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49:偷渡出去!

正文 049:偷渡出去!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兰因所住的小楼就像是内院中的禁地,若无重要的事情,一般人都是不会靠近这边的,所以也导致了这附近几乎没有什么人影。

    轩辕天心穿过花海,绕了几条小道后方才瞧见别的人,不过她还没有走出内院的大门,便在大门的广场前碰见了结伴走来的烈重渊和燕君折。

    熟人相遇少不得要寒暄几句,只不过轩辕天心却觉得今日燕君折打量自己的目光颇为奇怪,便忍不住问道:“燕学长作何这般看着我?可是我哪里有什么不妥吗?”

    燕君折闻言一笑,收回了打量目光,道:“你看着倒是没什么不妥的地方,只不过昨日夜里我刚从冥想中醒来时,听重渊说你在聚灵阵中伤得十分惨烈……”话音一顿,再次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继续笑着道:“本来我二人还想去探望探望你来着,没想到却是正好遇见了。可我瞧着你现在的样子,并没有重渊说得那般惨烈啊。”

    轩辕天心闻言嘴角隐隐一抽,虽然也知道燕君折其实是在关心自己,但这话中的揶揄之意也十分的明显。她先是看了烈重渊一样,这才干巴巴地笑道:“多谢两位学长还想着去探望我,只不过看上去惨烈了些,其实都是些小伤,并不碍事儿。”

    她今日就能出门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大的伤势,不过燕君折又好奇她究竟在聚灵阵深处经历了些什么,所以又问道:“那聚灵阵深处就真的如此凶险吗?连你都在里面吃了亏。”

    这个丫头的本事儿有多大,作为跟她相处过有些时日的燕君折自然是清楚一些的,若是连她都在里面吃了亏,这要换成是自己跟重渊的话,只怕会比她更加惨烈。所以燕君折原本还想着等下次有机会时去阵中深处瞧瞧的想法,如今也是有些犹豫了起来。

    轩辕天心瞧着燕君折神色中的若有所思,立刻了然了他的想法,点头道:“的确有些凶险,所以二位学长若是再有机会进入聚灵阵时,最好不要靠近那里。”想了想,又觉得以燕君折跟烈重渊的天赋应该比寻常人要好很多,又道:“当然,若是二位学长对那里实在是有兴趣,或许等到二位修为到达王境时可以去试一试。”又不怎么放心地道:“但也不要太勉强,那灵气风暴着实是有些恐怖,即便是有着护体的手段,在那风暴中都是使不出来的。”

    见轩辕天心说得慎重且在提到那什么灵气风暴时还有些心有余悸,燕君折立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能将这丫头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完全可以想象到那灵气风暴该是何等的棘手。

    不再谈论聚灵阵中的事情,燕君折将话题一转,笑看着她问道:“虽说你昨日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势,但也应该好好休养几日,可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儿?”

    “我啊。”轩辕天心笑了笑,朝不远处的大门口一指,道:“我要出去一趟。”

    听说轩辕天心要出去,燕君折还没什么反应,一旁的烈重渊却是眼中一亮,看着她问道:“你可以随意进出内院?那你能带人出去吗?”

    “我有通行令,但是能不能带人出去就不知道了。”轩辕天心愣了一愣,看着烈重渊眼中的神色,问道:“烈学长是想要出去?”

    烈重渊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咧嘴道:“你也知道内院中的制度,除了假期或者是特殊情况外,内院弟子一般是不允许外出的。我在外院悠闲惯了,突然这么被束缚,还是有些不习惯。”说着转头眼巴巴地看了大门口一眼,又道:“你可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轩辕天心一挑眉,心里也默默算着日子,但是算来算去,她并没有觉得今日有什么不同的,更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啊。

    烈重渊闻言和燕君折对视一眼,然后前者有些神神秘秘地对轩辕天心招了招手,三人一道退到了无人的角落后,烈重渊才说道:“今日是八月底的最后一日,虽然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但是每两个月的最后一日都是天下第一楼举办特殊拍卖会的日子。我从一个月前便得到了消息,今日第一楼拍卖的物品当中有不少稀罕的宝贝,若是错过了这一次,以后还能不能遇上就不知道了。”

    “稀罕的宝贝?”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动,对于烈重渊的家世她并不清楚,但是从烈重渊随手便能拿出一张黑晶卡来便也能猜出他的家世定然不俗。

    一个家世不俗的世家少爷肯定见过不少宝贝,但连他都说今日第一楼拍卖的物品里有着稀罕之物,那么就有待商榷了啊。

    烈重渊见轩辕天心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急切地问道:“小丫头,你先别忙着在这里转脑子,先说说你能不能凭着通行令将我和君折带出去啊。”

    轩辕天心再次眯了眯眼,抬眸看着烈重渊。

    她的通行令肯定是不能带人出去的,但是她却有其他的办法将人给偷渡出去……

    心中有着什么立刻敲定,轩辕天心看着二人笑了,笑得如同小狐狸,“两位学长很想出去?”

    每次一瞧见轩辕天心笑得这么开心,烈重渊就有一种深深的蛋疼,所以当前者如此笑容可掬地询问自己是不是想出去时,烈重渊的心中立刻咯噔了一下,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见烈重渊盯着自己不说话,轩辕天心也不在意,继续笑容可掬地道:“第一楼的拍卖物品可不便宜,但我瞧着烈学长如此心急还十分的势在必得,烈学长的家底倒是很让我羡慕啊。”

    烈重渊:“……”木然转头看向身边的燕君折,似无声地道:君折,我觉得我今日或许会大出血一次。

    燕君折嘴角抽了一抽,其实他也有这样的感觉。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二人不再说什么,直到半晌后,还是烈重渊忍不住了,方才咬牙问道:“小丫头,你想要什么?”

    “哎呀,烈学长说的哪里话。”轩辕天心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正经道:“怎么是我想要什么呢,学长可还记得你如今跟我还有卖身契存在?连你人都是我的,你身上的身外物难道还能例外不成?”

    烈重渊:“……”

    同样跟轩辕天心有着卖身契的燕君折默默地将头转向了一旁。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有些脸黑却说不出任何反驳话的烈重渊,心情颇好地道:“瞧把烈学长给急的,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放心好了,我没有那么缺德的。只不过你说的那个拍卖会我也有些心动,但奈何囊中羞涩,万一我瞧上了什么东西,就有些……”

    话说到这里,烈重渊也立刻明白了过来,当即打断她未说完的话,道:“我买!”

    轩辕天心闻言眼睛亮了,可脸上的神色依然有些纠结,“这不好吧?第一楼的东西可贵着呢,又经过一轮竞拍,只怕那价格……”

    烈重渊大手一挥,豪气万分地道:“只要是钱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啪——!’

    轩辕天心合掌一拍,笑了:“烈学长果然财大气粗,既然你都这么爽快了,那我也不能再藏着掖着啊。”话落,冲二人再次展颜一笑,道:“我的通行令虽然不能带人出去,但是我却有其他的办法将二位带出去。”

    财大气粗的烈学长有些牙痒痒,但燕君折却是好奇地看着她问道:“什么办法?”

    “特殊空间。”轩辕天心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笑道:“即便是长老阁的所有长老联手把关,都不能将你们查不出来。”

    ……

    ……

    半个时辰后,轩辕天心凭着通行令,晃出了内院,并一路畅通无阻地穿过了横在内外院之间的林子。期间还遇到了一些妖兽,不过当她的气息一放出去,那些原本想要朝她扑去的妖兽们就如同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刻哀嚎一声齐齐转身跑了。

    出了保护林子的结界后,喧闹声也是隐隐传来,比起内院中的安静,外院中果然要有人气些。

    而当她一路出了学院,便瞧见了学院大门的对面停放着妖王府那辆熟悉的马车,马车上还坐着正在打瞌睡的秋棠。

    轩辕天心挑了挑眉,朝着马车走过去,“秋秋大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秋棠猛地一听见她的声音后也是立刻醒了瞌睡,跳下马车行了礼,笑道:“我们四人每天都会轮流等在这里,想着只要小王妃您一出来便能将你接到。”

    轩辕天心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你们也不怕麻烦啊,其实就算不来接我,我也能找到路的。”

    “这又不是您认不认路的问题。”秋棠忠厚地一笑,道:“您也知道如今您的身份被很多人盯着,虽然帝都中有人暗中保护您,但是难免也会有疏忽的时候,左右我们四人如今也没什么事儿,在这里等一等也没什么的。”

    话落,秋棠看了一眼学院的大门,又道:“不过自从小王妃进入内院后确实有些不方便,内院不似外院这般,我们的人并不能进去贴身保护您,就连有时候想要联系小王妃,也得需要去找天老。”

    被秋棠这么一说,轩辕天心也是立刻一拍脑门,道:“我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说着便开始在怀中摸,然后摸出了一块秋棠分外熟悉的龙形玉佩,递给他道:“这块传音佩你拿着,以后不用这么天天等着这里,我若要出来,就会提前用传音佩通知你们。而你们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也可以用传音佩通知我。”

    可是轩辕天心的手还未递到秋棠手上,秋棠就立刻色变地连连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恐地看着轩辕天心,将头都摇成了拨浪鼓,“小王妃,您这玉佩属下可不敢收,这要是收了,主子肯定会拔了属下的皮的。”

    开玩笑么!那玩意儿主子也有,而且主子一直将那东西当成心肝宝贝贴身放着,说是跟小王妃的定情信物呢。他要是真收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若被主子知道,那他铁定会被主子修理的十分凄惨。

    瞧得如此惊恐的秋棠,轩辕天心顿时翻了翻眼皮子,前者这么害怕的原因她是知道,但她手中的这个真的只是个传音佩而已,做什么跟见了鬼似的!

    “让你收着你就收着,不过是通讯用的什么,有什么可怕的?”轩辕天心的小脸有些黑,瞪着还想要拒绝的秋棠,怒道:“大不了等你家主子回来后你再还我便是了,他如今又不知道,你怕什么啊?拿着!”

    秋棠打死不接,气得轩辕天心都有些哆嗦了,只能最后强硬道:“秋秋!你若是再不接,以后就别想我再管妖王府的事儿,你当我的时间很闲是吧?”

    秋棠还想垂死挣扎,但轩辕天心的眼神儿特别的犀利,秋棠也只能咬了咬牙,赴死般地接过传音佩,那手还在哆嗦,道:“小王妃,待主子一回来,属下就会偷偷还给您,您可千万别告诉主子啊。”

    轩辕天心闻言没好气地瞥了秋棠一眼,这皇明月到底有多招人怕才能将自己的属下养成这般?她瞧着秋棠哆嗦得就跟自己是要强了他似的。

    哆嗦的秋棠将传音佩贴身藏好,依然不怎么放心般,提醒道:“小王妃,这玉佩…。以后你可万不要再给旁的什么人。要是被主子知道了,只怕……”

    “怕什么?”轩辕天心爬上马车,居高临下地睨着他。

    秋棠张了张嘴,想说就怕主子知道了会宰了那个有玉佩的人,但看着轩辕天心的眼神儿,他又将话给吞了回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哪知轩辕天心一哼,即便秋棠不说,她也是自然那没说的话是什么,冷笑道:“给他个胆子!”

    瞧着钻入车中的人,秋棠站在原地打了一个哆嗦,眼神儿变得有些惆怅。

    主子或许真没有那个胆子,但是主子却会暗地里使绊子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