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50:管闲事儿

正文 050:管闲事儿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马车刚刚晃晃悠悠离开了帝都学院的范围,轩辕天心就将藏在石碑空间的烈重渊和燕君折二人给放了出来。

    不过此时二人的神色有些古怪,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更加古怪了。

    马车里突然多了两个人出来,坐在外面驾车的秋棠就立刻感觉到了,本想着撩开帘子去看看的,但想着有些不妥,又没听见里面有别的什么动静,也就没有伸手去撩帘子,而是一心两用,一边驾着车,一边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车厢里沉默了片刻,轩辕天心却手中握着一本书册子看得很认真,倒是烈重渊有些坐不住了。

    但想来也是,轩辕天心有个特殊的还可以装人的空间就很奇特了,而那个空间里居然还有别的东西存在,哪怕是燕君折一向沉稳的性子也是免不得惊了好大一惊。

    坐不住的烈重渊跟燕君折对视了一眼,试探着开口道:“小丫头,你那空间里……”

    轩辕天心缓缓放下手中的书册子,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烈重渊,挑眉道:“空间里怎么了?可是瞧见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烈重渊眼皮子一跳,立刻摇头:“没有,没瞧见什么特别的东西。”昧着良心地补充道:“只是觉得那空间有些奇特,就像进入了一个特别的世外桃源般。”

    瞧得烈重渊如此闻弦歌而知雅意,轩辕天心满意地一笑,道:“那是我在一次偶然中得到的特殊空间,除了我最信任的人外,就只有烈学长和燕学长知道。二位应该不会告诉别人的,对吧?”

    “当然不会。”烈重渊立刻摇头,这丫头能将这个秘密告诉自己二人就说明她还是将自己二人当做可以信任的朋友的,他也自然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去。

    只不过一想到之前他在那空间里看到的人,烈重渊就有些头皮发麻。

    那双红色妖异的眼睛……

    烈重渊暗暗吞了吞口水,脑子里只有五个字——十万年妖兽!

    这个丫头居然在身边藏了一个化作人形的十万年妖兽,而一般能化作人形的十万年妖兽可都是妖兽中的王者啊。

    她该不会也是一头人形凶兽吧?!

    烈重渊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越发古怪了,且古怪中还带了一丝探究。

    轩辕天心被他的这种目光给盯得有些不自在,总觉得他是在将自己当怪物看,正了正表情,转移话题道:“如今你们也出来了,可是现在就送你们去第一楼?”

    烈重渊还在研究着她,所以没吭声,而燕君折倒是颇为淡定地笑了笑,道:“拍卖会在晚上,你随便找个地方将我们放下就行了。”

    “晚上么?”轩辕天心闻言皱了皱眉,道:“内院出来的时间可是有限的,天黑之前就必须得回去。”

    闻言,燕君折也是眉心一皱,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这倒是有些麻烦。

    不过轩辕天心在想了想后又是一笑,道:“不过这次的机会也着实难得,偶尔破例一次或许也没什么。”

    “破例?”燕君折瞧着她脸上的笑意一挑眉,道:“内院的规矩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打破的。”

    “那就只能骗人了啊。”轩辕天心摸着下巴道:“这次我出来是因为妖王府的事情,反正老师也应该不会知道妖王府究竟有什么事情,大不了我麻烦一点进宫一趟,让天老出面去帮帮忙呗。”

    “你这个后门倒是走得不错。”燕君折笑了,看着她揶揄道:“只是不知道兰因院长若是知道你在骗人会作何感想。”

    “不让老师知道不就行了。”轩辕天心一脸不在意地摆摆手,心中却在盘算着待会儿让天老去帮忙请假得找个什么由头。

    正想着呢,结果整个车厢猛地一震,似乎外面驾车的秋棠来了急刹车,让得车厢里面的三人皆是一个不稳,差点被弹飞出去。

    不过好在三人都不是普通人,在身子被弹起的下一瞬,便齐齐使了巧劲儿,又稳稳当当地落了回去。

    一句怎么回事儿还没出口,外面就传来一阵的喧哗吵闹声,紧接着帘子外跟着传来秋棠紧张的询问声:“小王妃,您没事儿吧?”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问道:“外面怎么了?”

    “有人突然从街边冲了出来,差点撞到马车下。”秋棠道。

    这帝都中居然还有人敢惊扰妖王府的马车?别说轩辕天心觉得惊讶,就连身边的燕君折和烈重渊也觉得奇怪啊。

    一般来说,这帝都中的人可是一看见跟妖王府有关系的东西后那是躲得比谁都快啊,今日倒是有些意思。

    “难道是故意找茬的?”烈重渊挑眉看向轩辕天心,眼中有着什么在跳动。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有些蠢蠢欲动地烈重渊,侧身微微撩开了车窗的帘子看了出去。

    只见闹哄哄的大街上此时停了不少的人在围观,而在他们马车的一旁,一名身着艳丽纱裙的女人此时正死死抱着怀里一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苦苦哀求着身边的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

    这个模样看上去可不像是来找茬的……

    轩辕天心眯着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幕,也没有出声打扰,只是听着那女人一边哭哭啼啼的哀求,虽然断断续续,但听了一会儿后也听出了个大概。

    “我求求你,喜鹊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将她送去那种地方?我会努力赚钱的,我一定努力赚钱,所以你就不要将喜鹊再送去那种地方了吧……”女子一边抱着怀里的小姑娘,一边跪着对男人哀求。

    哪知男人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动容,道:“你现在都人老珠黄了,还能赚什么钱?靠你赚的那些钱,家里根本就揭不开锅了,一个丫头片子而已,有虎头重要吗?”

    “可喜鹊还是个孩子啊,哪怕是让她去当个小丫头,也比卖进那种地方好啊。”

    “你少给我说这些,虎头马上就要到上学堂的年纪了,若是耽误了怎么办?将人给我。”

    见男人伸手过来抢人,女人死死抱住怀里的小姑娘,歇斯底里地道:“不行,说什么都不行。”一双眼睛红肿,死死盯着男人,“我这一辈子已经算是毁了,但是却不能让我的女儿也毁了,你还是不是人?喜鹊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忍心将她一个好好的姑娘送去青楼这种地方?当年你说家里穷,将我送去青楼也就罢了,我认命,但是虎毒不食子,你连自己的女儿也要送去青楼,你还是人吗?”

    ‘哗——!’

    听到这里,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哗然了,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人也终于搞清楚了。

    原来这是一家三口啊,一个当丈夫的居然将自己的妻子送去了青楼不说,如今连自己的女儿都要送去青楼。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着男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鄙夷。

    似乎是察觉到了众人鄙夷的目光,男人觉得没了面子,神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也不管女子如何阻拦,便是上前去要抢人,怒声道:“她是我的女儿,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更何况我又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儿子,你就顾着女儿,难道连儿子都不管了吗?”

    说着开始去拉扯女子怀中的小姑娘,而后者似乎也被吓坏了,只是一边哭着一边抱着自己的娘亲不松手。

    车厢内,弄清楚事情的经过的轩辕天心此时小脸上也是冷冰冰的一片,即便是烈重渊和燕君折都能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的冰冷杀气。

    ‘唰——!’

    车帘子晃动了一瞬,原本还坐在车内的轩辕天心已经快速地钻了出去。

    此时轩辕天心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一场闹剧,然后快速伸手从旁边秋棠的手中抽过了马鞭,红唇勾出一抹冷冽地幅度,抬手便是一鞭子对着那个男人抽了过去。

    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既然是听到鞭子抽过来的动静也没法闪开,所以四周众人只听得‘啪’地一声鞭子响,刚刚还恶声恶气的男人立刻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都被这一鞭子给抽得趴在了地上。

    看着那男人背上一道血淋淋的鞭痕,又看了看马车上挥出鞭子且神色冷冽的轩辕天心,四周围观的众人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男人趴在地上哀嚎,轩辕天心却连目光都没有动一下,垂眸淡漠地看着他,冷笑道:“瞎了你的狗眼了吗?连我的马车也敢冲撞?”

    原本四周人群还没怎么注意到这眼前的马车有特别的,但经过轩辕天心这么一说,众人这才仔细看向马车,当瞧得马车车厢上属于妖王府的图腾后,这里在场的众人都是脸色一变,看着那个倒地哀嚎的男人也是给出了同情的目光。

    那可是妖王府的马车啊!至于这个用鞭子抽人的小姑娘,毫无疑问便是那位妖王府未来的小王妃了。

    这到底是撞了什么狗屎运,才会撞到她的马车上去啊。

    至于那刚刚还在地上打滚哀嚎的男人此时也被吓蒙了,虽然疼得表情扭曲,但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哆哆嗦嗦地道:“小王妃饶命,草民不知道是小王妃的座驾,惊扰了小王妃,草民不是有意的,还请小王妃饶命啊。”

    “不是有意的?”轩辕天心闻言挑眉,笑了:“那你便是故意的。”

    “这……”男子脸上一白,看着轩辕天心冷厉的目光,却是连话都说不清楚般,“不是,草民不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破了胆,慌乱间他居然一直身边的女子,道:“是她,是她突然冲出冲撞了马车,跟草民没有任何的关系啊。”

    瞧得这男人居然如此孬种的作法,轩辕天心的眼中立刻闪过一抹厌恶,似不愿意再看他一眼般,微微侧头看向一旁的母女二人,但声音比起之前的冷冽却要柔和了几分。

    “你为何会突然冲出来?知不知道若是刚刚勒马不及时,你很有可能就会死在这马车下?”

    那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心灰意冷还是怎么的,这会儿见轩辕天心问来也没有了懦弱,先是恭恭敬敬地对着轩辕天心磕了一个头,声音微微发颤地道:“小王妃,是民妇惊扰了您的座驾,还请小王妃大人有大量,放过别的不相干的人吧。”

    轩辕天心垂眸看着她不语,直到半晌后,方才问道:“那你呢?放过别的人?那你怎么办?”

    “民妇一人承担,只要小王妃饶过他们,民妇可以以死谢罪。”女人道。

    “呵。”轩辕天心笑了,看着马车下磕头的女人,道:“你若死了你可想过你怀中的女儿?你在或许还能成为她唯一的避风港,而你一旦不在了,那她可怎么办?”

    那女人闻言身子一抖,缓缓抬起头来,眼中却没有任何的神采,凄苦道:“还能怎么办?即便我不死,我也没有能力护住她。”说着侧头看向身边的女儿,哭道:“只能怪我们命不好。”

    “命不好就改命,认命什么的可不是解决的办法。”轩辕天心突然跳下了马车,一把将女人给扶了起来,然后瞥了一眼一旁瑟瑟发抖的男人,道:“就为了这么一个男人,你就认命了?”

    那女子闻言一愣,轩辕天心侧眸看向她,道:“我听你说话倒是想读过书的人,即便是再落魄也不至于落入青楼,是他将你给卖进去的?”

    女子闻言咬唇不语,轩辕天心摇头:“如今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是要继续待在青楼赚钱养家呢?还是离开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

    “小王妃……”那女子还没说话,一旁跪在地上的男人却是脸色大变,“小王妃,这是草民的家务事,小王妃即便身份尊贵,但也不能挑唆草民的妻子啊……”

    “妻子?”轩辕天心一眼斜了过去,冷笑:“一个连妻子都能卖入青楼的人,你怎敢有脸说这话?”

    “我观你这身打扮似乎也是个读书人吧?”轩辕天心继续道:“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居然靠自己的妻子卖身的钱来过活,你倒是一个吃软饭吃得最独特的人了。”

    “小王妃……”那男人脸上一白,跟着一青,却张了张口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轩辕天心似懒得再看他一眼,将目光往四周一扫,沉声道:“我从前就听过这么一句话,一个男人除了要守住自己脚下的土地,还要能护住怀里的女人。守住自己的脚下的土地或许对有些人来说太困难了些,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子都护不住,还亲手将妻子卖入了青楼,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男人?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想着卖入青楼,你又怎敢说自己是个父亲?”

    “一个连丈夫、父亲都做不好的人,你又何必当男人?”轩辕天心垂眸再次看向脚边的男子,沉声冷笑:“别说什么为了儿子的话,你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简直就是愚蠢,若你当真是为了儿子着想,就该自己去外面赚钱养家,靠一个女人卖身的钱来养活你们,你作为一个男人又怎么好意思活在这个世上?!”

    这…这是什么话?

    那男人吓得身子一软,再次瘫坐在地上,莫非这个小王妃还想要杀了自己不成?

    瞧得轩辕天心那冰冷的目光,男子立刻惊恐地磕头求饶:“小王妃说的是,小人不配为丈夫,也不配为父亲,还请小王妃饶过小人一命啊……”

    看着男子一边痛哭流涕的求饶,一边不断地磕头,轩辕天心侧头看向身边的女子,挑眉道:“这样的男人,你觉得你和你的女儿跟着他可还有什么出路?”

    女子本来就心灰意冷,如今瞧得男人这般模样,脸上的神色更是麻木了几分,只死死抱着怀中的女儿,摇头道:“民妇不想跟着他了,不仅是为了自己,更为了我的女儿。”

    “那你的儿子呢?”轩辕天心问道。

    “虎头他……”女子脸上闪过一抹复杂,摇头:“虎头并不是民妇的亲生儿子,而是家中……”似想起了什么般,将剩下的话又吞了回去,然后猛地对轩辕天心跪了下去,磕头道:“小王妃,民妇恳求小王妃做主,让民妇跟他合离,这一辈子我算是毁了,但是为了我的女儿,我也不能倒下去。”

    “你的卖身契可还在青楼?”轩辕天心没有让她继续磕下去,而是再次将她一把给拉了起来,“既然是为了女儿,青楼那种地方也不适合你再待下去,而你也决心跟他合离,那么不如便进我妖王府某个什么差事吧。”话落,看了她怀中的小姑娘一眼,继续道:“将你的女儿一并给带入府中也可以。”

    当听得轩辕天心居然要她进入妖王府后,那女人麻木的脸庞上终于有了一丝神色,似大喜过望般,想要继续跪下磕头,却被轩辕天心再次制止。

    “多谢小王妃,多谢小王妃……”

    “秋秋。”轩辕天心摇了摇头,侧身看向秋棠。

    秋棠闻言立刻恭敬道:“小王妃放心,她们的事情属下会立刻安排。”

    “还有她的和离书和卖身契。”轩辕天心提醒。

    “属下明白。”秋棠点头,然后突然拍了拍手,暗处立刻跳出两个暗卫,道:“将她们先带回去。”

    直到将母女二人带走,轩辕天心这才看向地上已经瘫出一团的男人,冷声道:“至于你该怎么做你应该明白吧?本王妃一向喜欢聪明的人,可别让我动手啊。”

    话落,不再看男人一眼,转身上了马车,“秋秋,赶车走了。”

    秋棠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同为男人,他也一样看不起这吃软饭的货色。

    妖王府的马车晃晃离开,直到马车拐角没了影,四周看热闹的人群才继续谈论起来。

    但不管怎么讨论,却没人去同情那个男人一下,都是在说妖王妃如何如何的心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