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4 谁想要就拿来

正文 034 谁想要就拿来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一路出了妖王府,秋棠脸上的神色有些忐忑。

    他和冬凛默默跟在轩辕天心身后一步的距离,不时那眼神儿去瞅轩辕天心,之前在正厅里,小王妃的话中可带着腾腾杀气啊,这小王妃若是去了重华门,不会真的会动手宰一个两个大臣吧?

    虽然秋棠觉得那些蹦跶的大臣是挺讨厌的,但就算是他家主子那么个爆脾气,都只是将人弄得不死不活也没有真正要过那些个大臣的命。

    若小王妃待会儿真被那些家伙们给惹急了后杀了一个两个,且又在这个档口,只怕后面的情况还真会有些不好收拾,总不能将那些文臣们都给宰了吧?若真给全部宰了,该哭的就是陛下了,而且这样一来,对小王妃还有妖王府的名声就更不好听了。

    当然,若轩辕天心知道此时秋棠的所想就会认真地告诉他,你想多了。

    诚然,宰了那些大臣或许对她跟妖王府的名声不大好,但是妖王府在外面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名声。至于她自己的名声…轩辕天心觉得只要她一日是顶着妖王妃的头衔,跟皇明月有扯不清的关系,那么她的名声也注定是好不了的。

    所以名声这两个字,跟她的脸皮一样,都被变成了身外物……

    马车早已等候在王府大门外,看着轩辕天心利索的跳上马车,忐忑了一路的秋棠还是忍不住开口喊道:“小王妃……”

    一半身子已经进入马车的轩辕天心闻言一顿,然后侧头看来。

    秋棠犹豫地看着她,道:“待会儿…属下觉得待会儿小王妃即便是再生气,最多将人打个半死就好,他们的命…就还是留一留吧。”

    轩辕天心看着他半晌,奇怪问道:“我看上去是很嗜杀的人吗?”

    秋棠闻言一愣,就连一旁的冬凛都愣住了。

    轩辕天心继续看着他俩,奇怪问道:“还是你们觉得我看上去是那种没有脑子或者是像皇明月那种有神经病的人吗?”

    一连两问让得秋棠跟冬凛懵逼了,前者更是抽着嘴角道:“可是…可是刚刚小王妃不是说……”

    轩辕天心没等秋棠把话说完便是不在意地一挥手,道:“那不过是为了一个气势,气势这种东西嘛,想要唬住人就得先将自己给唬住。我又不傻,哪怕真想捏死那些到处蹦跶的人,但也知道现在这个档口若是真捏死了一两个就麻烦大了,我讨厌麻烦,就更不会去自找麻烦。”话落,直接钻入马车中,催促道:“别浪费时间了,赶车去重华门。”

    秋棠再一次被他们家小王妃的这种说一套却做另一套的性子给刷新了一下三观,不过原本还忐忑的心倒是不忐忑了。当下跟冬凛二人翻身上了马车,然后调转马头朝赶着马车朝重华门而去。

    轩辕天心闭着眼睛在闭目养神,当马车一路晃晃悠悠赶到重华门时,轩辕天心撩开马车帘子往外一看,当即便笑了。

    重华门外被围了黑压压一片的人,不过她眼力好,一眼便穿过人群瞧见了那些文臣武将们。此时文臣武将在重华门前被分了两个阵营,左边一群武将们个个脸上带着冷笑,而他们的身后还站了一大群同样在嘿嘿冷笑的家丁和护卫。

    而在武将们的对面,那些文臣们的脸上就精彩了,个个都是鼻青脸肿且满脸都是羞愤的怒火,在他们的身后也是站了一群同样满脸怒火的家丁,不过每个家丁的手中还牵着一只有着半人高的大狗。

    空气中似乎有着火药味在攀升,但奇怪的是,就在他们两拨人的不远处,宫门口还站了十八个身穿铠甲的侍卫,但这样侍卫就跟木头桩子似的,对于眼前这充满火药味的大臣们皆是当看不见般,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认真而严肃的站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其实这些站岗的侍卫们心里苦啊,眼前这么大的阵仗想要当做没看见那得需要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但奈何他们得了命令,不许说话、不许管、只要守好重华门即可。

    所以哪怕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们才又打过一架,他们也只能在心里默默暗示自己此时是个瞎子和聋子,就连刚刚那位御史台的监察御史大人被武将军给一脚踹飞到了他们脚边,他们都没看用眼睛去偷偷看一眼。

    三朝元老魏国公一边被人搀扶着,一边哆哆嗦嗦地指着对面抬头看天的大将军应飞虎,气得连话都开始哆嗦了:“反了!你们简直是反了!应飞虎你身为大将军,居然带头堵了重华门不让我等进宫不说,居然还殴打同僚,本公定要去陛下面前参你一本,参你们所有人一本!”

    大将军应飞虎从十几岁就在军中摸爬滚打,更是凭着自己一路走到如今,在军中混过的人,不管是将军还是一个小兵,都多多少少有些流氓土匪的悍气,哪怕他如今被魏国公这么给指着怒喝,也是一脸的无所谓。

    应飞虎抬手掏了掏耳朵,满脸不耐地看着魏国公,嗤道:“老国公好歹也是三朝元老,这说话做事儿还是得凭良心!什么叫做殴打同僚?你们难道没动手?这事儿说来也最多是个斗殴,怎么就变成了单方面的殴打了呢?”

    话落,那气得哆嗦的魏国公更加哆嗦了起来,应飞虎嘿嘿一笑,目光往魏国公和他身后的那一群大臣们身上一扫,再次开口:“至于本将军带头堵了重华门这话又是从何说起?本将军一行人可是离重华门还有十多米的距离呢,这重华门哪里被我们堵了?”

    “你…你放屁!”一向秉持君子之风的魏国公被气得暴了粗口,怒视着应飞虎一行人,差点没一口气喘不上来就这么晕过去。

    斗殴?!他们这一群文臣殴得过你们这些野蛮的武将吗?你们是没有堵了重华门,可他妈也不让他们这些人进宫啊!凡是想要进宫的人都会立马被他们又拖回来,嘴里还嚷着什么不将今日的事情解决了,谁也不许离开!

    “放屁!?”应飞虎瞪大了眼睛看着气极的魏国公,一脸不可思议地道:“这里可没人放屁,本将军就更没有发屁了,而且老国公也是读圣贤书的读书人,你怎么能说出屁这个粗俗的字眼来呢?我们这些没读什么书的粗人说说还没事儿,但老国公说出这个字来就有些不合身份了啊。”

    魏国公被气得眼前发黑,他也知道自己说不过应飞虎这个不要脸的无赖,只能怒道:“老夫不跟你多说什么,你们现在都给我让开,有什么事儿咱们入宫后在陛下面前好好说道。”

    “那可不行。”应飞虎干脆地摇头拒绝,

    “咱们从昨儿晚上一直僵持到现在,若是不将这些事情解决了,谁也别想进宫。本来这事儿又不是我们惹出来的,昨儿晚上是谁阴阳怪气地来挑事儿的?本将军要跟你们讲道理,你们还诬陷本将军要动手打人,今日不将事情说清楚,别说你们不答应,本将军跟诸位武将们也不会同意。”

    说到这昨儿晚上最先挑事儿的人,应天虎身后的武将们纷纷将目光看向了魏国公身后的御史大夫。

    这事儿就是这位御史大夫挑起来的。

    御史大夫昨日在朝堂上奏请陛下要收回妖王的兵权,他们武将们自然不同意,然后双方就争了起来,最后还是皇帝陛下发火了,双方才讪讪的住口,至于御史大夫等人的奏请,别说陛下同意,陛下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就直接带着怒气退朝了。

    自己的奏请不了了之,御史大夫等人的心情可想而知,然而就在群臣出宫的档口,应飞虎等人还阴阳怪气地在一旁嘲讽,心情不好的御史大人就跟点燃的炮仗,立刻爆了。

    最开始还只是口角之争,结果到最后就发展成了武斗,然后的然后就变成如今这般了。

    双方各执一词,文臣们想要进宫告状,而武将们虽然读书不多,字也不认识几个,但毕竟都不是傻子,让他们进宫告状,只怕后面又得没完没了,再说他们在重华门闹得这么大,宫中的陛下只怕早就知道了,但从昨晚上到现在都没人出来说一句,那就说明了陛下压根就不想管,这些武将们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谁说武将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他们若真是头脑简单,那在战场上就等着被砍死算了。

    陛下这是压根就不管的态度啊,那他们现在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

    文臣跟武将历来都是针尖对麦芒,早就挤压了一层层的积怨,再加上别看皇明月到处作,但是在他们这些武将的心里,那可绝对是忠心臣服的对象,你们想要打殿下兵权的主意,虽然殿下如今不在帝都,但是他们这些武将们也不会同意,更别说还想换一个人来代替殿下掌管兵权,有谁有资格代替殿下的?武将们还真不觉得有谁能够代替的。

    所以双方就这么僵持在重华门外,让得帝都中的百姓都狠狠看了一场好戏。

    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原本拥挤在四周的百姓突然让出了一条道来,然后正在僵持的人便瞧见妖王府的马车晃了出来。

    应飞虎盯着突然出现的马车,一双虎目中闪了闪,而魏国公等人却是眉心一皱,心中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别看现在皇明月不在帝都,但是皇明月留给他们的阴影却还在啊,哪怕是看到妖王府的一辆马车,不少文臣的心中就开始有些发虚。

    马车缓缓停在两拨人中间,秋棠跟冬凛二人面无表情地跳下马车,前者更是恭敬地撩开帘子,等着车中的人下来。

    轩辕天心一出现,先是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轻巧地自马车上跳了下来。

    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是在场的人在瞧见她后都是忍不住心中一凛。

    对于这位未来妖王妃,在场所有人可都还记得上次惜缘节的宫宴上她一巴掌扇了大长公主呢,所以当轩辕天心的目光扫向文臣们那边的时候,不少胆子小的文臣都开始缩了缩身子。

    轩辕天心瞧得那些人隐晦的动作,眉梢一挑,笑了:“哟,今日好热闹呀,我不过是想要进宫去看看天老,不曾想重华门前居然有这么多人。”精致漂亮的小脸上露出笑容,不管从哪里看都像是一个天真娇憨的小丫头。

    话落,轩辕天心皱了皱眉,瞪大了眼睛瞧着御史大夫等人,吃惊道:“众位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是被打了似的?什么人敢这么大胆,竟然敢殴打朝廷命官?”

    被殴打的朝廷命官们纷纷嘴角一抽,却没人说出一句话来。他们要怎么说?

    说他们被对面的那些武将给揍了?那要是这位未来妖王妃问起来为什么会被揍呢?

    他们怎么说?

    说他们是因为想要夺妖王殿下的兵权,所以才会被揍的吗?

    且不说这话能不能说,就算是说了,保不定这位未来妖王妃听完之后也会动手再揍他们一顿啊。

    文臣们都是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这个不知道怎么回答的人当中却不包括那位已经被应飞虎大将军给气得失去理智的魏国公。

    魏国公乃三朝元老,平日里连皇倾澜都会对他好言三分,他又自持是老臣,更是绝对的忠臣,是以在轩辕天心话落之后,他立刻哆嗦着身子看向轩辕天心愤怒道:“未来妖王妃也觉得殴打朝廷命官是大罪是吗?说起来这事儿跟你们妖王府也脱不了干系。今日老夫就卖个老,在这里问一问未来的妖王妃,如今妖王殿下行踪不明生死不知,而妖王殿下又掌管着整个龙昊的兵权,为了龙昊的稳定,妖王府是不是也应该将兵权先交出来了?”

    轩辕天心闻言恍然般地‘哦’了一声,看着一脸愤怒的魏国公,点点头,道:“原来是为了兵权。”偏头想了想,一派天真地问道:“老国公,咱们且先不说妖王府应不应该交出兵权,我就问两个问题,还请老国公回答一下。”

    不等魏国公说什么,轩辕天心皱眉疑惑道:“这第一嘛,兵权就出来给谁?是交给陛下呢?还是交给你们?”

    “自然是交给陛下。”魏国公理所当然地道,不过心里还默默补充了一句:交给陛下,然后等陛下再将兵权交给下一个掌管兵权的人。

    轩辕天心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笑了:“原来老国公是为了陛下才想让妖王府交出兵权啊……”话音未落,小脸上的笑意突然收敛,看着魏国公道:“那为何陛下自己不开口找妖王府要回兵权,还要你们来讨要?陛下亲自开口,难不成我妖王府还不给吗?”

    魏国公闻言眉心一皱,看着轩辕天心的目光就开始不悦了,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这未来的妖王妃还是在说他们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了不成?

    若轩辕天心知道他此时所想,定然会点了点头,肯定地告诉他,就是如此,你们的确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了。

    将兵权交还给陛下?人家皇倾澜自己都没有开口说这话呢,你们就先跳了起来,当真是应了那句皇帝不急太监急的话。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着魏国公,就跟没看见他眼中的不悦般,再次开口,“这第二个问

    题就是,我今日听说有人造谣说妖王殿下已经不知道死在了哪里,身为未来的妖王妃,我觉得我应该来好好的跟那个造谣的人理论理论,不知道是在场的哪一位在咒我家殿下,可否站出来让我看看?”

    一阵清风拂过,空气似乎在此刻也凝固了几分,在场所有人看着面无表情的未来妖王妃,似乎连呼吸都轻了几分,就算是刚刚还一脸怒容的魏国公都突然打了个激灵,那失去的理智也回来了几分。

    造谣妖王身死和诅咒皇室亲王这种事儿,可不是一件小事儿,若当真往大了算,有时候还可能连累全家。

    轩辕天心得不到回答也不急,只是目光淡淡地看着魏国公等人,但她不急,却有人急啊。

    那急的那人就是最先在朝堂上奏请陛下收回妖王兵权的御史大夫。

    御史大夫虽然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此时也不能再继续当哑巴了,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来由身边家丁搀扶着,看着轩辕天心道:“这话可不能乱说,谁也没有说妖王殿下身死,更没有人去诅咒殿下什么。”

    “没有?”轩辕天心斜眼看向御史大夫,冷笑一声,道:“若是没有,那诸位大人又为何会奏请陛下收回兵权,一副妖王殿下死在了外面回不来的模样?难道各位大人是为了奏请着好玩?还是觉得这兵权交接很容易?这会儿我家殿下不在就将兵权交出来,然后等殿下回来了,又将兵权给殿下?你们是觉得陛下成日里闲得蛋疼,想着法子给陛下找事儿做呢?还是找事儿啊?”

    隐在暗处成日里闲得蛋疼的皇帝陛下在听完这番话真的觉得有些蛋疼了。

    但此刻蛋疼的不仅是皇帝陛下,在场不少文臣们都觉得蛋疼,不仅蛋疼,更是脸疼。

    这未来妖王妃的一番话,真的打脸挺疼!

    可文臣们不舒服了,但武将们就身心舒畅了,特别是站在一旁的应天虎大将军,他在听完轩辕天心的一番话后当即就笑了出来。

    瞧得一张脸红了青了黑了的魏国公和御史大夫,应天虎一行人别提心里有多酸爽了。

    魏国公老脸涨红瞪圆了眼睛,哆哆嗦嗦地指着轩辕天心怒道:“放肆!简直太放肆了!居然敢如此说陛下,未来妖王妃简直是……”

    “我说陛下什么了?”轩辕天心打断魏国公,一脸不解:“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老国公何必激动?不过说起放肆……”轩辕天心呵呵冷笑一声,沉声道:“又岂能比得过各位?你们的心思如何我也难得管,但是若有人觉得我家殿下不在,便可以随意来踩上我妖王府几脚,那么我也不得不来找各位说说理了。”

    “你还不是妖王妃,就如此嚣张跋扈,若真让你成了妖王妃岂还得了?”魏国公怒道。

    “怎么?”轩辕天心挑眉看着他,“老国公这是不仅想要我家殿下的兵权,似乎连我家殿下的未来王妃也要一并给刷了不成?”话落将手一摊,无奈道:“其实我也不想做什么妖王妃,可奈何我们家殿下要死要活的扒拉着不放啊,若是老国公有什么办法,或许可以帮我解决一下,让得我家那位令人头疼的殿下不要我这个王妃。”

    “你……你……”魏国公一口气没喘上来,让得旁边的御史大夫等人都是惊呼,“老国公……”

    魏国公开始翻白眼,一群人忙着顺气的顺气,叫人请大夫的请大夫,而一旁刚刚还在为魏国公顺气儿的御史大夫却是突然回头瞪向轩辕天心,怒声道:“妖王妃你是准备气死老国公方才罢休吗?”

    “御史大夫是吧?”轩辕天心皱眉看着他,“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就算是想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也要扣得高明些才是,我站在这里可没招没惹,而且我刚刚的那番话有哪里是令人生气的?这老国公年纪大了,自己喘不过气儿还怪我咯?”

    “怎么不怪你!”御史大夫气得也是身子抖了起来,“若是老国公出了什么事儿,别说你还不是妖王妃,就算是妖王妃你也难逃责任。”

    “难逃责任?”轩辕天心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看着御史大夫,特别是看着那翻白眼都快翻出天际的魏国公倒现在都还没有晕过去,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去就是一巴掌直接将人给扇晕才好。

    摇了摇头,轩辕天心侧头看向身后恭恭敬敬站着的秋棠,似乎有些无力地道:“这碰瓷都碰到我身上来了,秋秋你就过去给老国公看看吧,这万一真出了啥事儿,我还真要顶个罪过了。”

    秋棠抬头看了一眼那边还在翻白眼的魏国公,心中虽然在冷哼演技差,但面色却是看不出分毫,恭恭敬敬地点头应了一声,就准备朝魏国公走去。

    不过他才走两步,魏国公身边的一个看似家丁还是管家模样的人便立刻喝道:“不要你们假好心,谁知道你们是安了什么心,万一在暗中对国公下黑手怎么办?我们不相信你们,我们要立刻进宫请御医。”

    “你们家老国公都翻白眼了,你还想进宫再请御医?”轩辕天心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说话那人,嗤道:“你就不怕这御医还没到,老国公就撒手人寰了?而且如今大庭广众之下,我是有多脑子进水才会对老国公下黑手?我家这位秋秋护卫别看他人高马大,但他也是学得一手好医术的,让他替你们老国公看看,指不定你们家国公就能立马活蹦乱跳起来了呢。”

    人高马大且学得一手好医术的秋秋护卫立刻脸皮热了热,他们家小王妃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儿是越来越高明了。

    轩辕小王妃一脸严肃正经地看着挡在魏国公身前的人,沉声道:“还不让开?你是当真为了老国公好?还是想要害老国公?”话落,侧头看向秋棠,命令道:“秋秋,去给老国公看看,一定不能让老国公出事儿,凡是胆敢阻止你的人,都以谋害国公论罪。”

    “是。”秋棠立刻点头应道,然后再次大步朝魏国公走去,那原本挡在魏国公身前的人想要阻止,结果被秋棠看似轻飘飘的一掌给直接拍飞。

    然而正当秋棠想要蹲下替魏国公把脉的时候,那翻白眼都快翻出天际的魏国公就跟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般,白眼也不翻了,人也不哆嗦了,直接就好了。

    秋棠面无表情地看着突然好了的魏国公,然后什么话也没说,站起来转身就走了回去,“小王妃,国公好了。”

    轩辕天心点点头,笑眯眯地看着魏国公等人,“国公好得可真及时。”

    ‘噗嗤——!

    ’

    人群中传来喷笑声,若是之前百姓们还当真以为魏国公被气出病来了,那么现在当轩辕天心那句‘国公好得可真及时’的话出一口,他们似乎就明白了些什么,看着那老脸一阵红一阵黑的魏国公,目光中都多了那么一点微妙。

    但魏国公不敢不好起来啊,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妖王府的人是真的想要为他看病,若是让那位秋棠护卫真为自己看病,只怕自己就真的莫名其妙的病起来了。

    对上轩辕天心那似笑非笑的目光,魏国公不停的喘粗气儿,而御史大夫等人也是目光有些游移起来。

    轩辕天心似笑非笑地将众人扫了一圈,再次开口:“既然老国公好了,看来这想气死老国公的帽子就不用戴在我的头上了,那么我们是不是也该来继续刚刚那两个问题了?”

    一众人沉默,轩辕天心敛了脸上的笑意,沉声喝道:“是谁造谣说妖王皇明月死了的?又是谁想要妖王府的兵权的?给我站出来!”

    这一喝就如同平地响起的一个炸雷般,不少还人都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然而面对如此不客气的轩辕天心,之前还跳得欢快的一众人却齐齐不吭声了,就连刚刚跳得最凶的御史大夫都是脖子缩了缩。

    “没人说话是吧?”轩辕天心双眸一眯,唇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幅度,淡淡道:“既然没人承认,那么咱们就这么耗着吧,直到有人出来承认为止,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百姓外,谁都不许离开!”

    ‘砰砰砰砰砰——!’

    似乎是在呼应轩辕天心的话般,围着这里看人热闹的百姓身后突然传来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似乎在这脚步声中还夹杂着盔甲跟武器摩擦时发出的响声。

    人群中传出惊呼声,然后团团围住的人群如潮水般纷纷往两边散开,待得人群分开后,一队身穿血色战甲的士兵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而在这一队血甲士兵的最前方,春笙一脸肃然地快步上前,然后对着轩辕天心拱手一礼,沉声道:“小王妃,妖月骑千人小队集合完毕,请小王妃示下。”

    妖月骑!

    妖王皇明月的私军!

    人群哄地一声哗然,而那些刚刚还沉默不语的文臣们个个开始脸色发白起来。

    轩辕天心瞥了一眼那些脸色发白的文臣们,转身看向妖月骑众人,缓缓抬手自衣襟中扯出那块血玉王佩,然后对着妖月骑众人一亮,沉声道:“妖月骑听令,有人散布妖王殿下身死谣言,今日不将那散布谣言的人找出来,这里除了百姓外,谁都不许离开,给我将这里围了。”

    ‘唰唰唰唰——!’

    在轩辕天心话音一落,一千人妖月骑士兵就迅速散开,然后齐齐将重华门前的所有人给围在了中间,并挡住了身后观看的百姓。

    轩辕天心缓缓回身看向魏国公一群人,眉峰一挑,道:“那人什么时候出来,你们就什么时候能离开,我妖王府虽然妖王不在,但妖王妃却还在,凡是胆敢挑衅我妖王府的人,一个也别想好过。你们不是想要兵权吗?皇明月的王佩就在我手中,谁想要就来拿,拿到了这兵权就是谁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