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3:去重华门看热闹

正文 033:去重华门看热闹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轩辕天心此时就如同被某位大爷给附身了般,一路出了内院那小脸上都是带着一股阴测测的味道,哪怕是身边的子亦和兰因看了她好几回,她似乎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偶尔还能听到她在轻声嘀咕着什么。乐-文-

    比如……

    打残?

    丢去喂大狗?

    扒光了吊重华门上?

    还是放春夏秋冬四人去抄了家底,烧了府邸顺道再去卖了谁谁谁的小老婆……

    兰因一张清冷又不食人间烟火的俊脸上出现了可疑的裂痕,而子亦却在不动声色间离轩辕天心远了一些。

    特别是在听到轩辕天心嘀咕要将那些文臣的小老婆都拿去卖了的话后,子亦神色复杂地看向兰因,他一点都不觉得小师妹需要师父和自己的护送,也一点都不觉得小师妹身上会遇到什么危险,如今有危险的或许会是别人。

    兰因同样也如此觉得,可是如今都已经出内院了,那还是去一趟吧,或许不用去保护她的安危,但至少可以去阻止别人受到什么危险……

    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待轩辕天心一出学院大门口,便瞧见了妖王府那辆熟悉的马车已经等候在那里了,而这次马车旁不仅有秋棠,居然连春笙都来了。

    秋棠跟春笙二人在一瞧见轩辕天心后,齐齐双眼一亮,不过当瞧得她身后跟着走出了的兰因跟子亦后,又是一愣。

    不过好在二人并没有愣多久,便齐齐回神,先是朝兰因抱拳一礼,“兰因院长。”这位帝都学院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大人可是难得一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身份却摆在这里,哪怕秋棠跟春笙二人是皇明月的近身护卫,在对上兰因后还是要恭恭敬敬地给行一个礼的。

    兰因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二人点了点头,而秋棠二人似乎也知道这位院长是个惜字如金的人,所以在一礼之后便直接看向了轩辕天心。

    春笙仗着年纪小,一张娃娃脸上立刻露出一副愤懑的神色,对着轩辕天心就开始告状。

    “小王妃,您可算是出来了,再不出来咱们妖王府就要被人给拆了。”

    虽然明知道春笙这模样是装的,不过轩辕天心却没有点破,反而一脸阴沉地点了点头,道:“先回府。”

    “回府?”春笙跟秋棠闻言一愣,别说他们愣住了,就连兰因跟子亦都是一副不解的样子看向轩辕天心。

    难道不该是先去皇宫吗?

    “你没有听错,我说的是回王府。”轩辕天心瞥了春笙跟秋棠一眼,虽然心里恨不得要去宰人,可理智还在,侧身看向兰因,脸上的神色倒是恭敬乖巧地一些,道:“老师先上马车吧。”

    兰因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问,而是点了点头,率先上了马车。

    “师兄…”轩辕天心朝着马车努了努嘴,示意子亦跟上去。

    子亦挑眉看了她一眼,然后也什么都没问,跟着上了马车。

    “小王妃……”直到兰因跟子亦都上了马车,一旁的秋棠才忍不住上前,神色犹豫地问道:“为何要回王府?咱们难得不应该是先去皇宫吗?”

    “去皇宫?”轩辕天心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嗤道:“重华门外的那些家伙撤了?”

    “额。”秋棠一噎,不过却摇了摇头,老实道:“没有,都还在那里。”

    “那你觉得我此时去了皇宫可能进去?”轩辕天心又瞥了他一眼,转身上马车,“先回王府,然后将昨日晚上发生的事情给我前前后后一字不漏的说一遍,就算是要去揍人,我也得占个理字不是?你以为我是你家那个神经病主子?有理没理就揍人的?我就算是要揍他们,也要揍得他们心服口服!”

    春笙、秋棠:“……”

    轩辕天心的确是越来越像皇明月了,但是她却比皇明月多了一点心思,虽然在从内院出来的这一路上将事情给猜了个七七八八,不过她还是选择了先回妖王府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了解清楚。

    而且……

    她就不相信宫里的那两位真能坐得住!如今重华门被那些家伙们给堵了,她虽然进不去,但是宫里的那两位去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来啊。

    或许会有人说其实她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但是轩辕天心就会告诉你,凭什么啊?!

    老娘虽然是顶了一个未来妖王妃的头衔,可是这种出力又不讨好的事情,凭什么要她一个人出面去解决?

    昨儿晚上就开始闹,如今都快中午了,她就不相信若是宫中那两位放手去管会压不下来,那两位明显是当了甩手掌柜,等着她去收拾人呢。

    要让她去收拾那些蹦跶的大臣,以她这种雁过拔毛的性格,她不找皇倾澜拿点幸苦费出来,她就不是轩辕小五了!

    其实轩辕天心一点都没猜错,从昨儿晚上重华门的那场斗殴开始,宫中的那两位就没想过要管,哪怕重华门外打得热火朝天,都差点引起武将们的兵变了,皇倾澜还和天老坐在御书房内喝茶下棋呢。

    用皇倾澜的话来说就是……

    打吧,反正那些大臣们闲的已经快要发霉了,让他们活动一下筋骨也没事儿。

    所以在皇帝的放任下,重华门外就算是打成了一团,宫中禁卫军都没有一人出来制止。

    这一场斗殴的确是把筋骨都活动开了,但是把筋骨给活动开的就只有那些武将们,至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呵呵,十个文臣都打不过一个武将啊,所以这场斗殴以武将们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且文臣们几乎个个都是鼻青脸肿。

    妖王府的正厅内,轩辕天心端着茶杯目瞪口呆地看着春笙和夏言一脸兴奋地讲述着昨儿晚上的斗殴事情,直到二人意犹未尽地住了嘴,轩辕天心方才有些艰难地将手中茶杯放下,抽着嘴角问道:“所以现在文臣武将双方都带了各自府中的家丁一直静坐于重华门前?”

    “是的。”春笙一脸幸灾乐祸地点了点头,道:“那些酸儒们挨了打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召集了各自府中的家丁准备继续蹦跶,但那些武将们又岂是好相与的,虽然武将们还能打,但是也各自将府中的家丁护卫们都召集了过来。现在重华门前围了黑压压的一群人,不仅有那些文臣武将们,四周还聚集了好多百姓看热闹。”

    轩辕天心嘴角又抽了抽,抬手扶额,

    道:“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横竖又不是咱们丢脸,陛下都没管呢,小王妃就更不用觉得丢脸了。”一旁夏言嘿嘿一笑,道:“小王妃您是没看见啊,那些文臣们不仅是将府中的家丁都叫出来了,连他们府内看门的狗都一并给牵出来了,如今重华门外可热闹了。”

    子亦坐在一旁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表情,原本在这种事情上他或许不应该插嘴的,而且以他的性子也不会去插嘴,但如此可以说是万年不见的奇葩事件,他还是一个没忍住开口问道:“陛下是什么意思?就这样任由他们这么闹下去不成?”

    秋棠抬眼看了子亦一眼,刚毅的脸庞上也是有着一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扯了扯嘴角道:“陛下的意思是随他们闹,帝都中的这些大臣们都已经闲得快发霉了,让他们闹一闹也好,免得他们成天精力旺盛的在朝堂上去烦陛下他自己。”

    听完这位龙昊皇帝陛下的意思,就算是一旁清清冷冷当背景板的兰因都是想要赞一句陛下会玩了。

    正厅内似乎陷入了沉默,轩辕天心用手撑着下颚,一双眼珠子定定地盯着桌上的茶杯,看模样似乎在想着什么。

    春笙性子急,见轩辕天心半天没说话,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小王妃,那咱们现在怎么做?”

    轩辕天心闻言一眼瞥向他,沉吟半晌,问道:“最开始挑事儿的是谁?”

    “除了御史台的那些家伙还能有谁!”冷漠少年冬凛立刻嗤了一声,面无表情的脸上扯出一抹嘲讽之色,冷声道:“听说昨儿在朝堂上御史大夫等人就奏请陛下要收回主子的兵权,有了他们的奏请,兵部尚书等人也是立刻复议。”

    “理由呢?”轩辕天心挑眉看着冬凛,“他们奏请想要收回皇明月的兵权,给出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是妖王殿下如今生死未知,说不定已经不晓得死在了哪里,为了龙昊的安全,所以要收回兵权交给其他人掌管呗。”

    冬凛还没开口,正厅外面就悠悠传来了一个声音。

    屋内几人一愣,齐齐将目光看向门外,只见皇帝陛下带着天老一脸笑眯眯地自外面走了进来。

    笑眯眯进屋来的皇帝陛下先是朝兰因含笑点了点头,方才将目光转向一脸阴沉的轩辕天心,挑眉问道:“弟媳妇儿这是怎么了?脸色既然如此难看?”

    脸色难看的轩辕天心看着皇倾澜冷笑:“陛下怕是叫错了人,我可不是你的弟媳妇儿,即便是叫弟媳妇儿,这前面还得加上个未来二字。”话音顿了顿,再次冷笑补充:“再则,皇明月都已经不知道是死在了哪个角落,这未来的弟媳妇儿估摸也是不用叫了。”

    皇倾澜被轩辕天心给呛得嘴角一抽,他这才后知后觉地知道为何这小丫头的脸上会如此的难看了,感情还是他刚刚那句说皇明月不知道死在了哪里的话把她给惹到了。

    想明白过来的皇帝陛下轻咳一声,立刻改口:“弟媳妇儿这气儿可不能往朕的身上撒,那话原也不是朕说的。”

    “那是谁说的?”轩辕天心阴测测地看着问道,似乎是只要知道了是谁说的,她就会立刻去将人给宰了般。

    这种凶狠的目光,让得皇倾澜的嘴角都是忍不住一抽,不禁在心中嘀咕:看来皇明月那死东西的一番折腾也没算白费,瞧着这丫头的模样,皇明月那个死东西似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啊。

    一边在心中嘀咕,皇倾澜一边抬手摸了摸鼻尖,道:“自然是那些向朕奏请的家伙说的。”

    轩辕天心眯了眯眼,看模样似乎并不怎么满意皇倾澜这个回答,跟在后面的天老见状,呵呵一笑上前道:“丫头怎的出了学院后不直接进宫反倒回了王府呢?”

    “您确定我直接进宫能顺利吗?”轩辕天心虽然明知道天老是在转移话题,不过还是撇了撇嘴角,道:“如今重华门前可热闹得紧,我若当真跑去了那里,只怕宫门还没踏进去,就被那些大人们给围住了吧。”

    天老笑了笑,“以你的本事,想要偷偷进宫难道还能难倒你不成?”

    “那怎么行!”轩辕天心将背挺直了,一脸正气凛然地道:“我家长辈教导我,做人必须得堂堂正正,翻墙爬窗的行径非君子所为,不管是什么门,都得从大门堂堂正正的过。”

    这话说的,让得偷偷摸摸避开众人出宫的皇帝陛下跟皇室守护者都是忍不住脸皮一臊。

    “小五。”

    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堂堂皇帝陛下跟皇室守护者被轩辕天心一句话给堵得说不出来话的模样,一向不怎么爱说话的兰因终于开口制止了轩辕天心。

    而轩辕天心也极其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所以在兰因开口后立刻恭敬乖巧了住了口,“老师有什么事儿吗?”

    兰因看着变脸跟翻身有一拼的轩辕天心,摇了摇头,淡淡提醒道:“你出来内院的时候只有一个白天,到了天黑之前就必须回去。”

    内院有内院的规矩,能给轩辕天心一块随时出入内院的通行令已经算是破例了,但即便是有着通行令,外出的时间也是有着限制的,哪怕今日是兰因陪同着她一起出来,可是规矩依然不能改。

    轩辕天心闻言后也是立刻点了点头,比起正事儿来,她自然不会再过多去为难眼前的皇帝陛下跟皇室守护者,虽然她心中还是不满这二位当甩手掌柜的做法,可毕竟正事儿要紧不是。

    见轩辕天心的神色渐渐和缓了下来,皇倾澜也悄悄松了一口气儿,别说他一个皇帝如此怂,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一对上这个小丫头,他心中就一阵阵的发虚,哪怕是面对皇明月那个作死的东西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的感觉。

    皇倾澜自己都觉得奇怪,不过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在心中认为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跟这丫头见面时,被她对自己当堂责问的气势给他留下了阴影。

    皇倾澜冲着兰因给了一个感激的目光,呵呵干笑道:“没想到兰因院长做了这小丫头的师父,今日还亲自护送她出了内院。”说着叹了一口气,道:“当初朕就说过朕不适合做这个皇帝,若是当初明月小子肯接位,那些个大臣们哪里还敢如此蹦跶。”

    话落,那眼角去瞅了瞅轩辕天心,继续叹道:“如今他一失踪,朕就快压不住那些家伙了啊。”

    轩辕天心闻言瞥了一眼装模作样的皇倾澜,端过手边的茶杯,低头轻轻抿

    了一口,不咸不淡地道:“你是压不住?你是根本就没去压,昨儿晚上若是在他们刚闹起来的时候你就出面镇压,也不会闹了如此大的笑话让帝都中的百姓白白看了一场热闹。”

    将茶杯再次往桌上轻轻一放,抬眼看着皇倾澜,继续道:“百姓们看看热闹还没什么,只怕这暗中那些家伙看笑话才看得高兴。”

    “弟妹啊……”皇倾澜一脸为难地往前凑了凑,“不是朕不出手,而是朕不能出手,虽然那些文臣们手无缚鸡之力,可胜在他们非常团结啊。若朕昨日出手了,只怕今日就不是一群人在重华门前静坐了,而是集体罢官抗议啊。”

    “你怎么就不说是你自己无能?”轩辕天心嗤了一声,那小脸上的嫌弃之色,让皇倾澜觉得自己看到了皇明月那死东西,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嫌弃神色啊。

    虽然被如此明显的嫌弃了,但皇倾澜也不生气,而是神色讪讪地抬手摸了摸鼻尖,道:“先太帝在位的时候就一直重文轻武,如今文官们都抱成了一团,即便是朕想要将他们给打散了也有心无力。虽然自朕继位后开始重武,但是奈何有心无力,若不是这些年还有明月能够震慑住他们,只怕这龙昊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呢。”

    对于皇倾澜的这番话,轩辕天心只是撇了撇嘴角,当她是三岁小娃娃呢,或许这番话里有真话,但绝对有一半是假的,她一点都不相信眼前这位皇帝陛下有他自己说的这般无能跟无奈。

    但不管真也好,假也好,既然轩辕天心今日选择了出内院,便已经决定了是要管这事儿的,再说当初皇明月既然将妖王府交给了她,那么皇明月不在帝都,就该她这个名义上的妖王妃来震慑那些蹦跶的家伙们了。

    皇倾澜眼巴巴地看着轩辕天心,似乎就等着她表态般,而轩辕天心在沉默半晌之后,看着皇倾澜突然问道:“随便我怎么做吗?”

    皇倾澜闻言一愣,似乎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轩辕天心皱眉看着他,再次重复了一遍:“你既然选择当了甩手掌柜,就是准备将事情交给我处理,那么我随便怎么处理都可以是吗?”

    “这个随便是怎么个随便法?”皇倾澜犹豫地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轩辕天心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意思就是若你的那些个大臣蹦跶得太欢,我能出手抽他们不?”

    皇倾澜嘴角一抽,别说是皇倾澜嘴角开始抽搐了,就连屋内的其他人也是忍不住眼皮子直跳。

    “能温和一点不?”一旁天老忍不住问道。

    “温和?”轩辕天心呵呵冷笑一声,面无表情地道:“要是温和有用的话,你们还能让我来出手了?”

    众人:“……”他们竟然觉得无言以对。

    轩辕天心缓缓吐出一口气,起身拍了拍身上衣裙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道:“他们不就是仗着你不能对他们下重手,所以才会这么有恃无恐吗?以前因为有皇明月在,所以他们还能消停住,如今皇明月不在帝都,唯一敢对他们下重手的人没了,他们自然就忍不住开始蹦跶了。”

    “说得好像真不怕死似的,若他们真的不怕死,就不会被皇明月给压得跟孙子似的。”轩辕天心侧眸看向皇倾澜,冷笑:“有恃无恐?不怕死?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铁骨铮铮。帝都中妖王不在,妖王妃却还在,我虽然心善,可也不是那种手不沾血的人,想要兵权是吧?行啊…从我手中拿去,这兵权就给谁,拿不去就给我把命留下来!”

    话落,轩辕天心也不去看皇倾澜等人目瞪口呆的神色,当下朝外面走去,边走边冷声吩咐道:“秋秋跟冬凛随我去重华门,夏言去把王府里养的那些家伙都给拉出来,皇明月养了他们这么久,是不是也该拉出来溜溜了?春笙立刻出城一趟,我记得妖王府还有一支私军叫什么妖月骑吧?半个时辰之内我要一千人妖月骑出现在重华门。”话落,转头看向春夏秋冬四人,挑眉问道:“能办到吧?”

    “能!”夏言和春笙最兴奋,声音也最大。

    轩辕天心满意点头,“那就好,走吧,咱们去重华门看看热闹。”

    轩辕天心带着秋棠跟冬凛头也不回地走,而夏言跟春笙二人却是飞快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奔出门,一个往府内深处奔去,一个却是飞快地朝王府外掠去。

    直到轩辕天心都快走没影了,正厅内方才传来天老突然的一声大笑。

    “这丫头比明月更有章法。”天老一双眼睛亮的惊人,拍手笑道:“这才是皇家的媳妇儿,也是妖王府的王妃!”

    皇倾澜也是笑眯眯地点头,看着天老道:“明月走了狗屎运啊,虽然他本人不咋地,但是挑媳妇儿的眼光却很是刁钻。”话落,看向一旁兰因跟子亦,笑问:“二位,可是要随朕一起去看看热闹?”

    看着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那些大臣会出事儿的皇帝陛下,子亦嘴角抽了抽,将目光看向兰因,“师父?”

    兰因清俊的脸庞上有了一丝无奈,起身道:“先去看看吧。”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