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正文 003 你依然是个骗子

正文 003 你依然是个骗子

目录: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类别:玄幻魔法

    万丈深渊之下寂静无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依稀有着一道身影盘膝而坐,若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膛,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这是一尊没有生命的石像。

    此时此刻的皇明月真的很想骂娘,当然,前提是他如今还有力气开口。

    从皇明月头也不回地跳下这道深渊之前,他其实在脑子里想过很多种即将面临的险境,但绝对不包括现在这种。

    深渊下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更没有什么天火焚身的事情发生,这深渊下面居然还有着一个巨大的裂缝,这是他在摔下来的时候才发现的。

    没错,就是摔下来!

    或许会有人问为什么妖王殿下会是摔下来的呢?他之前跳深渊时可是跳得潇洒且带着绝对的自信啊。

    为什么?

    因为打死妖王殿下都想不到在他跳下深渊后没多久,他的身体就出现了状况!

    也不能说是他的身体出了状况,而是这深渊下出了状况。

    这深渊下虽然没有他想象中的危险,但是却有一种古怪的禁制,而这禁制居然是限制人御空的能力的!

    御空的能力被限制,而妖王殿下又正在半空中,所以他就只能以自由落体的方式一直往下掉。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妖王殿下用自己来证明了牛顿的地心引力一说是绝对正确的!

    言归正传,话说妖王殿下在察觉自己无法御空的时候,他先是骂了一声娘,然后用了自己所有的战气凝聚出了一个球形保护罩将自己包裹,并同时用双手抱头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等将自己给尽可能的保护好后,妖王殿下距离深渊之底还有着一些距离,趁着这有着一些距离的时间,他思考了一个比较学术性且他从来都不会去思考的问题。

    那就是当初那位万鬼妖王是怎么从这里上去的?

    这里限制了御空,又有着几乎万丈高,且看四周的深渊壁面就如同镜子般光滑,那那位万鬼妖王是如何上去的?

    妖王殿下一边往下掉,一边一脸的困惑不解,直到他快要掉到底的时候,妖王殿下思考出了结果。

    万鬼妖王就是用手脚从下面这么爬上去的!

    难怪那口破钟放在大殿里那么多年都没能被万鬼妖王拿走,感情是这么多年的时间都用在了攀爬这深渊上了。

    一想到万鬼妖王那傻货为了爬这深渊,且还面临着刚爬上去一截就又滑下来一截的模样,妖王殿下那是从脚趾头到头发尖都散发着一股嫌弃跟嘲笑。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嘲笑多久,就嘭地一声巨响给砸地上了,虽然之前他做了很多保护措施,但因为巨大的冲力在他一砸落在地后,那股巨力便将他周身用战气凝聚的保护罩给震散了,还又吐了一大口血出来。

    躺在被自己给砸出来的坑洞里,妖王殿下差点一口气没能提上来,而之前还在他口中的那口破钟就正正的倒在他的旁边,并被溅到了一丝他的血。

    妖王殿下还来不及做些什么,混沌钟便猛地光芒大绽,随即一道强横的力量瞬间自混沌钟上掠出并直接钻入了他的体内。

    一个‘操’字还没能出口,妖王殿下便察觉这是混沌钟认主的前奏,而那股钻入他体内的强横力量就如同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开始在他体内乱窜。

    若是平时的妖王殿下或许还能控制住这股强横的力量,可如今他却是伤体,且还是伤上加伤。所以在这股力量蛮横的冲撞下,他只能咬紧了牙立刻挣扎着爬起来开始运功消化了这股力量,否则他堂堂龙昊妖王殿下就得被这股力量给直接爆体了。

    这样的爆体而亡,死得也忒不体面,忒难看了!

    妖王殿下表示:说什么也不能这样死,即便是死,他大爷的也只能死在他家小媳妇儿的床上……。

    当然,妖王殿下还默默在心里很流氓的补充了一句,最好是死在爷那小媳妇儿的身上!

    不管是死在轩辕天心的床上还是她的身上,归总也只是想想,毕竟光靠想是不成的,妖王殿下在没有睡到他的小媳妇儿之前也是觉得不愿意死的。

    所以不愿意死的妖王殿下哪怕他体内的所有经脉都快撑爆了,他都是紧紧咬着牙关努力的在炼化体内的那股力量,这也是为何他会一动不动的坐在这深渊底下这么多天的最初原因。

    时间对于这个深渊之底来说似乎并不算什么,妖王殿下从最开始的神色痛苦渐渐变得平静,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伤势不仅好了,他体内的气息也是逐渐变得更为强横。

    混沌钟如今就真的跟一口破钟般倒在一旁,只不过钟体上的纹路也是在悄然间变得更为清晰。

    一分一秒的时间还在过去,也不知道在这个深渊底下到底过了多久,就在妖王殿下一鼓作气炼化了钻入他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之后,一声叹息却是忽然在这寂静的深渊之底响起。

    叹息声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可仔细听却又似乎四面八方都有,盘膝闭目多日的皇明月在叹息声刚刚响起的瞬间就猛地一下睁开了双眼。

    那双细长妖娆的凤眸里有着一丝凌厉快速闪过,好看的眉心微微一蹙,俊美若妖的脸庞上的神色也顿时变得危险起来。

    “什么东西在这里装神弄鬼?给爷滚出来,否则你即便躲在地缝里,爷也会掀了这里将你给揪出来!”

    皇明月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回荡在深渊之底,不过连回音都消失了,他却并没有见到有什么其他的人或者东西出现,那一声叹息仿佛就是他自己产生的幻觉般。

    但皇明月可不相信那一声叹息是自己产生的幻觉,所以他等了片刻就彻底失去了耐心。

    唰地一下起身,细长的凤眸中噙着一抹危险的光芒扫向四周,明明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可在他的眼中却如同白昼般清晰。

    袖中的右手悄然成爪,掌心也是有着红光快速凝聚,似乎当真是准备暗中的家伙不出来他就会掀了这里般,周身的战气顿时暴涨。

    “你的性子依然没变,还是这么的暴躁跟没耐心……”沉稳而厚重的声音突然凭空响起,声音中带着丝丝寂寥,又带着点点沧桑。

    而皇明月在话音响起后立刻放开神识去查探,但他却惊愕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

    找不到……

    皇明月双眸一眯,袖

    中成爪的手也是慢慢松了开,挑眉环顾了一圈四周,然后双手抱胸嗤笑道:“说得好像你跟爷认识似的,不过爷可不记得认识你这么个东西。”

    虽然被人骂成了东西,但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并不生气,在皇明月话落之后又叹了口气,这次他的声音里却带了一丝无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文绉绉的干什么。”话没说完就被皇明月嗤笑着打断,“你就直接说爷是狗改不了吃屎不就得了!”

    “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那声音突然笑了出来,可是它笑了,明月大爷的脸色却黑了。

    明月大爷觉得他是不是自己把自己给骂了?!

    那声音的主人仿佛能看见皇明月此时的表情般,估摸是见他黑了脸,结果笑声越发的愉悦了。

    笑过之后,在皇明月身上的冷气越来越浓郁的时候,那声音又道:“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脚长在爷的身上,爷想去哪就去哪,这整个龙昊西大陆可没有爷不该或者不能去地方。”皇明月冷笑,磨着牙道:“先告诉爷你是个什么东西,爷不喜欢对着空气说话,你若要跟爷说话就现身,否则别人还以为爷是个变态神经病呢。”

    “呵呵……”那声音的主人闻言又是一笑,语气倏地变得有些调笑的意味,“你什么时候不是变态神经病了?再则…你确定你诓我出来不是打着将我抽筋扒皮再放血的主意?”

    明月大爷眼眸眯了眯,打死不承认这家伙又猜中了自己的意图,“爷确定。”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皇明月的心中却起了一个很多的疑惑,虽然他不想承认,但这个说话的家伙好像真的很了解自己。

    “你骗骗别人还行,但骗不了我,毕竟当年我也算是看着你出现在这个天地间的……”那声音的主人显然是真的很了解他了,所以根本不相信皇明月的话。

    “看着爷出生在这个天地间?”皇明月听出了一点不同,虽然不知道他是个什么,但是他说的是看着自己出生在这个天地间,而不是说他看着自己出生在龙昊国。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他的确是认识自己,但认识的却不是现在的这个自己,而是…那个所谓的前世……

    “既然你看着爷出生,那你说爷的父母是谁?又是在哪里出生?”皇明月眸光一闪,似随意笑问。

    那声音呵的一笑,道:“你可没有父母了,天生天养,天就是你的父,地就是你的母。至于出生在哪里…我如今也找不到咯……”

    垂眸收敛住眸底的一抹情绪,皇明月冷声嘲讽:“那就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了?爷可没兴趣跟你在这里扯淡。”说着抬手一招,那被遗忘在一旁很久的混沌钟立刻化作一道红光钻入了皇明月的体内。

    伸手拍了拍衣袍上的灰,皇明月吊着眼角睨着黑暗中,道:“你就慢慢在这里装神弄鬼吧,爷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扯淡。”说完便抬脚朝着不远处的巨大裂缝边缘走去。

    “站住!”而就在皇明月刚刚走了几步,之前还比较淡定的声音主人顿时急了,“你不能去那里!”

    “不能?”皇明月看了一眼就在几步远的裂缝,笑得恶劣地回头,道:“爷这个人一向爱跟人反着来,你越不让爷去,爷就偏要去!”

    见皇明月再次抬脚往前走,那声音中似乎也隐藏了一抹焦急,但他似乎又在极力掩饰,“那就去吧,一道裂缝而已,你也有兴趣!”

    “啊,爷的确有兴趣!”皇明月笑眯眯地点点头,再次抬步就走。

    “你等等!”那声音又急忙开口,这次却带了点憋屈,“你不是说你喜欢跟人反着来吗?我都让你去了,你怎么还听话的去?”

    “那是因为爷偶尔也会听从一下别人的建议。”皇明月头也不回地笑眯眯道,却里却在哼:傻逼!老子说什么你都当真,你不是傻逼是什么!

    估摸也是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那声音顿时怒了:“说了不许靠近那里就不许靠近,你若再吧听劝,可别怪我对你出手了。”

    皇明月闻言懒洋洋地转回头,然后抬手掏了掏耳朵,啊了一声,点头道:“那你就动手呗。”

    “……”

    这回那声音不说话了,皇明月立刻在心里冷笑,都急上火了都没有出现,明明那裂缝不许靠近,却只动口不动手,这说明什么?

    说明那暗处的家伙要么就不是本人在这里,要么就是他在这里,但却无法现身。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似乎都是装腔作势的纸老虎!

    皇明月嘲讽地瞥了身后一眼,然后再次抬步朝前走去,并三两步就走在了裂缝边上。

    微微探头朝下看了看,明月大爷的一双眼睛顿时亮了,他感觉到这裂缝下有着空间之力的波动,既然有空间之力的出现,那就说明这裂缝底下有着一个空间传送阵这样的东西存在,而穿过空间传送阵的后面又会是什么呢?

    明月大爷开始兴奋了,摸着下巴盯着脚下的裂缝就移不开眼睛了,他大爷的总算没有白跳一回深渊,也没有白被摔一下,有趣的东西是他大爷最喜欢的,所以既然来了这里,说什么也是要下去看看的。

    明月大爷在兴奋,而那声音的主人似乎急上了火,估摸是见他真打算往裂缝里跳,开始退步道:“你放弃跳下那个裂缝,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的事情。”

    “什么都可以告诉爷?”皇明月闻言立刻回头。

    那声音沉默了一瞬,犹豫道:“太深的东西不行。”

    闻言,明月大爷立刻学着他家小媳妇儿的模样翻了一个白眼,不稀罕地道:“那就没意思了,爷还是觉得这裂缝下面的东西有意思。”

    “你不想知道你是谁?”那声音快速问道。

    “爷还能是谁?”皇明月嗤了一声,心却快速地跳了跳。似乎见他油盐不进,那声音只能道:“那你提问,你要我能告诉你都可以告诉你。”

    “这样?”皇明月再次一挑眉,考虑了一下,点头:“行,爷是谁?”

    “……”噎了一回后,愤怒道:“你不是说你知道吗?”

    “爷就想你再说一遍。”明月大爷无赖地摊手。

    “太久远的事情了,我也记不清了,换一个时间近点的问题。”那声音磨牙道。

    明月大爷双手抱胸,朝着

    脚步的裂缝努了努嘴,换了一个问题,“这下面是什么?”

    “……”有些气儿不顺了,最后还是忍着道:“这个不能说,再换一个。”

    “爷是谁?”明月大爷再次摊手。

    “这一个刚刚你问过。”听那声音的主人似乎要爆发了。

    明月大爷耐着性子给了黑暗中一个‘你真烦,爷没耐心了’的眼神,又换:“这下面是什么?”

    “……。”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剧烈的颤了颤,咬牙切齿地道:“这两个都不能说!”

    “那爷就不想知道了,爷就想知道这两个问题,你一个也说不出,爷还是跳下去吧。”明月大爷冷笑,说着抬脚就要跳下去。

    “等等!”一声大吼在深渊之底响起,皇明月在他出声后就停了动作,但一只脚已经悬空,似乎只要他再回答得不让自己满意,他大爷的就要跳下去了。

    那声音的主人几番深呼吸后,似乎也很是挣扎犹豫,最后还是妥协,“回答你第二个。”

    “很好。”明月大爷满意地点头笑了,收回了悬空的脚,笑得一脸得意地问道:“这下面是什么?”

    “通道。”那声音憋屈的道。

    “什么通道?”明月大爷耐着性子问。

    “……。东西大陆的通道。”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而明月大爷在听到东西大陆的通道后,那双细长妖娆的凤眸中立刻有着一抹兴奋闪过,不过他极快地收敛了眼中的情绪,不相信地问道:“你确定?你不会是随口编了一个来诓爷的吧?”

    “没有!是真的。”似乎怕皇明月不相信,那声音解释道:“我就是封印这个通道存在的,不过似乎因为东皇钟二合为一的原因,这个封印松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皇明月眯了眯眼,“只要跳下这里就能去到东大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那声音回答,不过似乎担心皇明月会立刻跳下去,很快又道:“可是过去了可就回不来了,因为这封印最多一个时辰就会修复成功,一旦修复成功后了,东西大陆的屏障又会开启,到时候想回来都是回不来的,毕竟那道屏障以你的实力还无法打破。”

    以皇明月现在的实力的确是不能打破,但是他的身上却用轩辕天心的那道号称无视任何屏障的空间传送符,且母符就在他的妖王府内,他若想要回来也不是不可能啊…。

    皇明月眯着眼睛不说话了,而那声音的主人也以为劝住了他,继续开口道:“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了,为了表示我们双方之间的诚意,我还可以额外告诉你一件事。”

    皇明月负手在身后,挑眉问道:“什么事?”

    “你想知道你是谁,或许可以在这片大陆上寻找那些被封印的家伙,从他们的口中或许能知道你是谁,若是运气好,说不得还能遇见认识当年的你的人。”

    “封印?”皇明月眯眼。

    “对,就是封印。”那声音顿了顿,道:“所以你想知道自己是谁,便从这里出去,去大陆上寻找那些封印的家伙。”

    “大陆上啊……”皇明月突然笑了笑,但不知道为何却让人心中有些发颤,“东大陆也算是吧?”

    “!”

    那声音似乎愣了一瞬,紧接着皇明月冲着身后黑暗中勾唇一笑,笑得妖气横生且无比的气人,“你说得对,爷是该去寻找一下自己是谁了……”话音未落,皇明月反身越入了裂缝中。

    不过是电光火石间,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瞬间没入了裂缝里,连个衣角都看到了,跟着便是空间传来震动,皇明月的气息彻底消失在了裂缝中。

    “狗日的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你他妈还是这么的无耻不讲信用!就算没有恢复记忆,你都是个骗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