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14:适者生存

正文 014:适者生存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妖王府中的一番商议,轩辕天心将关于八大世家的事情也顺便跟皇倾澜和天老提了提,也果然如她之前所料的那般,她的想法得到了皇倾澜跟天老的一致认同跟支持。

    在一番商议之后,皇倾澜还有天老这才心满意足般地回了宫,并不得不再次在心里感叹皇明月那个臭东西的眼光好。

    一个天赋绝佳的媳妇儿很可贵,但是一个不仅拥有着绝佳天赋,且还拥有着一个绝佳的头脑的媳妇儿,那就是更可贵了啊。

    直到二人走后,花厅里当了好一会儿背景板的苏陌叶终于可以开口了,然而他一开口,就惹来了轩辕天心一个瞪视。

    因为苏陌叶说:“天心姑娘,你真的不准备向陛下跟天老说出你的身……”那个‘份’字已经转到了嘴边,结果被轩辕天心这么一个瞪视瞪了过来,苏陌叶又立刻吞了回去。

    瞧得轩辕天心那凶狠的眼神儿,苏陌叶明白了,这是还不打算表明呢。

    可怜了刚刚离开的陛下跟天老,盼星星盼月亮般的盼着新一代的神女能降临到龙昊,结果新一代的神女已经在他们身边了,可惜他们却根本不知道。

    “说出什么?”

    就在轩辕天心收回瞪向苏陌叶的凶狠目光时,毕恭毕敬地守在大门口的秋棠就忍不住回头问来。

    轩辕天心看了秋棠一眼,脸不红气不喘的道:“说出我准备将你们家主子给一脚踹了的想法。”

    秋棠:“……”

    看着轩辕天心一脸认真的模样,秋棠有些慌了,“小王妃,这玩笑可开不得,要是主子知道了,那他得多伤心啊。”

    “他不是不知道么。”轩辕天心耸耸肩,不去看秋棠那快着急上火的模样,转身朝着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獠牙招了招手,道:“獠牙,走了。”

    獠牙闻言立刻起身,跟着轩辕天心一起出了花厅。

    苏陌叶随后追上去,“天心姑娘,最多还有几日你就要进入内院了,你该不会想将獠牙族王一起给带进内院吧?”

    “嗯,自然要带他一起的。”轩辕天心头也不回地道,她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实力强悍的契约伙伴,怎么能不带在身边呢,若是不将獠牙带上,那谁陪她对练啊。

    “可是那内院可不外院,獠牙族王的气息可瞒不住内院里的那些老家伙们啊。”苏陌叶闻言有些傻眼。

    谁知他话音一落,轩辕天心就给了他一个‘你是不是傻’的嫌弃眼神儿,道:“你当我那石碑空间是摆设不成?我就不信内院中的长老们再厉害,他们还能察觉到我石碑空间里的动静。”

    “额!”苏陌叶被噎住了,他倒是真忘记了轩辕天心还有个奇特的石碑空间。

    在将苏陌叶噎住后,轩辕天心也停了下来,抬手往眉心处一抹,看着獠牙道:“你还是先进去吧,否则待会儿你跟着我一起出了王府,只怕那些暗中盯着王府的家伙会发现你。”

    獠牙闻言点点头,其实比起人类的城市,獠牙他更愿意待在那石碑空间里,至少那石碑空间里还有一个奇怪的猴子。

    虽然那猴子只是一道神念,但是对妖兽跟妖族的一切却懂得颇多,每次跟那个猴子在一起,獠牙总能学到一些东西。

    一道光芒闪烁起,獠牙被收入了石碑中。

    待得光芒消失,轩辕天心这才拍了拍手,然后准备返回学院。

    秋棠一脸苦大仇深的跟在后面,那刚毅的脸庞上满是纠结之色,这耿介的汉子还在想着如何才能让他们家的小王妃放弃踹掉自己主子的打算。

    苏陌叶原本想要送轩辕天心回学院的,结果被轩辕天心给干脆的拒绝了,见后者一脸坚持,他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爬上自己的马车走了。

    夜晚的帝都依然人声沸鼎,但妖王府的马车一出现,大街上再是人潮拥挤,人群也是纷纷快速地让出了道路。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了帝都学院,直到轩辕天心头也不回地进入了学院当中,充当马夫的秋棠依然纠结得眉头拧成了死结。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小王妃打消踹掉主子的念头呢?

    秋棠有些惆怅地抬头望了一回天,然后瞅着大门内已经快要走没影的轩辕天心,有些心累地叹了一口气,掉转马头赶车走了。

    而轩辕天心在回到宿舍后,红莲早已经从随云的宿舍回来了,之前她跟随风跑去‘审问’随云,随云被这两个小的给缠得没办法,只能将北域发生的事情挑挑拣拣的说了一些。

    不过随云虽然差不多将该说的都说了,但是对于轩辕天心的身份却依然守口如瓶。

    所以红莲跟随风二人只是震惊于随云居然不声不响地进入了鬼面骑士团,但对于轩辕天心的秘密却是一点都不知道。

    随云做事自然极有分寸,也并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弟弟跟红莲,而是有关于轩辕天心的身份一事的确太多兹事体大,如今虽然她有了一些自保的能力,但也绝对不是公开轩辕神女身份的时机,所以越少的人知道,这个秘密才会越发的保险。

    在保密这一点上,轩辕天心跟随云的想法是一样的,所以在他们还没有回到帝都的时候,轩辕天心和随云便早就有了这个想法。

    “小五?”

    轩辕天心刚一进门,红莲的声音便从小厨房里传了出来,紧跟着红莲从小厨房门内探出头来,当瞧见轩辕天心回来后,立刻朝着她一笑,道:“我正想着你是不是快要回来了呢,回来得正好,我正在给你煮花茶,马上就快好了。待会儿你喝过之后便上去休息吧,从北域一路赶回来肯定累坏了,这花茶有安神的作用,保证你今晚能睡一个好觉。”

    “花茶?”轩辕天心闻言一愣,随即笑开,朝小厨房走去,边走边问道:“哪里来的花茶?红莲居然还会这个?”

    “这个又不难,这些花都是我们院子里的,你不在这段时日里,我摘了不少花瓣呢。”红莲笑了笑,见轩辕天心进来,然后朝火上还在咕噜噜的小锅上一指,道:“两日前我就去小食堂找他们要了一些蜂蜜,想着等你回来就煮给你尝尝。”

    轩辕天心眯着眼睛用力吸了吸鼻子,笑道:“好香,应该不止一种花吧。”

    “嗯。”红莲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火上的小锅端了下来,道:“三种,然后随风二哥还弄了一些灵草回来,我一并给放里面了。”

    看着红莲将锅里煮好的花茶慢慢倒入小茶壶里,轩辕天心笑着道:“回来就是好,还有红莲煮的花茶可以喝,这一个月里别说是花茶了,就算是喝到普通的茶水都是奢侈。”

    “之前我听随云大哥说了一些你们在北域的事情。”红莲将手中的小锅放了回去,转身看着轩辕天心,道:“你们这一路也太凶险了,不过万幸的是你跟随云大哥都好好的回来了。”

    “因为我答应过你要好好的回来嘛。”轩辕天心笑吟吟地回了一句,也不管那小茶壶里的茶水会不会烫,直接拿过一旁的杯子就给自己倒了一杯。

    闻着杯中隐隐传来的花香,轩辕天心似满足般地一叹后,方才继续道:“不过这次北域之行虽然凶险了点,但结果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满意?”红莲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解哪里能让她满意,问道:“听随云大哥说你们这一行压根就没找到什么宝贝,妖王殿下更是下落不明,这结果哪里能让人满意?”

    轩辕天心闻言鼓着腮帮子朝杯子里吹了吹,然后低头轻轻抿了一口花茶,道:“宝贝什么的倒是其次,历练的机会才更重要。况且……”话音顿了顿,轩辕天心抬眸看向红莲,意味深长地道:“有些结果,比得到什么宝贝更让我欣喜。”

    结果?

    红莲疑惑地看着她眨了眨眼,而轩辕天心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对着她笑了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瞧得轩辕天心这神秘莫测的模样,红莲顿时摇头失笑,虽然她心中疑惑好奇,但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小五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红莲笑着在她身边坐下,正色道:“今日你去了妖王府后,容馨老师让我提醒你,还有五日我们便要进入内院了,而内院似乎跟外院有些不大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轩辕天心闻言将手中的茶杯方向,侧眸看着红莲问道。

    红莲皱了皱眉,道:“容馨老师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四个字……”

    “哪四个字?”轩辕天心好奇问道。

    “适者生存!”红莲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总觉得这四个字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学院里。”

    轩辕天心闻言挑了挑眉,适者生存啊……

    这四个字的确不适合出现在学院里,但她却不认为这四个字是容馨说出来好玩的。

    看来那内院当中果然有不少有趣的事情。

    “小五……”见轩辕天心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红莲犹豫道:“那内院当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环境才能让容馨老师说出这四个字来?”

    见红莲眼中担心的神色,轩辕天心立刻朝她安抚般地一笑,道:“应该只是提醒我们内院里面竞争激烈吧,学院一向的作风便是想要培养出一群野生的狼,而不是温室里的老虎,更何况内院还是学院所有精英聚集的地方。”

    抬手拍了拍红莲的肩膀,轩辕天心笑着继续道:“有竞争才会有动力,这样的内院才更值得我们期待不是吗?”

    红莲看着轩辕天心的笑容,原本心中的担忧倒是散了不少,点头笑道:“你说的对,看来的确是我担心得太多了。”说着将桌上的小茶壶推到轩辕天心跟前,道:“你今日刚回来,又接着是年级大比,肯定也累了。把这壶花茶带上去,你房间里的床单跟被子我已经帮你换新了,喝完之后就好好休息。”

    “那你呢?”轩辕天心将小茶壶拎起,起身看着她问道:“你现在不回房间休息吗?”

    红莲闻言笑了笑,然后一边将她往小厨房外面推,一边道:“我把这里收拾了再上去休息。”

    轩辕天心看了一眼刚刚煮过花茶还没有清洗的小锅,然后呲牙一笑,“好吧,那就辛苦红莲了,我先上去了,别说我还真的挺累的。”

    一听轩辕天心说累,红莲立刻催促地她赶紧上去休息,直到将轩辕天心给推出了小厨房,方才转身去清洗小锅。

    轩辕天心听着小厨房里传出的水声,狭长的双眸中有着暗光一闪,随即拎着小茶壶上了二楼。

    她的房间一如她一个月前离开时那般整洁,床上的被子跟床单什么都被被换新,且桌子上还放了一个小花瓶,花瓶里面还插了几支娇艳欲滴的鲜花。

    明显在她去北域后的这一个多月里,红莲天天都进来为她打扫过。

    看着干干净净的房间,轩辕天心的目光变得柔和,小脸上也是带着一抹浅笑。

    而就在她将房间关上后,一直趴在她肩头上装死的金翅大鹏却是突然拍着翅膀飞到了桌上。

    金翅大鹏扑腾着翅膀在桌子上跳了跳,看着跟着走来轩辕天心道:“你真的觉得内院里只是竞争激烈吗?若只是竞争激励只怕还用不上适者生存这四个吧。”

    轩辕天心闻言瞥了它一眼,将手中拎着的小茶壶放在桌上,然后往一旁的凳子上一坐,摇头道:“我又不是傻子!那些话不过是为了安抚红莲罢了。”

    “本座现在都有些好奇那个内院了。”金翅大鹏抖了抖身上的羽毛,嗤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内院,居然你们那个老师说出适者生存这种话来。”

    “想要知道?”轩辕天心再次瞥了它一眼,抬手拎起小茶壶再次为自己手中的茶杯里续了一杯茶水,方才慢悠悠地道:“等五日后进去了不就知道了。”

    金翅大鹏闻言侧眸看着她,问道:“你就不好奇?”

    “不好奇。”轩辕天心微微摇了摇头。

    就在金翅大鹏准备问她为什么不好奇时,轩辕天心却如同知道它的心中所想般,再次道:“已经猜到一二,我自然不好奇。”

    “猜到?”闻言,金翅大鹏却是好奇了起来,看着她忍不住问道:“你猜到什么了?”

    轩辕天心闻言一笑,笑得有些意味深长,道:“其实也不算是猜到,而是用脑子想到的。”话落,见金翅大鹏依然好奇地看着自己,轩辕天心将手中茶杯放下,悠悠开口:“内院当中汇聚的人几乎是整个帝都学院的精英,且这些精英倒是来自各地,都说有人的地方便有争斗,这话其实不假。”

    “寻常校园里都有校霸出现,或者老生欺负新生的状况,更何况是汇聚了精英的内院呢。”

    轩辕天心双眸微眯,继续道:“精英嘛,自然都有属于精英的傲气,且这些精英还是

    来自不同的地方,或者是出自不同的家族势力。不管是为了他们精英的傲气,还是背后势力牵扯的利益,又或者是身为老生、学长的优越感,我们这些新进入内院的人便会成为他们眼中调教的对象。”

    “特别是外院当中以强榜排名进入的内院的我们,更会成为内院老生们盯住的目标。所以容馨老师那四个字其实不是说给红莲他们听的,而是说给我听的。”

    金翅大鹏闻言一呆,问道:“目标?你的意思是说……”

    轩辕天心垂眸看着它一笑,道:“金翅,你可还记得以强榜排名进入内院有什么好处吗?”

    “好处?”金翅大鹏有些懵,它还真不记得了。

    估计也是看出它不记得的懵逼样,轩辕天心笑了笑,继续道:“内院长老弟子的名额啊,据说长老弟子跟普通学员的待遇可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内院当中所有优越的资源都是率先提供给长老弟子,你说若你是一个心高气傲,且资格尚老,又没有成为长老弟子的内院老生,在面对一个享受着优越待遇却刚进内院又不如自己的新人,你会怎么做呢?”

    金翅大鹏傻了,它还真没有想过这些,如今被轩辕天心这么一说,金翅大鹏顿时觉得这凡人的世界可真够复杂的。

    轩辕天心瞧着傻眼的金翅大鹏,然后眯眼一笑,语气悠悠地道:“内院是一个不阻止争斗的地方,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拳头跟实力才是硬道理,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长老弟子,且只要拉下了你,他们便有几乎代替你成为长老弟子,你说那些资格老的却没能成为长老弟子的学长们会不会在我们一进入内院就盯住了我们?”

    话落,轩辕天心轻轻一笑,接着道:“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切磋!”

    “适者生存这四个字,容馨老师形容的很好。有能力就用自己的能力在内院站住脚且坐稳长老弟子的位置,若没有能力就只能被人拉下马,要么夹紧尾巴做人,要么就发狠修炼,再将别人给拉下马。”

    金翅大鹏瞧着轩辕天心脸上的笑意,却生生打了个哆嗦,虽然这丫头在笑,可是它却在这丫头的笑容背后看出了一丝期待跟嗜血的味道。

    不得不说,轩辕天心这一番北域之行的确是开始成长起来,但是……金翅大鹏觉得这丫头成长的过程似乎出了些岔子,她朝着一条奇怪的路越走越远……

    当然,若是大圣此时在这里就会告诉金翅大鹏,或许这就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某个变态的家伙在一起呆久了,多多少少是受了一些变态的影响。

    但不得不说的是,轩辕天心在成长的道路上或许是多少受了某位爷的影响,但最主要的原因却是跟某位大圣的教导脱不了关系。

    当然,暂且先不管轩辕天心是不是奔着奇怪的方向走远了,金翅大鹏瞧得她眼中隐隐跳动的光芒,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听你这么一说,只怕你一进入内院后就会被不少人给盯上啊。”

    “怎么做?”轩辕天心奇怪地看了它一眼,道:“与其被他们盯上找上门来,还不如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金翅大鹏再次傻眼。

    轩辕天心一挑眉,笑了:“忘了我这次回来的目的?以前我有多低调,那么如今我便要多高调。即便他们不来找上我,我也同样会去找上某些人的。八大世家的继承人都在内院,若是我猜得不错,八大世家的继承人应该也都是长老弟子吧。长老弟子之间的切磋,或许更有看头,他们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我同样有。”

    “什么理由?”金翅大鹏不耻下问。

    轩辕天心闻言笑眯眯地看了它一眼,缓缓道:“请学长指点,或者说找学长们一起探讨学习……”话落,笑容可掬地看着金翅大鹏问道:“这个理由怎么样?”

    金翅大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