙纹和龙鳞的匕首,在图画的一旁,还仔细标注着这把匕首的名字和来历,最下方就标注着竞拍底价跟预估成交价格。

    匕首的名字果然跟它的自身有关,名曰龙鳞匕,甚至连带匕首的作用还有附带的属性都写得清清楚楚。

    “这匕首倒是难得的一件近身武器,同时还附带了火属性。”烈重渊盯着匕首的目光很是仔细,看起来他对这匕首倒是颇为心动,不过在看了半晌之后,他终究还是放弃了那份心动,只是遗憾道:“若是跟我属性相当,拍卖会上我倒是会立刻拍下来。”

    说着抬眼看着轩辕天心,又道:“这匕首的属性虽然不适合我,却十分的适合你,你倒是可以将它买下来。”

    轩辕天心闻言目光幽幽地看了烈重渊一眼,然后指了指匕首的预估成交价格,道:“三百万的金龙币,我可舍不得。”

    “你还差那三百万?”烈重渊撇嘴,轩辕天心不紧不慢地翻到下一页,道:“是不差,但是这匕首对于我来说是鸡肋,我擅长的是长兵器,而且就算是贴身近战,有什么武器比得上我的手来得更利索?”

    烈重渊闻言目光下移,看向她翻动册子的手,然后似想起了什么般,嘴角抽了抽,道:“对于你来说的确是个鸡肋。”

    这丫头的恐怖怪力简直是吓人,贴身近战她徒手都能将人打得吐血,又何须一把匕首做武器。

    “咦?”

    刚刚翻到第二页的轩辕天心突然目光一顿,瞧着这一页上所描画的拍品,她的眼底似乎有着一丝热火掠过。

    当听得她的这声诧异后,一旁的烈重渊和燕君折等人也是立刻垂眸看了过去。

    当瞧清这一页的拍品为何物后,苏陌叶倒是一笑,道:“原来是它啊。这是一个半月前从须弥城分楼送过来的,据说是当地的一个大家族将它送入第一楼来进行拍卖的。”

    “须弥城……”轩辕天心闻言双眸眯了眯,随即右手指尖轻轻拂过那图上所描绘的精致权杖,低声道:“火神之怒…倒是一件难得的法器,很适合火属性的灵修呢。”

    “你瞧上了这个?”烈重渊见轩辕天心盯着那画中的权杖不放,道:“这法器倒也是挺适合你的,不过这个价格可不低。”

    岂止是不低,这权杖的竞拍底价都是一千万金龙币,预估的成交价格已经是超过千万了。

    但先前还心疼三百万金龙币的轩辕天心,此时却是一点都不心疼这已经上亿的价格般,再次轻轻拂了拂图中的权杖,眯眼道:“这权杖我要定了。”

    身后的秋棠在听见轩辕天心有看上的宝贝后,立刻上前来,财大气粗地道:“小王妃,看上了就买,我们妖王府可不差这点钱。”

    哪知轩辕天心闻言侧头瞥了他一眼,道:“的确是要买,不过这东西得我自己掏钱买。”

    “为什么啊?!”秋棠傻眼,心想难道小王妃还要跟主子分得如此清楚不成?!

    苏陌叶瞅了瞅一脸纠结的秋棠,又看了看一脸坚持的轩辕天心,啪地一声打开手中的骨扇,笑道:“小王妃这权杖应该是买来送人的吧?因为是要送人,所以这买权杖的钱就想要自己来付。”这后面的一番话是对秋棠的说的,不过看着苏陌叶如此笃定的模样,秋棠和烈重渊几人就有些傻眼了。

    送人?!

    送给谁?!

    似知道他们在疑惑什么般,苏陌叶将手中的骨扇摇的更快了几分,继续道:“若是我猜的不错,这权杖是小王妃买来送给那位叫红莲的小姑娘的吧?”

    “你倒是会猜。”轩辕天心抬眼看了苏陌叶一眼,虽然没有点头,但也没有否认。

    苏陌叶笑了笑,道:“不是我会猜,而是那小姑娘身上的火属性气息太过浓郁。再加上她的姓氏,其实并不难猜出她是出自何处。”话落,苏陌叶抬手指了指图中的权杖,继续道:“这权杖出自须弥城的红家,红氏一族的子弟乃天生火属性,似乎因为红家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会将这个火神之怒拿出来拍卖,要知道这火神之怒相当于红家的传家之宝。”

    “传家之宝吗?”轩辕天心收回看着权杖的目光,挑眉一笑,笑得意味深长地道:“既然是传家之宝,那么就更应该交给红家的人了。”

    “看来小王妃对这火神之怒是势在必得啊。”苏陌叶笑看着她,道:“不过像这种火属性的法器可是极为难得,或许到了晚上竞拍的时候,几番争夺之下,我们给出的预估成交价格会被超过。”

    “不管会不会超过,这火神之怒我要定了。”轩辕天心闻言一笑,然后将手中的册子往身边烈重渊的手上一塞,道:“既然有了想要的东西,那么这五级符咒就不能随随便便的炼制了。”说着侧头看着苏陌叶,问道:“是不是种类越罕见的符咒,价格便会越高?”

    “这是自然。”苏陌叶闻言双眸一亮,看着轩辕天心道:“虽然同为五级符咒,但是罕见类型却能超过其他的种类。”

    “比如呢?”轩辕天心笑眯眯地问道。

    “比如元素性且杀伤力强大的种类。”苏陌叶的一双桃花眼更亮了几分,欣喜道:“还有就是一些奇特的类型,比如隐身符、分身符这些紧要关头能够保命的符咒。”

    “我知道了。”轩辕天心点点头,转身朝桌子走去。

    “你不看了吗?”烈重渊见轩辕天心准备动手制符,然后扬了扬手中的册子,道:“后面还有好多宝贝呢。”

    “宝贝再多也得有钱才行。”轩辕天心抬手拿过桌上的笔,道:“没有足够的钱,晚上的宝贝再多也没用不是。”说着又提醒道:“你们安静一点,别打扰我。”

    见轩辕天心已经提笔准备动手制符,屋内的几人立刻点点头并禁了声。这个时候可没人敢发出声音去打扰她,哪怕他们想要近前去看着她制符,都是静悄悄地往前挪,没有发出一丝的响声。

    用十万年妖丹制符的方法跟其他年限的妖丹有些不同,十万年的妖兽都是能脱离兽身化作人形的,它们的内丹跟其他年限的妖兽很是不同,因为十万年的妖丹是不带任何属性的,这种没有任何属性的妖丹可以说是万金油,它们能炼制各种各样类型的符咒,没有任何的限制。

    当轩辕天心凝神提笔时,房间里的空气便是出现了极大的震动,一股极为精纯且磅礴的精神力立刻自她的体内涌了出来。

    将镇纸石仔细的压在黄纸的一角,轩辕天心神色凝重地提笔点在了黄纸上,几乎没有任何停息,手中的笔便开始描画。

    一个复杂而晦涩的阵法几乎是在一气呵成中画出,当最后一笔一勾一点的时候,屋内的几人便立刻察觉到房间里的空间猛地颤动了一下。

    苏陌叶等人睁大了眼睛瞧着桌上那张已经可以说是成品的符咒,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么快就完成了?!

    哪怕知道轩辕天心是灵符师,但她制符的速度仍是让他们感到震惊,这种速度只怕就算是一些修为大成的灵符师都比不上吧。

    而轩辕天心在一张完成后也没有任何的休息,而是快速抽过一张新的黄纸,如同之前一样,再次提笔描画。

    又是一气呵成的速度,在苏陌叶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第二张符咒已经完成。

    ‘咕咚——!’

    不知道是谁悄悄咽了口口水,除去凝神而认真的轩辕天心外,屋内的其他四人皆是骇了骇。

    好快的速度,也好利索的动作,这种速度且不带任何停顿休息,只怕她的阶别还不止灵符师吧?!

    炼制符咒最大的消耗便是精神力,但轩辕天心连画两张五级符咒,却没有露出半点虚弱之象,到底是她的阶别太高?还是她的精神力太庞大?!

    四人心中虽然觉得骇然和疑惑,但是这个档口却没人敢出声询问。

    直到一盏茶的时间后,轩辕天心将十张五级符纸都给炼制了出来,她的脸上才出现一丝疲惫之色。

    苏陌叶一脸欣喜激动地盯着桌子上一字摊开的十张符咒,忍不住搓着手,问道:“小王妃,我能不能问问您这十张是什么符咒?”

    轩辕天心闻言放下手中的笔,然后活动了几下手腕,点头回答道:“风雷符、寒冰符、烈火符、隐身符、还有疾风符,每种符咒各两张,你待会儿从这里一样拿走一张,我给你算个友情价。”

    话落,又从这些符咒中分别抽出一张疾风符、一张风雷符、和一张寒冰符,道:“这三张帮我拿去送拍。”又抬手收起了剩余两张烈火符和隐身符,道:“剩下的便是你们第一楼的。”

    五张五级的符咒啊,且还是五级符咒中最稀罕的几种,苏陌叶在拿过那几张符咒时,那手都还在哆嗦。

    他自问不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也不是没有见过宝贝的人,但五级符咒这种有价无市的宝贝,他这么多年还真是很少见,且一次性还见着了这么多!

    苏陌叶捧着这些符咒就跟捧着他的命根子似的,一张俊脸几乎笑得尖牙不见眼,“我也不跟小王妃客气,但也绝不会占小王妃的便宜,您那送拍的三张符咒最后的成交价格是多少,我们第一楼也同样付出多少钱。”

    “你这么大方?”轩辕天心闻言倒是诧了诧,挑眉看着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苏陌叶道:“我说好是给你们友情价,便就是真的按友情价给你们,你其实不必如此较真的。”

    但说到友情价,其实轩辕天心自己也不知道该给什么样的友情价,因为这五级符咒的成交价格根本是无法估计的,像这种有价无市的宝贝,一旦竞争起来可是相当的激烈。

    所以轩辕天心在想了想后,看着苏陌叶道:“这样吧,我送拍的是三张符咒,给你们的是五张。按我送拍的总价格,总价格是多少,你们就同样给我多少好了。”

    “这……”苏陌叶惊了一下,按三张符咒的总价格给她,那岂不是多出来的那两张符咒算是白送给他们第一楼的?这可不止是占了便宜,还是占了大便宜啊。

    苏陌叶想要说什么,但被轩辕天心挥手打断,道:“就按我说的做,若是你真的觉得占了我什么便宜,那这三张符咒拍出之后,你们不要扣取我的手续费就行了。”

    话虽是这样说,但苏陌叶却知道这一次还是他们第一楼占了大便宜。

    不过瞧着轩辕天心一脸不容再说的模样,苏陌叶吸了口气,点头道:“成!算是我们第一楼今次欠了小王妃的一个人情,以后你若是在我们第一楼看上了什么宝贝,我们会优秀选择你。”

    “这提议不错。”轩辕天心闻言双眸一亮,笑道:“优秀选择我,那我可是占了大便宜。”说着满意地看着苏陌叶,点头道:“苏大人果然是个实在又爽快的人。”

    实在又爽快的苏大人闻言身子抖了抖,然后又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捧着符咒,道:“拍卖会要晚上才开始,小王妃跟您的两位朋友就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休息,我先将您要送拍的符咒拿去处理一下,毕竟今日拍卖的物品都已经是确定好了的,您这个是突然加进来的,得去跟楼里的其他管事说道说道。”

    “行。”轩辕天心点点头,“那你去吧,顺便帮我们叫一桌吃的来,如今也快正午了,刚刚又消耗了一番,倒是觉得有些饿了。”

    “没问题。”苏陌叶笑吟吟地转身准备出去,道:“您可是贵客,我立刻让人去给你们安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