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5:威慑,散场

正文 035:威慑,散场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特别是那一千人妖月骑,他们每个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肃杀之气让得在场不少胆子小的人都开始双腿打颤。

    重华门前的空地被千人小队给围成了铁桶般,以应天虎为首的武将们还好些,毕竟这些武将都是待过军营上过战场的,但可苦了那些文臣们,面对着这种阵仗,不少文臣都开始脸色发白起来。

    那可是妖月骑啊!

    虽然不曾见识过妖月骑在战场上的模样,可是也听说过不少,妖月骑的这些家伙可是一群杀神。

    “这…这…这简直是大胆!”

    妖月骑的出现太过突然,魏国公和御史大夫等人被弄得有些愣怔,如今反应了好一会儿总算是缓过了神,瞧得自己等人被妖月骑团团围住,魏国公再次被气得哆嗦了起来,指着轩辕天心就怒道:“妖王妃这是想要干什么?居然让妖月骑进入了帝都!你这是想要造反吗?!”

    妖月骑是妖王皇明月的私军,一般这种亲王私军是不准许进入帝都中的,即便是得了准许,数量上也是有限制的。

    如今这么一队妖月骑明晃晃的进入了帝都,且还将重华门前给团团围住,不管是从哪一条看,都是重罪。

    可是轩辕天心会在乎吗?

    自然不会!毕竟当初她要春笙去城外召唤妖月骑前来时可是当着皇帝陛下的面说的,皇帝陛下当时没有反对说什么,那就说明是默许了,那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造反?”轩辕天心一眼瞥先魏国公,冷笑:“我看想要造反的是你们才对!”

    “你血口……”魏国公气得眼前发黑,然而话没说完就被轩辕天心冷声打断,“魏国公先别忙着否认,我且问你们,你们这段时日在暗地里做的那些小动作,到底是为了龙昊的安全还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私心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若你们当真是为了龙昊的稳定,就不会在朝堂上引起文武双方的矛盾,皇明月如今的确是行踪不明,但正因为如此,作为龙昊国的栋梁的你们就更应该在这个时候帮助陛下稳定百姓还有军中将士的心,而不是为了一己私欲挑起更大的矛盾。”轩辕天心目光冷冽地盯着魏国公众人,沉声道:“再则,擅自散布妖王身死的消息,你们可知道这将对军中将士们造成多大的恐慌?皇明月死没死,难道有谁比我还清楚?”

    说着,缓缓高举右手,而她的手中捏着的正是皇明月的血玉王佩。

    轩辕天心目光微凝,视线缓缓划过四周,今日她不仅是为了要震慑住这群大臣们,更是要打消百姓心中的恐慌。

    帝都中的确是流传着妖王已死的言论,这样言论有些是出自这些大臣们,但轩辕天心更相信这些言论的背后还有一些心思不纯的推动者。

    皇明月的确是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作东西,但是他同样是帝都百姓心中的一根定海神针,虽然百姓们敬畏他如鬼神,但同样也知道,只要有他在,龙昊就决计不会出现什么危机。

    这是皇明月与生俱来给予他们的一种信任,所以龙昊国中也有着这样一个传言……有妖王在,可保龙昊百年无忧。

    目光环视一圈,最后定在魏国公等人的身上,轩辕天心挑眉问道:“这是什么想必各位大人们应该清楚。”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血玉王佩,通体晶莹剔透的血玉在阳光下散发着点点血芒,“这块王佩是当初皇明月给我做定亲礼的信物,也是他亲王的身份象征,但除了身份象征外,想必各位也知道,这块王佩更是类似于命牌的东西。王佩在而人在,若王佩碎便代表着人死,这块血玉王佩是皇明月的,它还好好的,那就说明皇明月依然活得好好的。我不知道帝都中流传的妖王已死的谣言是谁在传,又是谁在背后推动,不过我倒是要提醒一下那些在背后推动谣传的人……”

    话音顿了顿,轩辕天心突然一笑,笑得有些意味深长且不怀好意:“有胆子传这种谣言,那就想必做好了等他回来报复的准备,毕竟我家殿下的性子可不怎么好,若是等我家殿下回来了,他要做出点什么事儿来,那就有些对不住了。”

    话落,别说是魏国公等人,就算是应天虎那些在旁边看热闹的家伙们都是突然背脊一凉。

    那位殿下的报复手段……

    一想到这里,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瞧得这些人的脸上,轩辕天心倒是颇为满意,将手中的血玉王佩再次收起,笑吟吟地道:“至于诸位大人们担心的事情,我也清楚,你们不就是担心妖王殿下不在,军中的事物没人接管吗?”

    说到这里,魏国公等人其实也清醒了过来,心里原本是想趁着妖王不在的时候找找妖王府麻烦的心思也淡了许多,然而突然又听到轩辕天心这番话,顿时将目光看向了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所有人的心里都了一种感觉,这位妖王妃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她的心性和所做出来的事情,也不愧是能被妖王看中的。

    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对上他们看来的复杂目光,轩辕天心再次盈盈一笑,道:“殿下不在,我作为妖王妃,那么不管是妖王府还是妖王殿下的兵权,我都一并接管了。当然…若你们谁有不服的,大可以来找我,只要你们能从我手中拿走兵权,那么这兵权给了你们也没什么,不管你们谁来,我都接着。”

    缓缓退后一步,轩辕天心气定神闲地看着众人,笑问:“谁先来?”

    这……

    魏国公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倒是筹措了起来。

    这妖王妃明显是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摆开了擂台,只要谁打赢了她,那么就将兵权交给谁的意思啊。

    看着轩辕天心摆出了的架势,文臣们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若是比朝堂权谋什么的,或许他们还不惧,但是比拳脚功夫,别以为他们不知道这位妖王妃已经是帝都学院内院的学生,能进入帝都学院内院的人,哪个不是实力强劲的。

    再说了,他们也不过是想要找找妖王府的晦气,可也没想过真要去抢兵权啊,他们是文臣,要兵权干什么!就算把兵权给了他们,军营中的那些人也不会听他们的,他们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去捞过界!

    一时之间,这些文臣们都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半天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轩辕天心等了半晌之后挑

    眉看着他们,似善解人意般地笑道:“倒是我思虑不周,各位大人都是文臣,拳脚功夫或许不是各位擅长的,若是各位大人不行,也可以让家中的子弟代劳,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轩辕天心的确是没有任何的意见,但他们有意见啊!

    他们是文臣,更是书香世家!有那个书香世家的子弟是弃文从武的?!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所以轩辕天心的这番善解人意之后,还是没人出来说话。

    再等了半晌,轩辕天心不慌不忙地点了点头,道:“看来是没人出来了,那是不是就说明各位大人对我暂代殿下掌管兵权是没有意见了?”

    这……

    魏国公等人闻言皱了眉,历代龙昊皇室还没有哪个王妃可以暂代亲王掌管兵权的,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意见!

    但轩辕天心就跟没看见他们的神色般,自顾自地说道:“既然各位大人没有任何意见了,那么……”双眸微眯,看着魏国公等人将语气也是一沉,“从今日起,直到我家殿下回来,我不希望再有人谁来过问兵权一事。当然,作为妖王妃,我也更不想再看到有人来挑衅我妖王府,否则我若做出什么事情来,即便是我自己都害怕,所以各位大人还是悠着点,毕竟我的脾气也同样不是很好。”

    一番话将魏国公等人给说得老脸涨红,轩辕天心低低一笑,那笑声让得原本还想说什么的魏国公等人皆是头皮一麻,那到了嘴边的反驳却不知道为何又被他们给吞了回去。

    轩辕天心笑眯眯地看着众人,直到有不少人在她的目光下一脸不自然地转开了脸,方才淡声命令道:“春笙,带人送各位大人回府吧,顺便派人进宫去请御医为各位大人好好看,毕竟都是陛下在意的重臣,若是伤到了哪里,陛下也会心疼的。”

    春笙闻言在后面应了一声,然后挥手让妖月骑等人让开了一条路,更是指挥着妖月骑亲自将人送回府去。

    直到那些文臣们被‘请’走,轩辕天心这才慢悠悠地转身看向应天虎等人。

    “诸位将军也辛苦了,今日之情,我妖王府也记下了,等殿下回来后,我一定会让殿下好好感谢诸位。”对于应天虎等人,轩辕天心脸上的笑容倒是要真心不少。

    而应天虎闻言却是有些受宠若惊,特别是听到轩辕天心说等妖王殿下回来后要感谢他们,应天虎一行人立刻摇头,忙道不敢。

    他们的确是不敢,妖王殿下亲自来感谢他们,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惊悚。

    应天虎朝轩辕天心拱手一礼,道:“小王妃倒是客气了,殿下不在,我们这些人本应帮衬一二,若是以后小王妃有什么需要,只需派人来说一声便成。”

    “那就多谢应大将军了。”轩辕天心含笑点头,倒是没有推拒,既然她刚刚已经说过要帮皇明月暂时掌管兵权,那么该皇明月处理的军务她就得一并揽下。应天虎等人都是军中的老将,有他们肯帮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重华门前的闹剧总算是收场,而妖王妃的名字,在这一日也是被帝都中的所有人都记住了。

    那些暗地里还准备着看妖王府好戏的人也纷纷偃旗息鼓,虽然这妖王不在帝都,但人家妖王妃却还在,所以想要找妖王府的麻烦,只怕还得慎重一二。

    直到人群散去,原本还隐在暗处的夏言也跑了出来。

    夏言一脸意犹未尽地看着轩辕天心,道:“小王妃,你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过那些家伙?还得属下白白带着府里的暗卫们等在暗中。”

    “不这么放过你还想怎么样?”轩辕天心闻言瞥了夏言一眼,嗤道:“那些文臣们怎么说也是朝堂上的中流砥柱,若是今日真被我打残几个,朝堂上的事情还要不要运转了?”

    话说如此说,但夏言依然觉得便宜了那些家伙,但对于轩辕天心的决定,他却不敢有半点不满。

    似知道他在想什么般,轩辕天心眯着眼睛看着人群渐渐离开的方向,淡声道:“再则,那些大臣们虽然讨厌了点,但终究不是罪大恶极。他们会在这个时候针对妖王府,你们怎么不想想是为什么?凡是有因才有果,自己家有个得罪人而不自知的主子,他们能不针对你们吗?若想要不被人针对,那就好好管管你们那个有神经病的主子!”

    春夏秋冬四人闻言齐齐嘴角一抽,虽然小王妃这话说的有些不好听,但他们四人却是无言以对啊!

    这都是当初主子作出来的!

    瞧得春夏秋冬四人跟便秘似的神色,轩辕天心哼了哼,再道:“而且那些大臣们虽然蹦跶得欢,却罪不至死,只要震慑住了他们,以后也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今日这件事只是些许小事儿,但是这小事儿的背后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什么吗?”

    发现什么?

    春夏秋冬四人闻言齐齐一愣,然后四人的目光同时变得冷厉。

    看了他们四人一眼,也知道他们是想明白了般,轩辕天心抚了抚衣裳,淡声道:“坊间的那些传言到底是从谁口中传出来的?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为何,你们作为皇明月身边的得力助手都是吃白饭的?”

    四人闻言一凛,齐齐抱拳道:“小王妃恕罪,是属下等疏忽了。”

    “一时疏忽大意不要紧,就怕你们以后也就这样了。”轩辕天心瞥了他们一眼,哼道:“请罪什么的倒是不必了,我今日还得回学院,我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给我把那些到处散布谣言的人查出来。”

    “小王妃,这还用得着查吗?!”春笙一脸怒气,道:“肯定是无……”

    可惜他话没说完,就被轩辕天心冷厉的一眼给瞪了回去。

    轩辕天心没好气地看着他,道:“难道我会不知道?我让你们去查,你们就去查,哪怕明知道是谁,这样子也得做出来给别人看看。”

    “可是这么查有什么用?”春笙还是有些不明白。

    “呵呵,这用处就大了。”轩辕天心冷笑几声,阴测测地道:“杀鸡儆猴懂了不懂?敲山震虎会不会?即便查出来的那些人不是出自那里的,但也是帮他们做事儿的。一旦查出来后,给我全部拉去菜市口,抽筋扒皮会吧?皇明月会的手段都给我用出来,顺便告诉前来管刑的人,这就是蓄意谣传的下场,以后谁在让我听见皇明月死了这种话,这便是下场!”

    “……”春夏秋冬四人闻言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

    自从小王妃从北域回来后就越发凶残了,这一手可不仅是要震慑那些散布谣言的人,更是狠狠扇了无相殿一个巴掌啊,而且他们觉得,小王妃这般做法的最大原因还是因为不爽有人说主子死了。

    虽然说是因为主子,小王妃才变得如此凶残的,但以后等主子回来了,小王妃还是这么凶残的话,那万一主子惹到了小王妃,会不会被小王妃也拖去菜市口啊……

    这么一想,春夏秋冬四人的心情就变得有些纠结跟惆怅了起来。

    有个厉害的小王妃是件不错的事情,但是小王妃太厉害了好像也不是一件好事儿……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