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21:打起来了

正文 021:打起来了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接着选?

    四长老被气得有些哆嗦,她看上的已经被选走了,她还怎么选啊?

    而太上长老估摸也是瞧得四长老被气得不轻,所以当下笑了笑,看着两旁的其他几位长老道:“这样吧,既然副院长抢走了娇兰看上的弟子,不如这次就让娇兰先选,你们觉得如何?”

    一旁坐着的大长老闻言呵呵一笑,没有任何意见地表示道:“可以,那就让四长老先选吧。”

    按理说,副院长选过之后应该是大长老选的,不过既然大长老都退步了,其他几位长老也不会去跟四长老抢了。再说,虽然他们门下弟子有竞争,但毕竟长老之前的感情还是十分不错的。八位长老中就只有这么一位女长老,身为男士怎么也应该让着她一些,更何况这位铁娘子的脾气可不怎么好,虽然她排行老四,若是当真惹急了她,别说排在她前面的三位长老,就算是副院长也得让她一些。

    而有了太上长老的这一番话,四长老的气儿总算是顺了一些,她再次愤愤地瞪了一眼副院长,然后一双历经岁月却依然有着风情的美眸便朝剩下的二十二人当中瞧去。

    这一瞧,四长老就瞧得更加仔细了,那模样,让得那站在一起的二十二人纷纷觉得自己就是那排在桌子上的美食佳肴般,正等着吃客选中了入口呢。

    不要说这个比喻有些不大好听,主要是人家四长老的那眼神儿也太‘凶狠’了。

    这一番扫视过后,四长老的眼睛突然就亮了,比之前她瞧中红莲时的目光还要亮几分。

    而两旁的几位长老一瞧见她那亮晶晶的眼神儿,便齐齐一挑眉,这是又瞧见了什么好苗子了么?

    果然……

    四长老这回可坐不住了,她直接身影一闪便掠了出去,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等她再次掠出来后,她的手中还拎了一个人。

    站在副院长身后的随风三人一瞧见被四长老拎出来的那个人后,当下便笑了。

    居然是原烈!

    五班班长,曾经力挫白水水的原烈。

    而原烈一被四长老给拎了出来,素问便是抬手开始揉了脑门了。

    没办法,当初挑战赛上,素问可是一眼就看中了原烈的,主要是这小子的火元素太让人惊艳了。

    原烈一脸状况外的茫然,被四长老给拎在手里就如同一只鹧鸪般缩着,反观四长老在把他前前后后给打量了一番后,当下便是笑了起来。

    “火属性的武修!而且你的火似乎有些不同。”四长老笑眯眯地盯着原烈,然后拎着他的手一松,接着就是一巴掌拍着他的背上,道:“小子,将你的火放出来给我看看。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做什么这么一副萎缩的样子?爷们就要有个爷们的样子,看看我,将头抬起来,把背挺直了,胸膛也挺起来……”说着还不够,四长老还做示范似的,挺了挺胸。

    只不过原烈是将胸膛给挺起来了,但是屋里的其他几位长老却是一脸不忍直视地将头给撇到了一旁。

    特别是那位身穿紫袍的二长老,撇着嘴嘀咕道:“什么爷们不爷们的,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个爷们还是个娘们!”

    可惜,二长老嘀咕的声音虽小,但人家四长老还是听见了。

    听见后的四长老顿时柳眉一竖,转头瞪视着二长老,“你说什么?”

    二长老被瞪得脖子一缩,立刻做鹧鸪状,不吭声了。

    这反应,摆明了是个怕媳妇儿的!

    瞧见二长老那怂样,四长老顿时满意地哼了哼,然后双手抱在胸前,往后退了几步,盯着原烈跟变脸似的,笑眯眯地道:“来,小子将你的火放出来给我看看。”

    虽然原烈之前还搞不清楚状况,不过这会儿显然是回神了,一双眼睛里有着激动之色,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也知道这很有可能将会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从普通弟子变成核心弟子的机会。

    所以当四长老话音一落,原烈立刻神色一正,体内战气运转,然后一层耀眼红光自他体内爆发而出,紧接着一团烈火自他脚下唰地一下就升腾而起。

    当这团烈火出现后,屋内的温度不仅没有升高,然而升起了一股阴寒之意。

    四长老的目光唰地一下就亮了,不仅是她,在座的好几个长老的目光都亮了。

    当然,最亮的恐怕还是这些人身后的轩辕天心了。

    原烈的火,她非常熟悉,因为那是跟她们家的九阳烈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九阴寒火。

    “至阴之火!”四长老不愧是内院长老阁的人,一眼便瞧出了原烈的火是什么,正因为瞧出来了,所以四长老看着原烈的目光那是更为火热了。

    虽然错失了红莲,不过如今又有了一个拥有至阴之火的原烈,而且原烈还是武修,这回四长老是彻底满意了。当下拍板决定道:“小子叫什么名字?可愿意做我的弟子?”

    原烈唰地一下收了九阴寒火,立刻朝四长老拱手一礼,欣喜道:“小子原烈,能成为四长老的弟子自然是小子我的荣幸。”

    “很好。”四长老看着原烈的目光更加柔和了起来,抬手将他虚虚一扶,笑道:“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四脉的核心弟子,先过来站在我身后吧。”

    “是。”原烈再次恭敬一礼,然后跟着四长老走了回去,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四长老的身后。

    一连四个人都被长老收成了核心弟子,剩下的二十多人如何不羡慕,不过他们羡慕是羡慕,却也知道这样的机会并不多,除非自己本身有什么特别突出,直到长老注意的地方,否则他们也只能成为一个普通弟子。

    待到四长老选好了人,太上长老也是微微一笑,看向四长老道:“这下你是满意了吧?”

    其实不用问,端看四长老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她是非常的满意。

    太上长老摇头失笑,目光转向大长老,道:“现在该你了。”

    大长老闻言也是呵呵一笑,老眼往人群中一扫,却并没有如四长老那般选出什么核心弟子,只不过袖袍一挥,一道光芒将二十二人当中几人给罩住,道:“我一脉就选这样吧,你们可愿意?”

    被光芒罩住的那几人闻言也是一愣,然后眼中闪过一抹欣喜,虽然并不是核心弟子,但是能进入大长老的门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儿。

    当下,那几人纷纷朝大长老拱手一礼,

    齐齐道:“见过大长老。”

    后面的二长老也不例外,同样也是挥手划出一道光芒罩住几人。

    二十多人被六位长老纷纷选中,然后门外一名执事模样的中年男子进来将他们带走,除了还站在副院长跟四长老身后的随风等人,其他人分别被中年男子带着送往了各个长老的长老院。

    直到二十多人都走完后,屋内的气氛才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为什么紧张?

    因为重头戏开始了啊。

    感受到屋内突然变得紧张的气氛,轩辕天心却是嘴角一抽,特别是在座的这些长老,那如狼似虎的目光,她觉得自己五人就像是被一群狼给围住的小羊。

    太上长老看着身旁坐着的几人都已经开始摩拳擦掌,恨不得上前去抢人的模样,当下便是无奈一笑,开口道:“行了,你们也别磨蹭了,要抢人的就抢吧。”

    这话一出,原本还想抢人的几位长老当即讪讪一笑,估摸也是觉得自己这幅模样有些不符合身份,但虽然觉得不符合身份,可是他们也还是没坐住。

    大长老首先便是将目光看向了随云,“随云,我给了你几年的时间,这回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闻言,随云俊脸上闪过一抹无奈,然后在轩辕天心戏谑的目光中,无奈地走了出来,朝着大长老拱手一拜,道:“知道。”

    大长老呵呵一笑,他等随云进入内院可等了好几年了,如今随云终于进入内院了,所以怎么也要先下手为强了。

    然而随云正要走向大长老,一旁的二长老坐不住了,“等等,随云小子虽然早在几年前就被老大给定下了,可是说好了咱们这是公平竞争,大长老也不能这么直接就将人给弄走吧。”说着,二长老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随云,道:“随云小子,大长老等了你不少年,老夫可同样也等着的,你先别忙着答应,老夫先跟你说说条件如何?”

    随云闻言无奈地嘴角一抽,但二长老却跟没看见似的,笑眯眯地看着他继续道:“你若是进了老夫的二脉,那可是老夫的首席弟子,二脉的一切资源都随你用,如何?”

    瞧得二长老那一副‘诱惑’的模样,随云还没开口呢,大长老便是不干了。

    大长老噌地一下也站了起来,瞪着二长老,道:“老二,你这是抢人啊?随云进了我一脉,同样是首席弟子,还是首席大弟子,这个位置我可是一直都给随云留着的。你二脉的资源随他用,难得我一脉的资源就不能随他用了吗?”

    “这本来就是公平竞争,怎么能说是我抢人呢?”二长老也不满了,之前或许他们还可以谦让一下,但是这强榜上的五人,却是怎么也谦让不起来了。

    瞧得大长老跟二长老都争了起来,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三长老、五长老、还有六长老也纷纷笑眯眯的表示要随云进入他们的门下。

    屋内顿时闹成了一锅粥,而首座上的副院长却是边啃着鸡腿,边嘿嘿一笑,抛出了一个炸弹。

    “既然你们都这么抢,怎么能少了本副院长呢?”副院长豪气万丈地站了起来,就在众人以为他也要争抢随云的时候,哪知道人家副院长唰地一下掠了出去,抬手便是朝轩辕天心抓去,边抓还边笑眯眯地道:“丫头,跟老夫走。”

    众人:“!”

    这还得了!

    一瞧见副院长居然声东击西地去抢轩辕天心了,别说刚刚还在争抢的大长老跟二长老不干了,整个屋子里的长老们,连同太上长老在内都不干了。

    要说他们心里最想要的谁,其实他们心里都心知肚明。

    除了那灵武双修且拥有四种属性的小丫头,他们怎么可能会来得这么齐全的?

    所以副院长的手刚刚朝轩辕天心抓过去,身后顿时掠来了几道破风声。

    除了太上长老还站在原地,其他几位长老都出手抢人了,就连根本没他们什么事儿的南宫寻跟素问都动手了。

    不过南宫寻跟素问二人的心思就有点阴暗了,二人绝对反正这小丫头也没有他们的份儿了,不过你们想要抢人,他们不介意将水给搅得很浑。

    虽然这长老殿不算小,可是八位长老一起出手,再不算小的长老殿也不够他们施展啊。

    轩辕天心一脸抽搐地看着这瞬间打在一起的八位长老,默默地拉过身边的烈重渊跟燕君折,然后退到了大门口,以免殃及了池鱼。

    烈重渊同样是眼皮子猛跳,燕君折更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地看着里面打成一团的长老们,抽着嘴角不可置信地道:“这是…打起来了?”

    轩辕天心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这还用问吗?傻子都知道这些长老们打起来了啊。

    原先她还觉得这内院的长老们非常的有风范,不愧是长老阁的强者,然而现在…她对这些长老们完全是碎了一地的三观。

    看看吧……

    那趁乱下黑手的南宫寻,逮着身边的人就算一个劲儿猛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跟别人有仇呢。

    还有那风韵犹存的四长老,那简直就是个母狮子啊,一出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二长老都拍飞了出去。不过这位四长老怎么逮着二长老揍啊?这是趁机家暴吧?

    被拍飞出去的二长老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估摸是在家里经常被四长老这么揍,所以他飞出去后立刻一个鸽子翻身,然后对着大长老就冲了过去。

    一群长老打成了一团,还越打越兴奋,轩辕天心瞧着被他们众人给围在中间的随云,那小脸都青了。

    特别是看见随云还被人给误伤了几脚,衣服上还留了好几个脚印子,轩辕天心怒了。

    打谁都可以,但是不能打她哥!

    ‘唰——!’

    说时迟那时快,轩辕天心化作一顿残影便掠了过去,直接撞进了战圈中心,先是一把将一脸错愕的随云给丢了出去,然后在烈重渊等人惊恐的目光中,她抬手就召出了追魂枪。

    追魂枪一出,站在不远处旁观的太上长老都是眼皮子跳了跳,就连那一直淡漠不吭声的俊美院长都是忍不住站了起来。

    轩辕天心目光阴测测地看着身边还在打的众位长老,心中更是阴测测地想:要打是吧?让你们打个够!

    追魂枪高高举起,一股炙热的火光自轩辕天心脚下升腾而起,就在八位长老惊讶

    这一茬的时候,轩辕天心再次阴测测地一笑,握着追魂枪便是狠狠一剁,“霸王枪——血战八方!”

    ‘轰——!’

    一股狂暴的气息以轩辕天心为中心,猛地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与此同时,冲天的火光升腾而起,而这些烈火中,还传出砰砰砰的炸响声。

    ‘唰唰唰唰——!’

    数道身影分别朝着四周暴退躲避,然而等他们站定后,只见这八位长老的衣袍都是乱糟糟的,还留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血战八方一出,那可是群攻技能,所以八位长老连同副院长在内,都没能幸免的遭到了一次无差别群攻。

    而狂暴的气息还在肆虐,太上长老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看着烈火中心的轩辕天心,倒是那清清冷冷站在一旁的院长大人最先回神,然后身形瞬间消失,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却站在了轩辕天心的身边。

    右手微微一抬,一道银光瞬间亮起,然后明明还在肆虐的烈火顿时如同按了暂停键,在齐齐一顿之后,唰地一下消失的一干二净。

    轩辕天心神色猛地一震,看着身边突然出现的人,眼底闪过一抹震惊。

    别说是她,就连意识海中的大圣都是眸光一沉,道:“好厉害的家伙。”

    仅凭这么一下,就彻底阻止了血战八方,这还是大圣跟轩辕天心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

    而这位院长大人在一手抹去血战八方后,却不看轩辕天心,而是目光清冷地看向八位长老跟副院长,淡声道:“诸位长老还有副院长是想要将这长老阁给拆了吗?”

    这是从轩辕天心他们来到长老阁这么久,第一次听见这位院长开口说话。

    声音如他人一样,清清冷冷,虽然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是却也能让人知道这位长相俊美的院长是有些生气了。

    八位长老跟副院长同时不吭声了,而太上长老也是头疼般地摇了摇头。

    见镇住了一群人,这位院长大人这次微微侧头看向身边的轩辕天心,一眼过后,清冷宣布道:“不用争了,她跟我。”

    话落,也不管轩辕天心是不是答应,院长大人四周的空间微微一荡,然后就凭空消失不见了踪迹。

    直到似确定了院长大人走后,南宫寻方才拍着胸口吐出一口气,道:“这院长的性子怎么也越来越冷了?可把我给吓死了。”

    “还说呢!”四长老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们凑什么热闹啊?”说着目光酸溜溜地看向轩辕天心,“这倒好,咱们抢了半天,结果人被院长给抢走了!”

    此话一落,别说四长老的目光酸溜溜的了,其他几位长老同样也是如此啊。

    太上长老头疼了看了他们一眼,无奈道:“还不回来坐好,若是你们不选了,剩下的人就跟老夫走。”

    ‘唰唰唰——!’

    这话比什么都要管用,不过眨眼间,众位长老连同副院长在内,瞬间一脸严肃地坐了回去,那模样…就跟刚刚大打出手的不是他们似的。

    轩辕天心看着这些正襟危坐的长老们,这下不仅是三观碎成了渣,连节操都跟着碎了。

    一双狭长的眸子努力地眨了眨,轩辕天心忍不住在心里咆哮: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还有…她怎么就跟了那位美人院长了呢?问过她的意见了没?你们就这么拍板了,真的好吗?

    然而有了刚刚那么一遭,之后选人时倒是正常了不少,随云还是跟了大长老,而沈昭却是被五长老苏辰子给选走了,倒是烈重渊跟燕君折二人出了一些问题。

    因为选中烈重渊的是二长老,选中燕君折的是六长老,但是烈重渊却是个奇葩,打死都不跟燕君折分开,谁要分开他跟燕君折,他就跟要被人拆散的苦命鸳鸯似的,说什么也抱着燕君折不松手。

    轩辕天心一脸抽搐地抬头看天,随云更是一脸不忍直视地撇过了头,就连燕君折本人都是一副恨不得想要拍死烈重渊的模样。

    最后还是太上长老速战速决,直接将他俩一起拨给了二长老,二长老那是笑得见牙不见眼,但是六长老气得差点又要跟二长老动手。

    但是不管怎么说,经烈重渊这么一闹,所有看着他跟燕君折的人,包括几位长老在内,那目光怎么看怎么透着古怪。

    就连太上长老在离开的时候,也是一脸不知道说什么的好地摇着头嘀咕:“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闹不明白了,都说情深似海,这断袖也是如此情深啊……”

    断袖情深的烈重渊跟燕君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