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32 斗殴和兵变

正文 032 斗殴和兵变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观众席上,徐真目光死死盯住擂台上那个持枪而立的红衣少女,眼中的神色同样有着一丝震撼和不可思议,直到半晌之后,他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原本挺直而僵硬的身体慢慢往后面一靠,语气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复杂,对着身边的七人道:“如今你们可还会怀疑我的话?”

    怀疑?

    事实摆在眼前,尽管他们七人心中仍然觉得不可置信,但却不得不相信。

    林家少主林炎抬手揉了揉眉心,苦笑道:“这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咱们这些前浪都要被拍死在沙滩上了啊。”

    话落,不仅是林炎苦笑,身边的其他几位世家的少主们都是纷纷露出了苦笑。

    他们八人是八大世家当中最杰出的子弟,从小就被当做家族中的继承人来培养,本身天赋就不弱,再加上很早就进入内院,见过的天才实在太多,但真正能让他们八人佩服的天才着实不多。

    除了同在内院的子亦,还有那位天赋近妖的妖王殿下,以及无相殿的那一位年轻一代的代表外,他们八人总觉得以他们的天赋跟实力,只怕应该没人能让他们感到有压力了。

    可惜,今日的一切将他们的从前的以为给完全推翻,这心中的震荡不可谓不小。

    简家少主简秋阳摇了摇头,目光复杂地看向身边几人,道:“或许从前的我们真的是有些坐井观天了。”

    徐真闻言缓缓起身,最后再看了擂台上一眼,道:“现在意识到也不晚,从今日起我准备进入聚灵阵中闭关,你们呢?”

    “我也去。”林炎起身,道:“连你都有了压力选择闭关,更何况我们。”

    “的确。”其他几人点点头,跟着起身,道:“一起吧,如今的新生太可怕了,若是再不提升自己,只怕以后这天榜上就没有我们的位置了。”

    一行八人来的突然,也走的悄然,直到八人的身影消失于大门外,场中的副院长方才笑眯眯地抬眸瞥了一眼擂台馆的大门口,对着身边诸位长老笑道:“看来这小丫头今日一战带出的效果还挺不错,那八个家伙从前可没有这般乖觉呢。”

    “玉不琢不成器,内院天榜给了他们太多的优越感和光环,如今被敲打敲打也不算是件坏事儿。”太上长老闻言一笑,点头道:“他们都是好苗子,悟性也极高,如若不是被光环笼罩太久,他们的成就会比现在更高。”

    “这样也好,毕竟他们以后可是会去参加……”南宫寻笑了笑,不过说到最后却并没有把话说完,而是话锋一转,看向擂台上,笑道:“是不是也该宣布结束了?再让那丫头在擂台上站着,保不定待会儿还要出什么事儿呢。”

    想到轩辕天心刚刚那句类似于挑衅的‘还有谁’,众位长老们也是摇头一笑,大长老更是上前一步,对着擂台上持枪而立的轩辕天心笑道:“挑战赛元天心获胜,小丫头收了武器下来吧。”

    直到大长老宣布了最后结果,擂台馆内观战的学员们方才又哗然出声,虽然是他们亲眼看到的事实,可是当大长老宣布出来后,这些内院的学员们仍然有种在做梦的错觉。

    轩辕天心收了枪掠下擂台,面色虽淡定,可心却跳得扑通扑通的,倒不是因为她赢了这场挑战赛,而是在她掠下擂台后她就发现那位高贵冷艳的院长大人已经将目光看向了她。

    轩辕天心此时真怕兰因会来一句‘跟我走吧,然后回去好好解释一下什么叫高贵冷艳?什么叫不食人间烟火?’。

    不过她心里这个想法刚落,对面的兰因就道:“跟我走吧。”

    轩辕天心:“……”一脸求助地看向身边的子亦和随云,她是一点都不想跟老师走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呼唤,转身便走的兰因又补充了一句:“子亦也跟上。”

    轩辕天心闻言一愣,随即大松了一口气儿,把师兄叫上就应该不是要找她算账了……吧?

    子亦有些好笑地瞥了一眼轩辕天心,对身边诸位长老礼貌地一点头,方才抬步跟上兰因。

    “随云哥哥,我就先走了,等空了就来找你们。”轩辕天心冲随云等人挥了挥手,顺带还朝几位长老们也挥了挥手,这才一溜烟儿的追了上去。

    擂台馆内的人此时已经散了大半,直到轩辕天心他们走没了影,各位长老才招呼着随云等人一起离开,只有四长老铁娘子渡步到徐瀚等人身边,目光复杂地看着此时已经恢复过来的徐瀚,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回去好好休息。”

    徐瀚此时神色颓废,想来还没有从之前的失败中走出来,四长老看着他的神色,语气也柔和了不少,继续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一次的失败并不代表什么,修炼一途永无止境,失败了就努力追回来,只要你自己不气馁,没什么失败是过不去的。”

    话落,见徐瀚沉默点头,四长老笑了笑,看向一旁的林坤等人道:“你们将他先扶回去吧,顺便去药阁给他拿点散瘀的药。”虽然之前擂台上轩辕天心并没有下重手,但是被这么打得满场飞,徐瀚的身上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轻伤的。

    林坤几人闻言后立刻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扶起徐瀚便告了退。

    看着一行人走出擂台馆,四长老方才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地嘀咕:“这次对于徐瀚的打击只怕有些大啊,希望这小子不会钻牛角尖才好。”

    而徐瀚被林坤等人扶出擂台馆后,身边就有人忍不住开口了,“徐瀚,你也不用太在意,你今日不过是小看了对手没有防备,否则到时候赢得是谁还不知道呢。”

    林坤闻言皱了皱眉,看向身边神色不满的唐钰,今日一战真的是徐瀚大意了吗?他是一点的不相信,而且他也相信作为当事人的徐瀚肯定更清楚这一点。

    唐家一直是跟徐家交好,虽然徐瀚跟唐钰并不是家族中的继承人,但是他们俩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所以今日徐瀚战败,唐钰只怕比徐瀚本人还要觉得气愤。

    但好在徐瀚并没有让四长老失望,也并没钻牛角尖,他的确有傲气,但不代表他傲气得连脑子都没了。

    所以在唐钰话落之后,林坤还没说什么,徐瀚自己倒是缓缓抬起头,看着唐钰沉声道:“不,并不是我大意了,而是那个新生真的很强。哪怕今日我拿出所有的底牌,我有预感自己在她手中也走不过十招。”

    “怎么可能!?”唐钰仍然是一脸的不相信。

    徐瀚摇了摇头,也拒绝了林坤的搀扶,“师父他们曾经说过的话并没有说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们不能因为自己这么一点成就就沾沾自喜,否则以后出了学院,若还保持着这么心态,那么倒霉的也会是我们自己。”

    话落,徐瀚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们被地榜前十的光环给蒙蔽双眼太久了,是该好好想想了。”

    “徐瀚?”

    看着抬步就走的人,唐钰立刻追了上去,而林坤等人的眼中也是因为徐瀚的这一番话而出现了深思的神色。

    清风拂过大地,擂台馆大门口突然出现两道身影。

    四长老看着徐瀚等人离去的背影,含笑点了点头,而身边的二长老却是眉心微蹙,沉声道:“徐瀚的心性不错,只不过唐钰那小子……”

    “不用担心。”四长老闻言笑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唐钰的心性也不坏,只不过他们这个年纪都是义气大过一切,或许他会为了今日的事去找那个小丫头的麻烦,但是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好?”二长老古怪地看了一眼四长老,他一点都没看出来哪里好!唐钰那小子是他二脉的,以他对那小子的了解,唐钰根本不是或许会去找那个小丫头的麻烦,而是肯定会去找啊。这要是真让他去了,就该轮到他二脉丢脸了。

    似知道二长老在想什么般,四长老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道:“面子重要还是弟子重要?唐钰被那小丫头给揍一顿,他才会真正了解到二者之间的差距,也更能让他的心情沉稳起来。”

    闻此一言,二长老立刻一愣,然后想了想似乎也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道:“说得好像也对,只有切身体验过,打在了自己的身上才会知道疼啊。”说完后,二长老的眉心也不皱了,当即还笑了出来,“说起来那小丫头进入内院还真是件好事儿,不过这一天的功夫,你看看她改变了多少人,说不定这小丫头还是咱们内院的福星呢。”

    “再是福星也不是你跟我的。”四长老酸溜溜地哼了一声,“走了,那么有趣的一个丫头,居然被冷冰冰的院长给抢走了,想起了我都觉得亏。”

    “哎,你倒是等等我啊。”抬步追上四长老,此时的二长老哪里还有人前那种德高望重的模样,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个妻管严。

    至于他们夫妻二人口中的那个‘内院福星’……

    轩辕天心跟着兰因一路出了擂台馆,最开始她还有些心虚怕兰因找她算账,所以这一路上低着头也不吭声,不过走了一会儿之后她就发觉没对了。

    因为兰因走的方向根本就不是回他们的独立小阁楼,而是一路往内院的大门口走去。

    轩辕天心看着都快走出大门了,才一头雾水地追上兰因,忍不住问道:“老师,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别说轩辕天心疑惑,就连跟在一旁的子亦同样是一脸的疑惑。

    兰因闻言停步,侧头看向轩辕天心,道:“出内院。”

    “哦,出内院啊……”轩辕天心点点头,然后又‘啊’了一声,奇怪地看着兰因问道:“出内院干什么?”

    瞧得她那双瞪大的眼睛,兰因默了默,道:“你不是今日要出内院吗?”

    “!”轩辕天心眨眨眼,后知后觉地道:“是啊,但是……”老师你怎么也要出内院吗?

    虽然她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不过兰因看她的表情也看懂了,点头道:“送你出去。”想了想,又补充道:“皇室守护者拜托的,最近帝都有点不平静。”

    “不平静?”轩辕天心闻言眸光一动,那失踪的脑子也瞬间回来了,看着兰因问道:“不平静是怎么个不平静?”她昨日才进入内院,不过一日的时间而已,难道说外面就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见轩辕天心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兰因也没有隐瞒,反正待会儿她出去后也会知道,所以早点让她知道也当是提个醒,开口道:“昨日晚上……重华门外发生了斗殴,似乎差点引起兵变。”

    “重华门……”轩辕天心眯了眯眼,据良好的记忆所拜,她似乎记得重华门应该是皇宫正门吧?皇宫正门发生了斗殴,且还差点引起兵变,这就有点意思了啊。

    轩辕天心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谁也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子亦看了看她,皱眉问道:“师父,斗殴的双方是谁?又怎么会差点引起兵变?”

    兰因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清楚具体的事情,不过是昨日晚上突然收到了皇室那位守护者的传音,让自己今日护送这丫头出学院。

    兰因除了内院中的一些大事,便很少去管其他的俗事,所以对于这些事情他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也不清楚,但兰因不清楚,不代表轩辕天心想不清楚。

    所以当子亦话音刚落没多久,便听得轩辕天心呵呵冷笑一声,那漂亮而精致的小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乖巧和无害,脸庞上全是一副冷冽。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斗殴的双方就应该是宫中那些文武大臣了,除了他们外,我还真想不到会有谁吃饱了撑的敢在重华门外就打了起来。”轩辕天心眼中带着嘲讽之色,冷笑道:“至于兵变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皇明月那个神经病失踪了,有人想要从妖王府拿去妖王兵权吧。这整个龙昊的兵权都在皇明月那死东西的手中,他人虽然作死了一点,可在军中的威信却还没人能超过他,想要夺他的兵权,别说皇倾澜不同意,那些武将都是第一个不答应。”

    话落,兰因跟子亦顿时一脸古怪的看着她,倒不是因为她会说出这么一番猜测出来,而是因为她对皇明月跟龙昊皇帝的称呼。

    对一个皇帝直呼姓名什么的先暂且不提,但对自己的未婚夫左一个神经病,又一个死东西,还直言人家是个作死的,这真的好吗?

    但不管这样的称呼好不好,此时也不是去计较这个的时候,而且兰因虽然不管这种事情,他却直觉的相信自己这个学生肯定是说对了。

    子亦若有所思地看着轩辕天心,问道:“小五,这种事情就算是你是未来的妖王妃也插不上手吧?”

    “谁说的?”轩辕天心瞥了子亦一眼,冷笑:“他们不是想要兵权吗?皇明月的王佩就在我的手上,我今日倒要看看谁能从我身上拿走,谁又敢来拿!”

    瞧得轩辕天心脸上的冷意

    和眼中是煞气,子亦跟兰因二人对视一眼,然后齐齐在心里一叹。

    这丫头的脾气…或许今日的事情不会善了了。

    岂止是不会善了,在轩辕天心想通了关键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心里快速地想了n多个抽人的方法了。

    一群怂货!只敢趁着皇明月不在的时候出来闹幺蛾子,这是当她妖王府是寡妇门了吧?谁都可以来踹两脚了?今日她就要让那些家伙知道,这妖王府当中可不仅是皇明月的脾气不好会作人,她同样脾气不好,而她的脾气一不好了,一样是会抽人的!

    还是见谁抽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