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46:我只软弱一下(二更)

正文 046:我只软弱一下(二更)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原来大圣也知道您的脸皮很厚啊!

    轩辕天心默默在心里添了一句,但始终没敢将这话说出来。``し

    寻了一处干净的地儿,轩辕天心盘膝坐了下去,用手撑着下巴,一边守着随云他们,一边在心里问大圣:“大圣,您说这法则之力,究竟要怎么用?我虽然领悟了它,却有些不大明白。”

    说起这个法则之力,大圣也来了兴趣,翻身坐好,道:“其实法则之力说来也简单,就是你对一种力量的领悟。打个比方说吧,你可晓得皇明月那小子领悟的是何种法则?”

    轩辕天心闻言摇头,她还真不晓得这个。

    大圣笑了笑,哼道:“问你也白问,当初你连法则是什么都不晓得,自然也不知道他领悟的是哪种法则了。”

    轩辕天心立刻做出虚心受教的模样,问道:“那他领悟的是哪种?”

    “他呀。”大圣嗤了一声,砸吧嘴道:“他领悟的可不止一种,但当初在那处遗迹里却只用出了一种。”

    轩辕天心越发虚心受教。

    大圣哼了哼,继续道:“那小子是个了不得家伙,脾气性子怪了些,但实力却极为可人的。当初他用出的法则虽然不大明显,但气息中却带着雷霆之势,若不出意外,他所领悟的法则之中便有一种是雷电法则。”

    “雷电法则?”轩辕天心眨眼,仍旧是一副茫然的模样。

    大圣也知道要她明白有些为难她,换了一条腿继续抖,道:“其实法则跟修炼者的属性有些相似,你可还记得上回给你过生辰,那小子蠢得用雷电之力在河里电鱼的一事儿?”

    轩辕天心忙点头,皇明月如此蠢萌的一件事儿她自然记得十分清楚。

    “他所领悟的雷电法则便相应了他的雷电属性,换言说,你的至尊法则也当如此。”大圣道。

    轩辕天心闻言皱眉,“可是属性当中却并没有至尊这一属性啊。”

    “我只是说法则跟属性相应,并未说法则就是属性。”大圣翻了一个白眼,道:“你所领悟的法则是你自己取名的,也是以前从来未曾出现过的,每个人的领悟都有所不同,你能自创一种法则,说明你已经走到那些人前面。”

    似乎见轩辕天心越听越茫然了,大圣啧了一声,又道:“这么说吧,咱们暂且不去管什么至尊法则,就单单说你领悟到它时的感受。你当初领悟到它的时候感受到了什么?是一种霸绝天下唯吾独尊的气势,对吧?”

    “对。”轩辕天心点头。

    大圣笑道:“那你觉得你自身有什么地方很符合这种霸绝天下唯吾独尊的气势?”

    轩辕天心张嘴咬住手指,她想不到啊。

    大圣再次啧了一声,用一种朽木不可雕也的语气道:“笨蛋!你的霸王枪决!本大圣的战意,都是以一个霸字为基础。而唯吾独尊,便是你自身的血脉!你们轩辕家是天道血脉,这天上地下的,有谁的血脉能大得过你们去?除了那几位天地同生的至尊外,这浩浩世间只怕还没有谁能尊贵得过你们去。”

    大圣哼了哼,抖着脚继续道:“你当时领悟法则之力时想的是什么?”

    “我自己的道。”轩辕天心这次回答得很是快。

    大圣嗯了一声,斜眼过去,问道:“那你的道是什么?”

    “王者之道。”轩辕天心的眼睛亮了,似明白了什么般,沉声道:“我的道是那至高之位,所以当初我将法则之力取名为至尊。”

    “那不就结了。”大圣嗤了一声,再次双手抱头躺了下去,道:“法则分很多种,而你这一种应该就是一种气势,不管你以后如何对敌,这一种气势就会给予你一种霸绝天下唯吾独尊的威压,哪怕是你弱战强,有着这种法则在,就能将你的实力生生提升到另一个高度。至于该如何运用,等哪日空了后你回那空间石碑里,本大圣教你。”

    “好。”轩辕天心点点头,心中突然有了隐隐的期待。

    大圣似犯困的眯了眼,淡淡道:“你能在王境就领悟法则这很是出乎我的预料,但你既然领悟了,想必对法则的领悟也有了一丝了解。记住你当初领悟法则的感觉,本大圣不期望你能再次自创出另一种法则,但是却希望你能在到达帝境前再多领悟一种,这是交给你的任务,你可明白?”

    “明白。”轩辕天心认真点头,“我一定会努力去领悟的。”

    “嗯,明白就好。”大圣翻了个身,声音小了些,“本大圣先睡会儿,你别吵我。”

    “好。”轩辕天心立刻退出了意识海,并在心中默默盘算着跟法则有关的事情。

    默默撑着下颚,轩辕天心的一双眼珠子却在滴溜溜的转,虽然这次她领悟的法则是自创,但大圣说法则跟属性也是相应的,皇明月能领悟雷电法则,是因为他拥有雷电的属性,那自己呢?

    轩辕天心皱了皱眉,她的属性之力可不少,那是不是说她也立刻领悟一种跟属性相应的法则?或者是领悟她所拥有的属性相应的全部法则?

    若是她将那些法则全部领悟,那么以后即便她还没有到达帝境,她又何须再担心无相殿内的那些老家伙?

    瞧瞧皇明月那个家伙吧,他就是领悟了多种法则之力,无相殿的那些人就十分的忌惮他,所以这法则果然是个好东西。

    这么一想,轩辕天心就越发期待起来。

    她想的认真,却没有发现身边守着的人已经瞧瞧的醒了过来。

    随云睁开眼睛就瞧见这丫头坐在自己身边一脸认真思索的模样,一会儿弯着眼角笑,一会儿又皱着眉头,他看得有趣便没有去打扰。

    直到随云目光下移,当发现她满身的血痕之后,一张俊美的脸才变了色。

    “小五。”

    轩辕天心的思路被打断,抬眼便看见随云已经从冥想状态中醒了过来,此时正脸色难看地看着自己。

    “随云哥哥你醒了?”轩辕天心眨眨眼,盯着随云有些不解,随云哥哥的脸色怎的如此难看?

    随云皱了皱眉,抬手拉过她,沉声问道:“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轩辕天心顿时一个激灵,心中道了句完了,脸上却十分镇定,摇头道:“没什么,就是之前去泉眼的时候在灵气风暴中被伤了一下。”

    见随云脸色依旧难看,轩辕天心立刻挽了

    他的手,笑吟吟地道:“这都是小伤,而且比起这些伤势,我的收获可大了。”抱着随云的胳膊摇了摇头,软软糯糯地问道:“随云哥哥就不想知道我收获了什么吗?”

    随云有些无奈,虽然明知道她这是在故意转移话题,但是面对撒娇的妹妹,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问道:“收获了什么?”

    轩辕天心眨眨眼,虽然之前老师说法则的事情不能告诉旁的人,但是哥哥可不是外人,所以轩辕天心并没有对随云隐瞒,神神秘秘地凑近随云耳边,小声儿地道:“我灵力突破了王境……”

    随云闻言双眸一亮,接着便听到轩辕天心继续小声儿地道:“还领悟了法则。”

    ‘唰——!’

    随云霍然抬头,神色震惊地看着她,不可置信地问道:“小五,你说什么?你领悟了……”

    “嘘!”轩辕天心一把捂住了随云的嘴,双眼贼溜溜地扫了四周一眼,小声儿地道:“我的哥哥喂,声音小点。”接着再道:“是真的,老师说我是自创了一种新的法则,但是让我把这事儿给捂严实了,不许告诉别人。”

    随云被捂得有些喘不过气儿,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知道轻重,自然也知道兰因为何要让她不许告诉别人。但一想到她居然在王境就领悟了法则,随云心中的激动比轩辕天心本人还要来得大。

    但激动是激动,随云毕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小五能在王境就领悟了法则之力,再看她这满身的伤痕,他便知道这丫头在那阵内深处受了多少的苦。

    随云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变得有些疼惜,这个妹妹只有十六岁,十六岁是女孩子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却因为她的身份,她肩上所背负的担子,只能让自己一路踏着艰辛往前走。

    轩辕天心被随云这种疼惜的目光看得有些鼻尖发酸,他们是亲人,还是血脉至亲,所以哪怕别人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她都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但是被随云这么看着,那种心酸和委屈情绪就会突然自心底冒出了。

    有些心酸和委屈,只能在家人的面前流露,轩辕天心也同样如此。

    灵气风暴中宛如凌迟的痛苦,她都可以一声不吭的扛下来,但她不疼吗?不委屈吗?当然疼,也当然委屈,但她不能说,更不能喊疼。

    只有在对着自己的家人的时候,她才有放下伪装的时候。

    轩辕天心眼睛有些发酸,垂眸不看随云,嘟囔道:“随云哥哥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一看着我,我就会产生依赖和软弱,但我不能软弱。”

    随云目光一沉,心中的滋味更不好受了。

    抬手将人抱住,轻轻拍着她的头,沉声道:“小五,你不过才十六岁,软弱一下没什么的,我是你的哥哥,是你的家人,在哥哥面前,你不用那么坚强。也正因为我是你的哥哥,所以你大可以依赖我,不仅是我,还有你的随风哥哥,还有爹和娘,我们是血脉至亲,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你后盾。或许我们并没有多大的能力,但是为了保护你,我们一家人哪怕是拼掉性命,也会保护你。”

    轩辕天心咬唇点了点头,将脸埋进随云的胸口,低声道:“我就只软弱一下,一下就好,不能再多了……”

    “疼吗?”随云垂眸问道。

    “疼。”轩辕天心吸了吸鼻子,但又笑道:“但很值得,这些伤能换来强大的实力,我觉得很值得。因为有了实力,才能保护住我的家人,随云哥哥…先祖的遗体,我会找回来的。”

    随云闻言闭了闭眼,低低嗯了一声,道:“哥哥陪你一起。”

    轩辕天心不说话了,随云也没再说什么,但二人心中皆是压制着一股滔天的恨意。

    而这股恨意的来源,皆是来自于无相殿……

    “哟,你们兄妹二人这是怎么了?”

    身后突然传来烈重渊打趣的笑声。

    烈重渊一醒来就瞧见这兄妹二人抱在一起,只不过随云将轩辕天心给挡住了,他看得并不大清楚,但虽然没瞧多清楚,他却感觉到了随云身上所散发的低气压。

    这突来的声音打断了轩辕天心和随云,随云护着怀中的人微微侧头看去,淡声道:“醒了?既然你醒了,便由你看着君折吧,我带小五先回去了。”

    烈重渊看了看身边依然在冥想状态之中的燕君折,起身朝二人走去,待得他走近,方才瞧见一直将脸埋在随云胸前的轩辕天心是何等的惨烈。

    那身上全是一道一道的血痕,身上的衣裳也毁得差不多了,衣裳上还有着很干枯的血迹。

    “这是怎么了?”烈重渊神色一沉,皱眉看着轩辕天心,又忙抬头看向随云,问道:“她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随云却不愿意多说,只是摇了摇头道:“小五进入了聚灵阵深处,遇到了灵气风暴。君折还未醒,你便先守着他吧,我带小五先回去了。”

    烈重渊有些愣愣地点了点头,“那你去吧。”又道:“她这伤最好还是去药堂看看。”

    “嗯。”随云点头,轻轻拍了拍轩辕天心的脑袋,轻声道:“小五,哥哥背你回去。”

    轩辕天心其实不大想让随云背回去的,但此刻她眼睛红肿的厉害,又不想被其他人瞧见,只能低低嗯了一声,垂着脑袋趴到了随云的背上。

    直到随云背着轩辕天心离开这里,烈重渊还是一脸茫然地摸着脑门,道:“难怪随云这么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这小丫头伤得也忒重了些,等君折醒了后,还是叫上君折去瞧瞧她吧……”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