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45:法则名曰:至尊

正文 045:法则名曰:至尊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此时的轩辕天心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十分奇妙的状态,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分外虚无缥缈,心中似有什么在翻涌,而脑海中又似乎有着什么即将呼之欲出。m 乐文移动网

    这种感觉,有点像蒙尘已久的灵台突然变得十分清明,仿佛所有的杂念都一扫而空似的。

    双眸缓缓闭上,轩辕天心静静感受着这种奇妙的感觉,然后她觉得似乎自己对天地之力多了一些领悟,而这种领悟,让她以前没怎么明白的东西仿佛瞬间都想通了般。

    她要找到一条路,一条适合她走的路……

    这一条是永无止境的路,也是充满了荆棘的路,有危险,也有收获,在这一条路上有人勇往直前,也有人半途放弃。

    放弃的人从此寸步难行,而勇往直前的人需要靠毅力、信仰、还有……道!

    自己的道!

    而她坚持勇往直前的毅力是那至高之位,她的信仰便是她所在乎的人,而她的道…。是一条王者之道。

    王…霸者至尊也!

    狭长的双眸猛地睁开,眼中有着金光流转,一股难掩的情绪自她的心底涌出,轩辕天心抬头看着茫茫苍穹,脸上的神色却是渐渐坚定。

    “法则…我的法则便是至尊!”

    ‘轰——!’

    刚猛霸道的气息自她体内冲天而起,似要冲破苍穹,带着一股谁与争锋的气势。

    在这股谁与争锋的气势下,即便是兰因都是神色一变再变。

    “好霸道的法则之力。”兰因紧紧盯着半空中的人,声音有些轻和复杂,“这是自创法则,并不是传承下来的。”

    领悟法则之力,这是每个到达帝境的强者最期盼的,众所周知,法则之力只有帝境实力的人方可有机会领悟,但是如轩辕天心这般仅仅是王境就领悟了法则,还是自创法则,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而所谓自创法则就是从来没有出现的法则之力,法则有很多种,十个领悟了法则之力的帝境强者,起码有多半都是领悟的同一种法则,像这样的自创法则,除了轩辕天心本人以外,就没人能够再领悟,这是独一无二的法则之力。

    兰因仰头看着轩辕天心,疑惑自语:“如此霸道的法则之力,该是什么?”

    话音落下,半空中的轩辕天心似乎也将将把她所领悟的法则融会贯通,小脸上依然带着一丝兴奋,但周身的气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即便是兰因都能感觉到,看着如今的轩辕天心,兰因觉得她似乎就跟换了一个人般,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气势,让人心中微微有些发颤。

    “老师?”

    轩辕天心缓缓自半空降下,这才发现了兰因,惊讶地看着后者,问道:“老师怎么会在这里?”

    兰因看了她一眼,将心中的震惊敛下,道:“聚灵阵中出现了暴动,又久不见你出来,所以便进来寻你。”

    闻言,轩辕天心眼皮子一跳,看着兰因清冷的眼眸,她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小心翼翼地问道:“暴动?什么样的暴动?阵中怎么会突然出现暴动,该不会是因为……”

    虽然她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兰因就跟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般,点点头,看着她道:“你引起的。”

    “……”轩辕天心咬了咬唇,心道还真是自己引起的啊,“那…那…可有引起什么麻烦?”

    “小麻烦。”兰因摇了摇头,“所幸并未引起什么损失。”

    当听到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后,轩辕天心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若是因为她造成了什么损失,她可赔不起啊。

    瞧得轩辕天心一脸庆幸地拍着胸口,兰因有些无奈,虽然并没有造成什么特别大的损失,但毕竟也还是有些损失啊,这泉眼里的天地灵气经她这么一吸收,可是生生少了一大半。

    当然,兰因还算厚道,并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

    看着她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兰因再次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已经突破,就跟我一道出去吧。”

    “好。”看着兰因转身朝外面走去,轩辕天心立刻跟了上去,“老师,我哥哥他们呢?”

    “早已经出去了。”兰因道,“整个阵中就只有你未出。”

    “这样啊。”轩辕天心又赶紧跟上去几步,却不料兰因突然身形一顿,她一个没刹住脚,砰地一声撞了上去。

    “老师……”鼻尖撞在兰因的背上,轩辕天心的眼睛里立刻冒出点点水花,而兰因也被她这一撞给撞得往前一个踉跄。

    摸着发酸的鼻尖,轩辕天心泪眼汪汪地盯着兰因,嘟囔道:“老师你怎么突然就停下来了?我就这么一挺鼻子最好看,万一给撞塌了怎么办啊。”

    兰因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回身看着她,见她捂着鼻子两眼泪汪汪的模样,眼底却极快地闪过一抹笑意,“你跟得太紧了。”

    轩辕天心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儿,老师的背后又没有长眼睛,自己撞上去,这错也是自己这个在后面的人,随揉了揉鼻子,问道:“那老师你突然停下来干什么?”

    “你刚刚可是领悟了法则?”兰因瞥了她鼻子一眼,道:“我观你之前的气息似乎有些强劲,法则之力也很是罕见,你领悟的是哪种法则?”

    说起这个法则,轩辕天心也不揉鼻子了,眼中再次露出一丝兴奋的光芒,道:“我也不知道是哪种法则,但是我自己给它取了一个名字。”

    “哦?”兰因眸光一动,瞧着她兴奋的小模样,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幅度,突然抬手点了点她之前被撞得有些发红的鼻尖,问道:“什么名字?”

    轩辕天心被兰因这个看似有些亲密的动作给一惊,原本是想要跳开的,可是看着兰因脸上淡淡的笑意,她却忘了躲开,只是傻愣愣地看着兰因,心道老师居然笑了?一向清清冷冷的老师居然也会笑?不过笑起来可还真好看啊……

    “小五。”看着轩辕天心傻愣愣地盯着自己,兰因疑惑地皱了皱眉,原本点着她鼻尖的手指缓缓移到她的眉心,然后再次轻轻一戳,道:“你在想什么?”

    轩辕天心被这一戳给戳得立刻回神,然后忙退了两步,摇头:“没,没什么。老师你刚刚说什么?”

    奇怪地看了一眼有些慌的轩辕天心,兰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能再次问道:“

    我是问你那法则之力你取的什么名字?”

    “哦,这个啊!”轩辕天心立刻弯了眼睛,欣喜道:“至尊。我给它取名为至尊。”

    “至尊?”兰因一愣,看着她问道:“为何取名叫至尊?”

    轩辕天心低低唔了一声,皱眉认真道:“之前我在领悟它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霸道气势,那种唯吾独尊的霸道,我觉得唯一至尊二字方可配得上。”

    “的确很霸道。”兰因点点头,之前的那股气势即便是他都有种想要臣服的感觉,若是取名叫至尊也并无不可。

    “所以啊,我给它取名为至尊。”轩辕天心笑道:“至尊法则。”

    看着轩辕天心脸上的欣喜笑容,兰因沉默了一瞬,提醒道:“那是你自创的法则,由你命名也没什么,但是小五,你领悟法则这一事儿,万不可对旁的人说起。”

    轩辕天心一愣,见兰因神色严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好。”

    虽然她点头答应,不过看她懵懂的样子,兰因似无奈地再次叹了一口气,看着她认真道:“不到帝境实力是不可能领悟法则之力的,即便是到达了帝境修为,想要领悟法则之力也要看机缘。如你这般不过王境便领悟了法则之力,若是被别的人知晓,你可知道这会造成怎样的轰动?”

    “你本就太引人注意了,你的身份、你的天赋、若是再被人知晓了这一件事儿,哪怕是皇室再能护得你密不透风,但是有些人依然会选择冒险对你出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想来你应该懂的。”

    兰因本就是话少的人,很少能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但他话中的关心,轩辕天心还是听得出来的。

    抬眸看着兰因,轩辕天心点了点头,认真道:“老师放心,我一定会小心,不会告诉别人的。”

    “那便好。”兰因似乎又笑了一下,道:“走吧,先随我出阵。”

    ……

    ……

    “怎么还没出来?”

    聚灵阵外,南宫寻已经是第十遍询问了,若不是旁边有着大长老拦着他,只怕他早就进去寻人了。

    瞧得南宫寻不停地在眼前来回渡步,大长老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既然院长已经进去了,你还担心做什么?难道你觉得有院长在,那小丫头还能出什么事儿不成。”

    “话也不是这样说。”南宫寻皱眉看向大长老,道:“院长的修为自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但是那小丫头进入泉眼的时间太久了,万一已经出了什么事儿,那可怎么办?那丫头当初刚来学院,可是老夫一眼就瞧中的,即便不说老夫,你想想若是她在学院出了什么事儿,妖王府中的那位闹起来,你们谁拦得住?”

    “这……”大长老闻言一噎,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盘膝冥想的随云,心道那丫头若当真出了什么事儿,别说妖王府的那一位会闹,只怕眼前这个就会先闹了。

    这么一想,大长老的心中也焦急了几分,抬眼看向聚灵阵,犹豫道:“要不,老夫进去看看?”

    “早就该进去了。”南宫寻一甩袖子,道:“我同你一起进去找人。”

    “好。”大长老点点头。

    二人正欲要进入聚灵阵,岂料聚灵阵中便传出了动静,让得守在阵外的一群人顿时将目光看了过去,大长老和南宫寻二人也同时止了停了下来。

    须臾,兰因和轩辕天心一前一后自聚灵阵掠了出来。

    “丫头。”南宫寻在瞧见轩辕天心出来后脸上一喜,但等到轩辕天心一落地,瞧得她满身伤痕累累后,又大惊,“丫头,你这满身的伤是怎么回事儿?”

    别说南宫寻有些急眼了,等在外面的大长老一行人也是一惊。

    不怪他们被惊住啊,主要是轩辕天心此时的形象当真是十分的凄惨,就连之前兰因在泉眼旁找到她的时候也被她的模样给吓了一跳。

    看着瞬间将自己给围住的众位长老,轩辕天心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小伤,没什么的。不过是之前闯灵气风暴时留下来的。”

    闻言,众位长老齐齐对视一眼,这丫头果然去了泉眼。

    虽然明明已经知道了,但听她自己亲口说出来,众位长老还是有些心惊肉跳。

    不过才刚刚到王境的小丫头就跑去闯灵气风暴,这小丫头的胆子也忒大了些,瞧瞧这一身的伤,进阵前还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出来后就跟受到了什么摧残似的。

    南宫寻的一双虎目早就瞪圆了,盯着轩辕天心半晌,气得哆嗦地道:“你这个丫头委实大胆了些,那泉眼就连老夫在里面待久了也会觉得不适,你一个刚刚到王境的小丫头也敢闯进去,你说说你…你这个脑子是怎么的长的?哪有这么虎的丫头!”

    估摸是察觉到这位南宫大长老是着急上火了,轩辕天心立刻垂着脑袋不吭声。

    大长老瞅着她浑身的伤势似乎已经结痂,又看着她垂着头听训的模样着实可怜,便笑了笑打圆场,道:“这人已经好好的出来了,所幸也没出什么事儿,就不提了,不提了。”

    “大长老你可别被她给骗了。”但南宫寻却不吃这一套了,瞪着轩辕天心哼道:“这丫头每次做了什么坏事儿就是这么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但事情过了后,她依然会继续做坏事儿。”

    大长老呵呵一笑,垂眸看向轩辕天心,而后者却在南宫寻话落后,鼓着腮帮子嘟囔:“哪有南宫大长老说的这么严重。”

    “你还不服气?”南宫寻眼睛一瞪。

    轩辕天心立刻摇头,瞅着身边兰因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这明显是一副不打算管的态度,轩辕天心立刻心里有些发苦。

    “丫头,我观你的气息似乎比以前更强劲了一些啊。”一旁副院长挤上前来,瞅着轩辕天心看了一圈,笑眯眯地问道:“你既然去了泉眼,可是有什么收获?”

    经副院长这么一问,其他长老们也立刻盯着她仔细打量起来,但越打量,他们眼中的惊讶之色就越大。

    刚刚他们只是瞧着这丫头一身伤并没有看到其他的,如今这么一瞧,她的气息可不就是强劲了不少吗!

    被这么多人齐齐给盯着猛瞧,即便是轩辕天心的脸皮再后,也被瞧得有些不自在了。

    往后退了退,轩辕天心摸着鼻尖干笑道:“是突破了。”

    “哦?”一众长老好奇了,太上长老这时也走了过来,看着她笑问道:“什么突破了?你且放出气息来看看。”

    轩辕天心抬眼看了看兰因,见兰因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便立刻伸出右手,只见一层淡淡金光自她掌心溢出。

    太上长老一行人瞅着她掌心的金光半晌,笑了:“战气厚实了,这是王境二重的气息。”

    南宫寻眯着眼睛转了转,突然一掌拍向轩辕天心的肩头,哼笑道:“你这小丫头向来不老实,但别想瞒过老夫,你只放出了战气,将你的灵力也放出来。”

    “对。”素问也连忙附和,“还有灵力,放出来看看。”

    这丫头是灵武双修,内院中的长老们全部都知道,所以轩辕天心即便是想瞒都是瞒不住的。

    所以在南宫寻和素问的话音一落,轩辕天心立刻转换了力量,将战气换作了灵力。

    同样是金色的光芒,可当灵力的气息一出现,南宫寻和素问二人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是……

    “灵王境!”素问吃惊地道。

    “嗯。”轩辕天心点点头,“多亏了那处泉眼,所以才让我能够突破到灵王境。”

    话落,只见南宫寻和素问二人对视一眼,然而二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后者更是笑着道:“好啊,好啊,双王境!十六岁的双王境。”

    “很好。”大长老也是笑眯了眼,看向一旁同样含笑的太上长老,道:“十六岁的双王境,咱们内院中果然出了第二个明月啊。”

    太上长老含笑点头,一旁的二长老也是闻言笑着道:“太上长老,十六岁的双王境,这一届的院校争霸赛……”

    “二长老。”可不待二长老将话说完,一旁沉默半晌的兰因却是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兰因皱眉看了二长老一眼,道:“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还为时过早。”

    二长老闻言一愣,看了看兰因,又看了看一脸若有所思的轩辕天心,他眼中闪过一丝什么,点头道:“院长说的对。”话落,又笑着道:“既然这丫头也出来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用守在这里了。在这里守了几日,就散了吧。”

    其他几位长老纷纷点头,四长老更是拽了拽二长老的袖子,并暗暗瞪了他一眼。

    什么不好说非要说这个!没瞧见院长是一副不乐意那丫头去参加大赛的样子吗?

    二长老被瞪得有些无辜,但是却不敢说什么,只能轻咳一声,跟着四长老走了。

    众位长老们各自散去,大长老想了想,在走之前对着轩辕天心道:“丫头,随云此时正在冥想之中,最好别让人打扰他,你……”

    轩辕天心立刻偏头去看不远处坐在树下的随云,除了随云外,在另一颗树下还坐在烈重渊跟燕君折二人,她想了想后,道:“大长老,反正我也没什么了,我就在这里守着我哥哥他们。”

    “也好。”大长老闻言笑了笑,道:“随云之前一直在担心你,若是醒来瞧见你,大概也能放心了。”话落,大长老再次笑了一下,方才离开了此处。

    见大长老走后,轩辕天心偏头看向兰因,道:“老师,我在这里等他们醒过来,你也在这里守了几日吧?不如你先回去休息,等他们醒来后我就回来。”

    “也好。”兰因看了一眼随云等人,点头:“你的伤……”

    “只是看着有些吓人而已。”轩辕天心不在意地笑道:“其实早就好了。”

    兰因看着她,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她,道:“虽然伤势好了,但应该有伤痕留下,将这瓶药收下,回去后放入水中…浸泡,对你有帮助。”

    “放入水中浸泡?”轩辕天心眨眨眼,满脸的困惑,这是指将药浸泡水中服用呢?还是将药放入水中,然后她在入水浸泡啊?

    轩辕天心捏着玉瓶不解,想要抬头询问清楚,结果当她抬头时却发现兰因已经不见了。

    奇怪地摸了摸头,轩辕天心嘀咕道:“老师怎么走了?还走这么快。”

    “嗤!”意识海中传来大圣的嗤笑声,“你老师终归是个男子,大抵是不好意思细说。这药应该是让你沐浴时放入水中使用的。”

    “这样吗?”轩辕天心眨眨眼,转身朝随云走去,奇怪地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老师是男子,大圣你也是啊,我怎么就没瞧见大圣你不好意思?”

    大圣唔了一声,翘着脚道:“这或许就是脸皮厚薄的问题吧……”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